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普京的游擊隊

白麪黑廝

  

..其實齊一鳴原本也沒想到能從葉利欽手裡訛詐出這麼多東西的。最後他看著交到手裡的清單,都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摸著自己的臉都覺得燙。

庫茲涅佐夫號航母被移交中國,數艘現代級和無畏級驅逐艦被移交遠東共和國,過七十艘新舊核潛艇和近二十艘常規潛艇,名義上主要交給遠東共和國,但實際上都會被齊一鳴送去壓碎起重機回收。

挺著大肚子的葉瑤子得知這事兒還跟齊一鳴說:“這就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啊,賣國都能賣到這個份兒上,真是開了眼了。”

齊一鳴倒是心態不錯,還道:“不知道要是美國人知道了交易細節,會不會把眼珠子瞪掉。”

葉瑤子笑道:“那個所謂的俄聯邦政府,跟個透風大篩子一樣,裡面還不知道粘了多少美國人的走狗和帶路黨,這事兒美國人不可能不知道。不過知道了又能怎麼樣,讓他們出動艦隊攔截?真的活得太無聊想打世界大戰?”

齊一鳴也是笑得很歡,道:“得虧我見機得快啊,一早就準備了這事兒,現在一半的核潛艇已經在冰蓋子低下了,轉過白令海峽,美國人想攔,也得看爺們兒的臉色。”

海軍這次也是意外之喜,得了又一條庫艦,按照之前改遼寧號的方式,這艘艦也要經過一番中國化改裝,不過仍主要以滑躍起飛裝備殲-15,執行主要艦隊防空任務為主。這個稍稍讓海軍軍費麻煩一些,不過擠一擠還是能夠再添一個航母戰鬥群的。於是海軍的展大戰略又變成了7個航母戰鬥群,o1型護航航母、艘烏里揚諾夫斯克級核動力航母、型核動力航母。

至於毛子那些核潛艇、常規潛艇,海軍還真都看不上,現在海軍常態保留16艘戰略核潛艇,三十餘艘攻擊核潛艇,還有四十艘aip潛艇,已經是規模相當大的水下艦隊了,aip潛艇負責近岸邊緣海的作戰,而攻擊核潛艇則執行遠洋作戰,三十多艘攻擊核潛艇已經足夠,再多也無太大用處。

而且毛子的那些核潛艇,技術水平、保養狀況都是相當噁心人,別提形制上還跟本國潛艇不一樣,那就是根本沒法用的東西。所以齊一鳴也沒打算給海軍,從毛子那裡搜刮來的這些東西,怎麼說也有個近八十萬噸的噸位,用壓碎起重機回收了,還能造不少有用的艦艇給自己的紅警軍團使用。

也許是齊一鳴太善良了,覺得壓榨葉利欽一黨太狠了,他又搞了一些運輸機跑去聖彼得堡空投了一些民用物資給流亡政府,人家總也要過日子不是。其實齊一鳴看得分明,葉利欽一黨差不多要完蛋了,禍國殃民的事兒做了這麼多,馬卡舍夫沒倒的時候人們還能忍他,馬卡舍夫要是沒了,分分鐘俄羅斯人的矛頭就指向他們這群一開始把強大蘇聯推倒,引了這麼多連帶效果的罪魁。

所以這會兒多接濟接濟葉利欽,也產生不了什麼威脅,他們的政治生命已經是要按天倒著數了。

在得到中國等國家有限度的支援後,葉利欽的底氣似乎變得足了起來。再加上蘇俄軍在烏拉爾山防線連吃敗仗,談笑間十四萬大軍死的死降的降,讓他看到了重新登頂權力的希望。葉利欽這時候也動了小心思,如果最後攻入莫斯科的人是十二國聯軍,指不定他為了得回主權要向十二國聯軍出賣多少利益呢,但如果他能夠先一步攻入莫斯科,並在反攻的過程中積蓄力量,到時候跟十二國聯軍討價還價的本錢就多了。

於是乎,葉利欽做出了一個齊一鳴認為與作死無異的決策,奮起最後聯邦俄軍的二十餘萬士兵,開始從西北路反擊蘇俄。

這場鬧劇式的反攻並沒有達到葉利欽預想中那種蘇俄軍望風景從的效果,帶兵將領指揮僵化呆板,士兵士氣和給養都不足,聯邦俄軍主力約7萬人在諾夫哥羅德與蘇俄軍約4萬人展開交戰。這裡就顯現出聯邦俄軍戰力實在太差,對比十二國聯軍,人家那是軍隊規模龐大,但區域性交戰和指揮細膩,可聯邦俄軍不僅規模有限、裝備有限,甚至行止間連職業軍隊的樣子都沒有了。

