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中越和平協議

白麪黑廝

  

..從前世的經歷齊一鳴就知道,原本泰國從西班牙巴贊船廠訂購的那艘差克里o納呂貝特號從很多角度上來說不是一艘合格的軍船。為了壓低造價,泰國人讓西班牙船廠選用了大量的民用船的材料,因為民船材料銷量大,而可以壓低成本。他們只在飛行甲板、動力裝置、電力分配系統、損害管制系統等專案中,仍按軍用標準的要求進行設計、施工。甚至,除了必要的飛行作業裝置,其他泰國人認為沒用的,能省則省。

甚至在本艦的武裝上面,也僅採用了4座“梅羅卡”2管2毫米近程防空炮,沒有密集陣系統和防空導彈。另外如航電裝置也基本上採用的是略微過時或者低價低質的美國產品,以儘可能地保障這艘船能夠控制在4億美元之內。

按照齊一鳴的“黑心生意經”來計算,他造一艘滿排26o噸的輕型航母,如果裝置和系統配齊,至少要收個66億美元,然而國內一艘同為26o噸的巡洋艦o56型,給海軍的報價其實只有不到b億人民幣,也就是一億美元左右。自然航母的建造上要比巡洋艦貴一些,不過巡洋艦也有複雜的通用垂系統、神盾系統等昂貴的元件。可見,齊一鳴做的軍火生意有多麼的暴利。

不過即便是價格黑心,但品質上齊一鳴是能拍胸脯保證足夠強大的。完善的武器系統配套,至少能夠讓泰國皇家海軍的作戰實力提高一大截。

奈何泰國人就是想要便宜貨,齊一鳴把各種條目明細給了下面的船廠,船廠表示建造並不成問題。中間也出了一點小花絮,泰國人接洽了世界上幾個海軍強國的船廠,在中國主動找的是有過生意往來的勝華,業務分配是給青島船廠,因為渤海那邊造的是核潛艇,葫蘆島船廠實際上就是基地造船廠的馬甲。不過幾家其他國有船廠也跑出來各自給了自己的方案,包括黃埔和滬東兩家船廠。

大船和江南並沒有參與,是因為這兩家本身民船專案就不少,軍船專案裡還有航母、兩棲艦、巡洋艦這樣的大業務,所以也沒有富餘的船臺來幫泰國人造這艘輕型航母。黃埔和滬東則是屬於有一些護衛艦的pla1丁單,但覺得尚有不足,不太飽的樣子,而且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他們沒有意外的話他們很難實現船廠的升級,一輩子也就是生產護衛艦了。

青島船廠的資歷比起黃埔和滬東當然差了些,生產最主戰的船也就是o56輕護艦了,不過齊一鳴派遣足夠的紅警工程師,外加船廠的實力也雄厚,造一艘一兩萬噸的輕型航母根本不成問題。

因為擔心競爭不過黃埔和滬東,公司管理者周予同最終拉出了集團的援軍。合同總價值6億美元,含一艘航空母艦和1o架殲-v垂直起降戰機,外加兩架直-海軍版直升機,含相應的培訓和指丨導費用。

這樣一個條件開出來,黃埔和滬東的競爭力就大減了。泰國之前考慮從別的國家低價收購二手的-e來用的,可是泰國人也不傻,知道av-u垠中國的p比起來就是送菜的,雖然p比二手的-b要貴一些,但畢竟新機,而且戰力可觀。

最終的合同尚未簽訂,最慢明年也肯定簽下來了,勝華基本上鎖定了這個6億大單,而且泰國人也覺得賺到了一些便宜。其實,西班牙的巴贊船廠給出的提議也是不錯,雖然戰術指標上比中國武器略差,但是價格上甚至還能略低。齊一鳴知道這事情後還吐槽了幾分鐘,一個明明西歐達國家,**中國還要次和賤的貨,真是風水輪流轉。

在11月份的時候,中國又做成了一件大事——與越南簽訂停戰和平條約。

這些年來中國不斷派遣軍隊在各個熱點地區出手亮劍,以至於很多人實際上都忘記了中國和南邊的那個小鄰居還處在戰爭狀態,實際上不僅僅是中國本身,連南洋共和國都間歇性會在海上與越南爆衝突。越南不斷有軍船或民船進入到南海屬於中國或南洋的控制海區內,兩邊那是屬於戰爭狀態,一見面就是開打,所以越南也損失了不少的海上力量,海軍已經萎縮到了幾乎歷史上的最低點。

其實在長征上臺之後,越南就已經有了跟中國和解的傾向,可是那時候中國已經完成了南海制霸,越南所聲索主權的全部島嶼和礁石都已被中國人所侵佔,他們還摸不回來,因為一出動船艦立馬就被強大的中國雷達掃到,附近的防守力量馬上出擊將其擊退。

