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 雷霆先手

白麪黑廝

  

..兩架強在低空中快通過。這型飛機是當初跟美國做生意時,專門針對美國海軍6戰隊的需求研製開的一款主要以特種作戰運輸為主的隱形飛機,相比體型更扁,主要以內建彈倉攜帶攻擊武器為主的強b,強c的體積更大一些,以容納足夠多的士兵和武器

雖然仍舊掛著“強”這個字,但實際上強c已經不能算是強擊機了,更類似於傾轉旋翼機,不過強並不是旋翼機,而是渦扇動機引擎的固定翼飛機,所以有人理解這個強字,理解為“強襲運輸”。

蘇天所帶領的龍息小隊正坐在其中一架強c中,這次的行動不僅僅是他們小隊的五名成員,而且還增添了三名紅警海豹隊員。另一架強襲運輸機中也有一個特戰小隊,清一色都是海豹。兩個總數6人的特戰小隊,目標是俄羅斯境內的某蘇俄控制的移動式導彈射場,蘇俄軍在這裡埋伏了數部6-19撒旦洲際彈道導彈的射車,足以威脅到中國的本土,所以就成了“雷霆先手”行動必須最先拔除的目標。

李鷹抱著懷裡的3式自動步槍,頗為緊張地抱怨道:“就讓咱們十六個人,來癱瘓至少四枚洲際彈道導彈,這個到底是怎麼一種節奏啊,把我們都當人了嗎?”

蘇天瞥了李鷹一眼,淡然道:“情報顯示,蘇俄軍對於他們的核武器的防守並不嚴密,這裡並無大規模的衛戍部隊,而且我們是出其不意,只要打得突然,就能夠癱瘓這一支核武部隊。”

白馬阿甲擔憂道:“可我們的任務要求當場無害化這些東西啊,萬一出了一點差錯,我們自己就交代在這裡了。”

蘇天檢查了一下武器,並不十分擔心地道:“現在應該先考慮如何把那些蘇俄的戰略火箭軍士兵搞定,再考慮如何解除威脅吧”

其實最極端的情況是,蘇天等人設定一個定時炸彈在核導彈上,然後乘坐強c離開引爆,不過造成的核爆可能引嚴重的後果,基本上不可能採用這種方式。或者小隊開著這些導彈車到處打轉,直到友軍攻過來與其匯合確保核導彈的安全。沒有專門的人員,很難安全地從核導彈上把戰鬥部拆下來,一不小心就容易弄出亂子。

強c畢竟是隱身攻擊機改來,低空飛行中普通的防空警戒雷達對其預知不能,也增加了蘇天他們突襲的成功率,直到飛機停在預定目標地點時,蘇俄軍都沒有任何反應。當然這其中大約還有現在的蘇俄軍士氣渙散、組織混亂的緣故。

一輛強-強襲運輸機可以攜帶兩輛專門為這款飛機設計的四輪全地形車,能攜帶四名特戰隊員和相應的裝備,強c落地後,尾門開啟,兩輛全地形車一前一後衝了出來,蘇天乘坐的全地形車是一名紅警海豹隊員駕駛的。

蘇天看了一下手中的電子地圖,出聲道:“最近的一臺射車距離我們有五公里,不確定他們是否看到了我們的飛機,但是絕對不要掉以輕心,至少有二十個士兵在防守這臺射車,而且於的時候小心些,不要把核彈引爆了。”

爆破專家上官熙無壓力的笑道:“其實核彈沒有那麼容易爆的,不到一定的爆炸威力,不可能開啟鏈式反應。”

“不管怎樣,一定要小心”

四輪全地形車的動機十分出色,使得全地形車在行進時基本上不產生噪音什麼的,增強了突襲和偵察任務的隱蔽性。這處射場其實在一片密林之中,躲得是相當隱蔽,可蘇俄軍轉移過來的時候,還是被紅警基地無孔不入的間諜衛星給偵察到了。即便是蘇俄軍使用了極佳的偽裝網將導彈車裝得像樹叢一樣,可是仍舊逃不出間諜衛星的法眼。

快到達射場的時候,蘇天的小隊棄了全地形車,然後步行緩緩接近導彈車。靈活的李鷹爬到了一顆大樹上,他身上著了一件隱身衣,隱藏在樹冠中幾乎看不出什麼破綻。

“天啊,這幫毛子兵,要不要這麼擅離職守?導彈車沒有人把守,旁邊的營地只有一個哨戒,其餘的人應該在睡覺,現在不應該已經是早上十點了嗎?

蘇天旁邊的火力手牛建哼了一聲道:“八成昨晚喝多了吧,隊長,咱們怎麼搞?”

