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戰績卓著的FC-1

白麪黑廝

  

..伊朗空軍派出了四架戰鬥機,但其實真正負責作戰任務的只有兩架梟龍,而剩下的兩架f-4則是作為掩護,在進入近戰後對兩架主力戰機進行策應。

外銷伊朗版梟龍共有7個掛架,由於這一次是小作戰半徑內的截擊任務,所以梟龍六百多公里的內油作戰半徑可以使其不必掛載副油箱。所以除了機腹下方的掛架沒有掛載武器,其他六個掛架都掛載了空空導彈。翼尖是兩枚pl-9近距格鬥彈,翼下是左右共四枚pl-12a中距攔射彈。

“目標鎖定,距離45公里,已進入不可逃逸區域,pl-12射!”

一架fc-1率先將兩枚霹靂-12射出去,這類中程空空導彈,往往是先從掛架上拋落下來,半空中點火,然後直接攻向對手。

度高達4馬赫,過載為38g的pl-12,一頭衝向了自己的敵人。緊接著另一架fc-1也搶在這個時候向對手射了一輪共兩枚pl-12,因為已經進入了這個距離內,中距彈最多隻能有兩輪的射機會,因為飛機飛得特別快,所以幾乎是幾分鐘兩邊就能進入視線範圍之內。

主動雷達制導的四枚空空導彈紛紛找到了自己的敵人,當級軍旗攻擊機上的雷達告警器出了尖銳的蜂鳴,尚未現敵人的伊拉克空軍飛行員不由大驚失色。能夠駕駛只有5架的級軍旗攻擊機的伊拉克飛行員,其實都是伊拉克空軍中最棒的一批,可是面對如此大的差距,他們根本無法抵抗。

一架級軍旗和一架米格-23被直接擊落,倒是那位級軍旗的駕駛員運氣很好,被擊中後果斷按下了彈射按鈕,天邊一朵白色的降落傘,緩緩地滑向海面。只是在這片伊拉克勢力尚不及的水域,即便是彈射逃生了,他返回本國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而那架米格-23直接被打爆,可能飛行員被擊中時就已死亡或者失去意識,隨著這架飛機一同墜海。

轉眼間夥伴身殞,極大的刺激了剩下的兩架伊拉克戰機。只不過他們沒有狠地採取任何的報復手段,反而立即轉彎向北方逃去,希望躲過伊朗空軍的追擊。

而這個時候米格-23的駕駛員也特別不講義氣地把自己的戰機開到馬赫2,完全不顧最多隻能到1馬赫的級軍旗,義無反顧地往家裡逃去。

“目標鎖定,射!”

如果對手的抵抗意志強烈一點,往前再衝一段,也許雙方還有機會進入纏鬥,當然在那個時候,fc-1梟龍仍然有著比不管是級軍旗還是米格-23更優越的機動效能和靈活程度。可是現在伊拉克飛行員想也不想就直接掉頭跑路,反而把伊朗空軍的四架戰機僅有的一點威脅給解除掉了。

兩架梟龍也開起高,直衝對手,一架梟龍對上了慢吞吞的級軍旗,飛行員毫無障礙地咬住了這架抱頭亂竄的攻擊機的尾巴,選定pl-9為武器,按下射鈕,一枚pl-9應聲射出,追著級軍旗屁股後面的紅外蹤跡就打了過去。這架級軍旗還想做一個橫滾的動作,只是這麼近的距離上就是pl-9這款導彈的不可逃逸區,這枚格鬥彈猛地擊中了這架攻擊機的後半部,失去了引擎的這架級軍旗冒著黑煙一頭栽下大海。

也不知道是不是此時的彈射座椅出了故障,遲遲見不到這名伊拉克飛行員彈射,只不過紅警飛行員也沒有對他們半點憐憫的意思。

另一架追擊米格-23的梟龍雖然跑得不如米格-23快,但是兩者之間最多就是一個3o公里的間隔,pl-9射程只有15公里,但pl-12a卻表示完全沒有壓力。毫無懸念地,這名梟龍飛行員射了一枚pl-12,米格-23上甚至都沒有裝雷達告警器,直到被擊中才知道自己完蛋了。

這場空戰最終以伊朗空軍的4:o大勝告終,兩架梟龍各自取得兩架擊墜的戰果,反而跟隨掩護的f-4在空戰過程中還想搶功一下,但是完全變作了梟龍的陪襯。

伊朗空軍藉助預警機高效攔截準備帶著飛魚反艦導彈的伊拉克戰機,也極大地激勵了伊朗軍隊的士氣,也讓一部分空軍人員深信與中國進行以fc-1換f-14的生意是有價值的。

只是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只是梟龍披著伊朗戰袍的第一次表演,但很快接二連三梟龍成為了伊朗空軍中的最亮眼明星,幾乎憑一己之力扭轉了伊朗空軍面對伊拉克空軍的頹勢,特別是第二批次12架梟龍抵達伊朗,伊朗人獲得了更多的戰力。