而且,雖然兩山輪戰已經基本結束,但是中國人蔫壞,成都軍區接過了中越邊境的主要防守,於是成都軍區的將官們特別喜愛沒事兒拉上幾個師級或者旅級規模的部隊,機動個幾百上千公里來到中越邊境,然後開展浩浩蕩蕩的實戰演習。這樣的動作使得越南大為緊張,越南北部這幾年的居民甚至越來越少,因為恐懼中國強大的pl時可能越過邊境打過來,而這一次明顯越南不太可能抵抗得多好,所以越北成了危險地帶,沒有人有心思建設,大多數人都逃到更為安定的中部甚至南部地區。

這也算是忠實履行了當年大長老定下的拖累越南經濟展,恐敵嚇敵疲敵的最初戰略。正是因為越南覺得無以維繫了,特別是在蘇聯跨臺,而俄羅斯陷入自己的內鬥之後,越南已經徹底沒有了靠山,幫助自己對抗中國,他們現在只是一顆鵪鶉蛋,中國這柄大錘隨時可以把他們敲得粉碎,蛋黃都要流出來。

此前中國與越南簽訂和平協議的一個關鍵條款,越南沒法接受,那就是承認中國對九段線以內的海域有絕對的管轄權以經濟權,九段線以內的所有島礁屬中國所有。這等於讓越南完全放棄他們對於西沙和南沙的主權聲索,以後再也不可以說這兩大群島存在爭議。

越南也是中國九段線附近最後一個沒有承認的國家,之前馬來西亞不承認被替換成了承認的南洋,菲律賓生怕中國遷怒加上美國的唆使,從八個島礁上扯出,也捏著鼻子認了。現在也只剩下越南自己還在死扛著了。

中越和平協議這事兒有葉瑤子代表戰略局全程關注,她頗為自得地說道:“看那些越南代表的臉色,都丫跟吃了屎一樣,真是讓人開心啊。他們甚至還想學咱們的故智,說和平協議應該把爭議的問題給擱置起來,咱們錢外長把話撂明瞭,承認九段線以內各項權益屬於中國,是和平協議可以簽訂的基礎,沒有這一項,和平協議就免談。”

齊一鳴也是微微一笑,道:“不過咱們的身架和姿態還是擺正了不是,我聽說中海油甚至還提了一個跟越南合作開採北部灣石油的建議,這就等於是給越南送錢啊。”

葉瑤子稍稍無奈,道:“當年北部灣分了兩家一半,這個時候推翻前人的制定,總有些同志無法接受。再說了,所謂合作開採,那必然是我們採越南那一邊海域的油啊,咱們這邊的油,哪裡輪得到越南想。歸根到底,還是咱們賺便宜。”

齊一鳴也清楚,讓越南真的接受西沙和南沙完全屬於中國,只靠一個大棒狠狠掄那是不足夠的,至少得多少給一個半個甜棗,才能讓越南最終退讓。而且就算是中國不介入其中,早晚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石油公司也會介入,到時候難道讓中國執法船或者軍艦去騷擾麼,那場景將是無比難看的。

北部灣的石油是屬於比較豐富的,齊一鳴看過一個粗略的勘探報告,北部灣海域盆地的石油儲量僅技術可開採的就有2億噸,總量有6億噸左右。當然比不上秋明之類的級油田,但是比之國內6上的大慶、勝利之流還是遠勝

中海油已經開始籌劃在潿洲島附近豎井打油,接下去進入越南海域內開採也是順理成章,畢竟形成區域叢集效益才能更好控制成本和增加盈利。另外越南也比較缺乏石油化工的能力,空有沿海周邊的油田,但卻不能將其變成汽車、輪船燒的燃油。行業內有人認為應該在廣西建立大規模的石化基地,主要面向越南等東南亞國家,賺取利潤。

實際上就算再齊一鳴穿越前,越南還是一邊出口原油,一邊進口成品油的,如果能夠卡住越南成品油供應這一項,對於越南的鉗制能力就會大大提高。

甚至不僅僅是北部灣石油,南部越南已經提前跟蘇聯開始合作開採的海上油田,也因為蘇聯的崩塌而變得前途未卜,越南可以選擇更西方合作,但是中國也同樣有機會,儘管越南對中國戒意重重。

就是這樣,在多方面的壓力之下,越南最終還是選擇了回到談判桌上,答應了中國提出的各項要求,以換取中國減輕在越北邊境的軍事壓力,並且在石油開採和投資等問題上提供一定的幫助。不過話說回來,所謂的軍事壓力,要撤很容易,要放上去同樣也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