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 薩芬旅的反擊

白麪黑廝

  

..一場小小的波瀾並沒有妨礙十二國聯軍在西俄羅斯戰場上的高歌猛進,在古往今來的戰爭中,從來沒有見過十二國聯軍這樣可怕的突進度,不到一個周的時間,中線方面軍和北線方面軍已經齊齊突進了過一千公里的距離,讓世界各國的軍事專家眼珠子都掉出來了。

特別是十二國聯軍三路齊頭並進,在推進過程中使用了類似接力的模式,一般一路兩個集團軍,進行交替的突進和休息,使得如此的疾行軍強度下,先頭突進的一個集團軍擁有最佳的作戰狀態。

這一路上蘇俄軍的抵抗幾乎是微乎其微,營團級規模的戰鬥甚至都沒有生,一方面是很多蘇俄軍直接撤出了戰場不願意繼續為馬卡舍夫戰鬥了,另一方面也是列奧波德有意回收兵力,準備動一場大規模的防禦作戰。

不過他自己都知道,這種防禦戰規模再大能有多大?撐破天他還能聚攏十餘萬人的兵力,而對面中國人隨便一個集團軍都是十萬人的兵力,三路聯軍壓過來,那就是七八十萬人,無論從裝備水平還是從戰鬥意志上來說,都不是現在已似喪家之犬的蘇俄軍可以比得了的。

“主人希望的就是用薩芬旅跟中國人硬拼一陣,以此衡量那個異界人的能力吧,既然這樣,那就讓我們好好戰一場吧”列奧波德如此想道,他已經對未來不抱希望,但必須完成柯克的交託,而且瘋狂的白化病人也想像瘋狗一樣狠狠地在中國人身上啃下一口肉來。

梁贊州,距離莫斯科已經只有一百多公里了,進展最快的中線方面軍的第9集團軍已經進入了這裡,而在數個小時之後,來自南線的三個集團軍,北線的兩個集團軍,加上齊一鳴手中的王牌第一集團軍將在這個地方會師,他們將會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莫斯科動總攻。

只要看一看地圖,分析一下三路大軍的行動,其實很容易得出這個判斷,於是列奧波德決定在聯軍會師之前就動逆襲,儘管自己兵少,但也要掌握戰場的主動,給中國人一個好看。

似乎清楚普通的蘇俄軍絕對不是精銳的中線方面軍第9集團軍的對手,列奧波德祭出了他的薩芬旅作為主攻部隊,以其餘的蘇俄機械化部隊作為輔助,向立足未穩的第9集團軍展開了攻勢。

蘇俄軍的攻勢有著濃厚的蘇聯特色,即便規模已經縮小了這麼多,但仍舊堅持著自己對鋼鐵洪流的熱愛。數百輛t54456t2甚至t8主戰坦克和協同的裝甲車,簇擁著作為戰力核心的薩芬旅重灌部隊,6輛“黑猛瑪”重型坦克和3輛冰牙戰車。

第九集團軍自然造就現了敵人的異動,一面請求後方的空中支援以壓制敵人,一方面則派出本集團軍的6航武裝直升機,協同99式主戰坦克裝甲叢集向對手起反衝鋒。

最先進入攻擊半徑的數十架武直-1o在十分大的戰場寬幅上,開始習慣性地用凶猛火力凌虐蘇俄軍的裝甲部隊,不過他們今天只打爆了十幾輛敵人的坦克和裝甲車,就遭到了巨大的損失。

冰牙戰車的自動跟蹤防空系統對付空中目標有著比密集陣還可怕的效率,當這些武裝直升機尚未反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就被一道道冰凍光線從天空中打了下來。今天的情景讓指揮官有些猝不及防,地面戰鬥進行了已經一週時間,他們其實也損失了一些直升機,往往是被敵人的單兵防空導彈放冷箭擊落,在面對這樣大規模的敵方裝甲叢集時,一般都是空軍登場碾壓,地面部隊再清場。不過隨著戰場的不斷推進,空軍的有效前沿支援能力變得稍稍差了些,所以今天的戰鬥爆時,空軍尚有二十分鐘才能抵達戰場。

這也間接導致了第九集團軍6航部隊遭受了巨大損失,十幾架直升機被冰牙戰車接連擊落,剩餘的直升機不敢再繼續靠近,立即後撤。而顯然薩芬旅並不想這麼輕易讓9集團軍的6航撤走,他們的自殺式無人機再度出現,這些小巧靈活的飛行器獵捕直升機這樣顯得笨重的東西並不困難,它們射的磁性炸彈附著在直升機上立即生爆炸,最終9集團軍派出的數十架武直-1o只逃回來了七架。

這個情況立即告訴了第9集團軍,敵方這一次把壓箱底的東西拿出來了,指揮人員無法專斷獨行,將情況立即通過資料鏈系統彙報給了坐鎮指揮的費歆。費歆此時還在梁贊的邊界附近,距離第9集團軍所在地尚有幾十公里的路程,他不僅手中握著四星半的第一集團軍,而且還有一支齊一鳴直接遙控的“黑科技兵團”,燭龍部隊。

