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 惶急的鷹醬

白麪黑廝

  

..這段時間以來,美國人,尤其是那些保守主義的美國人都是覺得自己活在了童話裡,而且這個童話的主角還不是自己。不知道有多少上了年紀已經退伍復員的美國老兵曾經幻想過有一天他們的軍靴能夠踩在紅場的磚石上,能夠在克里姆林宮前合影留念,讓星條旗在莫斯科上空飄揚。

憧憬了大半輩子,搞了無數的這樣那樣的計劃,最終隨著蘇聯的解體,大家都將它當成一個永不可能實現的幻夢。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中國人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了,一口氣從太平洋的西岸,直接跨越了大半個歐亞大6,最終在莫斯科升起了自己的五星紅旗。

這股強烈的既視感和被打臉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人人都知道蘇聯已經衰落了,但是也不應該這麼不給力啊,丫的前幾天還凶凶地扔核彈嚇唬全世界人民呢,這時候怎麼讓中國人於得一點脾氣都沒了?要是美國人知道現在齊一鳴忙於拐騙幾百萬嬌嫩可愛的俄羅斯少女給他的大頭兵當媳婦,不知道會不會一口老血都吐出來。

毛熊如此便宜地就被擊敗,顯得跟蘇聯打了這麼多年冷戰的美國人也似乎很弱雞,雖然能夠有各種各樣的理由解釋這個問題,甚至還很有道理和很邏輯,但是現實就是美國人曾經怕得要死的那個國家,現在被中國給滅了。

做一個很邏輯性又可能沒真實性的不等式數學題,鷹醬不如毛熊,毛熊不如兔家,那麼鷹醬也應該不如兔家。

這些沒節操的言論自然不會真的被美帝的那些政客們重視,最多什麼net卩個+麼的開個大群嘲,然後洗腦一番基本就解決。但是更讓他們糾結的是——這麼重大的一件事情裡,美國居然從頭到尾沒有參與?這還是美國要主導冷戰後國際秩序的節奏嗎?

其實包括任期快到頭的老布什總統加美國驢象兩黨幾千號政客,在家吃政治和國際新聞這碗飯的上萬美國人,根本就沒有預料到事情會演變成今天這個樣。在一顆大毀滅者滅了車臣之後,美國政客們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口徑雖然不統一,但基本上兩個要義:一是怎麼置身事外不挨和諧彈,二是在自己不挨和諧彈的情況下如何讓俄羅斯繼續衰落打成肉泥。

就在這邊美國尚未有定計的時候,就聽東方一聲巨吼,且見某彪形大漢手提兩把大福,呼呼地就從山上衝下來了。他衝下來的時候還拉了一幫零零散散的小弟,一些自高自大的美國佬不由對他們送上歧視和嘲笑。

官方上的說法就是,不要惡化事態,儘量以非武力解決問題。

不過美國佬的嘲笑還沒過去,就見那三三兩兩的傢伙們,跟學了多重影分身術一樣,轉瞬間變成了上百萬大軍,美國的下巴立即掉在了地上。這還不要緊,他們之前最擔心的和諧彈,居然不聲不響地就被中國人給全部拿掉了,到現在他們都沒搞清楚原因。

這個時候又有人說了:“不必擔心,不必焦躁,蘇聯雖然垮了,但是蘇俄和聯邦俄軍還是有點力量的,中國人不開眼,肯定就陷進這個戰爭泥潭了,我們就這樣坐山觀虎鬥,且看我們未來一個重要的競爭對手就這樣被消耗得貧血,未來的地球還不是我們山姆國說的算麼?”

這種言論說服了大多美國政客們,然後大家跟看好萊塢大片一樣地搬了小板凳,買了爆米花和汽水,準備欣賞一場別人流血,自己開心的戰爭。各個什麼職業的國際政治評論員啦,軍事專家啦,名嘴啦都跑出來露露臉,還煞有介事地分析一下雙方的軍力對比,優勢和劣勢在什麼地方,並且幸災樂禍地認為中國人實在太二了,這是自己順風順水慣了,要栽跟頭了啊。

有了這些風言風語,美國佬準備把自己掉在地上的下巴合上了,可是還沒等這個下巴合上一半,這下巴又掉在地上了,這回不僅僅是掉在地上了,而且是摔了個粉碎。

十三天,中國人臨時拼湊起的這個什麼多國部隊,一共用了十三天時間,從開始向蘇俄動大規模空襲到地面部隊佔領莫斯科,6軍跨越了將近156公里,殲滅蘇俄軍近2萬人,俘虜蘇俄軍2多萬人,只用了十三天時間

