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 俄內戰的爆發

白麪黑廝

  

..揚科夫與馬卡舍夫的和平條約最終簽訂了,西伯利亞共和國用十九個6軍師以及大量的武器裝備,換取17b萬平方公里的烏拉爾山烏拉爾河以東地區,外加6o枚核彈頭。協約同時規定,兩方在三年內不準以任何理由攻打對方,以烏拉爾山烏拉爾河為界,雙方不得跨過半步。

本著西俄羅斯打得越糜爛越好的心思,齊一鳴實際支付給馬卡舍夫的武器裝備絕對不僅僅是裝備十九個6軍師的武器裝備。僅僅是各式蘇制坦克,西伯利亞和遠東就給予了馬卡舍夫過五千輛,包括t54456t6、t2等,倒是最為高階的t8沒有贈送。ak47ak4等制式步槍,也直接給予了馬卡舍夫六十萬支,更不要提隨贈的彈藥。

空軍裝備方面也不含糊,除了蘇2這類飛機並沒有送給馬卡舍夫,米格2i米格2b米格26米格22蘇241蘇26等軍機,幾乎西伯利亞和遠東有的,全部扔給了馬卡舍夫。

敢於把這麼多東西一股腦甩出去,齊一鳴並不是大善心,主要是這些武器本身就不可能在今後被北亞兩國使用,早晚都是要報廢處理的,而且齊一鳴還坐等西俄羅斯內戰打出老毛子腦漿來呢,有這樣煽風點火的機會怎麼可能放棄。

當然抽調了這麼多的西伯利亞軍和遠東軍的武器裝備給馬卡舍夫,這一地區的防衛力量自然就會受到影響,齊一鳴卻並不在乎,他反正已經在遠東建立起了分基地,索性從冷凍空間中召喚出了4個紅警軍團接近五十萬的部隊,開始隱蔽地進駐兩個共和國的重要地區,如果有事就能夠快投入戰鬥中去。

就連馬卡舍夫也沒有想到揚科夫是犯了什麼神經,居然額給予了自己這麼多的武器,不過他自然對此十分興奮和滿足,因為得到了這些他對於葉利欽的復仇計劃才能夠順利展開。

且說俄聯邦安全域性策劃兵變最終失敗後,馬卡舍夫對領地上的情報人員進行了搜捕,使得大批的聯邦安全域性僱員被逮捕然後殺死,普京和尼古拉見機的快,在搜捕之前就匆匆撤離了薩馬拉,他們一路西逃,抵達了西北方城市高爾基後才停下來與組織取得了聯絡。

“這次真的是太想不到了,馬卡舍夫手中居然會有那樣的力量”普京抽著一支雪茄,頗為沉寂,他帶去薩馬拉的大部分同事都已經身殞,只有他和尼古拉兩個人歷經艱險逃了出來。

尼古拉安慰普京道:“我們的軍隊已經出動了,剛才那位情報員不是說,取得了初步的勝利嗎?”

普京手裡捏著的就是戰報,他冷笑一聲道:“這算什麼勝利,用來給那些官僚們看得東西了,充其量叫做僵持,而我們是主攻的一方,僵持就代表著失敗。馬卡舍夫的那支神祕的部隊還沒有出場,如果他們也參與了戰鬥,俄軍能夠贏得了嗎?”

尼古拉其實也多少了解其中情況,他道:“那支部隊應該是馬卡舍夫的殺手鐗,是不會輕易派出去的吧。”

普京搖搖頭道:“也許,但是如果有什麼特別難打的仗,不排除馬卡舍夫會派出這支部隊。而且最新的情報是,馬卡舍夫跟揚科夫達成了協議,用烏拉爾地區交換揚科夫的二十萬大軍,接下來馬卡舍夫將會有過三十萬的部隊以及大量的武器裝備,俄軍現在什麼情況大家都知道,這個新建立的國家到底未來如何,唉,真是讓人憂慮啊。”

尼古拉不由道:“這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的事情,我們原本以為俄軍和西伯利亞軍會兩線夾擊馬卡舍夫,分割他的地盤,可是最終居然是土地換士兵,馬卡舍夫調轉槍頭來對付我們。”

普京言道:“其實一點都不奇怪,對於馬卡舍夫和揚科夫而言,他們最大的敵人還是俄羅斯聯邦,馬卡舍夫要擁兵自重,揚科夫和諾渥茲洛夫要獨立,儘管大家都各有矛盾,但主要敵人是葉利欽,這一點是沒錯的。揚科夫可能不擔心馬卡舍夫,但是擔心所謂名正言順的葉利欽。馬卡舍夫如果真的被消滅了,那麼西伯利亞就直接與聯邦接壤了,可能揚科夫尚未做好全面開展的準備,所以他用這樣的手段驅使馬卡舍夫與葉利欽內鬥。而八成馬卡舍夫就是看穿了這一點,才提出了讓揚科夫無法拒絕的條件的。”

