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 新黑鷹戰機

白麪黑廝

  

..夏日炎炎,誰都有些懶得動彈,不過齊一鳴還是保持了很好的“領導派頭”,定期到各處進行視察。他現在主要職責在戰略安全域性,還掛著勝華集團執行董事的名頭,最近他又給自己添了一個新頭銜,國防科技工業展計劃委員會副主任。

這個所謂的國防科技工業展計劃委員會,簡稱國防科工委。不過此國防科工委已經跟之前那個不是一回事了,原本的國防科工委負責研究軍轉民的配套;軍工領域的行業規範;國防產業的結構調整和戰略展;乃至國防工業的各項具體的研、生產與建設;擬訂核、航天、航空、船舶、兵器工業的生產和技術政策、展規劃、實施行業管理;另外則是負責國防工業、航天、原子能等領域的對外開放與合作。

這一部分職能已經基本上被轉移進了工信部、總裝備部等不同的部位,不過國防科工委也並沒有就此被取消,而是轉換了新的職能,那就是負責一些最尖端和前的國防科技的研究和撥款計劃等業務,乍看起來實際上就是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peup也就是barp的中國翻版。

國防科工委在轉型後,掌管大約五十億人民幣的龐大預算負責從戰略性武器到常規革命性武器不同的新武器研,考慮到這些新武器的研要麼是由黑科技研究中心比較零散的研究,甚至是某些科研的副產品,要麼或者直接就散落在各個國內研究所,進行一點前瞻性或者試探性的展。當然最大的一個分支則是齊一鳴的紅警基地作戰實驗室提供的各種先進軍事科技。

儘管紅警基地作戰實驗室能夠提供大量的新科技,可是在具體實用化的時候還是有不靈活的地方的,比如說在天啟坦克這件裝備上,只有紅警基地的戰車工廠才會設計一種雙炮塔上百噸的重型6戰坦克,而實際在運用中,正常人都不會這麼設計,費效比上來說根本不划算,而且在系統整合的時候也有各種矛盾。

這讓齊一鳴覺得,基地確實可以提供非常多優秀的裝備,像是強維護者,但是真正維護者更加可堪大用是在對其進行改動之後才得到的。基地當然也具備一些改動的功能,但終究人的因素可能更加關鍵,所以一個集合在這一領域內優秀頭腦的機構,很有可能幫助中國國防工業產出上,取得更大的效果。

國防科工委並不負責具體的某種子系統的研,主要負責將高階科技整合成一件高階的武器,或者更重視應用方面。也就是說,國防科工委不會去專門研究石墨烯的工業大規模製備,但是會研究如何使其變成強大的輕質防彈衣;或者,不過去專門研究3印表機,但是會考慮如何用3印表機在戰場上快列印損毀零部件,以恢復裝備的使用。

現在國防科工委的幾大重要使命就是將一些已經使用在pla裝備上的高新技術完全吃透並可以逆向應用。其中包括o56巡洋艦和o11武庫艦的級神盾系統,其複雜的電子資訊化程度和系統架設技術,甚至越二十多年的水平,齊一鳴沒有穿越之前都沒有這樣的東西。而系統雖然開放了一些原始碼和技術,但是大家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有徹底搞懂,才能夠獲取更大的效用。另一個正在進行研的系統實際上是黑鷹戰機,上一屆天津國際防務展上黑鷹戰機已經正式亮相,甚至很多黑鷹都已經進入了現役,不過很多裝備專家認為黑鷹算是用一堆1oo分的材料拼出來了一個2分的答卷,並不完美,國防科工委和空軍都希望能夠對黑鷹進行重新設計和試驗,使其更加具備第五代戰機的能力,而不是滿足於準五代的水平。

齊一鳴此時正在某處空軍訓練場觀看由國防科工委牽頭,多家不同單位聯合研製和改進的殲-11黑鷹戰機進行試飛。從外形上,殲-11黑鷹戰機改變了不少會影響隱身效能的東西,比如邊條翼設計上更加平直化,以降低b6,機身上不必要的突起以及機翼上的襟翼的縫隙,都經過細心的處理。在設計中最為讓人頭疼的就是那一對前置鴨翼了,由於黑鷹是一款前掠翼戰機,所以確保戰機最強的機動能力,一對鴨翼近乎不可避免,可是前置鴨翼也必然導致前後不連續縫隙導致增加雷達波反射,從而破壞隱身效能。

為了補救這一點,除了外表噴吐吸波材料,在外形設計上也用級計算機計算出了最為合適的外形,以增加雷達波繞射。固然新設計的殲-11黑鷹戰機相比還沒有誕生的b2在雷達反射截面積上略微遜色,但也基本上是在2o公里距離上能達到b66。1的水平,算得上是標準的第五代戰鬥機了。

