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 煽動

白麪黑廝

  

..尼古拉o馬卡洛夫開始了在薩馬拉的間諜活動,不同於西伯利亞和遠東兩個共和國對於軍隊進行了強有力的思想改造和穩定工作,馬卡舍夫在烏拉爾基本上沒有做太多的事情。馬卡舍夫主持伏爾加-烏拉爾軍區時間並不長,而且也沒有像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一樣建立起完全忠於自己的班子,更沒有齊一鳴在背後的支援,所以馬卡舍夫在烏拉爾的影響力其實很不足。

而且由於馬卡舍夫為人不怎麼樣,所以不為下屬所喜,甚至有時還公然侮辱自己的手下於將。這也使他在軍隊中產生了與下級的裂痕。

烏拉爾軍有六個主力師,馬卡舍夫能夠完全指揮得了的師只有兩個,剩下其餘四個師都多少要看師內於部的想法和士兵的傾向。其實就是主要因為馬卡舍夫信不過那些帶兵的軍官,所以他不能讓這些部隊到北高加索去打仗,因為一去不回的可能性實在太高了。

尼古拉並不認識213師的師長謝爾蓋,不過謝爾蓋經常光顧的酒館老闆確實一名前克格勃僱員,現在是聯邦安全域性的僱員。謝爾蓋跟這個酒館老闆的關係不錯,兩人也能夠說一些知心話。尼古拉就藉著這個機會,由酒館老闆引薦,認識了謝爾蓋師長。

俄羅斯男人們的交情有大半是在酒桌上建立的,尼古拉與謝爾蓋喝了幾次酒之後,謝爾蓋也開始向外倒他對馬卡舍夫的不滿。

“馬卡舍夫那個沒有榮譽感的東西,分明就是混在軍隊裡的地痞流氓,他說自己信仰**,但是他做的哪一件事情像真正的cp人做的?只懂得在軍隊裡作威作福,而且還嫉賢妒能,對於國家沒有忠誠,滿腦子想得都是他個人或者小團體的利益。”謝爾蓋不由抱怨道,喝了幾杯伏特加,他說話的興致好多了。

尼古拉故意問他:“那在你心中,你的國家是蘇聯還是俄羅斯呢?”

謝爾蓋舉起杯子喝了一個底掉,打了個酒嗝,嘆道:“其實又有什麼區別麼?我們這些小人物,決定不了這些事情,究竟是俄羅斯好還是蘇聯好我分不清楚,但是絕對不會是像現在馬卡舍夫搞得這樣子的要知道,我們可不是什麼忠於國家的榮譽公民,而是軍閥,是軍閥”

尼古拉察覺到謝爾蓋滿心的不爽,這個時候他壓低聲音問道:“如果有一個機會推翻馬卡舍夫的統治,讓烏拉爾地區重回國家的懷抱,你願不願意呢?

謝爾蓋聽了這話,酒清醒了不少,但是他也沒有聲張,上下地打量了尼古拉幾眼,道:“你果然是一個有心機和目的的特工麼?你是來自赤塔還是莫斯科?”

尼古拉笑道:“我服務於俄羅斯聯邦安全域性。”

謝爾蓋點點頭,但是尼古拉從他的表情中看得出有些失望的因素,暗道:“難道他更想投靠西伯利亞方面?那麼要不要幫他引薦呢?”很快尼古拉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他雖然是雙面間諜,但在真正的上級啟用他之前,他就以俄羅斯特工的身份工作,多事的後果可能是把自己和整個任務都陷進去。

而且就算讓謝爾蓋投了西伯利亞又能怎麼樣,引的後果可能是尼古拉個人和他的同事特工們承擔不起的。所以,尼古拉選擇堅持一開始的計劃,讓謝爾蓋起來反對馬卡舍夫。

謝爾蓋喃喃問道:“這幾天,一些兵營裡都有收到控訴馬卡舍夫罪行,說他背叛國家、背叛軍隊的傳單,估計就是你們做的吧?你們是想對馬卡舍夫出手了嗎?”

尼古拉沒喲正面回答,道:“讓馬卡舍夫這樣危險的人繼續增加自己的力量,繼續迫害烏拉爾地區的人民,是對國家的不負責任。城市中一直有人對於馬卡舍夫的行為十分不滿,徹底交給中央管理我們的地方政權的呼聲也在民眾中時常出現。”

謝爾蓋抽著煙道:“可是歸根究底要反應在軍事上,說罷,你們說服了多少人跟你們一起做這件事了?”

尼古拉答道:“我們幾乎在任何部隊中都進行了說服工作,有些層級比較高,有些則比較基層,但是能夠確信的事情是我們登高一呼,大半的烏拉爾軍區的戰士們都會響應者正義的號召的。”

謝爾蓋冷笑道:“這是空話,你無非就是現在一家確定跟你們起事的單位都沒有搞定,是嗎?”