尼古拉嘆道:“恐怕這次交易的最終受益方還會是揚科夫啊,葉利欽和馬卡舍夫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到時候揚科夫卻毫未損,然後領兵攻入,無論是馬卡舍夫和葉利欽都要倒黴。”

“倒也不一定,馬卡舍夫定下了三年的停火和平期,雖然和約本身就是用來撕毀的,但至少也證明馬卡舍夫有一定的信心,在三年內能夠於掉葉利欽,徹底掌握住西俄羅斯地區。同樣,如果揚科夫現馬卡舍夫太過強大,他也不會主動挑起戰事。畢竟西俄羅斯才是這個國家的最精華所在,人口、技術、工業、資源,都匯聚於此,不毛之地再大,也只能給揚科夫提供縱深,想要直接對抗西俄羅斯,還是虛幻啊。”

以尼古拉的身份,他並指導揚科夫實際上是一名戰略局下屬的紅警特工,但他隱隱知道西伯利亞與中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又問普京道:“頭兒,您都沒提葉利欽,難道你認為總統閣下的機會還不如這兩個軍閥大麼?”

普京臉上浮起一個嘲弄的冷笑,道:“親手埋葬了自己國家的無恥敗類,他號稱要學習西方民主,但是現在他自己恐怕都悔青了腸子吧。剛成立的國家杜馬對他的權力掣肘已經明顯,這個沒有腦子的傢伙居然還在公開場合威脅那些杜馬議員。他自稱得了西方的全力支援,市場化、經濟自由化改革會順理成章,可是現在國內的經濟已經差到不能再差了。

大量的國有企業被私有化了,原本幾千億盧布的企業可能百千萬就賣給私人了,而用私有化券換來的那些企業主,可能付出的更少,因為他們可能付出的只是幾塊黑列巴或者一件舊衣服。這些國有企業原本就算是經營差,也總有能夠上交國家的利稅,而現在它們都已經是私人所有了,國家的財政更是舉步維艱。

從西方傳進來的那些東西,都是誅心的啊。他們改變了人們的思維,戕害了人們的信仰,扭曲了我們的歷史,最終讓人們的腦子亂了,這樣才能改天換地,而改天換地之後,人們還是處於那種迷茫和狂亂中,有人還信馬列那一套,有人則追求西方普世,可沒有一個準繩,大家就不能齊心協力。現在的軍隊為什麼亂?還不是因為大家失去了為之所奮鬥的東西,好些人還不知道自己應該效忠的究竟是蘇聯還是俄羅斯。

沒有錢,沒有軍心,內外交困,葉利欽怎麼可能還有機會,他有的不過是一個虛假的大義而已,而這個大義究竟能保留多久,恐怕還有待觀察。”

尼古拉對普京所說的深深認同,這樣看來確實葉利欽對比揚科夫和馬卡舍夫機會要小很多。不管是揚科夫還是馬卡舍夫基本上都是威權獨裁,馬卡舍夫是比較純粹的軍閥統治,而揚科夫則重新鍛造了cp組織,而且領地上的情況要好很多。尼古拉也隱隱聽說過,在東方人們的生活要好非常多,沒有物價飛漲,沒有消費不足。

作為一個內心對於紅色事業有特別追求的人,尼古拉還是比較願意看到揚科夫能夠效仿中國,走出一條社會主義的成功路線的。

馬卡舍夫和俄軍的交戰雖然規模並不是特別大,差不多跟車臣戰爭的規模相仿,俄軍只出動了三四萬人,馬卡舍夫一邊也是差不多。但現在的俄羅斯根本沒有力量進行太大規模的戰爭,所以跟馬卡舍夫開打之後,格拉喬夫不得不叫停了在車臣戰鬥的俄軍。這樣就等於第二次車臣戰爭仍舊以失敗收場了。

杜達耶夫雖然在第二次車臣戰爭中損失了不少力量,但還是保衛住了格羅茲尼,俄軍兩次攻擊格羅茲尼而不破,使得杜達耶夫信心更足,並宣稱格羅茲尼是真主保佑的城市,永不可能被攻破。

自然,杜達耶夫也知道俄軍之所以退兵,是無法支撐兩線的作戰,而明顯馬卡舍夫的力量更大、危害也更大,所以俄軍只能主要對付馬卡舍夫,將杜達耶夫漏了過去。杜達耶夫明白這一點,所以他立即派出了自己的信使前往薩馬拉接洽馬卡舍夫。

杜達耶夫開出了自己的條件,要與馬卡舍夫結盟,攻守相望。馬卡舍夫代表的勢力從此承認車臣共和國的獨立,即便是馬卡舍夫擊敗了葉利欽而掌握俄羅斯,也不得再對車臣有任何非分之想。

馬卡舍夫雖然也是跟他一樣的叛亂分子,但是馬卡舍夫有很強的種族意識和民族主義心理。他看不起車臣人,認為這些人都是懶惰而醜惡的恐怖分子,向他們妥協是白痴一樣的行為,這樣的民族就應該被徹底消滅掉。

所以,馬卡舍夫並沒有搭理杜達耶夫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