今天齊一鳴前來觀摩,所見到的新黑鷹,也不僅僅是這些方面的不同,其最大的一個變化是這一版的新原型機在進氣道的兩側增加了一對並不是很大的側彈倉,以裝填格鬥空空導彈。原始版的黑鷹是不具備這個能力的,所以如果要射空空導彈,只能掛在機翼上。(主彈倉的武器一般採用拋射,而格鬥導彈射需要點火,所以主彈倉不能射格鬥導彈,沒錯,b3這個沒側彈倉的東西想要打aim也必須掛在機翼上,沒法掛在彈倉裡,彈倉裡只能用aim2o

只是這個側彈倉因為機體空間已經侷促,所以設計得也很侷促,只能夠一個彈倉裝一枚pl-導彈,所以在隱身狀態下,殲-11已經具備了主彈倉掛六枚pl-2b側彈倉掛兩枚pl-dr勺掛載能力,可以基本勝任絕大部分空戰和護航、攔截任務。

齊一鳴對於新黑鷹的完成還是比較滿意和興奮的,因為在其改動的過程中,雖然基地也也有出力,但是一批科研人員為此貢獻巨大,是他們根據空軍的要求,並且結合實際以及技術實力,才將黑鷹設計出來的。齊一鳴能夠清醒看到,新黑鷹顯然比之前更有競爭力。雖然空軍已經裝備了基地版的黑鷹,但是基地拿到所有材料後,進行重新改動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現在已經很淡定在面對各種先進武器的軍方認為,沒有必要一下子大量裝備來自齊一鳴的先進軍機,因為此時的殲影豹、殲-1o級猛龍11等戰鬥機,已經是排在世界戰機的第一序列中,並且在屢次衝突中大展威風,所以空軍的心態就很好,不會那麼著急一下子就從第四代戰機一下子躍升至第五代戰機。

從培養本國國防工業的角度來看,基地多產一架,其他公司就少產一架,連帶性的各種效益也就沒有,所以在感覺自己已經手腕夠粗,家底夠厚的情況下,軍方更希望用比較正常的模式從各企業採購。

殲-11黑鷹戰機名義上屬於勝華公司下屬的勝華航空製造公司,實際上這個公司是個空殼,勝華公司真正製造固定翼飛機的企業只有沈飛和洪都兩家。沈飛一般接的都是艦載機的活兒,而洪都主要生產教練機和攻擊機一類。確切來說,為了讓兩大戰鬥機製造商能夠快適應五代戰機的製造和研,殲-11改進專案中,同時包括了成飛和沈飛兩家。兩家同時獲得技術和製造工藝,也同時具備製造殲-11黑鷹的能力。

“最多到明年,我們的新黑鷹就能夠成熟化了,空軍已經基本確定了先行採購二百架殲-11黑鷹戰機,就是因為技術含量太高了,每架的採購費用高達1個億,我們不得不把整個採購攤薄到十年的週期。這個過程中,廠商還有資格根據成本的變化改變採購價格,覺得我們會大出血一次啊。”空軍的一名將領無奈地對齊一鳴道。

齊一鳴卻笑道:“咱們國家的軍費是一直隨著經濟成長而增長的,也許26億現在對於空軍來說是一筆大錢,可是以後說不定就沒那麼顯眼了。”

“唉,但願如此吧,果然還是拿免費的東西比較開心麼?”這位空軍將領開玩笑道。不過雖然他這麼說,空軍卻不會再向齊一鳴伸手要更多的黑鷹戰機了,空軍手中已經有不少了老黑鷹了,新黑鷹技術成熟後,這批老黑鷹也會進行改動。以空軍的財力,投資購入2o架的機隊就差不多有些吃力了,但是他們卻還有齊一鳴白送的,那麼他們能夠投入使用的就遠不止2o架,這倒是一筆好賬。

齊一鳴觀摩完了試飛,正準備返回,卻遇到了自己局裡的下屬,幕僚墨仙通,他一臉眉飛色舞地走過來,齊一鳴一直覺得他很穩重,這隻說明了一件事,他帶來了非常令人振奮的好訊息。

“局長,果然如您所說,幾個小時前,蘇聯那群保守派們終於動了政變,呆在克里米亞的福羅斯別墅休養的戈爾巴喬夫已經被蘇聯國防理事會副主席巴克蘭諾夫、戈爾巴喬夫的祕書處長瓦列裡o博爾金、蘇聯**中央書記局委員奧列格o舍寧和蘇聯國防部副部長瓦連京o瓦連尼科夫軟禁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