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 狂飆猛進

白麪黑廝

  

..星級基地將領費歆指揮的中線方面軍打贏烏法戰役後,展開了一波態勢驚人的奔襲作戰。參與烏法戰役的兩個集團軍,第刂第9集團軍幾乎在戰役結束後沒有停歇,立即繼續向西開進,而作為預備力量的三個集團軍也被費歆給提了上來,跟在迅猛前進的兩大集團軍後面。這三個預備隊集團軍裡包含了來自南洋、朝鮮、東歐三國的一些部隊,除了南洋國防軍本身就是使用中國武器,戰鬥力可保障沒有問題,剩餘幾國基本上是跟在後面,一邊熟悉裝備一邊開進,要說打仗,恐怕還不具備這個能力。

中線方面軍的下一個目標是之前蘇俄軍的總部所在地,薩馬拉。這也是馬卡舍夫的跡之地,如果能夠攻陷這座城市,對於蘇俄軍的打擊將是巨大的。薩馬拉據烏法約四百多公里,中間幾無成大建制的蘇俄軍的防禦部隊了,這也是為什麼費歆拿下烏法後這麼大膽,直接讓第刂第9集團軍上攻,而收攏俘虜和看守城市的活計留給後面跟上來的部隊做。

從烏法到薩馬拉的地形和交通情況都一片大好,不知道是不是蘇俄軍知道就算破壞了道路,這一片土地沒有欺負的地形也不會拖住十二國聯軍的度,所以他們甚至都沒有做任何的路障和破壞。

興許搞一片地雷對於聯軍的阻礙效果會更好,但是毛躁的俄羅斯人不願意在自己的土地上埋地雷,大概擔心戰後自己清不於淨反而炸到自己人。

於是,全機械化的第刂第9集團軍以⊥人驚駭的度狂飆猛進,在幾乎沒有遇到敵人阻攔的情況下,在烏法戰役結束後的第2小時,兩大集團軍的先頭部隊已經抵達了薩馬拉外圍,而這個時候駐薩馬拉的第二線蘇俄軍還沒有任何的準備。

兩個集團軍主力部隊以如此姿態的強行軍,戰鬥狀態其實並不好,但是這樣驚人的度和凶猛的氣勢,還是嚇得蘇俄軍心肝亂顫。兩個集團軍並未有那個閒情逸致全軍突擊,而是派出了規模不大的裝甲部隊突擊薩馬拉以北駐紮的蘇俄軍。

蘇俄軍只進行了十分有限程度地抵抗,便被擊潰。這一陣出現了令人眼珠子都掉下來的戰鬥,兩個中國99式坦克為主的坦克營一左一右保住了蘇俄軍上萬人的一個整裝步兵師,就這七十來輛99便在蘇俄軍陣中像是蒙古騎兵一樣左右交換著打鑿穿,左翼的坦克營一路從左突到右,右路的坦克營也從右突到左。蘇俄軍一點辦法都沒有,一整個師居然被這七十多輛坦克給打得潰逃。

過一百輛坦克和裝甲車被兩個坦克營摧毀,六百多人被擊斃,隨後趕來的中國機步兵俘虜了三千多人,剩餘的蘇俄軍則基本潰逃。而這七十多輛坦克中,只有兩輛被擊傷失去作戰能力,蘇俄軍居然沒辦法擊毀這種坦克,只能用火箭筒攻擊坦克的履帶,使其無法繼續戰鬥。可就是這樣的方式也不容易,火力強悍而且還帶鐳射致盲的99,近身千百米內,基本上不可能有站著的敵

蘇俄軍潰軍湧入薩馬拉,而紅警軍團乘勝追擊,薩馬拉並未爆比較激烈的巷戰,蘇俄軍的抵抗意志不堅,往往在遭受重大損失後就沒法繼續作戰,只能投降。這讓齊一鳴十分詫異,感覺自己不是跟號稱戰鬥民族的毛子在打仗,而是那些吃不得苦的美帝少爺兵。

其實也並不是蘇俄軍真的怕死或者沒有勇氣,衛國戰爭中蘇聯人用上千萬的屍體曾經向世人宣示了自己的頑強和不屈。但那時候的蘇聯和現在的蘇俄是兩碼事,之前的蘇聯紅軍士兵,明白後退一步就是深淵,祖國將會被惡魔同志,同胞將被屠殺和奴役,而同時他們有著堅強的集體和同樣強硬的蘇共領導團體,他們有著能夠信仰與信任的東西,對於自己為何而戰、怎樣作戰都是深刻理解的。

但今時今日之蘇俄軍,背後站著是一個屠殺了上百萬少數民族的劊子手,是曾經鎮壓普通市民和進步人士的恐怖軍閥頭子,他們的祖國已經四分五裂,昔日信仰的東西已經成了如廁草紙,他們無所依靠也無所指望,當他們提著槍走上戰場的時候,整個人都是迷茫和混沌的,如何能在戰場上甘願為什麼崇高的東西獻身犧牲。

