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 吃毛子喝毛子睡毛子

白麪黑廝

  

..從克里姆林宮得到的神祕宮一應資料和情報,都以最快的度被送回了國內。自91年的蘇聯解體以來,莫斯科第三次城頭變幻大王旗,只不過這一次插上了十二面不同旗幟。十二國聯軍很自如地轉換了自己的角色,成為了佔領軍。為了體現出自己解放者的崇高形象,同時也為了降低俄羅斯人對佔領軍的不滿和敵視,齊一鳴特地通過已經完全掌控在手中的西伯利亞大鐵路,從中國向莫斯科等俄國重要城市輸送緊缺的日用品。

真是不進入莫斯科不知道,整個城市的秩序已經瀕臨崩潰,很多紅警士兵在一些居民宅中甚至現了餓死的市民,蘇俄統治的末期,列奧波德對於那些平民的死活根本不管,甚至還為了節約糧食的供應,私下裡屠殺了一批莫斯科人。這個俄羅斯最大的城市,可謂在政治動盪之後多災多難。從91年到現在,城市人口已經縮減了百分之七十左右,很多人是逃離了這個地方,也有不少人是非正常死亡,如被殺或餓死。

很多俄羅斯人看到中**隊進駐,並不是牴觸和敵視,反而是歡呼和大鬆一口氣,因為這就意味著,戰爭終於要結束了,大家不必再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了。

馬卡舍夫死了,列奧波德也死了,齊一鳴並未公佈列奧波德的存在,紅警勢力和神祕宮的衝突此時不宜公開,因為神祕宮浮出水面後,他的紅警基地也可能被拔出蘿蔔帶出泥。蘇俄軍差不多完蛋了,只是在區域性地區還有比較少量的蘇俄軍在進行用心各異的抵抗。

蘇俄全部的野戰部隊毀了,不久前聯邦俄軍的野戰部隊也打沒了,可以說現在西俄羅斯土地上唯一算得上正經部隊的只有十二國聯軍了。戰爭差不多結束,來湊數的那些小國基本上已經想要帶著自己的“戰利品”打道回府了。接下來瓜分俄羅斯的財產的事情顯然沒有他們的份兒,但得了中國給的大批武器裝備已經是令人幸福冒泡的事情了。

包括巴基斯坦、埃及、阿富汗、朝鮮、東歐三國等國,已經開始在各自軍事主官的協調下,從戰區撤回,稍稍麻煩的就是他們空著手來的,但是回程時卻帶了大量的武器裝備,而齊一鳴可不會那麼好心給他們運走,所以這些東西想要拿走,運輸費是少不了的。

像朝鮮這樣經濟緊張的國家甚至直接於瞪眼了,因為就算是運走156o裝備的錢他們都拿不出來,最終只能讓中國記賬,之後拿國內的資源來還。如埃及、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等國是不太差錢的,他們基本上都是把裝備拖到黑海沿岸,然後裝船送回國內,捷克斯洛伐克是內6國,所以還要在羅馬尼亞坐火車,穿過匈牙利。據說現在捷克斯洛伐克正在跟匈牙利協商武器裝備過境的問題。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是順路,取道中亞國家然後走中巴鐵路就能回去。

仗打完了,齊一鳴收穫了巨量的經驗值,紅警基地次以過百萬人規模的級大兵團級作戰,雖然對手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近乎不堪一擊,但他仍然刷了不少經驗。只是這些經驗值仍舊不夠他完全升到三級基地的,距離三級基地的門檻,還有那麼一點距離,齊一鳴大致估算,再來一個十萬規模的戰爭,或者十幾次有限規模的軍事衝突,差不多就能推上-級。

總之在他真正要跟美國攤牌之前,就算是背上一個窮兵黷武的名頭,也要把三級升滿。

此外,一次這種二百萬大軍參與的戰爭,獲得的系統獎勵也是多到光翻清單讀名錄就一小時的時間,齊一鳴大體看了看,沒有什麼特別了不得的東西了,都是以前常見的那些東西比如送一些裝備和部隊,解鎖幾項作戰實驗室在研究的科技,還有就是資源和資金的獎勵。

齊一鳴猜測,不升到-級,基地的作戰獎勵恐怕也就是這樣子了,不可能再出什麼特別讓他眼前一亮的東西了。再者說,如冷凍空間這樣逆天的東西,也不可能天天像大白菜一樣給。

此時齊一鳴更加需要處理的不是整理基地獎勵,而是戰爭的各種善後問題。如果用人民幣衡量,他動了這一場涉俄戰爭,打掉了至少有一千多億,好在紅警基地各種作弊似的能力⊥警士兵是不給錢的),實際他支出的並不是特別多。

他這些年也通過搞實業、在國際金融市場中撲騰外加基地各種匪夷所思的資金獎勵,攢下了不少的錢,這麼一場仗打掉了他不少家底,不過他也不算心疼。就算說讓國家掏錢為戰爭買單,他也不會願意這麼做。

