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 應對之策

白麪黑廝

  

..京師隱祕的療養別墅中,齊一鳴見到了久違的大長老。在大長老面前,齊一鳴還是很乖順的,特別是兩人還算是一家人,大長老的政治遺產基本上是由他繼承的,所以更為親近一些。

大長老點著一根香菸,手邊放著一杯濃茶,坐在很顯樸素的布沙裡,頗為嚴肅地問道:“你有把握麼?這次可不是小打小鬧了,你要跨過大半個歐亞大6,一直打到歐洲去啊,而且對手是那個曾經讓我們挖洞積糧的國家,勝算如何?”

齊一鳴坐得比較恭謹,只有半個屁股落在凳子上,他道:“現在的俄羅斯跟當年的蘇聯是兩回事了,且不說西伯利亞和遠東現在是我們一邊的,單西俄羅斯的力量不及當年蘇聯十分之一,再者說現在俄羅斯已經混亂得不成樣子了。蘇俄在北高加索扔了氫彈,作為俄羅斯糧倉的伏爾加河流域的農作物今年因為輻射影響不說基本全毀,也損失慘重。俄羅斯的經濟已經凋敝到生民悽慘的地步了,而且現在他們還沒法回覆生產和秩序,只能一個勁兒地打內戰。

葉利欽基本上玩了,他到了聖彼得堡去,他在俄羅斯的號召力馬上就會跌至冰點。而馬卡舍夫公然用核武器攻擊少數民族,激起了俄羅斯人不論俄族還是少數民族的憤怒,他也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我怎麼瞧蘇俄,都覺得裡面有問題,留著這樣的一個政權在世界上,恐怕不是一件好事,趁他病要他命,是最好的選擇了。”

大長老吐了一個菸圈,然後點了點頭,悠然問道:“你打算用多少兵力,想過會花多少錢麼?”

這個也是大長老最擔憂的事情,現在天朝軍隊也算是家大業大,前年年底打海灣戰爭,那是有幾個海灣國家出的軍費墊在那裡,所以財政的壓力並不大,但是這一次要打俄羅斯,那肯定是另一回事了。雖然現在國家軍費也有2oo億人民幣的軍費,不過花費上反而沒有前兩年那麼寬裕,各種裝備兵器現在都開始了統一採購,不再是齊一鳴免費提供了,人事費用最近也隨著社會展漲了一些,所以要打仗肯定是要開特別經費的。

齊一鳴回答道:“這次出戰的主力還是戰略局這邊的力量,大概會拆解空軍一部分力量,以及海軍一部分力量,但地面部隊將由我這邊2o萬6軍擔綱。經費上的問題,之前為了這事兒國防部編了一個6o億的特別預算,而且我這邊也會負擔一部分,能控制在三個月內解決問題的話,將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財政負擔。”

齊一鳴又頗為狡黠地道:“而且我們這次是打到西俄羅斯,最大的回報是打出來我們北面至少二十年的平靜,讓俄羅斯在至少半個世紀內不可能再做回軍事大國,另外,去俄羅斯就算是旅遊,也多少要帶回點紀念品,您老說是不是啊?”

大長老被齊一鳴逗樂了,點著他笑罵道:“你啊你,現在真是貪心不足啊,遠東的大片森林拿下來了,西伯利亞平原的耕地拿下來了,後來還換到了秋明這個級油田,真不知道你是要得到多少東西才會滿足,或者說地球這個小池塘是不是不夠你這條大鯊魚撲騰的。”

齊一鳴也打趣道:“真要不夠了,我就換塊地方折騰。”

兩人玩笑開過,大長老又問他:“你主要用你戰略局那邊的力量,我也不需擔憂太多。但如果馬卡舍夫真要被你打得狂了,像之前那樣用核彈攻擊我們怎麼搞?”

齊一鳴也嚴肅了一些,道:“我們這邊已經做好了應對之策,蘇聯解體之後,各個加盟共和國幾乎都多少分到了核彈頭,處於我們控制下的遠東、西伯利亞和哈薩克,就握有總數過一萬兩千枚核彈頭,我們又通過跟馬卡舍夫交換以及一些其他途徑,得到了總數約6萬枚的蘇聯核彈頭。這已經過了蘇聯遺產的百分之六十,而且這些核武器經過拆解、檢查和延壽後,大部分裝備在了我國的核載具上。現在我國的核武庫已經擁有過2-萬枚核彈頭,已經過美國名義上的9萬枚,成為世界上第一核大國了。

俄羅斯現有的核彈頭大部分還是掌握在葉利欽手中的,不過由於缺乏資金以及監管不善,我們的情報單位判斷大約已經有2%勺俄羅斯核武器失去了戰鬥力,而且更加令人揪心的是,一些核武器甚至可能被有心人士購得,轉移到了別的國家,形成對世界安全的嚴重威脅,局裡正在追查這件事情,我們不會坐視任何一枚不受控制的核彈頭流落在外的。