“白馬,你去,”蘇天邊說邊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白馬阿甲心靈神會

從小就在荒野中長大的白馬阿甲本身就是一個出色的獵手,加入龍息突擊隊後,又著重訓練了刺殺、暗殺之類的戰術能力,他就像一隻無影的幽靈般,輕巧地用隱蔽的方式,接近了那個正坐在帳篷邊,實際上也是迷迷糊糊的傢伙

那名衛兵根本沒有察覺到有個人已經躡手躡腳地接近了自己,白馬阿甲挪到認為足以暴起攻擊的位置上時,簡單地調整了一下呼吸,然後猛地躍起,一隻手像是鋼箍一樣圈出了這個衛兵,另一隻手裡握著的短軍刀,行雲流水般從衛兵的脖子上抹過去。

白馬阿甲用了一個小技巧,讓毛子兵的鮮血沒有噴濺出來,只是潺潺從血管中流出,很快這個毛子兵就窒息而死,白馬阿甲又輕手輕腳地將他平放在地

蘇天一揮手,其餘的幾個戰士也像是小偷一樣地摸了過去,絲毫沒有因哨兵已死而變得明顯。他們依次鑽入帳篷中,等他們再走出來的時候,兩手已經沾滿鮮血,但站在外面的蘇天卻沒有聽到一聲慘叫。

蘇天輕聲道:“偵察一下四周,看看有沒有漏網的”

幾個特戰隊員又小心翼翼地在四周趟了一遍,最終沒有現其他的蘇俄軍士兵,才終於放下心來。

“一個已經拿下,還有三個”蘇天並不能讓自己放鬆下來,這絕不是兒戲。

就在這一時刻,還有許許多多的士兵在做與蘇天他們類似的任務,為了徹底消滅掉蘇俄的核打擊能力,齊一鳴派出了大量的特種部隊以完成雷霆先手行動。單單是用以搭載特戰隊員和裝備的強他就派出了總數6架。

有一些小隊的任務要比蘇天他們還要順利,因為這些小隊實際上本來就是蘇聯的特種兵,或者齊一鳴紅警基地生產的俄羅斯裔的菁英戰鬥兵。他們往往穿著蘇俄自己的軍裝,偽裝成友軍,然後在防備部隊最放鬆的時候一舉將他們擊斃或拿下。

不僅僅有乘坐強cj抵達射場目標的特戰隊員,實際上齊一鳴在前期已經向西俄羅斯滲透了大量的特種兵和紅警間諜,一旦動起來形成的力量堪稱可怕,加上蘇俄軍現在根本有些無心戰鬥,所以當突然出現的猛虎們撲向這些核武器的時候,很多蘇俄軍士兵根本都沒有想抵抗,直接繳槍投降了。

就在大規模的閹割蘇俄核武力的同時,列奧波德再度來到了那個指揮部,下達了對中國核攻擊的命令,不過這一次的情況跟上一次已經不同。

“參謀長,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聯絡不到基層的射部隊,有可能是通訊故障。”指揮部中的軍官滿頭大汗地解釋道。

列奧波德眼睛一眯,他本來就因為白化病而慘白的臉上,顯得更加白,甚至白得光,如同一盞白熾燈一樣了。

“立即給我排查故障,一小時,我就給你們一小時,我要在一小時後看到我們的導彈升空”列奧波德說完,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指揮部。

齊一鳴並不知道就在自己動雷霆先手行動之後的幾小時,列奧波德就要用核彈招呼自己了,如果知道他一定十分慶幸。之所以莫斯科無法聯絡基層的導彈部隊,是因為齊一鳴出動了一項殺手鐗兵器,就在莫斯科附近的上空飛行著,將莫斯科的各種通訊都於擾掉了。

這是一架世紀轟炸機,基地出產的世紀轟炸機全軍也只有6架,是一款體型巨大而且載彈量也同樣巨大的隱形轟炸機。至今為止,pl沒有遇到需要派出世紀轟炸機的場合,而今天世紀轟炸機來到莫斯科也並不是為了轟炸,而是攜帶了強大的電子戰吊艙。這種電子戰系統過於強大,以至於來到戰場後足以遮蔽一整個城市的所有訊號,各種通訊模式都多少受到影響,這就使得一瞬間列奧波德想要核攻擊中國的命令,根本不能從莫斯科送出去。

也就是在世紀轟炸機的電子於擾遮蔽住核攻擊指令時,齊一鳴派出的大量特種部隊在蘇俄軍控制區域的全境都瘋狂進行著奪取核武器控制權的戰鬥。不僅僅是威脅重大的洲際導彈,一些儲備戰術核武器的核武庫,包括核地雷、核炮彈、空射核彈等,都被齊一鳴列為了目標。

光是為了掌握所有的這些核武器的儲存地點,齊一鳴就開展了多年的情報工作,為的就是到今天能夠盡力確保萬無一失。另外,西伯利亞和遠東的控制也使得他得到了不少的內幕情報。難以想象,蘇聯原本強大的核打擊體系,在齊一鳴的面前羸弱猶如一張薄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