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車臣反叛

白麪黑廝

  

..俄羅斯聯邦境內的反叛和分離其實絕對不止西伯利亞和遠東一家,在俄境內的韃靼斯坦、車臣的分離主義情緒絕不遜於西伯利亞和遠東。甚至,就分離的狂熱來看,跟俄族人矛盾重重,而且信仰也不一的車臣人,在蘇聯解體後的分離中,是最為積極的。

車臣在八一九事件之後,由,蘇聯空軍少將、車臣人杜達耶夫依靠武力推翻了當地的蘇維埃政權。他沒有選擇服從莫斯科和葉利欽,而是在隨後接到西伯利亞和遠東獨立的訊息後,緊接著就宣佈了自立,車臣為一個主權國家。不僅如此,他也開始悉心準備軍事力量,組成了以車臣人為主的國民衛隊。

似乎車臣人很明白要爭取民族的獨立和國家的主權,面對粗蠻的老毛子,自由一條路,那就是用槍炮和鮮血打出來。車臣人和俄族人的宿怨已久,在十九世紀,沙皇俄國用了五十年時間,打了一場高加索戰爭,才初步征服了車臣人。不過由於種族和信仰的不同,車臣人經常起義,而沙皇也屢屢殘暴對待這裡的車臣人。十月革命之後,這裡曾經短暫地從俄國獨立出來,不過192年後又重新迴歸了蘇聯。

不管是沙俄還是蘇聯對車臣人都算不上良善,在1944年,斯大林以車臣人與德國侵略者合作為理由,把車臣人強行趕出家園,當時有3。7萬多車臣人被驅逐到中亞和西伯利亞,離鄉背井,並出現大量死傷,車臣人因此喪失了4o%勺人口。這還造成重大的心理和民族感情的創傷。直到1957年1月9日,蘇聯最高蘇維埃才決定恢復車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國的建制,歸俄羅斯聯邦管轄

可即便是在赫魯曉夫時代對車臣人的迫害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但是絕對算不上什麼人道。車臣人是蘇聯的二等公民,飽受政府的猜忌和監視。車臣人的孩子在學校裡不能使用車臣語,只能用俄語上學,只有回家才能說車臣語。這是一種文化滅絕的制度,雖然可能不如**滅絕快,但是卻更為可怕。車臣人對此深惡痛絕,直到蘇聯不斷走下坡路,已經瀕臨毀滅,他們才終於有了機會呼吸自由的空氣。

另一位面中,俄羅斯聯邦對於車臣實際上一開始是縱容的,希望能夠通過讓步來滿足車臣的要求,讓他們保留在俄羅斯聯邦中,但獲得更多的自治權利。為此俄羅斯聯邦承認了杜達耶夫的總統地位;對車臣銀行的賬戶解除凍結,以便為車臣劃撥退休金;車臣甚至還得到了給自己的公民頒護照的權利;在19年6月格拉喬夫居然命令將北高加索軍區一半(實際則是95的武器移交給了車臣武裝,其中甚至包括最先進的t8坦克。

後果怎樣人人皆知,俄羅斯的退讓使得車臣人更加放肆,最終一場戰爭沒法避免,凶狠好鬥的車臣人雖然處於絕對的劣勢,但還是讓俄羅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本位面中,因為西伯利亞和遠東共和國的獨立,使得俄羅斯沒法讓步,因為葉利欽和俄羅斯聯邦的讓步,只能造成越來越多的分裂勢力看到機會,到時候偌大的俄羅斯聯邦領土上勢必處處狼煙,而葉利欽可不是想當一個戰亂和不穩定的國家的總統。

而且同樣因為西伯利亞和遠東獨立的關係,葉利欽對於車臣的容忍度也降到了最低。在他看來,人口不多,土地面積狹小,而且沒什麼特別武力,只有數萬倉促集結起來的車臣武裝分子,根本不具備與俄羅斯叫板的能力。如果俄軍能夠擊潰車臣,重新將車臣的主權拿回,對於東方的西伯利亞和遠東是極好的震懾,也能夠打出俄軍的士氣。

所以,當杜達耶夫宣佈車臣獨立之後,葉利欽腦子裡就有了殺雞儆猴的想法,針對車臣的軍事行動也被提到了要的任務中。

在俄羅斯早已打通關節的齊一鳴通過一些蛛絲馬跡也得到了很多相關的情報,經過戰略局的分析專家的分析,齊一鳴斷定葉利欽採取的軍事行動的主要矛頭會指向車臣而不是更加強大的西伯利亞共和國和遠東共和國。

這樣低階的戰略戰術手段,一眼就能看明白,而齊一鳴也不想讓俄羅斯那麼從車臣戰爭的泥潭中拔出腳,現在俄羅斯沒有轉讓大量的武器裝備給車臣,所以車臣的力量可能比歷史同期要更弱,所以齊一鳴必然要對車臣進行一番加強。