其後,在與伊拉克人進行的四次空戰中,梟龍每一次都參加了,並在zdk-o3預警機的輔助下,連續擊落伊拉克戰機7架,擊傷3架,本方無一損失。梟龍驚人的作戰效率和水平也引起了世界其他各國空軍的關注,特別是與中國有著軍事採購傳統,又急需要更強戰鬥機的巴基斯坦,對於這件事更為上心。

在去年也就是1984年下半年的時候,巴基斯坦空軍中將賈馬爾就曾親赴京師,與兔家探討改進殲-7m,變為使用西方航電、西方動力,機頭兩側進氣,機動性好,航程大,具有一定對地攻擊能力的戰鬥機。

這個時候正值成飛跟英國馬可尼合作的殲-7m戰鬥機成功之際,幾乎全世界所有有野心的飛機制造公司都看到了體格小、價格便宜、戰力有保障的殲-7m會成為大賣的戰鬥機,所以紛紛向兔家表示進一步合作改進殲-7m以適應市場。

成飛經過研究,準備了一個名為“殲-7cp”的方案,但是1985年初的時候,一個名叫齊一鳴的小蝴蝶跳了出來,煽動了幾下翅膀,直接把整個兔家的小廟都用颱風給颳了,其中被颳倒的就包括成飛。

原本成飛的主要工作是不斷改進殲-7系列並用以外貿,順便累積技術為國家開新戰機。可是齊一鳴在三月份就打了一批工程師帶著數卡車的資料、一架殲-1o的樣機,前往了成都。於是成飛除了賺錢的外貿專案還在做,其他精力都投入到了吸收新技術上面去。本來巴方的兩個空軍中校在三月份到成飛考察,結果成飛顧不得再搞什麼殲-7cp,以公司整頓為名把人家擋了回去。

巴基斯坦方面不解,也表示失望,最終沒有到成都去繼續討論專案的進展,而是開始考慮其他問題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前往617廠的巴基斯坦6軍在京師聽說了兔家跟波斯駱駝要搞戰鬥機置換的事情,也第一聽到了fc-1梟龍這款飛機的名頭。當時6軍的人並沒有特別在意,只不過是交代了空軍一聲。

空軍中將賈馬爾大為驚奇,原本他以為對兔家航空工業的進展都是清楚的,卻沒想到中國兄弟居然用自己製造的飛機說動了現在正在打仗的伊朗人,把f-14這樣高階的戰鬥機置換給他們。不過即便如此,賈馬爾也並沒有著急與中方進行接觸,反而是跑到美國去跟美國商討引進其他技術的問題了。

他前腳到美國,美國就開始傳中國要跟美國購買第一批次3o架f-14雄貓戰機,而且也要跟美國在雄貓基礎上進行一次較大程度的升級。賈馬爾跟格魯門打過不少交道,知道這些國防承包商們都是些不見兔子不撒鷹的貨色,如果他們同意與中國人合作,那必然是其中有利可圖的。

也差不多就在這時候,伊朗和伊拉克空軍的空戰開始見諸報端,而這個時候齊一鳴又開始搞三搞四了,他直接通過格魯門的關係,把fc-1的照片傳給了美國的一些大的新聞媒體,甚至還給net送了一段梟龍試飛的錄影帶。於是美國人第一次認知到了,要跟他們買f-14的中國人的科技實力也是不容小覷,他們設計的戰鬥機的戰力看起來比f-16神馬的還要強大一些。

其中這裡還有一點小插曲,格魯門國際分公司的總裁佩萊哈克對中方的fc-1表示出了極大興趣,認為雙方可以在此專案上也進行合作。

齊一鳴當然明白格魯門肚子裡的小九九,混得不太好的格魯門簡直是能摳出一點錢來就算一點,明眼人都看得出中國搞得不到1ooo萬美元的梟龍戰機,戰力比起f-16a\/b要強,價格也僅有f-16的一半左右,其外銷市場將會是絕對一片光明的。

與中國搞f-14的專案足以讓格魯門喘一口氣,起死回生,但如果能跟中國一起搞梟龍的專案,那絕對能讓格魯門再度達起來。

只是齊一鳴的智商是健全的,明明自己全部都能搞出來的東西,只有在他犯神經病的情況下才會允許別人跟著參一腳。所以齊一鳴一面虛與委蛇,向格魯門表達合作可以談,但是一面卻不進行任何實質性的工作,甚至也絕不告訴梟龍是哪一家飛機制造公司生產的。

格魯門也察覺到了齊一鳴並不算多麼熱情,他們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來勸齊一鳴回心轉意。不過這幫節操有限的傢伙又把注意放在fc-1在空戰中大放異彩的pl-12a空空導彈上面。這款導彈體積比不死鳥小得多,射程雖然也縮了一半,但是實戰效能卻只強不弱。

如果能通過齊一鳴搞到這種導彈的技術,轉手生產自己的山寨版,賣給美國,也是一筆好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