429 瓜分伊拉克

白麪黑廝

  

..所謂中東國家安全會議,實際上就是一個另類意義上的善後會議,也是一種影響力分贓會議,主持會議進行的國家,將在中東和海灣地區獲得說一不二的權力,而中東又是連線歐亞非的重要戰略要地,出產世界上比重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氣,所以對於任何一個志在全球領導力的國家,都是不容忽視和放棄的地區。

美國和中國都開始在中東駐軍,不過顯然駐軍就要幫助伊拉克恢復秩序和平靜,薩達姆和馬吉德已去,現在的伊拉克是一片廢墟,全國大部分如電、供水等民用設施不及戰前的一個零頭,上百萬人受到了戰爭的影響,過十萬人死在了這場戰爭和隨後的瘟疫中。

現在的伊拉克居然沒有一個合法政府,甚至說都沒有一個政府,軍隊和人民缺少食物和其他一系列生活的必須用品,搶劫、強姦和殺人不斷地重複生。美國自然想要改變這個狀況,可是美軍現在基本上不具備在伊拉克大規模駐軍的可能。國內翻滾的輿情,來自民主黨的政治壓力,以及戰爭中蒙受的巨大損失,使得在沒有人支援美國的情況下,美國人根本不可能再派出幾十萬士兵,駐守在伊拉克,幫助他們建立一個過渡政府,並逐漸實現地區的和平和穩定。

實際上就算是美國人想要駐軍然後扶植傀儡政權,也不可能成功。另一個位面中伊拉克戰爭後美國就是這樣做的,可是伊拉克仍舊是恐怖襲擊的熱點區域,甚至在十一年後,直接擊潰了官方政府,甚至有可能真的再度建立一個類似薩達姆或者塔利班政權的國家。

美國不具備這個能力,不代表中國也不具備。伊拉克大量的石油資源一直被齊一鳴所覬覦,實際上在另一個位面中,美國打完伊拉克戰爭,真正獲得大多數油氣資源開採權的也是中國的幾大行業巨頭,像是美國人當了打手,而佔了便宜的反而是中國人。那些美國大的石油公司,更熱衷於開穩定國家的石油,而不願意忍受伊拉克的潛在危險,後來頁岩氣的口子被放開之後,更是不在乎這些了。

中國斡旋伊拉克局勢的主要途徑還是要通過走聯合國安理會的路子的,要不然自己沒頭沒腦地在伊拉克整事,沒有大義怎麼也都說不過去。雖然這個大義有的時候輕薄得不如一張紙,但是有這東西跟沒這東西真的是兩回事。

中國政府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決議草案,請求以維和與促進當地戰後重建的身份進入伊拉克,呼籲國際社會予以關注和支援,儘快地使伊拉克建立起一個有效運作的民主政府,併為恢復伊拉克的經濟和社會做出努力。這個提議有幾個聰明的地方,雖然名為維和但實際上卻不是戴藍盔的,這也就是說中國部隊並不受藍盔們不能主動攻擊規則的限制,在有必要的情況下可以主動出手,從而增強了部隊的進攻性和任務性。再者,中國也沒有提獨佔伊拉克的問題,而是呼籲國際合作,這也給其他國家進入伊拉克留了一個方便之門,排除了吃獨食之嫌。

而齊一鳴可以在這個時候把阿富汗的那一個分基地轉移到伊拉克的境內,增加對這一地區的控制能力,心靈信標塔這樣的東西也勢必要起一座,是否要控制傀儡這種事情可以待議,因為只要中國始終在伊拉克保持軍事存在的話,那麼就一直會對這個國家保持影響力。

伊拉克的基礎設施近乎全毀,道路交通、電力、水力、工農業等,這些東西要恢復,需要大量的支援,而很顯然中國企業在經過了五年國內的高展期後,已經積累出了一定的經驗,投入到伊拉克這個國家中,也能夠既快又好地幫助伊拉克恢復經濟和穩定。而這個過程自然就是投資的過程,除了掌握伊拉克的各經濟部門以外,對於增加各企業的營收和助益本國經濟也是大有好處的。

不過此時,美國人卻不能繼續坐視中國站在他們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臉上,開始到處搜刮戰爭的勝利果實,雖然中國也確實是戰爭的勝利一方。

為了避免中國的地區影響力“不必要的擴大”,美軍頂著巨大的壓力,派遣1o1空中突擊師在沒有通知還駐守在中東其他國家部隊的情況下,直接進入無人駐守的巴格達。原本多國部隊對於是否繼續介入伊拉克局勢還有爭論,很多國家都想就此退出,可是在還沒有定論的時候直接出兵,這個實在有些破壞盟友之間的信任關係了。

