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 給車臣“一點”顏色瞧瞧

白麪黑廝

  

..蘇俄軍突然攻到了莫斯科,讓全世界都是一地碎掉的眼鏡片。這也促使了很多投機者在這個時候認為應該是買定離手的時候了,有不少俄羅斯地方官員開始向蘇俄軍獻媚討好,也有一些人懷著不同的心思來接洽蘇俄軍。

其中就包括了已經自立的車臣共和國。

車臣特使得到了一個機會面見蘇俄軍司令馬卡舍夫的左右手列奧波德,這位車臣特使原先其實就是一所小學校長而已,在獨立運動中跟對了主子就平步青雲,坐到了車臣外交部高官的位置上。而這位特使處處都講究自己的氣派和場面,不能弱了自己一國外交官的氣場,但其實他對真正的外交一竅不通,顯得倨傲而失禮。

“顯而易見,車臣共和國和蘇俄有著共同的敵人,那就是葉利欽,他不尊重民族自決的權力,以及視我們車臣人為草芥,連續動了兩次戰爭,但英勇的車臣人已經向他們證明了,車臣不是那麼容易被征服的”

列奧波德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小丑,白化病人很想問,如果車臣不容易被政府,那麼車臣怎麼會被蘇聯統治了幾十年,被俄羅斯人統治了幾個世紀。

“杜達耶夫總統讓我向蘇俄第一主席馬卡舍夫先生傳達,車臣欣然看到一個新的國家出現在我們的北方,也樂意於幫助馬卡舍夫主席擊敗可恥的葉利欽和他的聯邦軍隊。車臣應該和蘇俄一道展友好的雙邊關係,做世代友好的鄰國。”特使如此說著,但是他說的卻不那麼令人相信,因為明顯他自己覺得這話都相當肉麻,而且貌似這位特使跟不少車臣人一樣十分厭惡俄羅斯。

列奧波德終於開口了,他的那種慘白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慢著,在說別的問題之前,我認為車臣應該先正視一個現實,那就是車臣從來沒有被任何一個正常國家承認過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而我們蘇維埃俄國的固有觀點是,車臣是我蘇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車臣在進行獨立運動的過程中,對於當地的俄族以及其他族裔的破壞是非人道的,我方表示強烈譴責,並敦促車臣立即改正錯誤。”

車臣共和國獨立以後,確實對於境內的俄族人進行了迫害,有過十萬俄族人不得不北逃到了斯塔夫羅波爾,兩次車臣戰爭中間,因為擔憂一些俄族人幫助聯邦俄軍侵犯車臣,甚至杜達耶夫還祕密授權了幾次對俄族人的屠殺,有上萬的俄族人死在了車臣。這件事情做的不算特別隱祕,所以還是傳出來了,不過車臣正在被封鎖中,證據不足,很多人都當是假的。

列奧波德的言論激怒了那個小學校長出身的車臣特使,他暴怒地拍著桌子,大聲道:“車臣的存在不會因為你們的無視而消失,我們帶著誠意和善意而來,卻受到了如此下場,果然俄羅斯人都是不能信任的畜生,真主會懲罰你們的”

列奧波德懶得跟這個妄人繼續交談,一揮手叫人把這個車臣特使趕出去,自己則施施然去到馬卡舍夫的辦公室面見這位第一主席了。

大致將剛才生了什麼告訴了馬卡舍夫,列奧波德自己評價道:“司令,看來有些人已經不知天高地厚了啊,他們已經不把我們當成一個強大國家,而是一個予取予求的軟蛋。”

馬卡舍夫停了手邊的酒杯,醉醺醺的眼睛裡看不到什麼清明,他大著舌頭道:“都是一幫混球,俄羅斯母親的榮光是不容玷汙的”

列奧波德點頭附和道:“為了俄羅斯祖國”aruia)

口號點燃了馬卡舍夫,他忘情的揮舞著粗壯的胳膊,像是一隻毛熊一樣,“列奧波德,給那些忘了我們到底有多麼強大的跳樑小醜一點顏色瞧瞧,他們已經跳到我們的鼻子上了,我要把他們全都揍扁”

列奧波德微微躬身,微笑道:“司令交給我好了。”

馬卡舍夫點頭道:“你辦事,我放心”

列奧波德離開了辦公室,留馬卡舍夫繼續坐在裡面喝酒。

司令的辦公室門口坐著的是一名頗為靚麗的軍裝女祕書,列奧波德停下了腳步,問那女祕書道:“司令已經這樣子喝了多少天酒了?”

女祕書立即回答道:“二十九天了,參謀長。”

列奧波德笑容更大了,點點頭自語道:“還有一天了嗎?”

