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西伯利亞、遠東獨立

白麪黑廝

  

..戈爾巴喬夫的迴歸並沒有重新獲取權力,在政變中僥倖地獲得了權力的葉利欽像是一個得勢小人一樣。戈氏在沒有辭職總書記之前,曾經以蘇聯總統的名義任命了兩個強力部門的新長,因為緊急委員會中的大佬們已經被逮捕或者自殺,空出了很多位置。舍爾巴申任克格勃主席,莫伊謝耶夫任國防部長。可是,葉利欽根本不接受這樣的任命,他根本記不住現在的蘇聯總統還是戈氏,以太上皇的派頭直接來到了戈爾巴喬夫的辦公室中,說“如果不更改任命就不離開總統辦公室”。

這種命令式指使充分體現了戈爾巴喬夫的失勢,他的任命即便是通過電視向全國通告了,但還是被撤回了,戈爾巴喬夫就像是一個小丑。葉利欽甚至將沒有跟戈爾巴喬夫通氣過的命令直接塞給他讓他宣讀,並且強迫使得俄共停止一切活動,並在隨後大肆搜刮俄共的各項資產。俄共是蘇共的最重要組成部分,俄共倒了之後,蘇共也瀕臨滅亡。

這一時期西方的漫畫上都對此進行了諷刺,高大健壯的葉利欽拽著像是小孩兒一樣的戈爾巴喬夫的手,已經生動說明了蘇聯的權力,或者說俄羅斯的權力已經變換了。

在葉利欽自以為掌握了局勢,開始以征服者的身份消解蘇共的時候,揹著兒子在香山釣魚的齊一鳴表情素淡,對身後戰略局高階特工魚神機指示道:“可以開始了,讓我們的人動起來吧”

“是,局長。”

一心賣國的葉利欽在b月日承認了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而緊接著其他加盟共和國也紛紛地獨立,烏克蘭在日宣佈獨立,白俄羅斯在第二天也宣佈了獨立,摩爾多瓦2日,亞塞拜然3日。中亞五國早已被齊一鳴暗地掌控,各自也表了獨立主權宣言,比另一個位面的程序快得多。

這些加盟共和國的獨立其實還算不上什麼,真正讓全世界驚詫和恐慌的是另一件事——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聯合宣告,不接受葉利欽架空蘇聯中央政權,全國範圍內取消俄共、蘇共活動的政策,並宣稱葉利欽和其黨羽是背叛黨、國家和人民的叛徒,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走狗,如果葉利欽一意孤行繼續危險的行動,那麼西伯利亞和遠東絕對不做資本主義俄羅斯的一部分

根本沒有人想到事情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生了如此重大的變化,就連心安於蘇聯持續崩潰的美國人也是大跌眼鏡。表這份宣告的兩個人分別是遠東軍區司令諾渥茲洛夫和西伯利亞軍區司令揚科夫,兩大手握重兵的軍頭,而且他們的轄區內還都是有核武器的

不僅如此,西伯利亞軍區和遠東軍區中間實際上還夾著一個外貝加爾軍區,力量也不遜於這兩個鄰近軍區,在兩大軍區表聲明後,外貝加爾軍區司令塞梅諾夫居然不知去向,而外貝加爾軍區的武裝力量分別投奔了諾渥茲諾夫和揚科夫,使得兩個不安分的軍頭的實力更加擴大。

諾渥茲洛夫得到了面積廣大的雅庫特共和國,而揚科夫得到了工業達的赤塔州和布里亞特共和國,外貝加爾軍區的領地完全被瓜分。令人目不暇接的,揚科夫宣佈成立西伯利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並自任為該國總統;諾渥茲洛夫也宣佈成立遠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也自命為該國總統。不約而同地,他們兩人都宣佈西伯利亞和遠東與俄羅斯聯邦沒有任何關係,是主權獨立的共和國,是cp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即便是有能夠領導這兩個共和國的存在,也應該是蘇聯,而不是俄羅斯聯邦。

這個事件讓莫斯科方面傻了眼,就在葉利欽準備開開心心接過蘇聯的遺澤,建立起自己的俄羅斯時,沒想到總面積過一千萬平方公里的俄羅斯國土,就這樣被cp人給分裂了。甚至西伯利亞和遠東共和國的成立,還激勵了一些不願意接受社會制度改變的紅色分子,克格勃已經接到了一些線報,稱有一部分官員、群眾,正在打算逃離俄羅斯聯邦,前往西伯利亞或者遠東地區。

葉利欽在公開講話中強烈譴責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的分裂主義行為,並強硬地表示如果兩人執迷不悟,那麼不排除俄羅斯將採取強制性手段對付分裂分子。可是這話在美國人聽來都非常的玄,中亞五國、裡海國家、波羅的海三國外加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國相繼都宣佈了獨立,他們的獨立可不僅僅是佔個名號的,蘇聯龐大的軍事家底都被他們給瓜分了,也就是說現在的俄羅斯的軍事力量是有史以來最弱的。