馬卡舍夫在交換協議的時候,轉移給了我們五百枚核彈頭,他自己其實手中數量也不會過一千枚了,而葉利欽那邊滿打滿算,戰術核彈頭加戰略核彈頭,加起來可能也就是四千之數,這些是差不多能用的。基本上來說,俄羅斯的北海艦隊和黑海艦隊的海基核力量對我們沒有威脅,這都是甕中之鱉,有必要刻意輕易將他們毀掉。

威脅比較大的是俄羅斯的戰略空軍和戰略火箭軍,兩俄加起來大約能夠湊出一千枚能用6-1i6-17、624等彈道導彈,看上去規模很大,但是考慮到俄軍戰略部隊現在的糜爛,威脅程度我認為會降到比我們想象的要低的程度。至於空基的戰略核武器,相對來說比較容易防禦,因為兩俄根本不存在能夠讓我們現不了和打不下來的轟炸機。

即便是彈道導彈,以我們建立的導彈預警和監視系統,再加上密佈於全國和附屬國的反彈道導彈武器,即便是兩俄動的是全面性的核打擊,我們也有阻擋的能力。更何況,主動的防禦並不是我們的最好選擇,一旦我們開始對俄作戰,我們的特戰隊員,將會立即出動,解除俄軍的核武裝,俄軍的固定射井、火箭軍基地之類的設施,將是我們第一輪打擊的目標。

而且,為了中斷可授權使用核武的敵只會高層命令射核武器,我們會採用最高階的通訊阻礙技術,迫使直接射核武器的俄軍得不到他們等的授權,而無法擅自使用核武器,最終則我們可以最大限度上減少在核攻擊時,俄軍射核武器的數量,以降低我們的攔截難度。”

大長老聽後不住點頭,道:“你能夠想到這麼多就很好,我其實也不太相信俄軍敢對我們用原子彈的,畢竟我們不是車臣,但這確實不能不防。那個葉利欽沒有種,不必太擔心,倒是這個馬卡舍夫透著一股子邪氣,如果可能,先把這個人除了,剪掉蘇俄軍的核武能力,自己也是放心。

哼哼,就算實在不行,咱們也不怕真的打一場核大戰,你說了,咱們現在有兩萬多件核武器,夠毀滅地球幾次的了,毀掉俄羅斯也不過舉手之勞,他們不識相的話,我們就毀掉他們好了”

齊一鳴跟著賠笑幾聲,他分不太出來大長老這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大長老快九十歲了,有的時候跟普通老人一樣有特有的偏執,從上一屆他其實就不太管事了,主要是過問一下重大的經濟改革,國外的戰略佈局他基本不太問。

其實齊一鳴比大長老要怕得多,這場仗不打也成,但齊一鳴很擔憂不打,真的讓馬卡舍夫拿到了全西俄羅斯,對於他已經確立的新北亞和中亞秩序可能形成挑戰。而馬卡舍夫顯然是得到了神祕宮的支援,他能夠這麼快打得聯邦俄軍聞風喪膽,跟那支神祕而特殊的薩芬旅有分不開的關係。如果神祕宮藉著馬卡舍夫的殼子走出來,將來可能為國家帶來更大的禍患。

另外齊一鳴想打這仗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紅警基地已經好久沒有升過級了,這幾年雖然也參加了一些戰爭,比如臺島收服作戰,比如混在阿富汗等地的紅警部隊的作戰,海灣戰爭裡他的紅警部隊還露了一小臉,但是2級升-級基地比1級升2級要困難得多,不打一場大規模的戰爭,恐怕還不知道要熬到什麼時候。

確實現在2級基地的各種科技和力量已經使得齊一鳴和天朝笑傲全球了,雖然現在自己“慣著”美國,但實際從各個角度來說,齊一鳴掌握的力量已經足夠把美國打出翔來了。但作為一個對暴兵有著執著追求和熱愛的同志,能用一千萬大軍打的仗就絕對不用一百萬大軍打,這是多麼有愛的一項運動啊

2級基地的科技水準基本是高科技,升入-級後就是妥妥的黑科技了,而且更多的級英雄和新的功能也會出現,齊一鳴對此十分期待。

不過,為了基地升級,將國家帶入一場可能引核大戰的戰爭,齊一鳴也是猶豫。打有打的好處,不打有不打的好處,齊一鳴權衡利弊,認為打的好處更大一些。

他還覺得,這場仗打完,如果中國贏了,雖然中美之間的臉皮不至於完全撕下來,但肯定難回到之前的那種蜜月狀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