齊一鳴很難想象一群原來是從蘇聯高等軍事院校畢業的優秀學員,在成為軍官後打了仗後變成這個樣子,也許當敗仗成為一種常態,它會消磨掉人們的鬥志和才華。

這場戰鬥沒什麼好說的,一窩蜂的聯邦俄軍衝上去想要突擊,但蘇俄軍的反抗比較激烈和頑強,一波過後聯邦俄軍維持不住強烈的攻勢了,便選擇了撤退,可是蘇俄軍見機的快,立即動了一波小規模的反擊,而聯邦俄軍則錯以為這是蘇俄軍的全面反擊,居然直接兵潰。

大批的聯邦俄軍士兵潰逃,陣線完全維持不住,蘇俄軍現居然有這樣的好事之後,直接全軍推上,將這一股聯邦俄軍主力徹底擊潰。至此,聯邦俄軍基本再無能夠投入運動戰的兵力了。葉利欽的反攻大計也徹底宣告了終結。

聯邦俄軍的敗亡使得原本混亂的西俄羅斯更加混亂了,不過中國有句古話,亂世出英雄。另一位面中那些心眼活泛的俄羅斯人,通過賤價收購國有資產變成了後來的俄羅斯寡頭,而這個內戰的時代,也有人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嶄露頭角。

諾夫哥羅德州的茂密樹林中,一個小型的車隊在森林中匆匆駛過。車上士兵們緊緊抱著他們手中的ak-74步槍,謹慎地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一輛吉普車上,尼古拉o馬卡洛夫頗為興奮地說道:“弗拉基米爾,只要我們能夠收攏起這一批被擊潰的俄軍,然後將他們改造為我們的游擊隊員,我們的力量就會得到極大的增強,而那群為虎作倀的蘇俄走狗,將更無法阻擋我們了”

普京沉默地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展游擊隊需要更多的同志,但是招收的潰兵他們很多已經失去了鬥志,而且一敗再敗,甚至厭惡了與敵人作鬥爭。這些人必須加強思想建設,要幫助他們重新建立與反動分子作鬥爭的信心和勇氣。”

尼古拉嘆道:“誰能想到原本強勢的俄羅斯聯邦其實就是一張皮啊,被戳破後連一點尊嚴都無法留下了。”

他又看著普京,略帶崇拜地道:“而誰又能想到弗拉基米爾你一個聯邦安全域性的特工,可以在這個大環境中,拉起這麼多的游擊隊員,抵抗蘇俄反動分子,真是時勢造英雄啊”

說到這裡,普京也是略帶傲意。他們從薩馬拉事件之後撤出蘇俄軍的領地,其後蘇俄軍如開掛了一般連戰連捷,將聯邦俄軍打得落花流水,而聯邦安全域性也因為缺乏經費、形勢不利等多重因素而幾乎暫停了運作。莫斯科陷落後,普京沒有再度為聯邦安全域性服務,而是拉著尼古拉等一眾忠心的夥伴出走,來到了北方地區,收攏聯邦俄軍的殘兵,並重新武裝他們,建立了這支在敵後的武裝游擊隊。

到現在為止,普京的游擊隊已經壯大到了一千多人,分成了十幾個不同的單位,在諾夫哥羅德、特維爾、雅羅斯拉夫爾、斯摩稜斯克等州都有活動。普京也很好地揮了游擊戰的優勢,他們從來不像聯邦俄軍一樣正面與蘇俄軍交戰,而是屢屢動小規模的襲擾戰,專門挑落單的蘇俄軍下手,要麼就是偷襲蘇俄軍運補的車隊,甚或有的時候直接夜襲蘇俄軍的小型營地、倉庫之類的設施。

因為普京的游擊隊屢屢取得驕人戰績,而且奪來的軍用物資經常散給當地民眾,使得普京的游擊隊在當地得到了一定支援。馬卡舍夫的殘暴形象嚴重拖累了蘇俄軍,使得蘇俄軍十分不得民心。很多俄羅斯人幫著游擊隊員藏身,為他們提供一定的飲水和保暖衣物等,甚至還有人跟著游擊隊一同作戰。

到十二國聯軍突破烏拉爾山攻入西俄羅斯之後,普京游擊隊的聲威更加壯大,趁著蘇俄軍有些驚慌的時機,普京率領他的游擊隊又接連做了幾次大案,包括炸燬了運送蘇俄軍軍械的軍列,並說服了一部蘇俄軍士兵向他們投誠,動了一次突然攻勢,殲滅了數百名蘇俄士兵。

雖然他們尚無能力動大規模的戰鬥,但明顯在北方蘇俄軍因為普京游擊隊的存在而顯得焦頭爛額。原本普京是打算配合聯邦俄軍擊敗蘇俄軍的,但是聯邦俄軍那些將領根本不待見這個特務頭子出身的游擊隊長,還沒等普京準備好,聯邦俄軍就敗了。普京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努力收攏聯邦俄軍的參軍,希求壯大自身的力量,擴大自己游擊隊的實力和影響力。

沉默冷傲的普京外表如寒冰鋼鐵,但是內心卻異常火熱,他要親手終結這個俄羅斯的亂世,讓俄羅斯再度光榮和強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