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 雙面間諜

白麪黑廝

  

..北高加索,第二輪的車臣戰爭再度爆了,俄軍準備了近三個月的時間,這次抽調了近五萬人,而且還有相當數量的是比較重型的機械化部隊,在空軍、炮兵甚至導彈部隊的掩護下,三路並進開始攻打格羅茲尼。

杜達耶夫在上一次的勝利後,對俄軍產生了輕視的思想,而且在兩個月的時間內,他從西伯利亞那裡接過了大量的武器裝備,也訓練了一批新的戰士,他手中也已經有了兩萬多能夠戰鬥的車臣武裝。

沒有再貫徹上一次車臣戰爭中正確地以城市為重點,用巷戰消磨俄軍有生力量,狂妄的杜達耶夫拒絕了來自西伯利亞的參謀和顧問的建議,堅持派遣他的裝甲部隊在開闊的地形,正面對抗俄軍部隊。

同樣是裝備如t2、bnp-1等武器的車臣軍畢竟是新嫩,雖然隊伍中有不少來自西伯利亞和遠東的資深軍人,並且他們的對手其實士氣和意志都不怎麼樣,可是畢竟車臣軍的裝甲力量還是相對薄弱。

平心而論,車臣軍打得並不差,甚至在弱勢情況下還保持比俄軍高的交換比,可是俄軍始終比車臣軍規模大,車臣軍打到一定地步的時候,不得不撤退以保全自己的力量。可是這樣一推,就把整個車臣北方的防線完全給拱手讓人了,被杜達耶夫重視的府格羅茲尼直接就暴露在了敵人的兵鋒之下。

杜達耶夫這個時候也明白自己想在正面戰場堂堂正正地擊敗俄軍屬於腦殘行為了,車臣人擅長的戰鬥根本不是這個樣子。反應過來的杜達耶夫再度將手裡的部隊散佈在格羅茲尼的各個角落,他們用各種爆炸物,在道路中間埋地雷,在城市建築物中設定詭雷,冷槍的神射手,還有埋伏好的反裝甲導彈。當軌跡重回第一次車臣戰爭的時候,俄軍再度遭到了嚴重的打擊。

上萬俄軍對格羅茲尼進行包圍、孤立和攻擊,可是頑強的車臣人就這樣死死地將俄軍拖在了格羅茲尼,不斷地有俄軍走入這個城市,然後不斷地有屍體被抬出來。格拉喬夫這樣的統帥,平時拍馬屁搞貪汙**還是一把好手,但是真的要打仗卻不行了。

為了顯示真正擊敗車臣,格拉喬夫認為必須攻克格羅茲尼,就連總統葉利欽也是這麼認為的,他們沒法就這樣拋棄格羅茲尼而轉而攻擊其他戰術和戰略意義小的地區,也只能留在這裡跟車臣人死磕。

這個時候,葉利欽深感俄軍的不給力,最終嘗試著給烏拉爾的馬卡舍夫將軍下了一條調令,命令馬卡舍夫將軍區下屬的第44坦克師、近衛34摩步師、第3摩步師派往車臣進行戰爭。要知道馬卡舍夫現在手中也就是六個師左右的實力,將一半而且是較為精銳的一半抽調走,打完了戰爭之後,還能不能還回來應該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於是馬卡舍夫給俄羅斯國防部去信,稱:“我部伏爾加-烏拉爾軍區缺少武器彈藥和補給,甚至士兵和軍官們的薪資都無法放,士氣低落而且訓練廢弛,恐怕上了戰場只能拖後腿,希望聯邦政府能夠向軍區撥付足量資金,以補齊拖欠士兵們的薪資,同時幫助軍區恢復正常訓練和運營。”

葉利欽收到了馬卡舍夫的信之後,不由大怒。他對於烏拉爾那邊的情況並不是完全不知道,根本不像馬卡舍夫所說的那樣他拖欠了很多士兵軍官的工資。坐擁級油田群的秋明油田的馬卡舍夫,為了儘快獲得資金並展自己的軍力保護自己的利益,近日來找了很多世界著名的石油公司來開秋明的石油。而獲得秋明油田開採權限、競標資格,第一個准入條件就是要向馬卡舍夫提供過千萬美元的保證金。

秋明油田巨大的吸引力使得一些石油公司趨之若鶩,不過當地尚不確定的安全域性勢還是讓一些公司卻步。但總架不住有那些膽子大的,比如數家中國民營的石油公司,他們雖然比不上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駕馬車財大氣粗,不具備在國內採油的資質,但是這些年在國外也有一些建樹,1o6萬美元雖然不少,大家合作湊一湊,但是也不是拿不出來。

除了幾家中國中國公司,還有一些歐洲、日本公司也有意投入這個危險但高利潤的專案裡,保守估計,現在馬卡舍夫至少靠收保證金和其他相關的資費,就已經有了數千萬美元,一旦石油被開採出來向外出口,那麼馬卡舍夫可謂是真正的日進斗金了。

這個陰險的軍閥頭子比聯邦政府過得舒坦得多,怎麼可能沒有錢給士兵和軍官薪水?

