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 巴丹吉林

白麪黑廝

  

..齊一鳴開著一輛吉普車一臉無奈地看著副駕駛座上的兒子齊願,這小子今年已經四歲了,不過齊一鳴卻不覺得自己的兒子表現的像是四歲。

“兒子,在車上不要看書,對眼睛不好。”齊一鳴關切地說道,這次是他帶兒子專門出來遊玩,難得的“父子時光”。齊一鳴貴人事忙,現在俄羅斯的內戰還打得火熱,能抽出一點空來陪老婆孩子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四歲的齊願卻頭也不抬的回答道:“老爸,不要拿普通人的標準衡量你兒子我,我不是普通人。”

齊一鳴十分無奈,“小願啊,你就不能像別人家的孩子一樣聽話點麼?”

齊願仍舊頭也不抬,“別人家的孩子?這是一種幾乎近似人的存在吧?別人家的孩子懂事又聽話,別人家的孩子成績特別好,別人家的孩子有領導才能,巴拉巴拉,嘿嘿,老爸,你要不帶個別人家的孩子來我面前晃晃,看看有沒有我好?”

這些話根本就不像一個四歲的小孩能說出來的,齊一鳴更加無奈。他這個兒子早慧的厲害,雖然很多時候還是天真爛漫,但智商和情商都高得嚇人。之前黑科技中心的趙院士還想跟齊一鳴打招呼,把齊願這個“特異生物”帶回中心去研究一下呢,因為這小子三歲的智商已經比他媽高了……

這樣說並不是鄙視江華燕的智商,最起碼江華燕智商沒有拖累中國平均數,但是齊一鳴現在很擔憂,也許到五歲的時候,自己的智商可能就被這個變態小子給越了,作為高智商人士齊一鳴壓力不小。

除了智商出奇的高,齊願還有很多非常特異的本領,比如這個小子能夠看出任何人是否在說謊。這就導致了哄齊願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齊一鳴是沒辦法,後來江華燕自學了一招,那就是泫然欲泣裝難過,雖然齊願八成也知道老媽是在假裝,但是看著大美人老媽掉眼淚的模樣他立即裝乖哄老媽開心了。

就哄女人這一點來說,齊願是很得他爸爸的真傳的,即便是這娃兒現在才四歲。

齊願不喜歡跟同齡的小孩玩,從小也不喜歡玩泥巴、上樹之類的,除非齊一鳴逼著他做一些這個年齡小朋友會做的事情。齊願比較喜歡看電視、看書和上網,是一隻典型的九十年代低齡宅蟲。

因為兒子的不良習慣,齊一鳴很想經常帶他出來感受大自然。就算是兒子特立獨行,其實對於野遊這樣的事情還是喜歡的,即便他不表現出來。也大概只有帶著齊願一起玩的時候,齊一鳴才不會感覺到兒子智商正在高逼近並越自己的壓力。

這次齊一鳴帶著兒子算是出的遠門,他們跑到了巴丹吉林沙漠來,讓兒子體驗一把大漠風情。只是情況有一點出乎齊一鳴的預料。

坐在後座的江華燕指了指窗外,對開車的老公道:“親愛的,衛星導航顯示咱們已經到地方了啊,可是這裡哪裡有沙漠的模樣?”這裡鬱鬱蔥蔥的,分明是一片茂盛的森林,有一些鳥獸在此棲息,甚至與來時寧夏那邊的植被相比也顯得茂盛。

齊一鳴也是覺得納悶,他不得不停下車,開始查探四周的環境,他現這邊的森林似乎有些單調,這些樹都不是特別的高,而且沒有第二種數種,齊一鳴伸手摸了一下這棵樹,然後立即想到了什麼。

“這些是級植物?暈,趙院士還真的把級植物種在沙漠裡了啊”齊一鳴趕緊拿出手中的平板電腦,車載導航並不顯示真實的衛星圖,而他平板電腦裡有軍用級別的衛星照片,而且實時更新。齊一鳴調出圖片來一看,不由有些愣,因為中國四大沙漠之一的巴丹吉林沙漠,此時根本看不到裸露的黃色地標,而是更接近東北林區那樣的一片翠綠。

“都種上級植物了?”級植物的完成大約是跟齊願降生差不多前後的事情,齊願現在四歲了,而黑科技中心居然已經用這麼短的時間完成了一個沙漠的植被化,這讓齊一鳴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齊一鳴也不用給黑科技研究中心那邊打電話,直接用平板電腦連上中心的內網,作為戰略局局長,全國的所有資訊對他來說幾乎是不設限的,黑科技中心的各種科研成果和試驗進展,都會掛在內網上,以供查詢。

