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神祕宮的遺留

白麪黑廝

  

..俄羅斯聯邦伏爾加-烏拉爾軍區的司令員馬卡舍夫一臉欽慕和恭敬地看著面前走過來的地中海冬瓜臉男人,他用極為重視的禮節向這個冬瓜臉問好,口中道:“柯克導師,許久未見了,您的風采更勝往昔,真是讓人感到欣慰。”

冬瓜臉正是神祕宮的主持者格里戈裡o柯克,隨著蘇聯的崩塌,神祕宮也徹底變成了不被人知曉的一段過去,早在上一年,柯克已經祕密地開始將神祕宮的諸多重要資料和財產向外轉移,到現在為止,神祕宮基本上已經成為了一個空殼,大多數重要的研究人員已經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轉移到了美國、巴哈馬群島、波多黎各等地。

柯克臉上仍舊帶著持續性的倨傲,說道:“這一次差點幾十年建立起的基業毀於一旦,有什麼風采不風采的,倒是你,在這個時候手握重兵,堵在烏拉爾山的東面,如果你倒向東方的那些反叛者,葉利欽就要難堪,如果你要倒向葉利欽,那麼東方那些反叛者就要麻煩。”

馬卡舍夫聽到柯克的話,多少有些自矜的神情,他現在的情況確實如此,他已經成為了棋盤上相當重要的一顆棋子,如果他有了任何的傾向性,可能都會最終導致一方的勝出。

“還是導師教導的好。”馬卡舍夫拍馬屁道。

柯克嘲諷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不過是你一時運道而已。”

誰也不清楚,一位軍區的司令官馬卡舍夫曾經跟柯克有著這樣的一段師徒關係。當年還沒有成氣候的馬卡舍夫曾經在神祕宮短暫地擔任過軍方的聯絡人員,不過後來馬卡舍夫被柯克調教得眼中再沒了蘇聯國防部,而是全面聽從柯克的意思。

馬卡舍夫雖然很早就脫離了神祕宮,但是卻從來不敢小瞧柯克的手段,這是一個可以⊥他生讓他死,甚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雖然從那以後柯克再沒有命令過馬卡舍夫,但是馬卡舍夫卻從來不敢把柯克不當一回事。

“導師,那您認為我現在應該如何選邊站隊呢?”馬卡舍夫向柯克請教道,現在俄羅斯已經是大廈將傾,他雖然手握重兵但仍舊不感覺有多麼的安全,反而像是柯克卻能讓他產生託庇感,如果能夠跟柯克達成更親密的合作關係,他自認保證自己的安全和權勢都不成問題。

在他看來,柯克就是一個手眼通天的神人,他的這種情緒跟天朝很多官員習慣請求大仙指點是一個道理,只不過柯克這個“大仙”是真的很牛叉。

柯克其實這次專門來找馬卡舍夫,所持的意思也是利用他這個便利條件,來完成一些自己的想法。柯克耳聰目明,西伯利亞和遠東毫無徵兆地獨立了,這裡面沒有南方那個強大鄰居的作用,沒有他認為那個來自異世界的小子的作用,近乎完全不可能。

不過簡單地讓馬卡舍夫調轉槍頭對付西伯利亞和遠東共和國,柯克認為機會並不大,因為如果這兩個分離的共和國後面真的是中國在指使,就算是葉利欽和馬卡舍夫併肩子上也沒有辦法對抗。柯克對此深知。

“葉利欽那個傢伙不可能這麼快就讓你動手去對付西伯利亞那邊的,你近期最可能的目標,應該是車臣的那群綠教徒。”柯克說道。

馬卡舍夫對此也並不意外,俄羅斯聯邦要對車臣用兵也不是什麼祕密了,不管是從軍事準備上還是從輿論準備上,都是已經進行到了一定程度,而且車臣本身國小力弱,如果能夠於翻車臣,對於俄軍重拾信心非常有幫助。

“不過,一旦將我的部隊調出防區,那麼葉利欽就有方法孤立我,甚至架空我,沒有後勤的支援,甚至被其他俄軍部隊所包圍,我的處境可能就會非常差,導師。”馬卡舍夫躊躇地問道。

柯克卻鄙夷地道:“你難道不會以要防守西伯利亞方向的敵人為藉口而拒絕執行俄羅斯國防部的命令嗎?烏拉爾地區就是你的基石,你現在有軍隊,就應該像是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一樣把政權也逐步抓在手中,雖然沒必要宣佈自立或者分裂,但是一定的自主性還是必須的。”

馬卡舍夫連連點頭,對於柯克的建議十分贊同。

很快,他又問:“導師,與葉利欽和揚科夫他們相比,我這裡的實力還是偏弱,如果導師有什麼差遣,我怕也不能完成……”

