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 想要死的有尊嚴的黑海艦隊

白麪黑廝

  

..“什麼?你說中國人居然命令我們投降?”俄羅斯黑海艦隊的司令官埃杜德o巴爾丁滿臉不可思議和怒意,生氣地敲著面前的桌子。

“任何一個有榮譽感的海軍水手,都不會沒有經過戰鬥而向任何人投降的,中國人是目中無人嗎?居然如此看不起我們英勇的黑海艦隊”巴爾丁司令了一大通牢騷,片刻後自己又消停下來,換了一個語氣,再度問道:

“聖彼得堡那邊怎麼說?”

黑海艦隊的將領克拉夫琴科苦笑道:“聖彼得堡說,我們可以自行決斷,不管是我們選擇降服中國人,或者拒絕中國人的命令,他們都會理解的。”

巴爾丁一聽更加憤怒,道:“到了這個時候還耍花槍?怪不得葉利欽這個無用的西方走狗最終會輸給馬卡舍夫那個瘋狗”

之所以葉利欽模稜兩可地交代巴爾丁,實際上考慮很多。一方面如果公開支援巴爾丁拒絕中國的要求,那是得罪中國人,而現在中國人是葉利欽擊敗馬卡舍夫的唯一指望;而如果公開說讓巴爾丁投降中國人,那俄羅斯的國體國格都要受損,而且這一個小辮子以後肯定要被人揪出來大肆攻訐;還有就是葉利欽自以為給予黑海艦隊更大的自主權,算是賣巴爾丁和黑海艦隊一個好。

反正俄羅斯聯邦一方根本不具備掌控俄羅斯海軍的實力,從開戰打到現在海軍好似局外人一樣,搬小板凳坐在那裡邊嗑瓜子邊看熱鬧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葉利欽知道自己的話八成沒用,何必說的那麼明白。

但在巴爾丁看來,葉利欽這樣不陰不陽的一番話,實在讓人討厭,沒有人願意看到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是沒有擔當,更不願意為下面考慮和負責的。當初戈爾巴喬夫在任上就因為屢屢拿軍隊下屬當替罪羊而開罪了軍隊,到葉利欽搞事開始後,軍隊中居然沒有人為戈爾巴喬夫站出來說話。

“俄羅斯到底怎麼了,還有沒有未來?”巴爾丁不由地一陣憂國憂民,在他看來葉利欽是一隻蠢狗加漢奸狗,馬卡舍夫是一隻瘋狗加癩皮狗,俄羅斯的明天如果要靠這兩個生物,真的是沒有未來了。

巴爾丁看不太上中國海軍,即便這些年pl海軍著實出了幾次風頭,環太軍演傲視群雄、東南亞打馬來西亞、臺島解放戰爭、海灣戰爭等,表現搶眼,現在權威人士都認為中國海軍是當仁不讓的除美國外世界第二海軍。

“海軍可不是有幾艘光鮮亮麗的大船就能提高戰鬥力的,沒有光榮的海軍傳統和靈魂,只不過是一群船伕”巴爾丁心中頗為傲嬌地認為,實際他對於中國海軍的艦艇也是羨慕到流口水。

蘇聯倒了,各加盟共和國分家了,太平洋艦隊被遠東共和國所有,黑海艦隊也由烏克蘭和俄羅斯瓜分。而波羅的海艦隊本身就小,波羅的海三國獨立後失去了絕大多數的運作場地和設施,因為缺乏經費,三分之二的艦艇退出現役,大量水兵被複員回家,現在的波羅的海艦隊甚至連存在艦隊都稱不上。北方艦隊大體算是比較完整地落在了俄羅斯的手上,這支擁有大量核潛艇,冷戰高峰期可與美軍第七艦隊媲美的艦隊,現在老老實實地窩在港口裡,甚至連日常的訓練都沒有了。

反觀中國海軍每年有數萬噸的新艦艇加入現役,而且他們的艦艇質量也絕非蘇聯紅海軍的老艦艇可以相比。神盾艦、核航母、核潛艇,無一不是世界上頂級的軍用船舶,甚至簡氏防務週刊的海軍艦艇年鑑中的引言還認為,世界上僅以海軍艦艇的設計論,無人能出中國其右。

巴爾丁的心理活動,其實就像是一個窮鬼自己騎自行車,看到開寶馬的富豪,暗地裡罵人家缺乏教養不如自己有道德一樣。

不論如何,巴爾丁承受不起“投降艦隊長”這樣的“美譽”,所以對中國遠征艦隊來指令只回了一個:恕難從命。

帶pl遠征艦隊的海軍副司令張嶺中接到了巴爾丁的回覆,冷笑一聲,交代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咱們也不要跟這些老毛子客氣了,還以為現在是二三十年前,他們可以做大的時候麼?”

