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自造航母下水

白麪黑廝

  

..俄羅斯那邊亂七八糟的時候,國內卻顯得異常的平靜,特別是普通的升斗百姓,絲毫不覺得北面原本那個強大的鄰國倒塌後的影響。只有那些有些年紀的人想起當年逼的中國“深挖洞、廣積糧”的蘇聯已經不復存在,甚至分裂成了一個個的國家,都是不勝唏噓。

中國官方對於蘇聯解體的態度反應上相對冷淡,基本上一應言論都極為謹慎,而且是能不說就不說。至今為止,除了波羅的海三國、白俄羅斯、烏克蘭、摩爾多瓦等國得到中國的承認並正式建交,其他幾個國家,特別是內亂還沒理清的俄羅斯,中國都沒有倉促地承認,只是保留了原駐蘇的外交使館作為辦事單位,但是究竟大使館現在是怎樣一個層級,反而避諱不談。

國內該如何如何,經濟仍舊迅猛展著,各種針對提高公民教育的大講座最近也比較受歡迎,學霸的時代提前來臨,就是易中天這樣的存在這時候還沒有積累夠,倒是一些比較老資格的學術達人還能夠燃燒最後一把。其實很少有國家像中國一樣,國民如此熱衷於求知,做學問本身就是一件受尊重的事情,讀書和學習也被認為是正途。所以當經濟情況略微改善之後,各種各樣的文化班就出現了,還有各種各樣的電視講座,齊一鳴覺得總比後世那些大行其道的綜藝類真人秀要好看得多。

軍隊方面自然也是有條不紊地訓練著,對於北方的局勢也密切關注,一些軍區也調動了部隊,防備北亞或者中亞的局勢有變。倒是在越來越撲朔迷離的俄羅斯分裂的局勢中,世界各**事類報刊雜誌卻在這時候對中國的一件事格外關注——中國自造b萬噸級核動力航空母艦河北號正式下水。

在中國自己媒體的陳述口徑中,是絕對看不到第一艘、艘之類的字眼的,因為海軍已經擁有了兩艘同型的基地產航母,河北號航母只是自主由造船廠建造的,而且現在藏得嚴嚴實實的兩艘62型航母,其實早晚還是會拿出來的,所以這時候說話不宜說的太滿,簡單介紹一下事實就好。其實即便如此,也有大量的本國媒體和外國媒體對此大加推論和猜測,把中國艘航母的名頭掛在了河北號的頭上。

中國海軍現在在世界範圍內已經建立起了世界第二海軍的名頭,普遍認為其戰力僅次於規模龐大的美國海軍,但這樣的pl海軍只有數艘兩棲攻擊艦,偶爾用l戰機客串航母使用。真正可以起飛重型戰鬥機,能夠完善地進行制空作戰或者對地打擊的航空母艦,中國卻是沒有的。

外界一直對於中**力的快展瞠目結舌,很多專家都在預測中國什麼時候才會擁有一艘自己的真正航母。關於這艘航母究竟是怎樣的一艘航母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會比較傾向於中國兩棲攻擊艦的略微放大版,因為中國已經有比較好的建造兩棲艦的經驗和模板;也有人認為是可能仿照蘇聯的庫茲涅佐夫級航空母艦,採用滑躍起飛的方式;還有人則認為中國會從美國那裡得到相關的重要技術,製造更像美國航母的船。

事實上62型航空母艦也確實比較像美軍的航母,從外形上62型航空母艦比較像是美國的小鷹級航母,不過飛行甲板更寬,而且艦島也修建得更加齊整,並採用了相控陣雷達和近防導彈。其他方面如彈射器和起飛點的設定,升降機的設定和諸多其他特徵,都多少類似小鷹級。當然62型航母是核動力的,而小鷹級則是常規動力,所以戰鬥力不可同日而語。

基本上沒有人想到,中國一下子沒有經過任何的嘗試或者試驗,直接上了這麼一個專案,八萬噸的重型核動力航空母艦,雖然比尼米茲級航空母艦略小,但是作戰能力上其實並不會差距多少。

河北號航母下水儀式時,勞動了國防部長、總參謀部長等軍方高層出席,而已經是軍委副主席的劉華青老將軍也出席了下水儀式。齊一鳴也不能不來,他混在船廠的那邊隊伍裡,看上去也不像是什麼大官,不過卻總有識得他的人過來打招呼和寒暄。

齊一鳴索性最後站到了劉華青的旁邊,劉華青與齊一鳴也是熟稔了,見他走過來微微一笑,道:“誰也沒有想到我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我們中國自己建造的航空母艦下水啊”

