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 亂糟糟的高加索

白麪黑廝

  

..齊一鳴的眼光一直都沒有離開俄羅斯的內戰。經過一個月的時間,雙方打得仍舊是不可開交,馬卡舍夫一方的優勢逐漸因為恐懼被驅逐的葉利欽不斷加碼,而逐漸被消磨掉了。雙方在奧卡河流域和伏爾加河流域兩個戰場都展開了激烈的爭奪,甚至葉利欽不惜將塔曼師這樣的精銳部隊派上戰場,阻擋馬卡舍夫的腳步。

期間馬卡舍夫也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宣佈葉利欽領導的俄羅斯聯邦為不合法的,葉利欽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走狗和傀儡,呼籲俄羅斯人民認清他的真面目。馬卡舍夫甚至還扯出了蘇維埃俄羅斯社會主義共和國這個新旗號,並自認蘇俄的第一主席和p的總書記,看樣子是有心要恢復蘇聯體制了。

不僅如此,他還宣稱西伯利亞、遠東,甚至哈薩克等國都應該重新團結成蘇聯,找回蘇聯級大國的風範和實力。自然,他的這番瘋言瘋語沒有人會理,特別是西伯利亞、遠東等國幕後大老闆是齊一鳴同志的情況下。

於是,俄羅斯戰場上出現了兩個“名正言順”的國家和所屬軍隊,一般稱葉利欽的部隊為“聯邦軍”,而稱馬卡舍夫的軍隊為“蘇俄軍”。聯邦軍的標誌為白邊紅星,而蘇俄軍的標誌為金邊鐮錘紅星。

葉利欽為了打勝仗,也不得不啟用了一些比較年輕、軍銜不高但是很有能力的將校,這些將校受葉利欽的知遇之恩,也十分努力為葉利欽打仗。甚至葉利欽為了提振聯邦俄軍的士氣,還制訂了一切物資向俄軍偏斜的政策,不僅拖欠的工資得到支付,而且大量的緊俏物資都分配給了上戰場的俄軍。這些政策都使得俄軍在戰鬥中有了明顯改觀,特別是一擊就潰這樣的尷尬情形變少了。

針對一些基層指揮員擅自做出不符合上級命令的決定,一些貽誤戰機甚至不聽號令的典型被抓出來,直接在戰場上槍斃並全軍通報批評,而同時頂得住硬仗的軍官在戰鬥後會被立即升官,這也穩定了一些悽惶的俄軍官兵的心。

總之,葉利欽多管齊下,雖然沒有給聯邦俄軍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也扭轉了一定的頹勢,使得在薩拉托夫之敗後,聯邦俄軍與蘇俄軍已經是互有勝負,雙方進入了相對僵持的階段。軍勢上,葉利欽一邊擁有三大軍區六十萬聯邦俄軍,馬卡舍夫雖然只有一個軍區的地盤但坐擁四十萬蘇俄軍,雖然馬卡舍夫要弱一些,但是葉利欽也不敢掉以輕心。

既薩拉托夫之戰後,兩軍又多少進行了一些規模不大的交鋒,大多是實控區邊境的交火,規模很少過團級。蘇俄軍本來想乘勝追擊,但他們的一個機械化步兵師在盲目高向莫斯科突進的6上,被聯邦俄軍截斷了後路和補給,最終苦戰一場後只能投降。

馬卡舍夫也從此看到,聯邦俄軍並非他想象的那樣不堪一擊,所以戰鬥變得更加謹慎起來。紙面上蘇俄軍的實力略弱,不過聯邦俄軍也不僅僅需要面對馬卡舍夫一家“叛軍”。

葉利欽全力對付威脅更大的馬卡舍夫,使得之前跳樑小醜杜達耶夫和他的車臣共和國變得無事可做了。馬卡舍夫和揚科夫做了那一筆驚天的交易之後,西伯利亞供給車臣共和國的武器就停下來了。不過就算如此,杜達耶夫的車臣國民衛隊也已經頗具氣候。

車臣已經建立了四個裝備齊全的機步旅,四個主要以輕步兵為主的步兵旅,而且還有全國大大小小的游擊隊,過十萬人的民兵組織。甚至車臣還具有了自己的空軍部隊,裝備有四十多架戰鬥機和一些其他軍機。

杜達耶夫自信,如果俄軍再來找車臣的麻煩,他會將俄國人拉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由於裡海武器供應線已經廢棄,所以達吉斯坦的重要性就變弱了,而且近期還有一些當地的阿瓦爾人武裝不斷地襲擊駐在達吉斯坦的車臣軍隊,使得杜達耶夫煩不勝煩。他既想要吞併達吉斯坦,但達吉斯坦地方比車臣大,人口也比車臣多,如果真的要戰起來,對於車臣可能是重大損失。杜達耶夫清醒地認識到,他的主要敵人是俄羅斯人,而不是阿爾瓦人,於是杜達耶夫主動與達吉斯坦方面的政權聯絡。

