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 逮捕葉利欽

白麪黑廝

  

..“你讓我出兵聖彼得堡?”一向顯得冷冷淡淡的普京也驚得眼睛都瞪大了一倍,看著面前自己信任的下屬。

“沒錯,這可不是一個餿主意,而是一個絕佳的好主意。除掉葉利欽,對於那些憎恨他的民眾是一個交代,還能使你更加的出名,讓一些恨他的人記住你,並支援你;其次,中國人肯定惱恨得葉利欽要死,他們不需要葉利欽繼續擔任俄羅斯的總統,而是需要一個能跟中國保持親善的新總統。與中國搞好了關係,尋求到了他們的支援,之後總統大位的角逐中,你就會是候選人中的佼佼者。”尼古拉扮演著他的狗頭軍師。

普京花了幾分鐘消化了一下尼古拉的這個建議,不可否認這絕對是很有建設性的。且不論跟中國人有聯絡那一部分,單是把現任總統拉下馬,然後打響自己的名號已經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一件事了。

現在的俄羅斯政壇缺什麼?不正是缺有朝氣、有魄力的政客麼?通過這件事展示自己的實力,讓民眾認識自己,從而正式登上這個國家的政治舞臺,不也正是他夢寐以求的一件事麼?

仔細考慮了幾遍,普京抿著嘴道:“好,就這樣做吧,尼古拉,你去召集我們的戰士們,明天早上我們就進聖彼得堡,讓我們這些泥腿子,去解散國家杜馬和聯邦政府吧”

尼古拉敬了一禮,大聲稱是。

毫無疑問,尼古拉之所以提出這樣的建議,是有戰略局決策層的影子的。讓普京出手幫自己把葉利欽給拉下來,是齊一鳴想出來的招數。美國人已經越來越咄咄逼人想要從俄羅斯瓜分到什麼東西,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但節操全無的美國人拿不到好處,很有可能也給中國使絆子,正所謂我得不到的,你也別想得到。

混亂的俄羅斯不是美國所希望看到的,但總比一個統一而且完全服從中國的俄羅斯強。

美國開始與葉利欽眉來眼去,加上葉利欽腦袋上那個討厭的總統虛銜,齊一鳴雖然有強大的武力,但也覺得頗為束手束腳。他可以不承認葉利欽,但是這會產生一定的負面效果。到時候自己要是立了俄羅斯的新政府,必然又要讓他們去跟葉利欽於一架,雖然葉利欽完蛋那是必然的事情,但靡費周章也很討厭。

齊一鳴不僅僅慫恿了普京給自己當這個刀子,而且還做了不少配套措施,先就是他用一捆美元鈔票賄賂了北方艦隊的現任司令官,要求他嚴守中立,等到局勢安定後再效忠正式的俄羅斯政府。這麼做的最大意義就是讓北方艦隊的那些戰略核潛艇不要給自己找麻煩。

此時他不方便再奪了俄羅斯最後的核部隊了,索性就學委員長用銀彈攻勢,反正只需要拖過幾天,到時候相信他自己會認清形勢。

再就是齊一鳴也收買了聯邦俄軍守備聖彼得堡部隊的軍事主官,葉利欽在聖彼得堡混得很差,對於這些部隊也不夠重視,所以收了齊一鳴的錢後,聖彼得堡的聯邦俄軍立馬拍胸脯保證只聽莫斯科的意思。

還有,一支二十多人的紅警特種兵埋伏在了聖彼得堡市內,一旦事有不諧或者普京變了卦,這些人會直接處決了葉利欽,把責任推到普京的身上。

總之做了這麼多準備,他就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葉利欽必須死

最起碼也是政治生涯上的完全死亡。

於是在多方籌算,普京對於自己被利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他的游擊隊異常輕鬆地開進了聖彼得堡,並基本上沒有遭到抵抗。當地的守備部隊躲在營地裡不出來,普京雖然有些擔憂,但只是派了人盯住他們的營地以防異動。只有少量的警察部隊跟游擊隊生了衝突,交火沒有造成什麼傷亡。

在聖彼得堡的市政廳,普京見到了葉利欽還有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傢伙。

尼古拉指了指那個臉色很差的老頭道:“是個美國佬,好像還是美國的國務卿什麼的,應該是來聖彼得堡與葉利欽密會的。”

普京臉色一寒,斥道:“果然嗎,始終沒有放棄跟外國勢力聯絡,覺得自己賣國賣的還不夠徹底是嗎?”

