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薩芬旅

白麪黑廝

  

..在薩馬拉廣場被擊斃的自然不是真的馬卡舍夫,而是馬卡舍夫找來的替身。原本好出風頭的馬卡舍夫不會錯過在人前露臉的機會的,但他身邊那個白化病人建議他最好不要這麼做,因為近期各種徵兆顯示,軍區有不穩的跡象。

白化病人名叫列奧波德,具體來歷沒人知道,不過馬卡舍夫知道他是導師柯克派駐在自己這裡的專家,不僅極富智計,而且統帥著神祕宮留下的最後一支武裝力量,特種戰鬥旅,一般稱為“薩芬旅”。

列奧波德用特殊的易容技術為馬卡舍夫找了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替身,當然神祕宮的易容跟紅警基地的易容不是一回事,紅警基地的易容實際上就是本來長相的設定,而神祕宮需要本來就形神相似,然後用一些特殊的材料打扮,更像是武俠小說裡那種易容術。

在被叛亂激怒後,馬卡舍夫不僅命令忠於自己的部隊從駐地趕來,攻打作亂的叛軍,而且還請列奧波德出動薩芬旅平叛。讓馬卡舍夫背心涼的是,他一直認為忠誠度還不錯的44坦克師也參與了叛亂,一些t8坦克開上街頭,朝著馬卡舍夫的官邸和政府機關開炮。實際上,參與兵變的俄軍來自各個部隊,並沒有直接受什麼上級的指派,有著層級低的特點。但在馬卡舍夫看來,好像就是所有人都要背棄自己一樣。

不過,也正是因為下級軍官和士兵大面積作亂,使得一些高階軍官在面對兵變時有些畏手畏腳,他們既沒有宣佈加入兵變中,也沒有派兵組織那些作亂的士兵,數個師長、旅長都是按兵不動,靜觀變化。

馬卡舍夫的一聲令下,駐紮在薩馬拉郊外的薩芬旅投入了戰鬥中。薩芬旅跟普通的俄軍部隊很不同,甚至編制在軍事行家看來也奇奇怪怪,很是混亂,但是這不妨礙薩芬旅是一支恐怖的力量。

只是馬卡舍夫沒有分清楚誰是敵友,貿然就讓薩芬旅出動了。而薩芬旅是來自神祕宮的部隊,他們自然繼承了柯克的瘋狂,薩芬旅不會辨認好壞敵友,他們的眼中只有摧毀。

六架外形酷似米24雌鹿的武裝直升機飛臨了第/摩步師的營地頭頂,第/摩步師並沒有大面積參與叛亂,雖然確實有一些人跟著去推翻馬卡舍夫了,但是該師師長還是約束了下屬,沒有做任何事情。現實來看,第/摩步師應該不是敵人。

可薩芬旅的武裝直升機卻不這麼認為,六架直升機抵達攻擊位置後,在7b摩步師完全沒有反應的情況下,射了數枚看起來並不多麼大隻,但效果驚人的導彈。米24可以作為運輸直升機使用,因為有一個寬大的貨艙,而這六架直升機明顯是經過改裝了,它們的艙內改裝成了武器庫,也設定極為先進的武器射系統,直接裝填到直升機的射架上。

武裝直升機射的導彈是一種特效雲爆彈彈頭導彈,僅僅十幾枚攻擊在營地中,就掀起了一片熊熊大火。這些火焰很難被撲滅,而且四處沾染,燃燒帶走了空氣,不少沒有被燒死的人窒息而死。一些士兵舉著槍炮想要反擊,可是他們畢竟是在自己的營地中,在自己的地盤上,不會像在戰場上那樣架設各種防禦性武器,所以抵抗基本無效。

不僅是武裝直升機射特效雲爆彈,就連十幾公里外的薩芬旅火箭炮部隊也在射雲爆彈火箭彈。雖然數量比起中國6軍不差錢地火箭炮覆蓋要少很多,但是這種火箭彈爆炸的威力卻比幾乎任何一種中國6軍火箭彈都要強。僅僅是十幾分鐘的時間,火海徹底吞噬了第/摩步師的營地,數不勝數的士兵死在了大火之中,更有大量的彈藥產生了殉爆導致火情蔓延。

馬卡舍夫聽聞/摩步師近乎被薩芬旅全殲,十分難以置信,有些可惜,但更多的是一種振奮感,他揮舞著雙臂,叫道:“讓薩芬旅推進快一些,我要在黎明前把那些可悲的東西全部殺死”

列奧波德藍色的眼珠中劃過一絲別樣的情緒,笑道:“如您所願。”

他拿起桌上的通訊器,指示道:“音波連和生化人連進入城區吧,殺滅一切抵抗分子,不留活口”