杜達耶夫不知道的是,達吉斯坦政權其實已經被齊一鳴所滲透了,而不斷襲擊車臣軍隊的游擊隊,實際上也主要是由齊一鳴派出的紅警戰士完成的。杜達耶夫與達吉斯坦方面進行了一次會談,約定車臣可以撤出達吉斯坦,但前提是達吉斯坦必須跟車臣一樣宣佈獨立,而且與車臣達成軍事同盟協議,共同對抗俄羅斯聯邦。

齊一鳴其實早就有了這樣的打算,不僅僅在達吉斯坦,在卡巴爾達-巴爾卡爾共和國、卡拉恰伊-切爾克斯共和國、北奧塞梯河蘭共和國等國,齊一鳴都派出了紅警間諜和武裝力量,並吸收了當地的一些極端武裝,慢慢形成了一股股能夠左右局勢的政治力量。

北高加索地區已經是一片烽煙,處處都是衝突。除了車臣和俄羅斯的爭鬥,其實在南奧塞梯地區也並不平靜。在19uu年喬治亞開始選擇從蘇聯獨立時,南奧塞梯的地方政權和議會就表現出了不支援的態度,在喬治亞獨立後,南奧塞梯又表現出要跟中央走的“分離主義”。喬治亞為了遏制這股分裂情緒,派出了大量軍警鎮壓,軍警與當地百姓爆了衝突,造成了大量死傷。

1991年年底,喬治亞和南奧塞梯的衝突逐漸擴大,造成了約1o6人的死亡,十萬名南奧塞梯人逃離家園,其中大部分的人進入了北奧塞梯。19年1月,南奧塞梯舉行全民公投,公投結果顯示,絕大多數南奧塞梯居民支援獨立。

2月份,齊一鳴控制的北奧塞梯武裝派系“神聖奧賽梯同盟”領袖加布羅夫突襲了當地由蘇聯時期過渡來的政權,宣佈獨立。不僅如此,加布羅夫還宣稱,他致力於建立一個統一的奧賽梯人的國家,南奧塞梯生了的慘案讓他寢食難安並無比憤慨,北奧塞梯的同胞將會盡一切可能幫助南奧塞梯擊敗“侵略者”。

加布羅夫的宣言也引起了一些南奧塞梯人的支援,他的武裝也以驚人的度壯大著。在兩俄交戰無暇南顧之際,加布羅夫率領神聖奧賽梯同盟返過高加索山,南下南奧塞梯,突襲了重鎮茨欣瓦利,並擊斃了喬治亞軍警上百人,正式打響了奧賽梯統一戰爭。

整個高加索地區跟中了魔咒一樣,車臣獨立了、達吉斯坦獨立了,南北奧塞梯也要獨立,甚至印古什共和國內也不斷地爆出獨立分子跟不想獨立的政府之間的衝突。更絕的還有,卡巴爾達-巴爾卡爾共和國和卡拉恰伊-切爾克斯共和國境內,莫名出現了一種合併風潮,有人呼籲將兩個共和國合併成一個共和國。他們的理由是,卡巴爾達人、巴爾卡爾人、卡拉恰伊人和切爾克斯人,宗教上都是類似的遜尼派穆斯林,語言上也基本通行高加索和突厥語系,生活習慣上也比較相似,更有著長久的歷史淵源,為了更好的生存和展,應該合併為一個卡巴卡切共和國……

這麼不靠譜的設想當然是偉大設計師齊一鳴同志想出來的,雖然看上去很荒謬,但是真的提出來以後,確實得到了幾個當地民族的支援。俄羅斯現在怎麼一個敗家模樣大家都看到了,而且之後俄羅斯誰做主還不好說,但能肯定的是,俄族人絕對不會對北高加索地區的這些少數民族有什麼好心思,不是民族同化,就是讓他們顛沛流離,也許建立一個新的國家真的比較合適。

不僅僅是還屬於俄羅斯聯邦的加盟共和國鬧,已經獨立出去的幾國也是各有各家難唸的經。喬治亞就有南奧塞梯、阿布哈茲、阿扎爾三個有分離傾向的地區;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之間的兩塊飛地納西切萬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爭議也似乎有向武力解決路線展的跡象。

陡然之間,高加索南北似乎成為了世界上最動盪不安的地區之一。而罪魁禍齊一鳴卻十分滿足於自己的成果,高加索地區本身就是各種民族分立,甚至各自還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歷史上的齟齬也多,幾乎一個火星就能點著。他並不希望把這裡都搞亂,但這時候搞亂高加索地區,也是給俄羅斯添麻煩的舉動。

俄羅斯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不止北高加索這一帶,伏爾加河中游還有韃靼、楚瓦什、馬裡埃爾、巴什基爾、莫爾多瓦、烏德穆爾特等一眾有分離傾向的加盟共和國,這些地區與北高加索地區最主要的不同是這裡雖然有大量少數民族,但佔多數的還是俄族人。

另外阻擋這些地區走向獨立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他們基本都在馬卡舍夫的控制之下,而馬卡舍夫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他不可能讓這些地區從俄羅斯分裂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