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內鬥中的蘇聯

白麪黑廝

  

..瓜分伊拉克的桌子上只有兩個揮舞著刀叉的國家,中國和美國,英法兩國是有心無力,除了派商業集團過來打打醬油,在政治和軍事層面上就不可能有什麼太大作為了。而實際上還有一個威嚴和體量足夠大的國家,也跟伊拉克有足夠多的牽扯,可是此時卻根本不能涉入其中,因為這個國家已經陷入了垂死的掙扎,這個國家就是蘇聯。

在多國部隊忙著收拾狂人的時候,其實蘇聯也一點沒有閒著,這個時候爆了被認為是蘇聯解體過程中相當重要的一個事件,維爾紐斯事件。

維爾紐斯是立陶宛的都,立陶宛算是在蘇聯加盟共和國中,對於蘇聯的敵視情緒最深的國家之一。立陶宛因為國小力弱,曾經長期被周邊的數個強國,如俄國、波蘭、德國統治,一戰後曾短暫的獨立過,不過當年就被布林什維克控制,建立了蘇維埃政權,並隨後成為了蘇聯的一部分。

歷史上,蘇聯曾經對立陶宛進行了多次針對性的清洗和鎮壓,造成了大量的人口損失,也難怪立陶宛即便是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卻對蘇聯憤恨有加

在海灣戰爭爆前,193年春天,立陶宛實際上已經迫不及待地宣佈了獨立,雖蘇聯對此當然持有異議,但卻沒有那麼迅地採取手段,反而一直拖到1991年的春天,差不多整整過去了一年的時間,蘇聯才開始有所動作。

這其實不能怪蘇聯的遲鈍,因為蘇聯那頭根本顧不上立陶宛這個小角色了,他們還有更加巨大的問題,那就是黨內的分裂。

地圖腦袋戈爾巴喬夫大搞新思維,在九零年他又琢磨了一個新模式,為了效仿西方的政治體制,他決心不僅要開放什麼黨禁報禁,而且還要變集體負責製為個人元制。戈爾巴喬夫以1834票當選為蘇聯第一任總統,193年6月,戈爾巴喬夫宣誓就任蘇聯總統,任期為6年。只是就在戈爾巴喬夫打算以新的身份來完成自己改革的偉大任務時,他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蘇聯的體制改革中,俄羅斯聯邦的重要性開始急劇上升,反而中央的權威正在被削弱。於是乎,爭奪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主席就成為了十分重要的一件事。可是此時蘇共黨內已經嚴重分裂,由於戈爾巴喬夫開了一個縫,各種亂七八糟的人開始正大光明的抱團,並且形成政治力,反衝蘇共的核心統治。

蘇共黨內此時已形成了以戈爾巴喬夫為代表的“主流派”,以葉利欽為代表的“激進派”,以及“傳統派”三股力量。葉利欽為的激進派,自然是要廢掉蘇聯,以俄羅斯的面目,以一個資本主義國家的形式,重新存在;傳統派則是既批判葉利欽的右傾主義,又對於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嚴重不滿,認為偏離馬列主義和社會主義。反而戈爾巴喬夫是站在中間兩不討好,雙方都想把他給踢掉。

193年6月6日,俄羅斯聯邦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開幕,在1o6名代表中,支援葉利欽的“民主俄羅斯”只佔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反而蘇共主流派擁有較強優勢,僅“俄羅斯cp人”就佔有36席。更大的利好是,俄羅斯聯邦有75%勺蘇共州委第一書記和州蘇維埃主席“當選”為人民代表,使得主流的聲音其實在代表會議中非常強。

不過看似穩贏的一場選舉,反而因為戈氏毫不意外的粗糙政治運作和手法,在候選人推舉上出現了問題,主流派推舉的候選人在聲望上無法與葉利欽媲美。這樣反倒使得葉利欽在第一輪投票時獲得6-票,比對手多出4o餘票。單由於得票均未過半,雙方不得不進入第二輪投票。

因為戈爾巴喬夫身居蘇聯總統一職,就沒可能再屈尊紆貴地擔任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主席,而在下面戈爾巴喬夫推不出一個可堪大用的人才來對抗風頭正盛的葉利欽。心憂情況而且殊無智謀策略的戈爾巴喬夫,為了防止葉利欽當選,居然以蘇聯總統的身份親自來到選舉現場,坐鎮吹風,這樣的舉動反而引了代表們的不滿。特別是代表中很多人並不是真的跟他一條心,他們雖然是cp人,但卻對於netbsp;由此可見,政治信仰的缺失其實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正如一個人沒有了道德操守,行事會無所顧忌,一個人如果沒有了政治信仰,做事情也會無所顧忌,而且產生後果將會更大,因為政治的直接受體是普羅大眾。