柯克斜了他一眼,打斷他的話:“你是想從我這裡拿到什麼保險的力量麼

馬卡舍夫不住點頭。

柯克道:“神祕宮在俄羅斯的土地上已經不能存在了,但是神祕宮還有自己的安全部隊,大約一個旅級的編制,而且裝備了一些神祕宮的特殊裝備,你用來當你的護身符倒是不成問題。不過,像從前的原則一樣,使用這些力量的時候一定要謹慎,而且儘量注意保密,如果神祕宮失去了神祕感,那就不再是神祕宮了。”

這也是柯克一直的原則,他雖然驕狂而且瘋癲,但是卻很不願意把自己的成果輕易地展示出來,神祕宮存在這麼多年,他展示神祕宮成果的次數也十分的少。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他根本沒有遇到什麼值得自己動手的物件,雖然冷戰巔峰期神祕宮為蘇聯貢獻了一些重要技術,但是柯克對於美蘇之間的爭霸只有嘲諷感,覺得缺乏樂趣。直到一個異世界的來客帶來了讓他著迷的東西,並且在戰場上擊敗了他一次,才讓他充滿動力地開始挖一個個的坑,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加趣味性。

交代完馬卡舍夫,並且留下了相當一部分無法帶走的神祕宮遺產,柯克這才乘坐一架專機,從俄羅斯起飛,這次他的目的地是阿拉斯加。

柯克不久之前跟美國ciam得了聯絡,雖然沒有將自己所有的底牌掀起來,但是幾乎蘇聯各項重要技術的全部技術資料,已經讓美國人欣喜若狂了,而且柯克帶去美國的是一支完整且高效的技術團隊,只要給他們地方和裝置,他們就能馬上投入之前的工作,不過這次他們搞出來的任何東西不再屬於已經逝去的蘇聯,而是屬於美利堅合眾國。

美國人對柯克十分重視,當然如果他們知道柯克到底是什麼貨色的話,不知道還不會像現在一樣熱情。柯克不僅拿到了美國國籍,而且被聯邦政府以非常多的資財進行獎勵,他在舊金山和紐約各獲得了一處別墅,而且還有大量的獎金。

美國人對於柯克也不是完全放心的,所以柯克的新研究基地將會設在阿拉斯加,遠離美國本土的地方。不僅如此,ciao還派遣了很多特工對這個研究基地名義上保護實際上監督,而且也有一部分美國專家加入其中摻沙子。

只是美國人實在小看柯克的能力了,當初不知道多少蘇聯官員也往神祕宮摻沙子派監督,但是最終這些人都成為了神祕宮的走狗,反而不再向自己的上級效忠了。

柯克的到來也使得一些美國私人大財團十分感興趣,因為柯克帶來了諸多十分新奇的科技,可能柯克拿出來只不過是為了應付美國人的,但是在很多美國人看來,即便沒有軍用價值,也具有很大實用化民用化的價值,所以柯克很快就找到了一些私人大金主,專門支援柯克的團隊進行一些研究,成果專利可以拿給他們這些財團分享。

柯克一時還沒有適應這種資本主義化的模式,不過他的心思現在也不是主要在這裡。雖然他人已經離開了俄羅斯,但是他的眼睛仍舊留在那裡。齊一鳴在西伯利亞的“開疆拓土”沒有讓柯克感到反感,但是卻讓柯克看清了齊一鳴對於土地和資源的渴求。

“終究是個俗物嗎?有這樣的能力不想著自己統治世界,卻要搞什麼種田……”柯克雖然這樣吐槽,但是也並不對此多麼抗拒,在他看來,只要讓齊一鳴逐步地展下去,獲得更強大的力量,同時也讓他看到更多新奇的東西,這場競逐才能顯得愉悅。

蘇聯留下的殘局實在太破落,就連柯克也有一時不好下手的感覺,他不可能放任中國人那麼容易地控制住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所以他勢必要挑起一場更大規模的爭端,即便這個戰爭的主要傷亡可能是俄族人,他的同胞。

在柯克的眼裡,所有東西都是消耗品,包括他自己的身體也是一樣的。

神祕宮的主要遺產交給了馬卡舍夫而不是葉利欽,是因為柯克認為馬卡舍夫更適合引領這樣一場亂鬥,而葉利欽一時卻不會有膽子做到這樣的事情。他所需要的不過是一點挑撥,也許是邊境上的一場交火,也許是沒來由的一次空襲,不過柯克認為自己掌握著主動權,他要藉助著新一次的戰爭,加深對於對手的認識,就像是在伊拉克他故意釋放出狂人病毒一樣。

不斷地瞭解敵人,不斷地學習敵人,就像是一隻毒蛇一樣,最後的一擊可能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