不過既然於了就於了,其他國家也不好明著對美國說些什麼。當然也有不甘心的,那就是中國方面。在美軍攻佔巴格達之後,還沒有開始撤軍的中**隊開始以演習的名義在伊拉克南部地區進行頻繁調動,一日之內,中**隊接連控制了還沒有完全正常化的巴士拉、納西里耶、阿馬拉等地。這一地區是伊拉克重要的石油產地,也是兩河流域較為肥沃的下游地區,農業潛力比較大,經濟上相對比較達,不過在遭受戰爭和病毒的雙重破壞後,反而比北部和中部的地區更為破敗一些。

這樣明顯頂牛的行動,雖然沒有特別引起世界的廣泛關注,也讓美國知道了做事情不能太過武斷,美國總統老布什專門派遣自己特使,與中國有著良好交情的基辛格祕密前往中國,就如何瓜分伊拉克的問題進行了一番“促膝長談

基辛格到訪中國獲得了熱情的招待,也讓近2年前曾經到訪中國的基辛格感慨時光流逝,世事變遷。他在192年到訪中國為中美邦交正常化做出努力的時候,那時候的中國雖然神祕而奇特,但是仍舊是貧窮而落後,但當基辛格再度踏上中國的土地,從都機場出來的時候,所看到的已經是一個不亞於美國一些大城市的現代化國際都市。

機場內起落的一大半是中國自己生產的民用客機,馬路上跑的絕大部分都是中國自己生產的家用轎車,報紙裡寫的是中**隊如何用自己生產的先進武器在中東戰場逞威,基辛格並不瞭解到底這個過程中生了怎麼樣的變化,能讓一個國家如此的有顛覆意義。

“也不怪有人會擔憂中國會削弱美國的影響力,甚至跟美國生競爭和衝突啊,這個國家展的度實在是太快了”基辛格記得自己看過的材料,有人預計在19年中國就可能過英法,成為世界上第四大經濟體,而以這樣恐怖的展度繼續十年,就會無限接近現在經濟總量巨大的美國。物質基礎決定了一個國家能夠完成怎樣的事業,很顯然經濟的改善使得中國已經有能力去履行一些只有強大國家才能做的事情了。

因為基辛格是私人身份,沒有官銜,雖然他是頂著老布什特使的身份,但他也不可能直接跟一號長等人進行洽談,與大佬們的見面就是走個過程,基辛格也知道真正的談判和溝通,是閉起門來進行的。

與基辛格會晤的正是齊一鳴,他的身份較為靈活,而且也不是完全不出現在正式場合的,而且伊拉克的戰略佈局也有他的一份,在談判能力上他也足夠有力,所以應付基辛格不成問題。

基辛格並不驚訝於齊一鳴的年輕,已經進入三十歲的齊一鳴已經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已經不會給人太大沖擊力了。而且基辛格也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作為一個研究中國問題的戰略專家,基辛格甚至引領中國社會主義理論變革,促使社會主義學說在此時再度煥力量的就是這個齊靖仁。

一番冗長的客套之後,雙方進入了正題,齊一鳴很直白地講:“美方擅自的行動破壞了多國部隊已經建立起來的信任和架構,對此中方表示十分遺憾。所以我希望無論是哪一方,都停止沒有經過溝通的單邊行動,大家的初衷都是為了恢復伊拉克的和平和繁榮,任何單邊主義的行為,都有可能破壞這一程序

基辛格倒是沒想到齊一鳴是高高提起,然後又輕輕落下了,鬆了一口氣,他其實來中國,主要還是為了探口風,從齊一鳴的表述來看,中國尚無意對抗美國的權威,也無意生衝突,只不過中國不希望美國做事太霸道,有利益必須進行分潤。

“誠如你所言,中美兩國是友好的盟友關係,有著共同的目的,在很多問題上需要增進溝通和協作。我提議,在伊拉克臨時過渡政府建立之前,各**隊都不要隨意地進行防,,保持現有的⊥守,。”

這話也就是說大家不要再亂佔地盤了,齊一鳴對此也沒有太大意見,他倒是沒有心急一下子把美國踢出去,然後獨佔伊拉克,而且就現在他們控制的地區有著巨量的石油產量,而且人口爆減,使得控制起來難度也減小了。在齊一鳴看來,大不了大家就真的瓜分伊拉克,建立一個名義上是聯邦國家,但實際上各地區都有自己的利益和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