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壓碎起重機變廢爲寶

白麪黑廝

  

..在開了新的分基地之後,齊一鳴又獲得了建造一項設施的許可權,這項設施正是來自紅警3中的壓碎起重機。只不過這一版的壓碎起重機跟原來的那個有所不同,新的壓碎起重機不再是主要用於壓碎普通的單位,然後作為一個小基地增加生產序列,而變成了壓碎裝備後換成資源,轉而成為一個集戰車工廠、空指部、造船廠為一身的裝備製造工廠。

原本齊一鳴還沒有想好這東西怎麼用,不過此刻提到海軍的那些古舊艦艇,他倒是不由眼前一亮。

壓碎起重機雖然不再可以增添一條建築生產線了,但是卻等同於一條武器生產線,這對於現在的pla來說,就等於有了三座月產2萬噸噸位的海軍船塢。更令齊一鳴覺得重要的是,將舊有的艦艇回收,然後變為新的艦艇,不僅可以減少自己的基地資源投入,而且可以有效的提高海軍的戰力質量。

那些只有一兩百噸的小海軍艦艇,無論是從水平還是作用上,都對未來的海軍展沒有太大作用了,但是維護和操作她們,卻需要相當一部分人力和經費。在未來越來越多的大中型驅逐艦、護衛艦會擠佔海軍經費的情況下,雖然這些艦艇花費不多,但仍舊是妨礙。

在齊一鳴要求海軍將一系列噸位小、效能落後的艦艇拉到他的葫蘆島分基地後,海軍展現出了極強的執行力,從三大艦隊立即將齊一鳴第一批名列的老舊艦艇開往葫蘆島,水兵和軍官們不允許問任何問題,隨後把船放下,登上齊一鳴為他們準備的客船,然後前往附近的海軍基地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負責監督執行這個“以舊換新”任務的是海軍參謀部的一名大校,名叫張九韶。他這個海軍大校的兩毛四是新添上的,從8o年開始準備恢復軍銜制度,本來歷史上因為百萬大裁軍這事情被推遲到了88年,不過因為齊一鳴“橫中阻撓”,最終確定不會大幅度裁軍的一些單位,如海軍、空軍、情報單位等提前就恢復了軍銜。6軍的恢復工作恐怕要跟裁軍同時進行,需要更多的籌劃。

張九韶長得眉清目秀,以前當過潛艇兵,所以面板特別白。他跟在齊一鳴的身邊,看著已經高度偽裝的葫蘆島基地,這裡的分基地完全實現了地下化,而電廠之類的建築也都偽裝的與正常工廠沒有太多區別,兩個造船廠都是巨大的密閉幹船塢和龍門吊等物,絲毫見不到達裡諾爾基地那邊的科幻感了。

他對齊一鳴說道:“我們這些天已經弄來了全部的四艘o護衛艦,剩下的大都是以前125護衛艇、早期型號的o37護衛艇、o58、312這樣的掃雷艇和o25等魚雷艇。海軍權衡了一下認為o51還不著急這麼快就讓她們退下去,還是主要以去掉小艇造大艦這樣的思路為主。”

齊一鳴聞言微微一笑,其實對於大多數財力並不怎麼好的國家來說,展海軍時都不可避免的會遇到大型化還是小型化的抉擇。不過通常情況下,大艦派一般都會壓過小艇派,只有真的財力很不好的情況下,才主要是以導彈快艇這樣的小型艦艇挑起海軍大梁。

張九韶又說道:“我們當初造一系列的魚雷艇、護衛艇、掃雷艇這樣的小船,最主要還是因為我們缺乏製造綜合作戰能力強的大型艦艇的能力,而我們面對kmt反動派在建國初期於沿海的騷擾,也是十分頭疼。所以只能以優先展這些小艇為主。現在一方面是我們這種近海岸的小規模海戰不怎麼可能生了,臺軍很難再壓到我們的家門口,所以我們之前造的幾百艘這樣的艦艇,基本上都是浪費了,再遠一點去不了,近了又沒人跟自己打,所以有現在這個機會,將她們都換掉是最好的。另一方面是,我們海軍在接收了你們提供的o56型輕型護衛艇之後現,這種小戰艦能反艦,能有限防空,能驅逐海面上的目標,還能反潛、反水雷,最少在1ooo海里的半徑內,能夠自由的進行部署和作戰,就算是放到南海去,也能夠形成作戰力量。所以,海軍現在有一種想法,就是大量裝備這型一千多噸的輕型護衛艦,以全面替代我們的那些5oo噸以下的小艦艇。”

齊一鳴點點頭,也認為他說的很對。o56是一款採用成熟技術、模組化設計、多用途、高性價比的一款輕型護衛艦,放到一些小國作為主力艦都是沒有問題的。火力配備上比較齊全,防空有近程防空導彈紅旗-1o以及近防系統,反艦有4枚鷹擊-83導彈,反潛可以搭載一架直升機,後面艙門可以託一個反潛聲納,自己還帶著6枚324mm魚雷。76mm快炮能夠應付類似海盜之類的非傳統威脅,也能有限度提供近岸火力支援。

