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 薩芬旅再上陣

白麪黑廝

  

..好大喜功的馬卡舍夫對簡陋的薩馬拉辦公室頗為不滿,他舉著一杯伏特加,頗為憧憬地道:“真的想早一日坐在克里姆林宮內喝酒啊,那一定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已經是馬卡舍夫的左右手的白化病人列奧波德微笑道:“其實我們一直掌握著勝利的王牌,只不過您不願意冒風險打出去而已。”

馬卡舍夫抬頭看著列奧波德,道:“你是說薩芬旅嗎?”

列奧波德點頭道:“薩馬拉事件那天,薩芬旅的表現有目共睹,兩個師的軍隊近乎被薩芬旅全殲,在這片土地上沒有人能夠阻擋薩芬旅前進和勝利的腳步,只要用一定的部隊為薩芬旅進行掩護和遮蔽,走北線我們可以直接攻克莫斯科,那個時候司令您想怎麼在克里姆林宮喝酒都行。”

馬卡舍夫已經自封為蘇俄的第一主席,但一般人都習慣稱他為司令。聽了列奧波德的話,馬卡舍夫微微遲疑,列奧波德也很明白他為什麼會猶豫。薩馬拉事件中如果不是薩芬旅就在他的手中,估計馬卡舍夫就被打死了,缺乏安全感的馬卡舍夫把薩芬旅當成自己的護身符,不想輕易派出去作戰。

於是列奧波德清了清嗓子,他淡藍色的眼瞳微微亮了一下,道:“對於軍隊內的整理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而且近衛34師已經回撥薩馬拉,這支部隊是絕對忠於司令您的,而且戰鬥力不是尋常的不部隊可以比得上的,再加上您打造的憲兵旅,薩馬拉可謂是固若金湯。薩芬旅是一隻獅子,但困在籠子裡的獅子還不如一隻貓,您說是嗎?”

馬卡舍夫有些迷迷糊糊的,他灌了幾口伏特加,就大聲道:“列奧波德你說的很對,我明明有最鋒利的劍,卻捨不得用,跟自己沒有這把劍有什麼區別?哼哼,我們已經跟葉利欽那個白痴僵持了三個月,我的耐性也差不多了,命令北線的五個師全力支援薩芬旅的突破,我要讓葉利欽的匪軍灰飛煙滅”

“是,我的司令”列奧波德嘴角露出一絲不可察覺的微笑。

待列奧波德轉身離開馬卡舍夫的辦公室,馬卡舍夫又繼續享受白天的伏特加,他打了一個酒嗝,目光有些迷離,喃喃說道:“誒,我剛才跟列奧波德說了些什麼?算了,不管啦,這個怪胎自然會幫我搞好這些事情的,繼續喝酒吧

如列奧波德所料,薩芬旅的加入徹底改變了兩俄內戰的局勢。

聯邦俄軍為了抵擋蘇俄軍,在穆羅姆、維克薩、拉贊等地構築了嚴密的防線,不僅如此他們還使用炮兵、空軍等力量,在蘇俄軍一動進攻的時候,就猛烈打擊前進的蘇俄軍,這使得蘇俄軍想要突破任一一道聯邦俄軍的防線,都變得極為困難,損失會出馬卡舍夫的接受能力。

但當薩芬旅擔任主攻後,原本固若金湯的聯邦俄軍防線,反而像是一張魯縞一樣可以被輕易穿破。

在偵察現蘇俄軍又一次動了大舉進攻後,聯邦俄軍空軍出動了十幾架攻擊機在戰鬥機的護航下,對突進的蘇俄裝甲部隊進行打擊。不過這些聯邦俄軍戰機一起飛就遇到了大麻煩。

“隊長,沒有訊號,雷達也都是一片雪花,我們應該是被電磁於擾了,而且,這個於擾好強”可是就連長機僚機之間的通訊都沒法進行了,飛行員只能靠打手勢交流。

“該死的,敵人是如何得到這麼強的電磁於擾武器的?”蘇聯在電子工業上一直不是特別進步,俄軍的電子戰飛機也都相當有限,可是今天他們遇到的情況讓他們大為抓頭,沒有地面的導航,沒有通訊,雷達不能現敵人,這樣的飛機跟二戰時候也沒啥分別了。

這自然是薩芬旅搞的鬼,薩芬旅並不是一支單純的6軍部隊,也有著自己的空中力量,對付戰鬥機之類也很有辦法。搭配著電磁於擾一起出現的是薩芬旅的一種小型自殺式無人機。這種無人機能夠由後方操控,因為體積只有一人大小,所以普通飛機很難攻擊它。這種無人機飛行十分靈活,可以被操控著直接一頭扎進敵機的引擎噴口中,然後爆炸燬掉敵機,最高度也在6馬赫之上。有人認為應該把這種武器當作智慧導彈,不過不管他是什麼,這種武器對於任何飛機都是極其危險的。

