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加加林廠的殲16

白麪黑廝

  

..阿穆爾共青城,蘇霍伊加加林飛機制造廠,蘇聯時期編號26廠。在另一位面中,這座有名的航空工廠,為中國航空兵提供了27-o等一系列的戰鬥機,中國的訂單也挽救了在倒閉邊緣的加加林廠,後期中國開始自己仿製殲-11側衛系列,使得加加林廠的財務狀況惡化,混得並不如前兩年得意。

不過在本位面中,位於阿穆爾共青城的加加林廠自遠東共和國獨立之後就變成了遠東共和國的資產,跟蘇霍伊沒有什麼太大關係了。而在遠東共和國的一波“市場化”大潮中,經營不善、工資都快不出來的加加林廠,被出售給了一家實力雄厚的中國企業,中國勝華集團。

阿西莫洛夫是加加林廠的一名高階工程師,蘇聯解體、遠東共和國獨立的時候他也曾一度神傷,他的家鄉並不在遠東,而其實在烏克蘭,不過他已經在共青城建立了自己的生活,有妻子,有兩個孩子。

遠東剛獨立那會兒,諾渥茲洛夫宣佈一些國營事業單位的員工可以來去自如,如不希望呆在遠東的,可以返回西俄羅斯或者其他地方。不過,很多人包括阿西莫洛夫都沒有選擇回到家鄉,而是呆在了遠東共和國,繼續在自己原來的單位服務。

這其實並不難理解,遠東共和國的報紙和電視上天天在報導著在西俄羅斯,人民的生活有多麼的困苦,包括以前的幾個加盟共和國,市場秩序混亂,商品緊缺,而且大部分的工廠無法開工,更重要的是,政治不穩定加上隨時可能爆戰爭,讓很多人望而卻步。

如阿西莫洛夫這樣,雖然加加林廠效益不好,但是最起碼工資開得出來,他的妻子是共青城音樂學院的一名老師,也有收入,而共青城作為遠東第三大城市,一直都承接著來自中國的各種消費品,物價也比較穩定,人們的生活並沒有想象中的差。拋棄這裡的生活,跑到西俄羅斯去受苦,這不是正常人能夠做出的決定,尤其是像阿西莫洛夫這樣拖家帶口,需要多考慮家人的人。

其實阿西莫洛夫作為廠裡的技術骨於,對於被中國企業收購還是很有意見的。雖然這些年中國國防建設上成就巨大,而收購他們的勝華集團旗下甚至可以研新一代隱形戰機,而加加林廠這些人根本連概念還沒有一個。但是阿西莫洛夫還是對於中國同行和管理層的進入,比較牴觸。

牴觸也沒有用,勝華入主加加林廠後,先安撫了全廠員工,了一筆津貼,讓一些日子過得比較緊巴的工人感恩戴德一陣,接著便有大量的新式裝置從中國運來,由中國的工程師指揮著廠裡的員工進行裝配。

阿西莫洛夫從來沒見過那麼現代化的裝置,整條生產線完成後,感覺加加林廠立馬高大上了,這也讓他對於中國同行有一種不願承認但存在的佩服。

幾個月前,來自中國的工程師團隊,在阿西莫洛夫和翻譯的陪同下,對加加林廠的一些技術資料進行了整理。阿西莫洛夫不由慨嘆,蘇聯這麼多年研究的成果,一朝全部變成了中國的東西,雖然可惜,但也現實。他現在能顧得上的東西沒有那麼多了,新東家入主後,最起碼他的工資提高了百分之六十,甚至廠裡還為他這樣的技術大牛配了一輛中國產的小汽車。阿西莫洛夫開著那輛小汽車去妻子學校接她,讓妻子臉上十分有光。

他決心好好工作,現在時代不一樣了,追求個人幸福生活已經變得更為緊要了。

今天對於阿西莫洛夫和加加林廠來說又是一個非常不同而意義重大的日子,因為在所有權變更後,加加林廠得到了不少來自中國企業的訂單,製作一些飛機的零部件,生產這些零部件利潤並不如生產整機大,但是卻能保持加加林廠持續盈利,有一定效益。可對於思很大的加加林廠員工來說,長期造不了一架戰鬥機,對他們來說很難接受。

今天,加加林廠的生產線上,終於誕生了一架新的戰鬥機,阿西莫洛夫對此也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因為這家戰機是中國工程師團隊在研究了他們的蘇27戰機後,進行改動和重新設計的,機體一些細節有了略微變化,而且內部的大部分電子裝置都採用了中國產品,可以說,這架戰機除了外形很蘇式,裡面的一切基本上都是中國製式的,甚至就連屏顯的文字也是漢字。