這樣的蘇俄軍其實稱作軍隊也是略微勉強,實際上也只是齊一鳴用來刷經驗值的野怪。

佔領薩馬拉後,第一集團軍從陶里亞蒂跨過伏爾加河,繼續向西,朝莫斯科挺進。第9集團軍也緊隨其後,不過分出了一部兩個師的兵力向北,攻打重鎮烏里揚諾夫斯克。

烏里揚諾夫斯克的市民們得知薩馬拉已經被攻陷後,在紅警間諜的煽動下走上街頭,用各種各樣的武器襲擊駐守這裡的蘇俄軍。這裡的守軍可不是神祕宮那些冷血無情的人了,在面對市民暴亂的時候並不敢直接開槍,而是招呼著不多的蘇俄軍立即從烏里揚諾夫斯克撤出。就這樣烏里揚諾夫斯克市民動的“起義”成功了,成功佔據了這座城市。而逃出來的蘇俄軍在半路被聯軍所截,沒有進行什麼抵抗就選擇了投降。

北線方面軍的進展比中線稍微慢了一些,他們是第一集團軍跨過伏爾加河11個小時之後才抵達喀山的。同樣,這裡也沒有爆什麼戰鬥,蘇俄軍也遭到了當地韃靼人的反對,提前從城市中撤退了,正在往西轉進,北線方面軍的指揮官制訂了一個頗為奇妙的策略,方面軍主力不管這些蘇俄軍,而是繼續向西開進,謀求與中線方面軍在莫斯科會師,而分出一部力量就遠遠地綴在這些逃兵背後,直到他們逃不動或者局勢變化向自己投降,也沒必要就著急跟他們火併。

指揮人員想出這樣的辦法,主要還是聯軍實在是兵力太過充裕了,不僅有能力把守自己佔領的各處城市,還有閒暇工夫跟蘇俄軍這樣玩鬧。

相對來說,南線方面軍的莫斯科之路更加崎嶇一點,儘管東歐大平原一望無際,裝甲部隊怎麼碾過去都行,但是蘇俄軍最主力的防禦部隊就在南線方面軍的當面。列奧波德一開始其實根本沒有想過中國人的北線和中線的突破度這麼快,所以南線才是他防禦的重點,他投注了十萬兵力於此。雖然不抱希望能夠打贏中國人,但至少也要拖住他們的腳步。

南線方面軍第261o、18共四個集團軍約四十萬人便在坦波夫州和利佩茨克州與蘇俄軍進行了一場正面的較量。這一路蘇俄軍的戰鬥情緒還算過關,雖然總體也是鬥志不高,但最起碼能夠穩住戰線,跟南線方面軍糾纏住。

坦白講齊一鳴認為南線方面軍打得並不好,因為南線的指揮官是一個哈薩克人,之所以任命他為一個方面軍指揮官,是因為畢竟是多國部隊,所有大軍團領袖都是中國人,實在有些不好看。但這個俄裔的哈薩克指揮官重用了實際戰力並不怎麼可觀的以哈薩克軍為主的第六集團軍,讓戰力更強的第e刂第1o集團軍為第6集團軍掠陣。結果他對蘇俄軍的抵抗程度預估不足,使得原本極為優勢的兵力甚至在戰場細部上出現了焦灼情況。

最後自然南線方面軍毫無疑問地獲取了勝利,但是第6集團軍卻減員比較嚴重,至少有五千多人傷亡在這場戰鬥中。以二戰平均水平來看這個傷亡其實不算什麼,但以pla向來都是萬分之幾的傷亡率來看,實在是有些慘不忍睹。更關鍵的是,他拖累了南線方面軍西進的度,使得原本離莫斯科最近的南線方面軍,在戰鬥後居然還不如中線突進得快,讓齊一鳴大為光火。

以聯合作戰指揮部總司令的身份,齊一鳴撤換了這個指揮官,而由一名星級基地少將接替方面軍司令,什麼面子工程之類的也不能顧了。第6集團軍也因為傷亡過重,進行了一定的修養和調整,南線繼續由紅警部隊組成的第e刂第1o集團軍擔任主攻,向莫斯科開進。

另一支第18集團軍主要是哈薩克軍和遠東軍組成的,因為都使用蘇制武器所以編制在了一起,他們的作用其實基本處於預備力量和沿線已佔領地區的把守和維護,所以推進度很慢,而且是跟在兩個紅警軍團後面,基本不打仗。

主要讓紅警軍團上不僅可以確保贏得漂亮,而且齊一鳴也希望多一點戰鬥來提高自己的戰鬥經驗值,雖然戰爭爆了幾天,但是他看著飛漲的經驗條就是一陣陣心情舒暢,甚至還壞心思地想如果戰爭能夠多維持一段時間就好了,他就能直衝lv-基地。不過他也沒無聊到這個地步,再說戰爭該結束的時候就需要結束,想要拖下去也會造成不利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