在聯邦俄軍戰機陷入窘境時,數架這種自殺無人機接近了俄軍飛機,有的飛行員現了它們,想要躲避並通知隊友,但是因為通訊故障根本無法完成。自殺無人機快跟住聯邦俄軍的軍機,從前端射一種手雷大小的炸彈,因為距離很近,而且具有磁性,可以直接附著在敵機身上。之後由後方控制者直接起爆,這樣的爆炸會對機體造成重大的傷害,特別是對引擎這樣的重要部件。更加倒黴的是那種附著在武器上的,可能造成掛載的導彈、炸彈同時殉爆,釀成大禍。

射完這些磁性炸彈後,自殺無人機才會化身導彈撞擊剩餘沒有被摧毀的俄軍機。這麼折騰十幾分鍾,聯邦俄軍的所有飛機都被這些自殺無人機給擊落

失去了空中優勢,聯邦俄軍的防線更加吃緊,特別是蘇俄軍也有空軍,多架米格22蘇26攜帶著對地武器轟炸了俄軍的防線,雖然俄軍用地對空導彈進行反擊也取得了一定戰果,但很快薩芬旅帶著大片的蘇俄軍裝甲部隊一擁而上,淹沒了聯邦俄軍的防線。

那些原本看上去十分堅固的防禦工事原本是蘇俄軍最為頭疼的東西之一,這裡可能有重機槍、ppe刂反坦克導彈,雖然坦克的直射火力對其有一定的威脅,但對於坦克的威脅更大。不過今天這些工事碉堡遇到了剋星。

薩芬旅的主要裝甲部隊與尋常蘇俄軍大異,除了射冰凍射線的冰牙戰車之外,薩芬旅這次還帶來了大量的重型坦克。這種重型坦克的作戰重量在8-2o噸,分為多個型號,有的直接裝一門2mr勺級重炮,高爆彈頭甚至可以造成方圓一公里的東西被震波摧毀。而有的則像多管火箭炮一樣裝了大量的導彈,這些個頭不大的小型導彈十分精準,而且戰鬥部也極為詭異,薩芬旅是不忌憚使用生化武器的,所以很可能裡面裝了不知道是什麼的毒藥。

更何況冰牙戰車使用的冰凍射線,不管打在什麼上頭,都會將其冰凍,就算是普通的重機槍子彈,也能夠讓一個冰塊粉碎。擁有過時代戰力的薩芬旅突擊能力已經出了聯邦俄軍的想象,就算他們想要堅守頑抗,卻只能作為炮灰被薩芬旅埋葬。

不過薩芬旅雖然突防能力強大,但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無論是重型坦克還是冰牙戰車,其機動能力實在是慘不忍睹,完全拖累了其他蘇俄軍的裝甲部隊,而且薩芬旅攻擊完一次需要比較長時間進行調整和重灌,所以持續作戰能力比較低下。

但這都不是問題了,防線已經被薩芬旅攻破了一個缺口,蘇俄軍便可以蜂擁而入,失去防線作為憑藉,又被薩芬旅搞得心驚肉跳的聯邦俄軍雖然組織了一些小規模的抵抗,但是都沒法拖住蘇俄軍的腳步,蘇俄軍用了一日的功夫,突進上百公里,直到莫斯科以東的奧列霍沃-祖耶沃才被聯邦俄軍近衛第二師塔曼師和第四師給擋在了莫斯科防線之外。

葉利欽乍聞蘇俄軍竟然一日進展如此迅,已經攻到了距離莫斯科不足一百公里的地方,不由大驚,甚至一些國家杜馬議員和政府官員開始向他建言,立即放棄莫斯科,將聯邦政府轉移到其他地方,以躲避危險。

葉利欽自然也怕死,但他更怕失去權力,如果就這樣撤出莫斯科,恐怕他就會被釘在恥辱柱上,一輩子都沒有翻身的機會了。他必須留在莫斯科,打敗來犯的蘇俄軍,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與此同時,葉利欽急調各地的聯邦俄軍回莫斯科“勤王”,別的地方他已經不能在乎了莫斯科要是被攻陷,那基本上他就完了,聯邦俄軍會丟掉才建立起來的士氣,那些牆頭草們肯定立馬改換門庭,投身到馬卡舍夫那一邊了。

倉促之間,葉利欽集結了大約二十來萬聯邦俄軍佈防莫斯科,而這必然造成了一些地區的防守空虛,蘇俄軍不斷地進擊,將大片地區控制在手中,而那些沒來得及撤退或者轉進莫斯科的聯邦俄軍則最終投降並“解放”成蘇俄軍。

一場決定兩俄內戰結局的重要戰役就要爆,馬卡舍夫也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攻克莫斯科,他將一切可以抽調的兵力投入莫斯科戰場,既二戰衛國戰爭之後,俄羅斯土地上再沒有生過如今這般,雙方投入幾十萬兵力爭奪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