“戰決,雷霆怒擊行動已經展開,空軍和二炮部隊明天就會在東方起攻勢,咱們海軍要是慢了,可會讓人瞧不起”張嶺中激勵道,在他眼裡,黑海艦隊那幾艘破船還真的不算什麼。

黑海艦隊現有艘載機巡洋艦、巡洋艦、逐艦和1o艘護衛艦,而且一如紅色國家的海軍,這裡保有數量龐大的輕型護衛艇和導彈艇。中國海軍自八五年轉型開始,就走的是大型化戰艦道路,導彈艇、護衛艇這個編制都已經從現役中退出來了。倒是海警現在執行著不少類似功用的戰艦。

黑海艦隊看似陣容龐大,但實際這些艦艇的維護和後勤都很成問題,更別提正常的訓練不知道他們已經多久沒有搞過了。另外艦隊中還有大量六十年代的艦艇,根本無法適應今天的高科技海戰環境,純粹是給中國遠征艦隊送經驗值的。

“再下一個最後通牒,uj時內不刂入遠征艦隊,,所有責任自負”張嶺中年紀不小了,但是虎老雄威在,這些年他也很注意吸收新的作戰理念和戰術,這次戰爭可能是他從軍生涯中最後的一戰了,他希望能夠打得漂亮,成為自己軍旅生涯中最輝煌的一章。

另一頭,巴爾丁接到了張嶺中來的最後通牒,怒氣更是充盈,“好啊,中國人既然想打,我們就陪他們打好了,要讓他們知道,只有葬身大海的俄羅斯水兵,沒有卑躬屈膝的俄羅斯水兵”

克拉夫琴科憂心地道:“可是,司令,我們與中國海軍作戰,勝算實在是

巴爾丁揮斷他的話,硬氣地道:“這一仗必須打,打了我們可能會死,但是聖安德列十字的魂還在,有一天我們的後輩會重新舉起這面旗幟,驕傲地向世界再次展示斯拉夫人在海上的威風。可如果我們就這樣投降了,我們的名字會被刻在恥辱柱上,後來的海魂衫們會以我們為恥辱”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克拉夫琴科再是對戰鬥沒有信心,也必須跟著巴爾丁咬牙撐下去了。他知道巴爾丁說的沒錯,現在的俄羅斯已經在世界各國人民眼中逗逼化了,越來越多的人把曾經讓世界恐懼的俄羅斯當成一個大笑話。這場戰爭中已經有太多讓人憋屈和尷尬的瞬間了,必須有人站出來,為今後俄羅斯的復甦和重振,建一座不朽的豐碑,即便裡面充滿了悲情。

可即便如此,黑海艦隊因為長期的戰備攜帶、裝備的老化和保養不善,在巴爾丁下達作戰指令的四個小時內都沒有完成戰鬥準備,甚至一些應該出戰的艦艇的錨鉤都沒有拉起來,更可笑的是,一些船員聽說要打仗了,立即開了小差,幾艘主要的作戰艦艇直接趴窩在了港口中,沒有水兵壓根就開不起來。

巴爾丁看著一片手忙腳亂的黑海艦隊,心中莫名的一陣悲哀,不知道什麼時候,黑海艦隊以及整個俄羅斯軍隊,已經是這樣的不堪了,他們根本算不上可戰之兵,全都是混吃等死的蠹蟲。

“戰罷,戰罷也許只有戰死才是一種體面的解脫方式”巴爾丁被悲觀主義淹沒,登上了黑海艦隊的旗艦,光榮號巡洋艦。黑海艦隊的兩艘“航空母艦”,莫斯科號和聖彼得堡號,甚至都不具備在這場戰爭中戰鬥的能力。

巴爾丁沉聲下令道:“出港吧,不要等他們了。”

克拉夫琴科驚道:“司令,如果丟下正在整備的艦艇,我們最多隻能以全艦隊三成的戰力迎戰啊,這樣根本就沒法……”說到這兒克拉夫琴科打住了話頭,因為他反應過來,就算是全軍出戰的黑海艦隊就能打過中國的遠征艦隊嗎

不可能,對面是空母艦、艘兩棲攻擊艦、巡洋艦、1逐艦和衛艦的龐大水面主戰艦艇群,水下還不知道藏著多少核潛艇呢。不客氣地說,就算是四艘中國神盾巡洋艦的火力,就足夠將全勝的黑海艦隊突突一個遍,何況現在呢?

遠征艦隊基地康斯坦察距離黑海艦隊基地塞瓦斯托波爾的直線距離也就是四百多公里,這個距離太近,以至於中國艦隊不除掉黑海艦隊,根本沒法安心地展開攻勢,大量的偵察機在黑海上空巡弋,而黑海艦隊一出港,就被中國方面給探知了。

張嶺中對此也頗為意外,低語道:“沒想到這些老毛子還有點骨氣,只是想要站著死是那麼容易的嗎?我們會把你們摁在地上再打死”

這位年紀不小的海軍副司令有著別樣的倔脾氣,在他看來,黑海艦隊這樣的貨色,就不要裝什麼大瓣兒蒜了,趕緊領完龍套盒飯下場三鞠躬,他們遠征艦隊還趕著空襲俄羅斯內6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