葉利欽雖然在政變中獲得了軍隊的支援,可是他對於軍隊的掌控力還是有限的,這個時候在政權未穩時就倉促動一場內戰,打贏了還好說,打輸了那麼蘇聯到底還要不要解體?況且遠東軍區掌握著蘇聯的太平洋艦隊,兩個共和國掌握三大軍區數十萬地面部隊和大量的空軍力量,而葉利欽能動用的力量卻十分有限。

西伯利亞獨立之後,相鄰的伏爾加-烏拉爾地區也產生了騷動,在八一九政變的時候,軍區司令馬卡舍夫可是公然地向亞納耶夫一黨投誠表示支援的。現在他們的鄰居都“反了”,這個明顯更加“反動”的人怎麼還能忍得住?

馬卡舍夫並不是齊一鳴控制的人,齊一鳴現在控制西伯利亞和遠東兩個地區已經是有點捉襟見肘了,至於烏拉爾地區他也想拿到,但是實在是如果再分出一股力量來做烏拉爾的工作,說不定西伯利亞和遠東這邊就要出紕漏。齊一鳴倒是比較樂見馬卡舍夫自己胡搞,這個人他也知道一些,另一位面中是俄羅斯聯邦cp的一個政治人物,九三年憲政危機中甚至還組織反抗葉利欽的武裝力量。本人多少有些兵痞氣,具有比較強烈的反猶和種族主義。說白了就是個敗類netbsp;如果葉利欽攜大勢所趨壓服各地軍頭還沒什麼,可是現在明擺著兩個邊疆地帶的軍閥要跟葉利欽對著於,而且從種種跡象表示,這些地區的群眾還比較支援保留蘇維埃,而不待見所謂的俄羅斯聯邦。這種狀況當然是齊一鳴有心宣傳和心靈信標塔影響下的結果,總之特別是遠東地區的俄族人,已經開始在心理認同上與歐洲地區的俄羅斯人產生了比較大的差異。

葉利欽這時候要是想平叛,自己都感覺很麻煩,馬卡舍夫顯然不是易與之輩,如果葉利欽調馬卡舍夫去攻打西伯利亞,馬卡舍夫會同意?而且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的成功可能會給馬卡舍夫一種錯覺,只要手裡有兵,那麼自己就可以說了算,馬卡舍夫會不會選擇同樣自立,也成了外界觀察的一個重點。

從西方的角度來看,他們一方面希望蘇聯儘快完蛋,但一方面又樂見一千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從俄羅斯那裡分裂出來,使得俄羅斯之後徹底只能成為地區強國,而失去世界影響力。可顯然,如果俄羅斯跟西伯利亞、遠東打出了真火,萬一開始互放原子彈該怎麼辦?老布什在得知西伯利亞和遠東獨立之後,糾結得要命,他立即就親自跳出來表講話。

“……我們理解蘇聯在經歷轉型時期遇到的重重困難,以及明白各方有著不同的堅持和認識,但是不管怎樣,分歧不應該訴諸武力解決,美利堅呼籲有關各方儘量保持克制,進行妥善的溝通和談話解決問題,美國也很願意在這個過程中起到積極而有益的作用。”

這話聽上去有點像是天朝外交部的言,不過天朝外交部的言則更加謹慎:“我國對於蘇聯局勢表示嚴重關切,敦促各方剋制和冷靜……”

背後蹲著操控全域性的就是齊一鳴,所以中國在這時候也不需要表現得太急切,更不會直接地就選邊站隊了。齊一鳴也知道葉利欽現在麻煩事一堆,蘇共的力量還沒有被他完全剪除,而兩個獨立蘇維埃共和國的出現會使得一些被打壓的蘇共分子找到出路和屏障,一些人肯定會引之為外援,而在莫斯科對抗葉利欽一黨。

不過齊一鳴也略微小看葉利欽了,他認為葉利欽不太可能真的採取強硬手段對付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甚至他的政權都有可能不保。可是葉利欽採用了其他的方法,葉利欽開始大規模地揭露一些cp官員的貪汙**行為,曝光了大規模的小金庫、以權謀私現象。

一些筆桿子作家也在他的授意下開始大規模抨擊蘇共,將蘇共說成反民族、反宗教、反人權的惡徒,是寄生蟲,沒有一點的積極意義。而這樣的說法顯然在俄羅斯很有市場,不少群眾都增加了對於蘇共的厭惡程度,甚至還出現了攻擊殺害cp人的情況,沒有宣佈**的人人自危。

而群眾對於蘇共的敵視和憤怒,很快就轉嫁到了西伯利亞和遠東人的身上,認為他們是可恥的渣滓,企圖分裂俄羅斯以及把骯髒的主義繼續留存於這個國家。

以這樣的方法,葉利欽反而以更快地度穩定住了自己的政權,與各個加盟共和國的分權行動也快展開。葉利欽寧願付出更多的經濟條件或其他條件,也要從各加盟共和國那裡得到軍事力量,其指向性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