尼古拉笑道:“您認為這麼重要的資訊,我能夠就這麼簡單地告訴你嗎?不過,謝爾蓋師長,如果您能深明大義參與我們的行動,我的上級可以保證您獲得更好的前程,也許接下來一個軍區參謀長,或者軍區副司令?您的才華橫溢,一定可以勝任這樣的工作的。”

這種誘惑對於謝爾蓋來說還是有一定作用的,畢竟馬卡舍夫這樣粗枝大葉的人,根本不會用心搞什麼軍銜劃分,而與馬卡舍夫不合的謝爾蓋也基本上不存在再進一步的可能了。但如果馬卡舍夫被拉倒,那麼他就很有希望不斷地往上爬。

尼古拉又撿著一些比較有吸引力的條件與謝爾蓋說了,謝爾蓋身居高位,自然能看到馬卡舍夫的政權其實已經不穩了。雖然他接管了行政,但是烏拉爾的行政混亂比西伯利亞嚴重得多。西伯利亞和遠東已經基本上走入了正軌,而此時俄羅斯的烏拉爾地區,雖然不能算是無政府,但是秩序也絕對令人不敢恭維。

謝爾蓋一時沒有能夠答應,不過他說回去要好好思量一下,尼古拉覺得說服謝爾蓋並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而此時在其他的單位,也都有各種各樣的特工使用著不同的方式,在拉攏著烏拉爾軍的那些實權人物。

糟糕的情報工作使得馬卡舍夫不清楚他的治下到底生了什麼,而且那些攻擊馬卡舍夫,宣傳俄羅斯的材料也在祕密地於薩馬拉傳播著,而馬卡舍夫對此絲毫不知。

尼古拉隨後工作的重心放在了忽悠一些年輕而熱血的下級軍官身上,他們往往比年紀更大閱歷更多的謝爾蓋這樣的高階軍官容易衝動,尼古拉本身也年輕與他們比較容易溝通,向他們灌輸一些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內容,就很容易被這些人接受。

尼古拉也將馬卡舍夫塑造成一個貪婪、自私、無恥而又野心的軍閥,並且告訴那些下級軍官們,跟著馬卡舍夫混絕對不是一個好出路,只有真正加入俄軍之中,才有前途。因為俄羅斯已經是“民主自由”的國家了,到處都是公平公正,只要努力、有才華,一定就會被認可,成為國家的英雄,得到自我實現

這些內容對於對於俄羅斯還沒有真正認知的一些軍官和軍人十分有吸引力,就像是很多在西俄羅斯的居民一樣,在蘇聯沒倒之前,認為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就是最好的,他們能夠獲得更好的展和生活,可是等真的民主自由來了,他們才現,實際上只不過是從一種混亂模式轉化到了另一種,也許有些人更傾向於之前一種混亂模式。所以很多俄羅斯人都有一種強烈的被欺騙感。

尼古拉不用考慮自己是不是欺騙了這些軍官,他需要做的就是畫出一個美好到不真實的世界,讓這些下級軍官和軍人們有動力去加入其中。他的這種模式其實很類似於中國在辛亥革命時期的武裝起義,具有新思想的下級軍官是革命的主力,而有一股大勢推動著他們這樣做。尼古拉所做的就是讓這些烏拉爾軍的下級軍官和士兵們,感受到這股“大勢”,儘管這股大勢是虛假而不真實的。

總攬烏拉爾情報工作的普京對於尼古拉的行動十分滿意,特別是在拉攏軍隊中高層的過程中遇到了困難,他立即找到了新的方式。不過普京比尼古拉略強的地方在於,尼古拉成功在一些基層士兵和低階軍官那裡建立了基礎,而普京立即就拿著這股風潮轉過頭來再做那些高階校級甚至將級軍官的工作。

不過,普京也沒有完全把希望寄託在策動軍隊兵變一件事上,他手中還有一些阿爾法,他們來到烏拉爾的作用就是策劃一場針對馬卡舍夫的刺殺行動。可以說,結構鬆散、向心力不強的烏拉爾基本上都是馬卡舍夫自己的威權和忠於自己的力量維護的。如果能夠直接剷除馬卡舍夫,威望足夠站出來吃下烏拉爾軍區的將領已經不存在了,而這個時候,俄羅斯聯邦政府就可以出來招安了

普京和尼古拉進行一番計議之後,認為這兩件事可以合成一件事來做,在兵變大亂的同時,利用特種兵刺殺馬卡舍夫,當馬卡舍夫成功被刺殺,軍區必然大亂,然後糾結起那些已經展好的力量,就能夠順利宣佈烏拉爾歸化聯邦政府。葉利欽政府便可以近乎兵不血刃地吃下整個伏爾加-烏拉爾軍區,過二十萬的軍力會補充進俄軍,對於東方兩大分離勢力,就是極好的震懾和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