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 求子

白麪黑廝

  

..“什麼,馬卡舍夫想要用烏拉爾換二十萬俄軍?”齊一鳴正在香山基地的休息室中喝茶,聽到葉瑤子把事情一說,差點一口就噴出來。

齊一鳴放下茶杯,臉色古怪,道:“到底是誰給馬卡舍夫出了這麼一個歪招?”

葉瑤子盯著齊一鳴,問:“先不管他們這一招怎麼想的,揚科夫已經把西伯利亞軍按住不動,兩軍現在於葉卡捷琳堡外對峙,關鍵是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要不要答應馬卡舍夫。”

她站在那兒看著齊一鳴,心中其實亂亂的。一些自己的事情牽絆著她,讓她不能全身心都投注在工作上。

齊一鳴沒注意到這一點,倚在沙中沉思了片刻,才道:“要不要換需要看我們會得到什麼,而馬卡舍夫得到的會不會影響我們的計劃。”

“那二十萬俄軍本來就是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挑出來不怎麼聽話也不堪大用的,原本我們的計劃是將這些人隨手遣散了,本來就是被放棄的資產,而且這些人大多數是因為忠誠測試沒有達標才被放棄的,放在西伯利亞和遠東說不定還會搗亂,自己也不放心,既然如此不如一口氣全部塞給馬卡舍夫。”

齊一鳴皺著眉頭道:“可是馬卡舍夫要的不僅僅是人啊,他開出來的那份武器清單,基本上要搬空一半以上的西伯利亞和遠東軍的武器庫存。”

葉瑤子立即問道:“你稀罕那些蘇制武器嗎?”

齊一鳴啞然,不由笑道:“還真的不在乎,放在那裡還佔地方,早晚也是要被替換掉的東西。”

葉瑤子點頭,又道:“何況,馬卡舍夫同意用6o枚核彈頭以及相關的核載具作為添頭,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資產啊。”

蘇聯那些老式的搭載核彈頭的導彈,齊一鳴還真不怎麼看得上,不過核彈頭卻是他需要的。紅警基地加上國內的核工廠,製造核彈頭的度雖然不慢,但是短時間趕上美蘇並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他收攏了西伯利亞、遠東和哈薩克,就順手將數千枚核彈頭接管了。這些核彈頭基本上等同於現在中國的核武庫。齊一鳴將這些核武器拆解後,分離出核彈頭,然後安裝在本國自己的高效能導彈中。

比如現在海軍現在有十餘艘戰略核潛艇,但裝備的具核彈頭的巨浪2-數量不過四分之一左右,齊一鳴藉著這個機會,將這些核彈頭充實進入自己的核武部隊中。除幾艘o94型核潛艇,其餘的o96型的彈道導彈全部裝備了核彈

齊一鳴也再生產了一些無核彈頭的bb-ia、bb41導彈,裝備了來自蘇聯的核彈頭,分配給了二炮部隊。甚至他還打造了大約1oo枚裝備1萬噸當量的核巡航導彈,型號是空射版的長劍-1o,6枚海基版的1萬噸當量的核巡航導彈,主要配給o96型攻擊核潛艇、神盾巡洋艦和驅逐艦使用。

6o枚核彈頭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對充實中國的核武庫也是有助益的,雖然不如整個烏拉爾地區貴重,但確實也不算輕的籌碼。

齊一鳴略微心驚的是,馬卡舍夫能夠看穿自己到底想要的什麼,齊一鳴對於掌控整個俄羅斯沒有任何興趣,但是卻希望得到更多的土地,西伯利亞的豐富資源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是助益天朝展的重要基礎,馬卡舍夫居然能用土地和核武器來換士兵,讓齊一鳴極為心動難以拒絕,同時也十分心驚。

葉瑤子又道:“一份為期三年的停火協定,而且還要借二十萬全副武裝的士兵,馬卡舍夫的目的不言而喻了,葉利欽惹了他,差點把他弄死,這回他要跟葉利欽攤牌了,這可能是西俄的一次全面內戰啊”

齊一鳴點點頭,但卻微微一笑,手指輕輕拍著沙扶手,道:“打吧,打得越凶越好,烏拉爾山以西怎麼鬧都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只要把北亞給經營好,那就可以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傾向交換啦?”葉瑤子問。

齊一鳴道:“不換是傻子,他要換的兩個東西,軍隊和武器,恰好我都不缺,這一批二十萬人走了,我一點都不心疼,我手裡有2o萬精銳的紅警戰士,就算是馬卡舍夫平了葉利欽回頭來搞我們,他面對的東西也絕不是他能夠解決得了的。”

葉瑤子則道:“根據我們的情報顯示,馬卡舍夫應該是跟柯克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傢伙有什麼聯絡,在薩馬拉事件中,他動用了很多明顯就不是現在科技水平的東西,你真的就這麼自信能夠收拾了他?”

