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 北棒惹禍

白麪黑廝

  

..中國臨時拼湊出來的十二國聯軍打蘇俄是一個勢如破竹,但到現在為止真正打仗的其實只有中國、西伯利亞、遠東和哈薩克的軍隊,其餘幾個國家連槍都沒開過。這其實也不能怪他們,因為本身齊一鳴拉了幾個國家來就是為了充數壯聲威的,而且人家連武器都沒熟悉過來,怎麼可能讓他們打仗。

像是阿富汗、東歐三國來拿裝備,那屬於肉爛在自己家鍋裡,但埃及、巴基斯坦和朝鮮三個國家那真的是實打實來賺便宜的了。這三個國家都是想免費得到中國的先進軍事裝備,才參加到這個軍事行動中來的。還沒開打之前都是略帶忐忑,畢竟蘇俄雖然削弱了很多,但也是掌握核武器的國家,萬一這活兒玩疵了,殃及自己的國家,那真是得不償失。

不過真正開打以後他們才現之前的擔心多麼的多餘,蘇俄的核武攻擊能力直接被中國廢掉了,上百萬大軍如海嘯般拍在蘇俄頭上,蘇俄軍幾乎不堪一擊。小國們不會認為是蘇俄軍太弱,畢竟那是跟美國較量多年的蘇聯部隊而轉化成的,那只有一個原因了,中**隊太強

很多人總結,中**隊之所以強,跟他們裝備的優秀武器有關。這樣的說法自然十分偏頗,但卻很有市場。幾個來打醬油的小**隊,摸索著中國給他們的武器裝備,真的是愛不釋手,恨不得現在帶回本國顯擺顯擺去。

齊一鳴沒有那個閒工夫為各國量身打造更適合自己本**事體制的裝備計劃,基本上按照統一標準放的,之前勝華公司曾以中國外貿武器為裝備編制了一套方案,也套在了全盤中國製式化的科威特軍隊身上。也就是一個師刂步團、1裝甲團、1炮兵團和1防空團,機步團刂步營、1炮兵營,裝甲團2坦克營、1機步營、1炮兵營,防空團2高炮營、2防空導彈營。

一個標準機械化步兵師,齊一鳴放了1o6o支b毫米851式自動步槍,以及搭配數百到上千不等的輕重機槍、衝鋒槍、狙擊槍、迫擊炮和火箭筒。vnivn2vn4等形制不同的步兵戰車o輛,東風猛士軍用越野車1oo輛,vt-ia主戰坦克1oo輛,pl45型15m自行火炮54門、e-型1o6mm自行榴彈炮2門,e--型2m自行火箭炮2o門、8aa3型雙3mm自行高炮3輛輛雷達車和2輛指揮車)、前衛-自行防空導彈系統6套。

有的國家派出的是機步旅編制,則視情況削減一個機步團或者裝甲團。

真的毫不客氣地說,這些武器加在一起,武裝一個機步師純裝備的花費就過1o億美元。當然搞出這些裝備了齊一鳴倒是沒花幾個銅板,都是基地隨手製造的,反正現在pla基本不用紅警基地的產能了。

巴鐵拿到了三個機步師的裝備,最為開心,他們也是最為用心學習的,也想趁著這個機會早日訓練完成也幫著打打老毛子。埃及拿到了一個機步師裝備,等驗證了裝備水平後,埃及的將領頗為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有多派人來,不過他們卻忘了,派多少人也不是他們自己決定的,這一萬人還是齊一鳴給他們的限額。

朝鮮方面也是很爽,得了一個機步師一個裝甲旅,多少年沒有玩過如此先進的東西了,甚至有些朝鮮士兵這些天都在軍營裡叫著再度打過三八線,活捉偽總統盧泰愚。也不怪這些北棒兵如此狂熱,他們現在的這個裝備水平,如果訓得上,對抗一個同等規模的美帝機步師都不成問題。

只是北棒的覺悟不太好,他們得了裝備並不想趕緊學會如何操作使用,跟著中國打打仗,以謝提攜之情,反而全軍上下充滿著一種荒嬉的氛圍,認為這次出征就是為了騙裝備的,打仗什麼的完全沒有必要,等中國人打完,讓他們把自己和這些裝備送回朝鮮,然後再領悟如何操作這些武器不遲。

有這種思維的北棒兵更像是過來旅遊的,而不是過來作戰的。一萬五千名朝鮮人民軍被編制在第6集團軍,隸屬中線方面軍。本集團軍還有兩個紅警師,加上一個巴基斯坦師和南洋旅。第6集團軍的主要使命並不是作戰,其角色是後備力量,在前線出現兵力緊缺時填補上去,另外就是看守交通線、補給點、已佔據城市之類。