話說這次戰爭中國家確實編列了一個戰爭預算,不過相比真正的戰爭花費杯水車薪,齊一鳴倒覺得這筆錢拿出來更像是來買戰爭後的戰利品的。

此時在葉利欽一黨還沒有回到莫斯科的時候,齊一鳴做的事情很像是美國和蘇聯當年在二戰後德國做的事情一樣。一個個精通俄語的間諜找到那些蘇聯工業和科學界極有名的人士,要麼打著的是西伯利亞或遠東的旗號,要麼直接用中國的名頭赤膊上陣,也許一個月三千人民幣的收入就足以⊥這些吃不飽肚子的俄羅斯專家申請快的技術移民通道,甚至一些鼎鼎有名的學霸級人物,配車配房,每年還有帶薪假,更重要的是他們進行的專案,上級會重點撥款投

蘇聯完蛋的時候,美國和西方國家已經挖過了一次蘇聯的牆角,中國也於過,不過比美國的成果小很多。當然價值最大,或者說也最危險的就是,柯克被美國人都給“挖角”走了。不過還是有相當多的科學家和大工程師有比較樸素的愛國情懷和民族主義,當然也有比較信紅色事業這一套的,大多都沒有離開。

可其後的內戰徹底暴露了現在的俄羅斯已經是不值得期待的地方了,很多人甚至忍飢挨餓,並被官僚和軍隊欺凌,所以熱血已冷的很多人,此時不可能不考慮自己的出路。尤其是齊一鳴手裡還有西伯利亞和遠東這兩個以俄族人為主的招牌,也打著蘇維埃這樣的旗號,勢必對於人才的吸引力更大。

當然也有些人頑固不化,就是不願意被歸化,間諜們就走曲線,攻克他們的家人,讓他們希望過更好生活的妻子兒女去當說客。這樣如果再不行,嗯,那齊一鳴也不打算將他們留給俄羅斯,直接用暴力將他們綁架,送到西伯利亞集中管理好啦。反正內戰中死掉的人那麼多,誰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

相對來說,由於基地的出現,蘇聯的那些工業成就其實齊一鳴已經看不太上。國內建立起的新一批的工業基地,那都是奔著二十一世紀最先進最清潔的特徵去的,就算是重工業,也本著對環境和子孫後代負責的態度,弄得又精密又安全。而顯然蘇聯的很多工業不具備這個特徵。

另外蘇聯四大工業區中的兩大已經屬於西伯利亞了,聖彼得堡那邊齊一鳴還顧不太上,不過既然莫斯科已經攻克,而且已經這麼久沒有開工,本著賊不走空的精神和原則,雖然看不太上,但不搬走也有些對不起自己花了這麼大精力打過來,然後又死傷了這麼多紅警部隊。

於是,大量的紅警士兵都化身了“搶匪”,在一些紅警工程師,甚至叛變了的俄羅斯工程師的指揮下,將佔領區各種有價值的工業裝置、實驗儀器統統打包帶走,能用的就帶回國用,不能用的看卡能不能回收造更好的,真的沒辦法了還可以賣到國際市場上賺錢。

當俄羅斯人欣喜於中國人給他們帶來的大量生活用品以及安定的社會秩序時,他們根本看不到中國人正螞蟻搬家一樣把蘇聯近一個世紀創造的財富統統帶走。

這個時候不少之前在私有化風潮中崛起的私人寡頭跳出來阻止中國人掠奪他們的財富,彷彿忘了不久之前其實自己也是這樣掠奪國家財富的。齊一鳴可不會對這些人有什麼好臉色,有實在不開眼地就拖出去槍斃一下,隨後貼上個“死於殘暴蘇俄軍之手”的標籤,把自己的責任摘於淨。

對這些實為前特權階級後為私人寡頭的揉捏還沒結束,那些工廠搬空後自然沒了價值,但是那些重要的資源型工礦部門,齊一鳴想起了之前的那些私有化券,重新當了一遍寡頭,那些普通人手中的私有化券,齊一鳴大善心地用美元來買,當然價值不會很高,寡頭們手裡的那些,那就對不起了,劫你們的富濟我們中國人的貧吧反正等到俄羅斯重新恢復統治後,誰要是敢不認這筆賬,齊一鳴還有一百種方式對付他們。就算是剛強如日後普京大帝對付尤先科的手段,他也不敢這麼對付2o萬鐵騎踏過俄羅斯一遍的中國。

這場令人咋舌的工業和經濟基礎掠奪,至少廢掉了烏拉爾山以西的俄羅斯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工業能力,加快了日後俄羅斯去工業化的程序。不僅這樣子,齊一鳴的壞水簡直流不完,他甚至還於起了人口販子的活兒,不少生活沒有保障的漂亮俄國姑娘認識了那些揮舞著鈔票的中國小夥子,介紹他們去中國或者遠東、西伯利亞享受更好的生活。

這是齊一鳴另外的小私心了,他還是很看重自己紅警士兵作為正常人的權力的,過一定年齡後,普通的士兵他希望由他們退役作為正常人生活下去。而顯然國內本來性別比例就有點不平衡,再多上那麼幾百萬單身漢,實在讓國內姑娘們太過搶手。

反正毛妹本來就比毛子漢多,再加上她們生活又不是那麼幸福,於脆挑選鮮嫩可口的毛妹專門為紅警士兵解決終身幸福問題。一方面變相削弱了以後俄羅斯展的人口基礎,另一方面,擴充套件了本國的人口,特別是控制北部兩個大國的人口。

話說,齊一鳴還預感長此以往幾十年後,說不定北亞地區會出現一個新的混血民族,嗯,作為一個穿越者創造一個民族,也算是值得誇耀的成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