“不能再容忍馬卡舍夫這樣坐大下去了,等到他認為自己已經足夠有力量時,難保他不會學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一樣,從聯邦中分離出去,給我接聯邦安全域性,我要他們不管使用怎樣的方式,也要把馬卡舍夫給我搞掉”葉利欽肥碩的面部抖動著,通紅的麵皮顯得十分生氣。

不久前克格勃已經正式被畫上了句點,不過俄羅斯聯邦國家安全域性,其實類似美國的cia與e1的關係。

聯邦安全域性現在多少還有些雜亂,一些事情還沒有理清,甚至連kgh的一些舊檔案都沒有清理完,不過一個國家的情報工作是一時都不能停的,特別是葉利欽這麼心急火燎地讓聯邦安全域性出馬,他們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弗拉基米爾o弗拉基米羅維奇o普京就是這次行動中的一名特工,他之前服務於克格勃,在東德收集一些關於西德、西歐的經濟情報,兩德統一後,蘇聯把駐軍和情報人員都從德國撤了回來,普京也捲鋪蓋回了國內。

只是他沒有想到國家已經變成了他完全不認識的樣子,自由派們四處攻擊著蘇共,人民生活水平已經低到讓人難以想象,混亂和各種攻訐在大街小巷上演,這讓普京十分的心碎。

在九一年八月份,kgh針對戈爾巴喬夫進行政變的時候,普京拒絕了參與行動。俄羅斯聯邦建立後他也一度神傷,不過還是以樸素的愛國主義情懷,加入了新組建的聯邦安全域性。

心思縝密,計劃大膽,而且善於統籌調配,雖然普京不是那種蘭博一樣的級兵王,但是他在情報工作中起到的作用,比尋常的那些肌**子要大得多

葉利欽的命令下達後,普京與一些同事採取不同的路線來到了馬卡舍夫治下的烏拉爾軍的中心城市薩馬拉。馬卡舍夫的官邸和辦事單位就在這裡。

在烏拉爾,聯邦安全域性還有不少的暗線和各種其他型別的情報人員,聯邦安全域性接過了kgh的遺產,而如馬卡舍夫這樣的軍閥頭子卻在這方面十分薄弱。一些特工雖然背棄了俄羅斯,選擇了隱姓埋名甚至投奔了新主子,但是還是有不少的特工像是條機器一樣,必須等待著自己的命令。

“尼古拉,你接下來的任務是接近那個謝爾蓋,這個傢伙在之前被馬卡舍夫公然侮辱過他,對於馬卡舍夫曾經屢次表達過不滿,他現在控制著213摩步師,如果動兵變,可以直接揮軍打進薩馬拉。”普京侃侃而談道,在他看來,現在的烏拉爾軍就是一個大篩子,各種漏洞存在著,就看他可以怎樣利用了

尼古拉o安德烈耶維奇o馬卡洛夫輕輕點頭,這位年輕的情報人員深得普京的喜愛,他才思敏捷,而且有一張天生能夠說服別人的嘴,普京屢屢分析他的語句,覺得沒什麼特殊的,大概是他身上那種固有的感染力使他變得如此有說服力。

只是普京不知道的是,這位穿海魂衫的間諜其實並不完全忠心於俄羅斯聯邦。在兩年前,他在羅馬尼亞進行任務的時候,接觸到了來自中國戰略局的情報人員。一番交手之後他被戰略局特工捕獲,在拘禁的時間裡,他看了非常多來自中國的紅色理論的書籍,專著的作者是齊靖仁。後經過戰略局的同志剖析,他看到了蘇聯最終會倒塌的結果,對於紅色事業無比堅持的馬卡洛夫最終選擇投入戰略局,然後返回俄羅斯成為了一名雙面間諜。

他的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接近他現在的上級,普京。雖然馬卡洛夫並不知道為什麼上面會讓他如此關注一個並沒有什麼特別名氣的男人,但是他也能夠感覺,普京不是池中之物,也許一個合適的機會,他會遇風雨而化雲龍,一鳴驚人。

作為雙面間諜,他一直處於潛伏期,在真正的效忠單位沒有命令之前,他與普通的俄羅斯特工也沒有什麼區別,現在他不會想為什麼上面讓他注意普京的動向,他需要想的只有如何完成現在的任務,煽動烏拉爾軍起來反抗馬卡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