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核擊中國?

白麪黑廝

  

..克里姆林宮之內,馬卡舍夫跟他之前在薩馬拉沒什麼兩樣,仍舊是沉溺在伏特加中。很多人對此感到奇怪,沒錯,在俄羅斯酗酒的男人到處都是,可是像他們司令這樣成天到晚沒有別的事情,就是抱著酒杯喝伏特加也太過離奇了。可是沒有人敢忤逆馬卡舍夫,規勸的人這時候跟那些反叛者一樣都被槍斃了

蘇俄軍的大小事務已經全部由列奧波德打理,這個看上去似乎溫文爾雅的白化病人,正在把蘇俄往一條死路上帶。或者說,神祕宮出來的人根本就不會正常的做事情?

馬卡舍夫很罕見地召見了參謀長列奧波德,他搖晃著酒杯,雙目微醺地問道:“我聽說中國人吃飽了沒事於,想要討伐我們?”

列奧波德微微一笑,看不出什麼緊張,說道:“是有這麼回事,不過司令您不用擔心,這都是小事情而已,交給我辦就好。”

馬卡舍夫不知道是聽進去了還是沒聽進去,居然輕輕點了一下頭。良久他似乎才從酒勁兒中找出一分清醒,說道:“我們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擊敗的,中國人既然這麼不識相,那就也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吧”

上次氫彈攻擊車臣府格羅茲尼一事,其實馬卡舍夫根本就沒有那麼交代列奧波德,可是列奧波德卻自作主張地動了核攻擊。馬卡舍夫得知後只是覺得微微驚訝,卻並沒有產生其他的情緒。這個已經糊塗了的蘇俄軍司令覺得事情哪裡似乎不太對,但是老反應不出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後來他邊喝酒邊想,既然想不出來就不要想了,都交給列奧波德去做就好。

現在,甚至馬卡舍夫已經不覺得動用核武器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了,這回也主動地要求列奧波德對中國使用核武器。列奧波德也沒有那種心情告訴馬卡舍夫,中國不是車臣,他們手裡的核彈頭也許比蘇俄軍還要多得多。

列奧波德轉身離開馬卡舍夫的房間,臉上微微露出了一些迷思。隨即他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打開了一個電腦螢幕,螢幕在簡單閃現了幾個畫面後,出現了神祕宮的真正主人,已經身在阿拉斯加的格里戈裡o柯克的身影。

“主人,中國人來勢洶洶,您的那個對頭這一次也是想要把蘇俄軍連根拔起,我不敢妄作決斷,特來請示您。”列奧波德恭敬地說道。

螢幕中的柯克冷哼了一下,道:“你不敢妄作決斷?那格羅茲尼的那顆大毀滅者是怎麼回事?”

列奧波德並不解釋,因為他相信柯克根本不會因為這種事情怪罪他,列奧波德之所以在神祕宮地位十分的高,跟他的那股狂魔之氣分不開關係,柯克十分欣賞列奧波德“非人的一面”,所以才屢屢委以重任。

果然,柯克沒有繼續追究他用了一顆大毀滅者抹除掉了地球上的兩個民族一事,而是指點了他近期的局勢:“我們來自異世界的這位朋友,這一次可不僅僅是來勢洶洶啊,雖然我無法完全看透他的部署,但是僅憑馬卡舍夫那個蠢貨的力量,甚至你們能夠整合所有的聯邦俄軍,也是無濟於事的。”

列奧波德頗為不服,道:“可是我們還有薩芬旅”

柯克又笑了,他笑得看上去很真誠,但是語氣卻很刺耳,道:“薩芬旅?在膿包面前確實很能出風頭,但是如果你的對手是膿包,為什麼六年之前在中亞我們還是會失敗?”

列奧波德想起了那場規模不大不小但沒有在世界範圍內流傳的邊境戰爭,想起了因為那件事,柯克甚至丟了一條命,半年後才回到神祕宮。列奧波德很清楚,柯克是個瘋狂而莽撞的人,但是他從來不會不給自己留後路。這也是他記憶中柯克僅有的兩次“死亡”,第一次是故意的,為的是震懾神祕宮和蘇聯的那些官僚們,而第二次卻讓柯克開始對中國的那個異世界來客十分的沉迷。

能讓柯克如此重視的對手,確實不是他列奧波德一個瘋狂的白化病人能夠對付的了的。

“主人,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從莫斯科撤出來嗎?”

柯克撇了撇嘴,道:“扔在俄羅斯的,本身就是我不要的東西,除了你列奧波德還有點價值,其他的扔了就扔了,而且你們要是一點麻煩都沒有給我們的這位朋友製造,那我留你們在那裡的目的何在?”