費歆針對北棒兵的精神懈怠專門彙報過齊一鳴,認為北棒兵應該被斥責和整肅,這樣他們會影響整個中線方面軍的風貌和作戰。齊一鳴覺得中線方面軍幾十萬人,不太可能被存在感稀薄的6萬北棒兵影響,也就沒有管費歆的彙報,但是誰知道北棒還真給齊一鳴捅了個簍子。

北棒人民軍負責了烏里揚諾夫斯克市的防守,本來這不是什麼重活,也沒有什麼技術難度,因為這一帶的蘇俄軍早已被肅清。可過於放鬆的北棒軍從來沒有出國作戰過,被奇葩的體制和軍內風氣壓抑太久,這些北棒兵在異國他鄉好不容易鬆了口氣,看到了完全不同的風景和姑娘,嗯,沒錯,看到了俄羅斯的白膚大奶高個子姑娘。

一個人民軍下級軍官在外出活動的時候,看中了幾個漂亮性格的毛子大洋馬,不由精蟲上腦,只不過營養不良的北棒兵身高也就到這些大洋馬的下巴,大洋馬們都不會瞧他們一眼。加上怎麼說北棒也算是“侵略者”,在別人家的土地上,自然不會收穫什麼太多好感。跟規矩的中國紅警士兵不同,北棒雖然出來烏里揚諾夫斯克,但壞名聲幾乎一日就傳出來了。

他們在街上亂晃,而且對俄羅斯人指指點點,甚至還出現了小偷小摸和搶佔別人東西和房屋的事情,奈何這幫矮子北棒兵手裡有槍,烏里揚諾夫斯克人敢怒不敢言。

話說那個色胚北棒軍官看中了幾個毛妹,又語言不通勾搭不上,看出人家對他不屑一顧,直接大怒。招呼了十幾個北棒下屬就把這幾個還在上高中的毛妹給抓了起來,弄回軍營進行了慘無人道的**,甚至這場暴行還不斷擴大,鄰營的北棒兵都加入了進來,最終導致了這幾個毛妹的死亡。

這件事點燃了烏里揚諾夫斯克人的憤怒,他們由市民代表帶領著,來到北棒軍營前抗議,但態度惡劣的北棒軍人卻跟他們生了衝突,雖然沒有開槍,但也導致了不少人受傷,最終還是中國的紅警部隊到場才控制住了事態。

得知了這件事後,齊一鳴不由爆了句粗口:“爛泥扶不上牆,就特麼會給我找麻煩”

齊一鳴也對這種事不算太意外,話說南棒當年跟著美國爸爸去越南打仗,這樣強姦當地婦女的事情也沒有少於,越南現在還有一批韓國混血兒存在來著。之後韓國人老拿慰安婦來指摘日本,日本人就諷刺韓國人其實沒有一點區別。

想到這裡齊一鳴不由感嘆,還是咱們革命軍隊作風純良。

“墨仙通,你怎麼看?”齊一鳴沒把墨仙通這個幕僚當成元芳,不過他也覺得這事兒多少有些難處理。

墨仙通回答道:“局長,我們本來是打著解放者的旗號來的,這個事件會極大地破壞我們的形象,給我們之後控制佔領區造成巨大的麻煩,甚至還可能增強蘇俄軍的抵抗意志,所以處理起來絕對不能姑息,要嚴懲凶嫌,給當地居民一個交代。”

墨仙通看出齊一鳴略微遲疑,又道:“局長,我知道您擔憂外交上的事情,但是您是掌軍的,軍令如山這句話從古至今就沒變過,領兵的人是費歆,總司令是您,您還有軍事法庭,這種事直接逮起來,立即審判,審完就槍斃,越拖越麻煩。別說這事朝鮮人犯的事兒,就是咱們自己人也猶豫不得”

齊一鳴重重一點頭,道:“好,我之前就是擔心朝鮮不肯交出元凶,甚至出現反彈,不過這個擔心確實多餘,就算這群棒子跟我們對著來又怎樣,惹老子不開心了直接將他一萬五千人葬送在俄羅斯,金家父子就算不爽還能把老子怎麼樣?”

齊一鳴屢爆粗口,真的是被這件事情搞得十分窩心,果然豬隊友是要不得的啊。

墨仙通適時又道:“局長,我覺得這次機會也很好,朝鮮派遣軍的司令金永春顯然仕途得意,未來肯定是朝鮮軍方實權人物,而我們朝鮮半島的佈局開始得略微晚了一些,趕得早不如趕得巧,趁這個機會把這個金永春弄死在俄羅斯,然後換上咱們自己的人,神不知鬼不覺,等他回了朝鮮,咱們就相當於在朝鮮軍中有了暗線,嗯,按照局裡的絕密資料,那個‘金太陽,兩年後就會歸西,他的兒子金正日接位也必有一番不穩,這可能是我們掌控半島的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齊一鳴聽後,不由眼中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