阿西莫洛夫自己也參與了這型戰機的改進和製造,深深瞭解這架戰機比su27等蘇聯戰機有怎樣的巨大優勢。它的體型和重量都有提高,換裝了來自中國的-1o系列的動機,單個反動機開後燃推力可達15n而且動機還是軸對稱向量噴嘴,使得這架戰機的機動性大大提高。

它的武器系統全部使用了中國產品,放棄了一系列的蘇制導彈,但是能夠掛載pl-、pl-2、ltpt系列炸彈、y⊥反艦導彈等,既能夠完成制空作戰,又能夠對地對海攻擊,是一款當之無愧的重型多用途戰機。

航電系統上,新戰機採用了有源相控陣雷達,功率大而探測範圍廣,抗干擾能力和電子對抗水準都非常高。

從這些細節上,阿西莫洛夫就能夠看出中國航空人的技術水平其實已經遠遠過了蘇聯,這讓他不由慨嘆,也欣喜自己終於又回到了業內的一線陣容中

“夏工,我們的新戰機制造出來,能夠獲得中國空軍或海航的訂單麼?據我所知,貴國空軍使用的殲戰機在效能上與我們的新戰機極為接近,而貴國海航也有b14這樣的機型,恐怕我們的新戰機很難找到一個空間。”阿西莫洛夫有些憂慮地道,在他看來,什麼西伯利亞和遠東現在根本不可能有采購新戰機的可能性,而唯一可能買新戰機的就是中國空軍了,但中國航空兵裝備堪稱豪華,也種類繁多競爭激烈,這讓他頗為患得患失。

主持新戰機研的中國工程師夏高鴻是一名紅警工程師,之前在沈飛主持過b14的國產化業務,也算是齊一鳴手下的技術大牛,他笑道:“沒有需求我們於嗎跑來共青城改這飛機?我們新戰機已經獲得了軍方的內部編號,就叫殲-6戰機。大家都是同事與你說明白也沒什麼,海航裝備了數百架的殲轟-戰鬥轟炸機,但是這批戰鬥轟炸機設計比較保守,已經無法滿足海航多用途化的需求了,所以海航希望獲得一種效能出色、價格又不是很高的重型多用途戰機替代殲轟-,嗯,但是空軍和海航現在基本是兩套班子,空軍用殲,那麼海航就不太可能使用殲影豹,所以海航看中了側衛的潛力,希望在此基礎上展一款好用的多用途重型戰機。”

阿西莫洛夫連連點頭,問道:“那麼中國海航會採購多少架殲-6戰機?

夏高鴻說道:“保守估計有個2o架吧,至少跟現在的飛豹一比一置換。

阿西莫洛夫激動道:“二百架啊,這可是大訂單,至少我們在四五年內不愁什麼了。”

夏高鴻哈哈一笑,拍拍身旁的毛子大叔,道:“沒那麼簡單呢,我們的新戰機還在試飛,之後要通過海航的審查和測試,才能夠確定是否進入採購流程。而且即便是我們進入了採購流程,也不是你想的那樣四五年功夫,2o架戰機按照我們國內的要求,必須在2個月內交付完成,現在加加林廠還不具備這樣的生產能力,我們的生產線勢必要擴大產能。”

阿西莫洛夫聽後反而躊躇滿志,因為他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高昂精神和認真態度做上級交下來的任務的感覺了,工作讓人產生滿足感和成就感,阿西莫洛夫對於未來也充滿了憧憬。

這架殲-6原型機的技術來源自然是紅警基地,另一位面中國仿製了蘇-3,並加入了很多自己的元素,有了這款戰機。紅警工程師們又結合了不少蘇-6的特點,重製了這款戰機,使其具有了更出色的制空和打擊能力,無愧於級版的四代ff戰機了。

海航那些服役也就是五六年的飛豹,這會兒連壽命的三分之一都沒到,但海航已經慢慢看不太上這些飛機了,加上海航經濟情況轉好,所以便希望採購更好的戰機。齊一鳴給海航出了這個招,海航反正也國產化過雄貓了,再國產化側衛也沒什麼大不了。就是一些人對於把戰機制造外包到加加林廠有些意見,齊一鳴對此卻笑而不語,現在遠東跟南洋區別不大,都是中國的後花園了,經濟上連為一體而且也受控制。而且,除了機身之類的部件,內部一系列的各種零部件都是中國產,跟國內廠商也沒什麼區別。

殲-6生產完成後,齊一鳴也想將其試著向國外市場推一下這款戰機,甚至中亞五國和遠東、西伯利亞未來也可以大量裝備這款飛機。對於俄羅斯未來想要出口他們的蘇霍伊戰機,絕對是一種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