葉利欽這會兒根本就跟普京不怎麼認識,被提到普京面前時還不知道普京到底是什麼人,以為是中國人組織的“偽軍”。

“混帳東西,我才是俄羅斯的合法總統,國家的代表和象徵,你有什麼權力逮捕我,亂臣賊子”葉利欽叫罵道。

普京哼了一聲,說道:“整個國家,還有比你和戈爾巴喬夫更亂臣賊子的傢伙麼?”

他也不願意再跟這個傢伙廢話,高聲宣佈道:“我宣佈不合法的葉利欽政府和國家杜馬即時解散,另,葉利欽因叛國罪、瀆職罪、出賣國家機密罪被逮捕,革除總統職位,等待法律的審判”

任何一個時代要搞鬥爭,除了一些究級狀態下靠扣帽子就能搞,大多數時候還是需要撤出名為法律的東西當虎皮的。顯然給葉利欽羅織罪名並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普京隨口就扯出來幾個,讓游擊隊員們把這個仍在罵罵咧咧的傢伙給帶下去了。

伊格爾伯格看了一眼葉利欽,沒想到事情展到了這個地步,不過他也並不是很惋惜,從開始他就覺得葉利欽不會成功,現在只不過是提前了一些罷了

他打量著面前這個年紀不大的領導者,雖然相貌並不是特別出眾,在俄國毛子中身高也並不很高,但有一種特別冰冷沉凝的氣質。他外表看上去很低調,但能夠感覺到這平淡中一種迫不及待表現的張揚之心。

“這是個有野心的男人”伊格爾伯格判斷道。

普京看了伊格爾伯格一眼,道:“讓你受驚了,國務卿先生,也許現在我們可以好好地談一談。”

站在他身邊的尼古拉心叫不好,普京這個人絕不是好相與的物件,他雖然之前引導普京親善中國,但任何一個有腦子的政治家都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想到用另一個大國的力量壓制中國,從而儘可能取得俄羅斯在中間的平衡,以及保護自己的利益。

關鍵是現在尼古拉還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因為即便是沒有跟美國達成什麼協議,這樣的會面對於普京來說也是必須和重要的。

“非常樂意,還沒有請教,您是?”伊格爾伯格問道,葉利欽考不上了,如果這個傢伙是個值得栽培的人物的話,他不介意就利用一下。

“弗拉基米爾o普京,現在沒有什麼人聽過的名字,以後沒有人會不知道的名字”

普京和伊格爾伯格的會面很短暫,因為伊格爾伯格今天很疲憊而且受了驚嚇,所以普京又安排他去休息了。尼古拉全程陪同了普京和伊格爾伯格的會面,普京的英語並不好,而尼古拉則英語很流利,可以充當他的翻譯。

中間尼古拉想過翻譯錯一些地方讓雙方鬧翻,但最終他還是選擇了不要這麼做。

普京和伊格爾伯格沒有聊什麼太實際的問題,反而更多是在寒暄。普京聊到了自己之前駐紮東德作為克格勃的經歷,兩人還討論了德國汽車和美國汽車的優劣之處,最後普京才提到了一些自己在蘇聯解體之後的事情,而伊格爾伯格聽在這一部分最為用心。

談話後,尼古拉忍不住問普京道:“頭兒,為什麼你們淨是談論一些沒有營養的東西,不應該爭取美國人的支援嗎?”

普京很淡定的道:“我不是葉利欽,我對賣國什麼的沒有興趣。跟美國的交往很有必要,但是我沒有興趣當美國人的一條狗。”

尼古拉又問:“那為什麼聊那些內容?”

“先是為了讓那個膽囊都快嚇爆的美國人鎮定一下,然後讓他知道我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我不需要了解他,但他需要了解我,即便是從一些小事。”

尼古拉苦惱道:“搞得像是面試一樣啊”

普京終於露了一個很淺的笑容,道:“跟美國人的周旋,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接下來我們應該準備一個新聞佈會了,說實話,我現在還有點緊張呢

尼古拉也善意地笑笑,問:“那麼現在要不要接觸中國人了?”

普京想了想道:“把那些無用的議員和官員們送到莫斯科去吧,這件事你親自去做,跟幕後的中國人聊一聊,我想知道他們究竟要做些什麼事情。”

他不清楚,尼古拉去莫斯科那不是去溝通,而是去彙報工作了,尼古拉也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可以爭取普京的。

晚些時候,普京通過聖彼得堡的電視臺和外國記者,布了一份自己親自唸的宣告,宣告中表示葉利欽這個不合法的總統在任內天怒人怨,瀆職、貪汙、叛國等罪名不可饒恕,現在普京代表俄羅斯人民開革他的總統職位,並呼籲俄羅斯人民在困難關頭團結起來,共商國是,討論出一個對俄羅斯未來有幫助的政治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