薩芬旅沒有正常的部隊番號,不會出現什麼一營二連之類的字眼,因為功用不同,所以薩芬旅的部隊經常以自己是做什麼的為名,如音波連和生化人連

一群穿著像是救火隊員的薩芬旅士兵,揹著一個看上去笨重的裝置,手中端著一柄明顯比正常ak-47大很多的槍支,他們的移動度不快,也許是裝備的負累。叛變的俄軍士兵們看到這些人很是奇怪,但是也對著他們掃射。可他們的子彈卻很難射穿這些薩芬旅士兵的防護服。

“不行,他們穿的那是防彈衣嗎?”當敵人不能被殺死,一些俄軍士兵出現了恐慌。

“長官,我們要不要撤?”有士兵無法忍受這種恐懼感,向上級彙報。

還沒等那名中尉說是否離開,這時薩芬旅的士兵開火了。準確地說他們開的不是火,因為那槍口射出的實際上是一種特別的音波。這就是薩芬旅音波連,他們裝備的武器能夠射一種讓人類難以接受的音波,不像是中國武警部隊裝備的低音炮等驅散武器,這種音波武器雖然功率不大,但是掃射一片人會造成嚴重不適而失去抵抗能力,如集中攻擊一個人,會造成他內臟破裂死亡。

音波連士兵的防護服,不僅僅是防彈用的,他們頭部也遮得嚴嚴實實,為的就是不被這種音波傷害到自己。

音波在空氣中的傳播是輻射性的,所以音波武器的殺傷範圍效果格外出色,這批音波連的薩芬旅士兵很快就清理出了一個個場區,裡面堆滿了被音波殺死的俄軍士兵。

另一支特殊的部隊是薩芬旅的生化人連,這些生化人如果讓齊一鳴看到了,會大呼這些就是紅警狂獸人。當然兩者並不是完全相同的,但很是相似。柯克在神祕宮搞了很多亂七八糟的試驗,就包括製造一些智商被削弱,但是身體被加強的可怕戰士。他們的身高普遍在兩米以上,基本失去了語言能力,但是能夠聽得懂命令,渾身上下像是猩猩一樣長著毛,他們穿著總重過4o公斤的戰鬥鎧甲,能夠抵擋絕大部分的輕武器攻擊。

這些生化人身體素質十分可怕,在薩馬拉的街區中,生化人輕易地能夠跳上二樓,然後撤下鐵窗,一把將射擊的俄軍從樓上扔下去。他們的臂甲是最為堅固的防禦盾牌,生化人往往用臂甲遮著頭臉,然後衝鋒上前。他們伸手便將恐懼的俄軍士兵撕裂成碎片,也許他們的效率不如音波連,但是他們帶給叛亂俄軍的恐懼是巨大的,不少人都崩潰逃命。

薩芬旅的其他部隊也在碾壓著城外的其他駐軍,即便是如44坦克旅開出了他們的t8坦克想要抵禦薩芬旅的攻擊,但薩芬旅派出的冰牙戰車輕易地將一臺臺t8坦克變成了一地的冰渣。薩芬旅的冰牙戰車數量不多,只有六臺,但是起到的作用恐怕堪比一個坦克旅。

絕望的44坦克師最終選擇了投降,但是很明顯薩芬旅的人對於《日內瓦公約》這種東西沒有任何概念,他們眼中的敵人不存在已投降這個狀態,所以即便在44坦克師的t8上掛起白旗後,薩芬旅的各種反坦克武器也一個勁兒地朝那些坦克身上招呼。

在得知44坦克師也被近乎全殲後,馬卡舍夫終於坐不住了,他是要平叛,並不是要把所有人真的全殺光,畢竟這些軍力也都是他的本錢,他抓著列奧波德道:“夠了,夠了,列奧波德同志,下面交給憲兵隊吧,薩芬旅的同志們辛苦了,我對你們表示感謝。”

白化病人似乎比柯克等人要正常很多,他只是微微一笑,道:“既然司令這樣說,那我就把他們撤回來吧。”

馬卡舍夫有忠於自己的憲兵力量,雖然數量並不多,但是還算比較精銳,叛亂剛生時他不確定憲兵隊還能不能信任,不過這會兒他覺得沒有人敢不服從自己了。薩芬旅接到命令後緩緩撤出戰區,返回位於薩馬拉郊外的營地。而憲兵隊則開始在全城收納俘虜。

憲兵隊在過程中抓到了幾個俄羅斯的特工,經過神祕宮的人審問後,立馬竹筒倒豆子一樣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說明白了。

馬卡舍夫不由大怒,他認為自己表面上對葉利欽還算恭敬,沒想到他居然私下派人過來要推翻自己,“給我全城搜捕,哦不,我要在全管區搜捕那些間諜”

就在這個時候,列奧波德接了一個電話,然後神色古怪地對馬卡舍夫說道:“司令,近衛34師估計不能過來了。”

“哦,現在我們已經控制局面了,他們也不必來了,嗯,到底是什麼事?

列奧波德道:“西伯利亞軍在兩個小時前對我們動了攻擊,秋明州已經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