資料顯示,巴丹吉林沙漠是大約91年年中完成的植被化,現在已經開始進行經濟化利用了,由於級植物的木質部與普通樹木有差距,所以基本上是當一種天然的塑料製品再用,經過加工後可以變得輕便而耐用,更重要的是生態可迴圈。國家已經投產了數個生產以級植物木質為材料的工廠,主要用來生產替代塑料用品。

後來有人無意中現,雖然級植物木質不能當普通的木材用,但卻同樣可以用來造紙,而且造出來的紙質非常特殊,可以製作試驗用濾紙,也可以製作特殊的磁氣記錄紙,甚至有人還提議用這種紙作為新一版的人民幣鈔票,因為很顯然這樣一來造假幣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然,黑科技中心對級植物的主要期許開始讓其生長到壽命自然死亡,然後快腐爛,製造腐殖層,然後徹底改變沙質。齊一鳴蹲在地上摸了摸地表,雖然已經有一些野草生長出來,但是這種顆粒感很強的土壤,絕對是沒法種植莊稼的,可顯然它也不是單純的沙子,也許真的過一段時間後,這裡能夠出現能供耕種的土壤。

兒子齊願也對這片森林很感興趣,因為這片森林與尋常他見過的森林很不一樣,他又開始不斷地張口問齊一鳴為什麼這裡的森林長成這個樣子。齊一鳴很享受為兒子答疑解惑的過程,因為這樣會讓他覺得自己還是老子。他說的內容其實多少是涉機密的,不過對他的兒子他也不忌憚什麼,因為這小子的存在本身就是個機密。

一些鳥雀和昆蟲已經開始在這片森林安家了,這裡人跡罕至,沒有什麼打擾,森林出現後,一些動物自然而然地就到這裡居住了。不知道一些昆蟲是如何來到這裡的,不過它們顯然對級植物的樹葉並不抗拒,而有了昆蟲,鳥類們就有了食物,便於此安然築巢了。

甚至齊一鳴還現一些老鼠、蛇類甚至草原狼之類的動物也都從草原上遷徙到了樹林之中,一個小小的生態圈就這樣形成了,雖然很脆弱,但是卻不斷地茁壯著自己。看到這一切齊一鳴覺得很心安和振奮,人類終於沒有再單純的掠奪和破壞生態,而為其他的生物創造了一個新的棲息地。

一切都是因為那神奇的級植物,齊一鳴不由想,趙院士解析那艘飛船的一小部分科技,就有如此大的作用,如果能再多解析出一些科技,對於人類社會和文明的推進恐怕將是革命性的。

不知道為什麼,兒子齊願很喜歡級植物,他拉著齊一鳴央求道:“爸爸,我們在家裡後院也種一些這種樹吧,我要在上面建一個樹屋,當我的活動基地。”

齊一鳴不由莞爾一笑,颳了兒子的鼻頭一下,道:“可是你要知道,這種樹壽命特別短,只有十幾年,你的樹屋建在上面,可能維持不了多久。”

誰知齊願卻很大大咧咧地道:“十幾年?夠長啦,我正在不斷長大,估計十幾年後樹屋也容不下我的體型了,再說那時候我都是大人了,還要樹屋於什麼?我自己要建一個級大基地”

齊一鳴笑著揉揉兒子的後腦,道:“行,我回頭找個懂的傢伙,給咱們家後院種一棵這種樹。”

不愧是齊一鳴的崽子,也是腦袋裡有著強烈的基地意識,齊一鳴不清楚未來他的紅警基地是否會能由兒子繼承,不過這些事還很久遠,他現在也沒有必要多考慮。

一場沙漠獵奇旅遊,最終變成了森林踏青,不過一家人還是比較歡樂。

兒子還小,玩累的就在車上睡了,留齊一鳴攬著老婆江華燕在星光下說話

“小瑤懷孕了。”不知道為什麼齊一鳴說了這個話題。

江華燕點點頭,道:“這個我知道。”

齊一鳴更加尷尬了,葉瑤子懷孕了,肚子裡的種是誰的一清二楚,他對老婆自然產生了歉疚感。他絕對不能算是標準的好男人,不僅搞大了下屬的肚子,還養著傑奎琳這個洋妞當情人。

“你也別糾結啦,小瑤當初徵詢過我的意思。”

齊一鳴更驚訝,問:“你怎麼說的?”

江華燕苦笑道:“還能怎麼說,我跟她是好姐妹,她一直就跟在你身邊,名分什麼的都不要啦,普通的男人她也看不上了,難道讓她就這樣孤獨一輩子?我知道你不是尋常的男人,尋常的規則也圈不住你,既然這樣我也不要當那個惡人了。”

這話說得其實多少有那麼幾分不爽,不過齊一鳴也能覺得江華燕似乎真的不是很在意這些,自己這混亂的感情和家庭關係實在讓人糾結,好在江華燕、葉瑤子都是懂事又省心的女人,不會給他搞事惹麻煩,他只能下定決心好好地疼老婆,呃,還有情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