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處置朝軍

白麪黑廝

  

..一直以來齊一鳴撥弄著地球儀搞他的全球佈局,但其實他也有燈下黑,那也就是朝鮮半島。他剛穿越那會兒曾經搞了韓國一下,加了韓國的民主化程序,之後韓國也表現得比較恭順,還購買了不少中國武器做投名狀。至於朝鮮則更是恩威並施,也翻不出什麼太大的浪花。

不過等齊一鳴再回過頭來反思自己的一應佈局時,覺得雖然現在pl海軍軍容鼎盛,實力強勁,具有可觀的遠洋作戰實力,可縮小焦距看,美軍仍舊在自己的家門口大搖大擺地屯駐著大量軍隊。

日本那個自不必說,現在尚未脫離美軍佔領國的身份,再往下是沖繩,零碎的群島上美軍軍事設施也不少,臺灣這裡產生了一個斷層,中國已經成功收復了這座戰略地位重要的島嶼,獲得了前出太平洋的潛艇基地,然後越過巴士海峽則是菲律賓,美軍仍舊在這裡保持一定的軍事存在,原因就是中國在本位面的強勢讓菲律賓十分恐懼,所以歷史中美軍的撤離並未生,反而克拉克空軍基地、蘇比克灣基地都得到了加強。

而連在歐亞大6上的朝鮮半島,雖然不是島鏈的一部分,但同樣駐守了數萬美軍士兵在韓國。儘管在齊一鳴看來,這種規模的美軍,他隨便出動幾個紅警師就能夠搞定,但以此而成的戰略支點倒是不可輕忽。

不僅僅是韓國土地上的美軍不省心,北面的朝鮮也不是省心的主兒。從九十年代初朝鮮核問題就開始端,然後攪得東北亞局勢紛紛亂亂,齊一鳴倒不是擔心有了核彈朝鮮會難以制衡,想要滅朝鮮,怎麼都比五十年代麥克阿瑟容易辦到。主要朝鮮核問題等於給美國人一個很好的介入東北亞局勢的口實,不得不浪費中國的外交精力去跟他們周旋。

另外就是白頭山血脈傳承三代這個事情本來也很討人厭,到了三世小胖的時候,已經是目中無人了,對中國老大哥缺乏基本尊重,還經常說中國壞話,搞到最後中國也煩了,什麼奢侈品不再向朝鮮出口,石油供應也掐住了,甚至最後連脫北者都不往朝鮮送回了,而是交給韓國。

話說,齊一鳴認為東亞民族平均能力上在世界上是領先的,如果真能夠掌控朝鮮半島的政治走向,使之坐上中國這艘大船,好處還是很多的。因為歷史矛盾的問題,朝鮮半島可以天然地成為協助中國與日本對抗的國家,當然齊一鳴現在也不把日本放在眼中,但如果真的有大規模的戰事,讓朝鮮人對付日本人也能解放一部分軍力出來對付美國人。再者朝鮮半島也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中國經濟的組成部分,重要的出口市場。另一位面中,66就積極促成中韓的自貿區和自貿協定,不僅對於中國來說很有利,對韓國來說也是重大利好。

為了最優化這些想法,齊一鳴認為,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一個較為恭順的朝鮮族國家,更為符合他的戰略的展開。這裡面有幾個技術性問題需要解決,先這個朝鮮族國家是聽中國招呼的,而不是聽美國招呼的。當年齊一鳴沒穿越的時候就在國內軍事論壇上提過類似的設想,但沒法繞開一個問題就是韓國的親美傾向,以及駐韓美軍的問題。

不過現在齊一鳴自信這些都能夠矯正,影響韓國政治對他來說並不算是多麼困難的事情,類似的橋段他在不少國家都搞過了。稍微麻煩點的就是趕走駐韓美軍,但也不是沒有方法。這個問題只要解決了,其他的都不是大事兒。

哦,至於棒子的自大、逗逼等問題,齊一鳴只能一笑而過了,咱天朝子民總不能把智商拉低到跟棒子一個水平吧。他們愛怎麼折騰,怎麼自大都無所謂,只要命根子捏在齊一鳴手中,一切都有的搞。

至於如何統一朝韓,齊一鳴腦袋裡已經有了個大概步驟,此時也應該開始慢慢部署了。

在烏里揚諾夫斯克爆的朝軍士兵qi當地女性的事件,齊一鳴著方面軍司令費歆嚴肅處理,同時也直接將情況彙報給了朝鮮方面,這已經不算是先斬後奏了,因為朝鮮根本對齊一鳴怎樣處理這些凶嫌一點於涉能力都沒有。