齊一鳴伸出兩個手指,笑道:“其一,所謂的那些時代武器,其實各自都是有侷限性的,而只要我們找到合適的攻擊手段,一樣可以滅掉他們;其二,馬卡舍夫有黑科技武器,難道我們沒有嗎?”

葉瑤子知道齊一鳴這不是自負,實際上就算她也覺得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什麼人能夠擋得住齊一鳴的全力攻擊的。長期與齊一鳴相處,葉瑤子就像是瞭解自己一樣瞭解齊一鳴。這個看上去有的時候可能顯得有些呆氣的男人,真正在做起事來有著極度的認真,而且充滿了活力和鬥志。這當然是很吸引女人的一點特質。

兩人談完了正事,齊一鳴繼續坐在休息室喝茶,卻見到葉瑤子站在那裡愣愣的,居然沒有離開。

“你還有事嗎?”齊一鳴看著她問道。

葉瑤子咬著嘴脣,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但還是鼓了鼓勇氣,道:“我想生個孩子”

齊一鳴這是今天第二次被葉瑤子的訊息弄到快噴了,他不得不再度放下茶,問:“呃,你這是要結婚了嗎,物件是誰啊,我怎麼不清楚?”

葉瑤子臉色有些脹紅,抱怨道:“我整天給你忙前忙後的,哪有時間找什麼物件,局裡那些嚼舌頭的,哪一個不以為我是你的小蜜?”

齊一鳴立即不得不尷尬了,他也只能訕訕地道:“清者自清嘛,誰以後再說這樣無聊的話,我就處分了他。”

葉瑤子低聲用蚊蚋般的音量道:“是的話,倒還好了呢。”

齊一鳴耳力不錯,還是聽到了葉瑤子的聲音,這回連他都臉紅了。葉瑤子認識他開始,本身就是衝著男女關係那邊去的,不過齊一鳴老早就有了女朋友,後來還結了婚生了孩子,現在4歲的臭小子已經開始會打醬油了,而且老婆大人又懷了一個,正在家中養胎,家庭也算幸福美滿。倨新政策,綜合考慮社會情況,計劃生育調整為兩胎。國內經濟條件改善,外加有南洋之類的可以移民的國家,等同國人生存空間擴充套件,所以過於嚴苛的計生政策顯得不合時宜了,全國人大審議通過了修訂版的計生法,確立了這一新規則)

正在齊一鳴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葉瑤子卻突然坐到了他的身上,齊一鳴差點像個小姑娘一樣驚叫出來,葉瑤子一副篤定的模樣,雙手託著齊一鳴的臉,說道:“我都快三十歲了,馬上都是老姑娘了,我現在特別恨那些伯伯爺爺們,於嗎讓我認識你,也許不認識你我已經正常結婚了,說不定跟燕子一樣都有寶寶了。你知道麼,我看到你們倆帶著小願出去玩,心裡有多麼難受麼?

齊一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默默道:“對不起。”

葉瑤子眼中淚珠不停地在打轉,“我不求跟你長相廝守什麼的了,我其實也早看清你是什麼人了,你這個傢伙,其實根本就不會愛女人,也許你愛國家,愛民族都比愛自己的女人更多。燕子傻傻的,看不清這一點,過得很幸福,可是我可不是燕子,我都能看得到。你是天底下最無情的那一個了”

齊一鳴不能否認她說的,他確實從來都沒有體會過那種缺了誰不行的心情,也許是他太過沉迷於自己的種田遊戲,心裡有著太多的事情。他會沉迷於女人的柔情和溫暖,但是卻不會迷戀過深,就算是女人離自己而去,他甚至最多難過一天然後又能自如地做自己的事情了。有的時候,齊一鳴覺得自己確實不適合愛一個人,因為一個人太小,甚至幾個人也太小,他必須愛得更大才行。

葉瑤子光潔滑膩的臉蛋貼在齊一鳴的臉頰上,齊一鳴不想躲避,就聽這個已經不再是那個嬌憨少女的女孩說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知道你是這樣一個王八蛋,卻不能阻止自己愛上你。想要跟你在一起,哪怕就是你的一個打雜的。可是這樣真的不好過,你給我一個寄託好麼,我想要一個孩子,我們的孩子,我要把他養的好好的,不要像你這個王八蛋一樣,根本不會愛什麼人,他會又乖又聰明又漂亮,知道疼自己的老媽,正正常常的,快快樂樂過一輩子

齊一鳴的心絃不知道如何被觸碰了,他有力的臂膀突然圍住了葉瑤子,在美麗的姑娘耳畔道:“我就不搞試管嬰兒那一套了,直接用最健康的方式,讓你做一個母親吧”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選擇,但他確實覺得虧欠葉瑤子良多,希望她能開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