女祕書不清楚列奧波德什麼意思,但是她絕對不會擅自詢問,這段日子馬卡舍夫基本上已經不理事了,蘇俄軍的大小事務都是這位有白化病的參謀長在做的,她絕對不會想要得罪他。

列奧波德不再搭理那女祕書,昂闊步離開這裡,很快他來到了一處光線晦暗,像是作戰指揮室的地方,列奧波德走進門就張口道:“啟動作戰指令m2bhqo”

整個作戰指揮室的人都是一震,有人當即詢問道:“啟動密碼需求中。”

“6ob彼得一世。攻擊座標,43。19′54″n45。3′41″b”

“作戰行動指令已確定”

作戰指揮室中的兩個人從脖子上取下了一個鑰匙,互相對視了一眼,插在了一臺笨重的裝置上面,兩人同時轉動鑰匙,旁邊坐著的一名軍官面前的紅色按鈕變亮,顯示處於可動狀態。

軍官將座標輸入了系統中,臉上已經有了一些汗水,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一生中將會真實地做這樣一件事——射一枚核彈,而且攻擊的目標是一座城市。而這名軍官還知道,他們即將射的這枚核彈,是六十年代赫魯曉夫在新地島引爆的那顆氫彈大伊萬(v的後繼展型號。大伊萬是世界上引爆過當量最大的氫彈,有66萬噸tnt當量。而他們即將射的這一枚雖然當量上減到了4o6噸,但是破壞力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可怖的是,他們是要對車臣府格羅茲尼射這枚核彈

搭載這枚核彈的彈道導彈也不是常見的版本,是神祕宮專門為了這可怕的大當量核彈而打造的導彈,代號“大毀滅者”。一般大當量核彈都由轟炸機攜帶投放,因為普通的導彈根本載不起這麼重的戰鬥部。全蘇聯在全盛時期一共打造了三枚這樣的導彈和核彈,為的就是將來核大戰爆後,能夠徹底性毀滅美國的大都市。只是誰也想不到,今天這個武器居然用在了蘇聯自己的城市身上。

這三枚大毀滅者一枚落在了葉利欽的手上,他也壓根沒關注,一枚在諾渥茲洛夫手中,現在早已被齊一鳴起出,進行了改進作為了自己的鎮國神器,最後一枚就是落在了馬卡舍夫手中。馬卡舍夫交給了揚科夫6o枚核彈頭,但是就不包括這一枚大毀滅者。

在加固射井中的導彈應聲而出,大毀滅者的射程可達一萬公里,算不上最長的洲際彈道導彈,但是從蘇聯本土打美國綽綽有餘。現在是國內打國內,這麼長的射程反而浪費了。

車臣的那名外交特使想不到,他今天是遇到所謂的“一言不合拔劍相向”的究極版本了,他還吵嚷著要給蘇俄一點顏色瞧瞧的時候,蘇俄反而要對他們執行滅絕計劃了。

正常來說,沒有人能夠做出這樣的決斷。可是現在的俄羅斯是一團亂麻,被各種野心者和瘋子控制著。列奧波德出身神祕宮,平時看上去彬彬有禮,也就是一個正常的白化病人,但你能指望神祕宮出來的人都是正常人?馬卡舍夫本身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犯下的罪行也絕不算少。而且現在的馬卡舍夫落入了列奧波德和柯克的算計當中,蘇俄現在也就是名義上由馬卡舍夫統帥,而真正的權力已經被神祕宮派系攫取。

大毀滅者呼嘯著拔地而起,然後衝出了大氣層,第一時間齊一鳴設定的紅警基地導彈預警系統就警鈴大作,齊一鳴正在睡覺,立即被吵醒,帶著驚詫打開了監控系統。

“根據彈道計算,導彈的落點應該位於北高加索地區。”主控電腦機械電子聲說道,這讓齊一鳴略微鬆了一口氣,不過也讓他更好奇。

“馬卡舍夫沒事朝著北高加索射彈道導彈做什麼?能夠判斷這是什麼型號的導彈麼?”

“經偵察衛星拍攝取樣,判定型號為‘大毀滅者,的可能性最大。”

齊一鳴蹭的一下站起來了,“大毀滅者,沒有搞錯?”不久之前他還專程去看了一眼蘇聯搞的這個大號的煙花爆竹,那時候還摸著自己小心肝說還好沒有人真的用這東西打仗,沒想到一語成讖,竟然今天真的有人拿這東西打仗了。

“我的天,按照這東西當量和破壞性,恐怕整個車臣都要被夷為平地,高加索地區將受到極大的核輻射威脅,甚至我國的新疆地區也可能遭到輻射的影響。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可能被危及的區域進入最高的防輻射狀態,紅警輻射洗消部隊立刻出動……這可真是個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