列奧波德並不對柯克的話感到生氣和悲哀,事實上一開始就是他自己主動請纓要留在俄羅斯的,同柯克一樣,只有危險才能讓他感到刺激。

“主人,蘇俄軍手中大概還有一百餘件戰略核武器能夠使用,可以打到中國的,大概只有十幾件了,我們是否用這些東西來考驗一下我們對手的實力?”列奧波德饒有興趣地建議道。

柯克頗為厭煩地擺了擺手,道:“這種事情就不用讓我費心思了,留你在那裡本身就是讓你做決定的。嗯,阿拉斯加這邊雖然不好呆,不過在這裡我還是接觸到了美國佬的一些祕密的,沒工夫操心你的那些破事了,自己搞吧。”說罷,螢幕自動黑了下來。

列奧波德鬆了口氣,雖然柯克沒有指點他什麼,但是顯然對他的任何決斷都是支援的。說實話,列奧波德很想瞧瞧核戰爭到底是怎麼打的,在他看來蘇聯儲備了那麼多核武器卻從來不用,就是一種浪費,武器只有在使用的時候,才能綻放它的美感。

香山的戰略局基地中,齊一鳴抱著肩膀盯著面前的一面牆大小的數字地圖,旁邊則是墨仙通拿著一根電子筆指點著。

“我們通過前期大量的情報收集,已經基本上能夠確定十三處可能對我們本土造成重大威脅的蘇俄軍控制的核武器部隊,其中六個是公路機動式的射車,剩餘的是固定射井。因為蘇俄軍並無執行最高的戒備命令,所以動態基本上都被我們掌握了。公路機動導彈的射陣地我們也都提前確定了,一旦敵人真的要動核攻擊,我們能夠提前獲知,並進行消除。”

齊一鳴聽後點了點頭,又皺著眉頭問:“那麼戰術核武器方面呢?”

墨仙通一滯,很是無奈地說道:“像核炮彈、核地雷之類的東西,我們很難把握,而且這些東西不會傷到我們本土,但卻對前線部隊的威脅格外的大。不過幸運的是,蘇俄軍並沒有做好打核大戰的準備,所以大量的核武器其實仍舊是儲存在他們的核武基地中的,並沒有拿出來進行什麼部署,而這些基地第一比較集中,第二我們還掌握了位置,如果動一輪突然的特種滲透襲擊,很有希望直接就將蘇俄軍的核打擊能力完全解除。”

齊一鳴嗯了一聲,又道:“聯邦俄軍那邊呢?他們雖然名義上跟我們站在一個戰壕裡,可是誰知道那邊已經爛成什麼樣了,說不定裡面就有蘇俄軍的間諜,並且可能直接使用這些武器。”

墨仙通一愣,道:“要是這樣的話,我們的雷霆先手行動規模可能要擴大數倍,因為聯邦俄軍保有的核武器比現在的蘇俄軍要多不少。”

雷霆先手行動是齊一鳴動對俄攻勢的第一個軍事行動,其目的在於完全消除或降低蘇俄的核武器對於中國本土和作戰部隊的威脅。齊一鳴說不擔心這些核武器那就絕對是假的,他相信正常人都不會使用核武器,但是從種種情報顯示,現在的蘇俄軍已經成了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怪獸,而且齊一鳴有著強烈的危機感告訴自己,蘇俄軍一定會使用核武器。

這個事情他不會告訴別人,特別是天朝的高層,因為知道了這些,天朝高層可能根本就不同意齊一鳴動這場戰爭了。不過齊一鳴也有足夠的信心,因為蘇俄軍的核力量其實沒有那麼多。馬卡舍夫之前換了一批核武器給西伯利亞方面,自己手中的本已不多,聯邦俄軍那邊雖然他接手了一部分,但是也是比較有限的。

還有一個關鍵事實就是,現在以兩俄的混亂程度,普通的核武器部隊在執行類似任務的時候一定會遲疑。之前核平車臣的那顆大毀滅者經核實,是掌握在神祕宮的人手中的,他們做起這種滅絕人性的事情是沒有遲疑的,可是換了普通的俄軍官兵,一定會對這個進行質疑。

馬卡舍夫現在已經絕對性的不得人心了,也許還有人為他打仗,但是有沒有人願意為他擔下殺傷數十萬生靈的罪責,恐怕是要打一個問號的。

不論如何,齊一鳴必須在動大規模攻勢之前,徹底讓自己沒有後顧之憂,雷霆先手顧名思義,就是要用霹靂雷霆一般的先手,打得敵人反應不過來,而徹底解除自己最大的威脅。為此,齊一鳴準備了pla三軍特種部隊龍息、惡蛟、虯虎,還準備了幾樣他平時壓箱底的黑科技武器,下定決心一定要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