競選中,葉利欽表了他的競選綱領,他中心思想就是:俄羅斯應有自己的國家銀行、軍隊;在俄羅斯的土地上,俄羅斯的決定、法律高於全聯盟的決定和法律;土地、礦業等自然資源為共和國所有而不是全聯盟所有;將“不惜健康、時間,以便使我們擺脫危機狀態,把俄羅斯引向美好的時代”。在這一時期,很多蘇共成員都相信,是蘇聯的路線出了問題,他們需要選擇一條更好的路。而且有人甚至還認為,俄羅斯很強很健康,是那些麻煩的加盟共和國給蘇聯帶來了太多的麻煩,甩掉他們蘇聯能夠繼續健康,享受其實原本不應該享受的高福利。

葉利欽謀取主權獨立,在以前看來都是不可想象的,這種分離國家、顛覆黨的政權的行為,卻在今天,因為戈爾巴喬夫而被允許了。他描繪的“美好畫卷”,使得對於時局不滿的一些人十分嚮往,即便是他們還是cp人,但也傾向於葉利欽做出改變。這時候葉利欽也是蘇共黨員,他們只以為,富有精力和魄力的葉利欽是想像中國一樣,走一條不同的社會主義道路,而他們並沒有設想過,葉利欽在今後的有一天會選擇背離蘇共和社會主義道路。

其實改革家和叛徒,從來都只有一線之別,有時候甚至是一樣的東西。

從來只會搗亂的戈爾巴喬夫當然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他這時候跳出來,直接指責葉利欽通篇言沒有一次提到“社會主義”,在稱呼共和國時,也不加上“蘇維埃”這樣的定語,批評他“否定列寧主義原則”,鼓吹“分離主義”,這實際上是瓦解聯盟,想要搞垮蘇聯。

其實他說的也並沒錯,葉利欽就是不想要蘇聯了,也不想繼續走社會主義的道路了。但是戈爾巴喬夫氣急敗壞的指責,和居高臨下的態度,讓很多cp黨員十分不滿。他甚至召集俄聯邦cp黨員,指示他們給葉利欽投反對票。這更促使了一些人萌生逆反心理,這些日子上蘇聯刊物上言行無忌地攻擊戈爾巴喬夫,不管假的還是真的,很多人心目中,戈爾巴喬夫的形象遠沒有葉利欽正面。

6月2日,葉利欽以6-票的微弱優勢勝出,當選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主席。這也是蘇共的歷史上,第一次黨內少數反對派戰勝了多數官方主流派。自1987年被解除莫斯科市委第一書記的職位後,葉利欽重返權力中心。而作為俄羅斯聯邦的主席,葉利欽獲得了更大的政治權力,能夠通過法案和頒佈政令,他甚至可以直接抵制戈爾巴喬夫的施政綱領。中央政權的權力被嚴重削弱了,因為一個俄羅斯就等於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百分之九十的蘇聯力量,而現在這股力量屬於一個一心背離蘇聯的傢伙。戈爾巴喬夫和其他黨內傳統勢力,已經無法阻擋葉利欽顛覆蘇聯的計劃了。

7月,蘇共召開第二十八次代表大會,三方政治勢力再度殺得你死我活。會上,葉利欽提出了徹底改革論:蘇共名稱改為“民主社會主義黨”,解散軍隊、國家機構中的黨組織,沒收蘇共的財產等等。

而蘇共二號人物、“保守派”代表利加喬夫則向私有財產和市場經濟開炮,堅持捍衛馬列主義。利加喬夫還含沙射影地攻擊葉利欽等激進派,他強調:“國記憶體在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netbsp;戈爾巴喬夫仍舊沒有認識到問題所在,反而想要繼續兩面討好,最終他也只能兩面不討好。

終於,在戈爾巴喬夫再度當選總書記之後,7月2日,當大會宣佈葉利欽被提名為新的中央委員候選人時,葉利欽面無表情走向講臺,高舉代表證宣讀了一紙宣告:“鑑於我已當選為俄羅斯最高蘇維埃主席,考慮到國家正在向多黨制過渡,我必須按照人民的意願行動。鑑於此,我宣佈退出netbsp;在此刻,戈爾巴喬夫想要捏合黨內三派的努力告完全失敗,葉利欽的退出,也造成了全國範圍內的大規模**。到1991年7月蘇共召開中央全會時,黨員減少了o萬人,佔比過黨員總數的五分之一。

甚至葉利欽還不顧那些地區分離勢力,認為他們是自己推翻蘇聯的盟友,與波羅的海三國、列寧格勒等大城市的激進派,形成一股足以與蘇聯中央分庭抗禮的政治力量。在此種情況下,蘇聯的未來成為了一個謎局,但明眼人都能夠看到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