雷達航電系統雖然沒有o52a和o54a們那樣強大,但仍舊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具有比這個時代同等噸位,甚至更大一些噸位的護衛艦更好的探測能力。電子化和自動化的水平比較高,全艦僅需乘員六十人便可以操作。

相比較居住環境差、條件比較艱苦的老式戰艦,o56雖然小,但是人均空間利用要好得多,同時艦上的生活設施也都比較齊全,所以更加適合遠航和水兵們保持戰力。

所以雖然o56不可能是pla海軍的主力戰鬥艦艇,但是仍舊放在相當重要的位置上。

“所以這一次你們這個以舊換新,打算以主要替換o56輕護艦為主?”

張九韶點點頭,頗為感慨地道:“單純是論戰力的話,幾艘o51型驅逐艦恐怕都比不上這些o56,所以劉總司令考慮在艦隊接收主要的驅逐艦和護衛艦之前,就應該把o56輕護艦派駐下去,並且爭取儘快掌握,形成有效戰鬥力。所以,單單是二三十艘o56,就估計能把咱們現役的所有海軍艦艇比下去。再加上o56雖然有些部分對我們來說還是很先進的,但拜那個模組化所賜,維護保養、大修起來都成本不是特別高,更何況你這裡還可以幫著我們做一些,所以o56的優先順序就比較高了。”

齊一鳴深感海軍佈置的務實,雖然驅逐艦又大又強,可是真的要飛掌握,還真的不那麼容易,要不然為什麼他把其中一條艦上配備滿員額的紅警水兵,就是為了保持戰鬥力,可以讓另一艘艦作為主要的訓練平臺。

而o56上手並不是特別複雜,電子裝置也沒有先進到什麼地方去,可能就是資料鏈之類的系統需要多加在意,不過分配一些個紅警水兵上去,玩轉這艘艦沒有問題。

兩萬艘大小廢舊或者老舊的艦艇,經過一個月時間的回收和再造,最終就能轉化成海軍所需求的2o艘o56型輕護艦。看樣子海軍是打算一次性給三大艦隊一家配上個六艘,保證迅形成戰鬥力。

因為多了這個壓碎起重機,所以海軍在第二個建造月度就把造船廠的指標給進行了一定的修改。

兩區兩護這樣基本的配置仍舊保留,剩下的兩萬噸配額大都分配在了潛艇上面,然後就是一些輔助船隻。

齊一鳴連續兩個月為海軍提供了總數1o萬噸的各型戰艦,海軍展開的緊鑼密鼓的訓練活動齊一鳴就沒有參與的興致了。當初他沒有穿越的時候,曾經沒事找事,從美國返回中國沒有乘坐飛機,而是搭上了一艘散裝貨輪,在海上顛簸了半個多月。從那以後雖然齊一鳴仍舊熱愛海軍,但是對於長途行船就產生了恐懼感,之前參加哈爾濱艦的試航時,也只是在海岸邊上轉了一轉,體驗了一下新艦艇的航行效能,完畢之後立即返回岸上。

在葫蘆島呆的時間夠長了,而且除卻海軍的事情他還有別的工作需要料理,於是交接了一下,自己又乘坐專機先行返回了京城。不過齊一鳴剛到京城,就被廖懷仁給截住了。

“一鳴老弟啊,嘿,終於撞上你了,天上又掉下餡餅來了,老哥我是專門叫你過來接著的。”廖懷仁笑吟吟地對齊一鳴說道。

齊一鳴一頭霧水,問道:“天上掉餡餅,這個又從何說來啊?”

廖懷仁比了比天上,問:“你猜?”

“猜不著,你直接告訴我吧。”

看到齊一鳴不配合,似乎也不著急,廖懷仁只能氣餒地認輸,坦誠道:“巴基斯坦方面看上了我們的梟龍戰機,向我們提出能夠購買,因為我們的梟龍戰機都在你的達裡諾爾基地當樣機來著,空軍沒有,所以王海司令和總後勤部的洪部長都叫我過來問你的意見。”

齊一鳴聽後不由一滯,覺這個世界真是具有十足的慣性啊。原本梟龍就是因巴基斯坦的需求開出來的東西,只不過他穿回來之後,先一步便宜了伊朗人。

“巴基斯坦怎麼想起要買梟龍了呢?”

廖懷仁頗為興奮地道:“你呀,訊息怎麼這麼閉塞,在葫蘆島吹海風吹糊塗了?咱們派到伊朗的機隊這段日子可是在國際上大出風頭啊。我瞧著如果再這樣下去,不止巴基斯坦要找咱們買,別的國家肯定也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