燭龍也稱燭陰,是中國古代神話中的一種異獸,傳說它視為晝,瞑為夜,吹為冬,呼為夏,不飲,不食,不息,息為風,身長千里,在無啟之東。以燭龍作為這支黑科技兵團的稱謂,足見這支部隊的神奇和強力。

齊一鳴不會明知蘇俄軍有一支黑科技部隊,然後讓自己的普通武裝力量與其硬抗,在戰爭之前他就著手組建了燭龍部隊。燭龍部隊的規模不定,武器種類也不同,使用上也頗為靈活。齊一鳴派遣給費歆的燭龍部隊編制上大體相當於一個師,比薩芬旅大一些,師下轄制幾個不同門類的黑科技部隊。

費歆作為直接的指揮官,此時需要做一個決斷,是不惜兵力大規模減員,就用第9集團軍生抗薩芬旅和其他蘇俄軍部隊,還是讓第9集團軍主動後撤,然後立即讓燭龍部隊頂上去。黑科技部隊就算再黑,面對大規模的普通武裝力量還是會被打爆的,但是損失肯定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

想了片刻,費歆就做出了決斷,讓第9集團軍一整個集團軍向後撤,向第1集團軍靠攏,這也是這場戰爭中第一次聯軍部隊面對蘇俄軍的後撤。甚至費歆為了避免無謂的損失,還命令已經快要趕到戰場的空軍部隊後撤,而呼喚出了一直雪藏的殲-11黑鷹戰機和殲2o威龍戰機,協同世紀轟炸機再度襲來。

列奧波德現中**隊居然後撤了,也頗有想不到的感覺,他原本認為以中國人的不可一世,會跟薩芬旅硬拼一場才對,卻沒想到他們這麼不吃眼前虧,被打掉了幾十架直升機就嚇成這個樣子了。

列奧波德並沒有開心或者振奮,反而更加擔憂,因為這說明中國人不想就這樣跟他死拼,而是想要用更聰明的方式、以最小的損失擊敗自己。他想要讓薩芬旅加快度,攔截後撤的中國人,但奈何無論是黑猛瑪還是冰牙,遠比不上坦克賽車t2們跑得快,向來都是拖累節奏的東西。

於是列奧波德不得不大著膽子,讓蘇俄軍普通的裝甲部隊一擁而上,希望藉著剛才那股氣勢,吃掉中國人一部力量,擴大勝利果實。

不過這些普通的蘇制裝甲車、坦克始終不可能是中國裝甲部隊的對手,第9集團軍固然後撤,但不可能連個斷後的都沒有,把自己的後背露給蘇俄人,四個裝甲營拖在後面斷後,與高趕上的蘇俄軍裝甲部隊生交戰。

這是很沒有懸念的事情,戰局立即生倒轉,99坦毫無壓力地打爆了一群t2、t55坦克,僅僅十分鐘的功夫,就有五六十輛的蘇俄坦克和步戰車被擊毀,儘管大家都用2滑膛炮,但顯然中國的坦克炮威力更大、射程更遠,99式的火控也更強。特別是揮自己機動能力的中國坦克持續在行進中保持射擊,然後就是一個原地18o度轉向再度攻擊,讓t2這些蘇制坦克十分不適應,一一被敲碎。

可是,這群蘇俄軍裝甲部隊還是拖住了斷後的四個中國裝甲營,薩芬旅的重灌部隊終於慢吞吞地趕上來了,當99式的坦克手們觀測到黑猛瑪那大到犯規的體型時,就知道今天要麻煩了。

過一百噸重的黑猛瑪重坦克用2mr勺巨炮猛烈轟擊,這種炮彈帶有奇特的震波效果,雖然火控上不如99式的精密和先進,準頭也略差,但是隻見震波炮彈打在一輛99坦的右側,強大的震波居然直接將這輛五十多噸的99坦克掀翻。

冰牙戰車的攻擊更為犀利一些,冰凍光線打在99式的裝甲上,立即就會將它凍成冰塊。突入起來的強大敵人讓坦克手們十分危急,不過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紅警士兵,就算再困難的情況,他們也會頑抗到底。

幾輛99式主戰坦克向一輛黑猛瑪動了齊射,原本穿透力極強的炮彈轟在了黑猛瑪的車身上,但卻只是將其打得震了一震。冰牙戰車也是一個樣,被99式的2炮彈連續轟擊,仍舊能夠保持戰鬥能力。

甚至就連一開始被99式虐到快哭了的t2、t6之類的坦克們這會兒也狐假虎威地跟著黑猛瑪和冰牙動了反擊,他們雖然威力小很多,但是卻有著數量優勢,大量的炮彈轟擊99式,也能夠摧毀不堪重負的99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