“湖北號和山東號也是咱們中國的航母啊”齊一鳴說道。

劉華青笑笑,說:“從你那裡直接拿到的,有的時候總感覺不真實,而這艘河北號,每一塊鋼板,每一根螺絲,都是咱們國家自主生產的,有一種別樣的踏實感啊。一艘咱們國家自己造的八萬噸航空母艦,這要放在十年前,我是壓根不敢想象的事情啊”

劉華青拍了怕齊一鳴的肩膀,道:“得謝謝你啊,小齊”

齊一鳴稍稍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大家其實都是在為國效力,國家強了,軍隊強了,大家都開心,不過是以不同的位置和方式罷了。”

劉華青沒有反駁他,雖然誰都知道齊一鳴還真的是沒法替代的一個角色,但是人家自謙了,也沒必要再繞回去。隨後他主持了航母的下水儀式,整個儀式簡短但是隆重,甚至很多大連造船廠的工人和工程師們看到綵帶落下,都是激動得落淚。

“劉老,這艘艦成軍以後,要部署在什麼地方呢?”齊一鳴問道。

劉華青笑了笑道:“這也算是機密,不過你也不是機密能攔得住的人。海軍內部有討論,認為我們在西太平洋海域能夠保證比較充足的戰鬥能力,臺灣就是東出的基地,南洋也可以成為我們的壁障,大量的岸基航空兵可以部署,而且我們還有大量的岸艦導彈,所以部署航母的急迫性反而不是很高。我們十年戰略中奪取印度洋控制權的計劃正在實施,而顯然一個兩棲戰鬥群部署在瓜達爾是絕對不足的,我們漢班托特港也建設的差不多了,緬甸那邊我們也有意向開一個能供海軍繫泊補給的基地,這樣我們可以在這兩地之一部署一個航母戰鬥群,並定期進行輪換,保持我們在印度洋的控制力和威懾力。”

齊一鳴聽後不由會心一笑,道:“如果這事兒傳出去,印度的反應恐怕會很大吧,瓜達爾那事兒他們還沒有緩過勁兒來,如果我們再把手伸到斯里蘭卡和緬甸,印度估計就要寢食難安了。”

劉華青不以為意,很淡定地道:“珍珠鏈戰略本來就是如此,我們要用這條珍珠鏈,將印度鎖死在次大6,並更好地確保我們的海運航線的暢通和安全

其實中國封鎖印度的珍珠鏈戰略,與美國日本封鎖蘇聯和中國的島鏈戰略很是相似,雖然珍珠鏈不至於完全將印度鎖死,但是在這些地區遠比印度海軍強大的中國海軍,牢牢掌握著航線,並且隨時可能給印度海軍帶來毀滅性的打擊。此時的印度海軍尚不具備遠洋作戰能力,也沒有太多前出大洋的野心,但至少知道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的道理。而且,中印之間還有大片的主權領土爭議,如果一旦中印再度進入戰爭狀態,那麼印度不僅在北面要面對中國6軍和空軍的打擊,南面海軍艦隊和6戰隊動的打擊,極可能讓這個看似很大但是其實羸弱的國家陷入巨大的危機中。

兩人說完這個話題,劉華青話鋒一轉笑著問:“我聽說泰國最近正在接洽你們勝華公司啊,說是他們想要造一艘輕型航母?”

齊一鳴點頭,笑道:“這是真的,泰國大約想要出4億美金,購買一艘排水量一萬出頭輕型航空母艦,大體是英國無敵級那種思路,使用l戰機作為武器,工期要求儘可能短,五年之內就交艦。我們倒是很容易給泰國做配套,建造這種船的經驗,外加我們的武器系統,都可以到位,就是我對這個價格不是很滿意,4億美金略微少了點。”

劉華青則搖搖頭,苦笑道:“你是賺多了大錢,對小錢已經沒有什麼意思了嗎?沒錯,咱們賣一艘衛艦就是2億多美元,o5外售甚至能有4億美元,但是這些艦艇都是我們花了大心思而且配備最好的武器系統和航電系統的船。現在泰國皇家海軍想要撲騰,也就是泰國灣那麼一點小地方,南海現在就是我們中國家的洗澡盆了,這艘航母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實戰意義。既然如此,你也不用挑什麼太好的東西給他都上了,看情況大體搞一搞,有個現代航母的樣子,不需要多麼先進。這筆單談下來,不是還有直升機、戰鬥機之類的可以談麼。況且你那生意,就算是四億美元,裡面油水也得有一大半。”

齊一鳴憨憨一笑,這個倒是不假,他做的軍火生意,基本上都有數倍的利差,都是絕對的暴利,就算是一艘輕型航母賣出4億美金,他也至少能夠賺至少兩億多美金,這可是純利潤,所以他最多也就是牢騷一下,這個單子他是勢在必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