在爆了當地居民衝擊朝軍軍營事件的第二天,紅警部隊就開進了朝軍軍營,將朝軍營完全控制了下來,朝鮮人民軍根本連抵抗都沒有抵抗,其總司令金永春更是連屁都沒有放一個。所有犯案的朝軍士兵都被聯軍軍事法庭下屬的糾察部隊給逮捕l沒有憲兵,履行對應職責的是糾察,所以聯軍所屬的憲兵也叫糾察)。

為了儘快平息烏里揚諾夫斯克的民怨,軍事法庭立即進行了一次“人民公審”,整個審判都是露天的,有數千名當地市民旁聽了公審過程。由十二個國家的軍事人員組成的審判庭審理了這個案件,在人證、物證俱在,犯案人供認不諱的情況下,做出了快的判決。因這起惡性案件情節特別嚴重,影響特別惡劣,所以判處所有犯案人員死刑,判決立即執行,有關朝軍單位的軍官和其他責任人也進行了責任的追究。

在烏市市民的歡呼聲和臭罵聲中,犯案的三十三名朝軍軍官和士兵被槍斃,有市民甚至想要衝進場中對屍體進行褻瀆,但是被軍事法庭的糾察部隊所制止。觀刑的朝鮮軍官們都頗為戰戰兢兢,不過軍事法庭的判決符合事實邏輯,而且處置也是公正的,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在中國人的手心裡,故而他們也不敢明著表達不滿,心中更多的還是恐懼感。

為了防止類似事件的再度生,聯合作戰指揮部召集了十二國的將官開了一個會議,要求各國部隊加強自己的作風建設,杜絕一切犯罪行為的生,並保護好自己的形象。

朝鮮派遣軍的總司令金永春臉色有些掛不住,雖然這是給全體代表開的會議,但是朝鮮顯然是格外需要注意的物件,他對於中國人連跟他商量一下都沒有,直接派兵衝進了朝軍的軍營,將犯罪分子抓捕有些恚怒,但是敢怒不敢言

會議結束後,金永春的恥辱感仍舊沒有褪去,對於中國人的憎恨也多了一些,他甚至上洗手間的時候都趁沒人狠狠地用本國語咒罵中國人。不過他沒想到這句話就是他人生中最後一句話了,一個紅警海豹士兵用戰鬥刀一刀將他的氣管切開,這位朝鮮軍的大將就這樣命喪異國。而從洗手間中,走出了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甚至穿戴也絲毫沒有差異的傢伙,正是齊一鳴準備的用來替代金永春的紅警間諜。

新的金永春返回朝軍營地後,並沒有人看出任何破綻,這個司令說話、舉動與原本那個沒有任何區別,只不過他一回來,就處置了在朝軍內部會議上詆譭中國人的朝軍軍官,並且嚴厲地要求各級朝軍官兵以身作則,注意軍風軍貌,誰給朝鮮丟了人,誰就是人民的罪人,誰就給偉大的金太陽丟了人。

齊一鳴其實真心不擔心這些朝鮮兵會怨恨中國,就算怨恨了又怎麼樣,是能咬自己一口?反正早晚他都會把朝鮮給收拾了,有必要的話,他還會造上數萬朝鮮裔的紅警士兵進入朝鮮,替代這些沒用的貨色。

朝鮮有上百萬軍人,可堪一用的其實也沒多少,未來如果齊一鳴要統一朝韓,必然不可能保留這麼大規模的軍隊,肯定要裁撤絕大部分的朝鮮士兵,去蕪存菁。更何況考慮到要掌握朝韓的政權,就要掌握朝韓的軍力,所以用紅警部隊假裝朝鮮部隊,然後成為新國家軍事力量中的一部分,必然可以提高齊一鳴對其國家的掌控力。

如南洋一般,之所以幾乎如中國的一部分一般,實行民主政治而不會翻出什麼太大的浪花,牢牢把握在齊一鳴手中,不外乎七成以上的南洋國防軍來自紅警部隊和國內退伍的士兵。至於半島國家,他倒是沒想法用紅警部隊佔太大的比例,有那麼個兩三萬人就足以控扼局勢。

待這個“金永春”回到朝鮮,齊一鳴將會用各種手段掌握朝鮮軍隊的力量,朝鮮的政治交替就在兩年後,只要軍隊他可以控制住,就能夠左右政治,推動朝韓走向統一。當然這個動作不可能只在朝鮮一國做,韓國那邊的工程量也不小,滲透政治人物,培養反美情緒和親中情緒,策劃將駐韓美軍驅逐等多項任務需要做。

只有3度兩側同時使力,才可以扭轉整個朝鮮半島的地緣政治版圖。未來的棋局已經漸漸明確,就是中美在全球的對壘,朝鮮半島就是一個說關鍵不關鍵、說重要也重要的邊角,提前落子拿下這一塊,就是對美國棋勢的打壓。有心算無心,周密對荒疏,料敵機先,才是齊一鳴的制勝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