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 車臣戰爭(下)

白麪黑廝

  

..俄軍在準備新一輪的攻勢,可是他們的對手車臣人也沒有絲毫的放鬆,在齊一鳴指示下,西伯利亞和遠東兩國都在加大對車臣共和國的支援,甚至齊一鳴本身還不僅僅在唆使車臣跟俄羅斯作對,北高加索地區的奧賽梯人、阿瓦爾人、卡巴爾達人、印古什人,齊一鳴都在物色合適的人物能夠站出來建立一個獨立國家。

高加索地區一直是歷史上各遊牧民族進行遷徙的重要落腳地,很多在這裡的民族其實都有在中國歷史上出現過,比如阿瓦爾人其實是柔然人的後代,遷徙後慢慢成為了阿瓦爾人;奧賽梯人的祖先是西域的奄蔡人。

到了現代這一地區的人大都接受了伊斯蘭教,成為了穆斯林,教派以遜尼派為主,也有少量的蘇菲派。

本意上來說,齊一鳴並不喜歡讓高加索地區的車臣人一家獨大,很公平客觀地評價,車臣這個民族民族性很落後,儘管被蘇聯納入,但幾十年來並沒有什麼太多長進。即便西方很多學者譴責俄羅斯和蘇聯對車臣的欺壓,但是這些學者也承認,車臣確實是一個比較極端的民族。

車臣人鄙視誠實勞動,崇尚暴力和搶劫,並且以搶的多為榮。因為在被蘇聯統治前,他們的展程度尚處於十分原始的氏族階段,甚至仍實行奴隸制,以至於在現在事實獨立後,厭惡勞動喜愛搶劫的車臣人故態復萌,從格羅茲尼到普通的山區小村,車臣人並不工作和耕種,他們將一批批不同族裔的人抓捕起來,然後把他們當做奴隸,甚至一些大的市鎮還公然開設奴隸市場,供車臣人選擇奴隸。對待奴隸,車臣人可不像西方人吹噓的那樣熱愛自由和人權,被折磨死的奴隸數不勝數。

除此之外,車臣人對於各種犯罪活動更是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車臣人在取得獨立後,開始以俄羅斯銀行匯款單詐騙的方式,非法獲得了大量的財富,至少是以千億盧布計算的。車臣人還十分喜歡印假鈔,曾經有俄羅斯警方進行統計,每三個印假鈔的人中,就有一個是車臣人。

其他諸如偷盜從亞塞拜然到俄羅斯石油管道里的石油,半路跳火車搶劫車上乘客和貨品,不客氣地說車臣這個民族簡直就是一個強盜民族。雖然並不是所有的車臣人都是這樣的德行,但大多數車臣人卻傳統到骨子裡,也就是說像野蠻的祖先一樣。

除了是強盜民族之外,車臣人還有著睚眥必報、血債血償的性子,齊一鳴後世見過多起車臣人進行的恐怖襲擊,什麼別斯蘭人質事件、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這麼極端的車臣人簡直就是天生為恐怖事業而存在的。

齊一鳴不想看到過於強大的車臣存在,攪亂高加索局勢,甚至向外每年輸出大量的恐怖分子,所以這會兒他雖然在扶植車臣,但是後手他必須防著,在俄羅斯被搞得差不多後,他必須能夠壓住車臣繼續展的苗頭。

能夠藉助高加索地區的其他幾個民族對抗車臣人顯然是非常不錯的,車臣人不討喜的性格一定會讓這些國家產生危機感,從而對車臣進行制衡和防禦。車臣的精力被牽扯在北高加索,那麼也不虞向外輸出恐怖活動了。

為了避免車臣過於壯大,所以西伯利亞和遠東對車臣的支援都是有限的,比如空軍力量一項上,雖然有近百架戰機6續的飛抵車臣,但是無論是地勤還是飛行員,都是西伯利亞和遠東自己的人,他們是以友軍的模式來此助戰,並不是真的就白送給車臣的。

地面部隊中大量的骨於技術軍人也都是來自西伯利亞和遠東,雖然這個過程中難免一些車臣人會學到一些東西,但是需要的時候一個大撤出,車臣的戰力就會嚴重削弱。

隨著越來越多的蘇制裝備被從西伯利亞和遠東經哈薩克和裡海送至車臣,車臣武裝力量正在不斷地擴大。志得意滿的總統杜達耶夫也更進一步細化和構建了車臣的國民衛隊,三大軍種正式組建,杜達耶夫也自任為國民衛隊的最高統帥。

車臣國民衛隊的6軍被杜達耶夫組建了6個步兵旅,加上一些零散的編制,人數大約在近兩萬人左右。其中兩個旅都是重灌旅,裝備了大量的t2坦克、bnp-/2裝甲車、htb7o/o裝甲車,而且車臣國民衛隊還格外注重炮兵部隊的組建,他們有被支援來的大量蘇制牽引火炮,炮兵的陣容堪稱豪華。