中亞五國已經盡數在齊一鳴掌握之中,也就是說裡海的航線他就可以利用起來,雖然車臣並不靠裡海,但是也十分靠近,只要用點心思,還是很容易將比較大量的武器裝備運送到車臣共和國的。

車臣人凶狠而且極端,就算是持有自動武器和簡易炸彈就足夠使俄軍吃大苦頭了。車臣戰爭雖然俄羅斯打贏了,但那是十足的慘勝。如果能夠給車臣人裝備上最為精銳的現代武器,甚至齊一鳴派遣一些專業的軍事顧問混在車臣軍隊中,恐怕小小的一個車臣就可能成為整個俄羅斯的越南。

更何況,俄羅斯也必然無法全力對付車臣,因為西伯利亞和遠東的獨立如鯁在喉,失掉這兩個地區對於俄羅斯的打擊幾近致命。

齊一鳴也不需要以中國人的身份,他派出的特工是一副毛子臉,大的旗號也是西伯利亞共和國的旗號。

“里加諾夫同志,非常感謝揚科夫總統對於我們車臣人的重視和同情,我們車臣人和西伯利亞人現在站在同樣一條陣線中的,我們的共同敵人就是邪惡的俄羅斯聯邦,他們從蘇聯的殘骸中誕生,卻沒有學到任何蘇聯的優秀之處,反而繼承了貪婪和無恥,企圖扼殺我們車臣人民追求獨立和自由的願望”杜達耶夫親切地接見了來自西伯利亞共和國的辦事員里加諾夫。

實際上這個里加諾夫不過是一個紅警間諜,他代表的實際上是齊一鳴的意

“我理解車臣人民的願望和意志,也衷心希望車臣人民能夠以有尊嚴的方式生存著,不再忍受壓迫,能夠享受自由。這一點我們承認蘇聯以前做的不好,而現在的俄羅斯更是萬惡。我們希望能夠為車臣人民提供一切有必要的幫助,反抗俄羅斯的殘酷統治”

為了裝得比較像,里加諾夫絲毫不提對於車臣獨立的立場,因為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打得都是繼承蘇聯並展蘇聯的旗號,所以按理講他們的真正目的都是恢復一個強大而統一的蘇聯,所以車臣的獨立顯然不應該是他們支援的東西。可是車臣和西伯利亞、遠東現在還是一個戰壕裡的兄弟,都要面對俄羅斯的“反動圍剿”,所以他們還不得不聯合在一起。既然有些東西沒法說通,那就於脆不提就好。

更何況,現在也沒人相信,西伯利亞或者遠東能夠有能力車翻俄羅斯聯邦,重新建立蘇聯。

里加諾夫提道:“請總統同志放心,我們正在爭取建立一條通過哈薩克然後過裡海的武器運輸通道,只要車臣方面能夠控制住一個裡海港口,我們就能夠源源不絕地向車臣提供你們所需要的武器。我們手裡的新西伯利亞工業區還在持續有效的運轉,並且我們整合了遠東地區的軍工生產能力,車臣所需要的各類輕武器、裝甲車輛,甚至戰鬥機,我們都可以提供給車臣共和國”

杜達耶夫本來就是空軍的人,一聽到連戰鬥機都可以提供,不由眼睛大亮,問道:“真的可以提供戰鬥機嗎?我們現在最為擔憂的就是車臣國民衛隊的防空能力比較差,缺少防空導彈和攔截機,如果能夠擁有自己的空軍,我們對抗俄羅斯聯邦的入侵那就更加如虎添翼了”

齊一鳴是一點不心疼從蘇聯那裡繼承過來的蘇制武器財產的,空軍裝備裡有著大量的米格2i米格2b甚至是米格2e刂蘇2這樣的第四代戰鬥機。齊一鳴就是不缺這類玩意兒,而且隨便搞幾架戰鬥機都比這些蘇制戰鬥機強,電子水平差、故障率高、壽命短,而且還沒有妥善的中距攔射彈、電子對抗武器等,在齊一鳴看來就算是都送人也沒啥。

里加諾夫當即道:“我們切實瞭解了車臣方面的擔憂,所以揚科夫總統決定,出借1oo架戰鬥機給車臣,組建車臣的空軍力量,以對抗俄空軍。嗯,而且揚科夫總統不打算收車臣一分錢,這是我們對車臣抵抗俄軍的無私援助,以及我們同志之間的偉大情誼。”

杜達耶夫被這巨大的驚喜弄得整個人都興奮得顫抖,握著里加諾夫的手一個勁兒地搖晃,“太感謝,真的是太感謝了,車臣人是不會忘記揚科夫總統和西伯利亞給予的恩惠的,我們兩國永遠都是親善兄弟之邦”

在葉利欽還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大量的西伯利亞共和國的蘇制武器,通過哈薩克和厲害,週轉進入了車臣,等俄軍動攻勢的時候,才現他們面對的敵人居然如此裝備精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