之前某所謂軍事專家預言中國會深陷戰爭泥潭,就像美國深陷越南,蘇聯深陷阿富汗一樣,當那個節目再度請他去做客,他只面對鏡頭連續重複了一句話:“這不科學啊”

管你科學不科學,反正中國人做到了。即便戰爭的細節被牢牢控制著,甚至其他幾個參戰國都不知道中國人到底派了多少人馬,但是能數出來的部隊編制,算一算多國部隊大致兵力也在一百二十萬左右,簡直就是一場世界大戰的出兵規模了。

反正中國人到底怎麼辦到的不重要了,那些記者在莫斯科拍到的中**隊進駐的畫面總不可能做假。美國面臨一個近乎讓他們外交崩潰的問題,接下來俄羅斯局勢怎麼展,美國插不進手去,幾乎是中國人說的算了

氣惱的老布什逼迫國務卿詹姆斯o貝克自己遞交了辭呈,算是對他玩忽職守的懲罰,但實際上真的跟這位不作為的國務卿關係不大,因為美國人壓根沒想到中國人用十三天就廢了曾經讓他們糾結了四十多年的對手。

啊,想一想就覺得打臉聲ninie的。

老布什總統陰沉著臉,原本因為身體問題不太可能繼續參選下一任總統已經夠讓他覺得不爽了,現在美國在如此重要的一個外交舞臺上被邊緣化了,他更是不爽。新任的代理國務卿伊格爾伯格就在他身邊,這次“御前會議”老布什一定要商討出一個找回臉子的方法。

伊格爾伯格也是有點料的,他張口就建議:“我們現在應該要求中國召開一個安全峰會,邀請美英法德等國家參與,共同商討一個對俄未來最好的路線,如果峰會能夠順利舉行,我們可以憑藉我們的政治影響力和盟友的幫助,向中國施壓,爭取一個對我們最好的結果。”

國防部長切尼翻了一下白眼,道:“可是,現在中**隊全面佔領著俄羅斯,你說要開一個安全峰會,他們要是不同意又怎麼辦?”

伊格爾伯格立即啞口無言了,因為設身處地地想一下,如果換位成美國佔領著某地,另一個國家要過來揮揮話語權,美國說不定兩個大嘴巴就扇過去了。

老布什又問切尼道:“那你覺得如果他們不同意如何是好?”

切尼是隻老狐狸,他早有腹案,道:“畢竟現在中國人在俄羅斯的身份尷尬,斯拉夫人是驕傲且魯莽的民族,一開始他們還會對幫助他們擊敗殘暴獨裁者的中國人有些好感,可是越持續下去他們就會越憤怒和不安,中國人就越不知道他們該如何自處。也許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泥潭,但是我認為以中國近年來處理國際政治問題的手腕,他們絕不會讓自己處於窘境之中的,所以最可能的就是儘快地解決俄羅斯的問題,也就是扶植一個他們認為靠得住的傀儡。”

老布什點頭,道:“說下去。”

“但別忘了,此時俄羅斯還是有一個言氵法的民選,政權呢”

伊格爾伯格訝道:“你說葉利欽他們?”

切尼笑道:“沒錯,儘管除了一個空架子已經什麼都不剩了,但是畢竟他們是俄羅斯個民選出來的政府,仍舊享有正常的政治地位。”

老布什有些擔憂地道:“可是葉利欽也算是把這個國家搞成地獄的罪魁禍之一,更何況現在聖彼得堡能夠維持,中國人也是出力不少的,葉利欽應該明白,想要重回莫斯科,需要巴結的不是我們了,而是佔領莫斯科的中國人。

切尼點點頭道:“是這樣,但我覺得中國人這樣大費周章,可不一定會讓葉利欽繼續當他的總統,無論從意識形態還是從其他角度來說,葉利欽都不是一個好的傀儡。”

伊格爾伯格更加驚訝,“你的意思是中國會恢復蘇聯,他們有病麼?”

切尼搖頭:“這倒不會,但是重新讓俄羅斯變成社會主義國家倒不是不可能的,就像現在的西伯利亞和遠東,要說中國對於這兩個國家沒有影響力,那是騙鬼呢。如果將俄羅斯一分為三,而都跟自己有聯絡,相互之間還能形成制衡,中國人這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啊”

老布什又道:“其實戰略上,中國人的目的跟我們是一樣的,那就是削弱俄羅斯,從這幾天他們在俄羅斯做的事情來看,中國人也許比我們更狠啊。我們與中國分歧的地方在於,這個俄羅斯是傾向我國還是中國的,已經一片瓦礫和廢墟的俄羅斯,其實我們並不著急經營,但我們必須防範的是,中國借這個機會掌控俄羅斯,所以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必須阻止他們”

“是,總統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