空軍部隊其實主要是來自西伯利亞和遠東的援軍,真正的車臣人並不多,不過杜達耶夫本身是空軍出身,所以故意安插了不少人手,希望能夠藉著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幫助,搞出自己的空軍。

其中車臣的海軍主要是在達吉斯坦的馬哈奇卡拉港,真正的船艦其實就是一些百餘噸被安裝上火炮的內河炮艇,也是前蘇聯的遺物,甚至數量也不多。

可就是這數量不多的“海軍”,卻在第二輪戰事中,直接參與了戰鬥。

這段時間以來,大量的武器裝備和給養從裡海運輸,而且哈薩克使用的船舶又不是半潛船或者潛艇,俄羅斯那邊雖然各種混亂,但也不至於完全現不了,所以在海上運輸持續了多時後,俄軍終於捏到了車臣武器裝備的來源

因為牽扯到哈薩克,格拉喬夫不得不將情況上報給了葉利欽,葉利欽得知後也不敢怠慢,擺出雷霆震怒的架勢詰問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可是納扎爾巴耶夫將事情推得一於二淨,稱自己忙於國內政務梳理,並沒有向車臣匪幫輸送武器,當然如果有人確實這麼做,他會進行調查的。

可是這個調查到底會不會有結果,這就不是別人能知道的事情了。

葉利欽不爽納扎爾巴耶夫的表態,而且之前在核武器的歸屬上面,哈薩克也明擺著不合作的態度,不想把核武器交還給俄羅斯,葉利欽甚至準備搬出國際輿論的力量來向納扎爾巴耶夫施壓了。

各種因素集合下,葉利欽命令格拉喬夫對裡海上位車臣輸送武器的運輸船進行攻擊,俄軍專門出動了數架攻擊機,在戰鬥機的護航下飛向裡海空域,向哈薩克的運輸船投擲了炸彈。

俄空軍沒有使用制導武器,所以打擊效果和準確度不佳,多輪投擲只是重創了一艘軍火船,並沒有將其完全擊沉。這是因為在軍火運輸的時候,哈薩克方面採用了較高的安全標準,易燃易爆的東西跟普通裝備都分開來了,而這艘船恰好沒什麼彈藥,所以沒有引起大規模的殉爆。

而這個時候,車臣國民衛隊海軍也趕到了事地點。雖然車臣海軍的艦船都是些百噸出頭的小艇,沒有什麼像樣的防空能力,但是因為車臣後面的大金主是齊一鳴,所以那些值錢的蘇制針式導彈齊一鳴沒有吝惜,給了車臣不少。這些小艇上一般都有多枚針式導彈,低空飛行的俄軍飛機立即就遭到了這些導彈的攻擊。

一架攻擊機被擊落,俄軍也很快動反制,成功擊沉了一艘車臣的海軍小艇,畢竟這些小船噸位太小,防禦能力不行,所以比起軍火船反而更容易被擊

車臣也不是沒有空軍的,數架車臣的米格2i米格-2戰機緊急起飛對俄軍戰機進行攔截,除了俄軍戰機中有一架蘇2其他的戰機基本上與車臣的戰機同代。

俄軍機隊一大半是攻擊機,而戰鬥機實際上只有三架,反觀車臣那邊卻有6架戰鬥機,在數量優勢之下,車臣空軍主動向俄空軍動攻擊,主要目標自然是那些攜帶武器的攻擊機,而俄軍進行反擊,蘇-2接連擊落兩架車臣戰機,可是隨後也被一架車臣戰機咬尾用機炮轟下來。

這場規模還可以的空戰最終俄軍損失了三架攻擊機,兩架戰鬥機,車臣方面則損失了四架戰鬥機,俄軍在車臣第二波攔截機抵達之前,倉促撤退沒有繼續戰鬥下去,所以戰損比上車臣略微佔優,但實際俄軍打得也並不差。

實際上車臣的飛行員也大部分是俄羅斯族,雖然有些人對於車臣意見不小,但是經過西伯利亞和遠東長期的思想教育課程,他們也普遍認為最為邪惡的是俄羅斯聯邦,他們與歷史上那些白匪沒有什麼區別。

自此之後,俄軍的主要戰鬥目標就定位了攔截裡海航線上為車臣輸送軍火的軍火船,他們也不敢直接轟炸哈薩克的港口,因為哈薩克接連否認自己有關,所以只能等軍火船在水面上的時候進行空襲。為了保護這些維繫車臣繼續戰鬥的軍火,杜達耶夫命令車臣空軍以最高的戒備,隨時準備出擊攔截那些打算襲擊軍火船的俄軍戰機。

你來我往的空戰在裡海上空爆了,這場空戰延續了兩個多月,直到俄軍動了第二波的地面攻勢後才漸漸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