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對非洲的投資(上)

白麪黑廝

  

..南大西洋靠近非洲海岸的水域,墨琺軾站在勘探船的甲板上,扶著舷側眺望著不遠處潔白的兩艘軍艦。這是一艘o5驅逐艦和一艘33大型綜合補給艦,擔任他們這次的護航艦隊。

墨琺軾不久之前還在伊拉克搞基建,沒想到現在又被抽調到了非洲,心想這樣總是在地球上不斷跳來跳去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但不斷領略異國風情,而且感覺到工程完工後那種成就感,還是讓墨琺軾心頭舒暢。

他知道pl打了一個打勝仗,攻破了俄羅斯的都,“解放”了被奴役和壓迫的這個國家。墨琺軾初時還無法消化這樣的資訊,不過現在卻有點看淡了。當初在伊拉克的時候,他就體會過本**隊的強盛,鎮守在伊拉克南部特區的pla部隊,是使地區和平穩定的重要因素,沒有什麼人趕在他們面前鬧事。

到現在公司又來安哥拉拓展業務,仍舊有軍方的跟隨,這讓墨琺軾在異國他鄉漂浮的人,感到十分的安全。

他旁邊的小趙卻並沒有感覺到這種安全,反而看到越來越清晰的海岸線十分的擔憂,“墨大哥啊,安哥拉現在正在打內戰啊,聽說打得還很凶啊,你說咱們能安全麼?”

墨琺軾不由輕笑,道:“你擔心這個於什麼,其實就是一些部族武裝互相攻訐一樣,拿著槍噼裡啪啦打一氣,至於打沒打中人他們不管,跟咱們過年放鞭炮沒啥兩樣。還有,你丫一個要駐鑽井平臺的,除非這些武裝分子有飛機導彈,不然肯定打不到你,你擔心這個做什麼?”

小趙臉皮紅了一下,辯駁道:“可是不可能總不上6地吧,那些安人運的武裝要是保不住我們,我們可就吃大虧咯”

墨琺軾大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笑道:“你以為咱們公司的保全是白請的嗎?那些可都是上過戰場殺過人的僱傭兵,而且小一百人呢,就算是部族武裝傾全力而來,我覺得都打不贏咱們,再說了,咱們不還有pla麼?”

小趙看著洋麵上那威武雄壯的軍艦,嘆道:“可是他們又不能老駐這裡,早晚還是要走的啊。”

墨琺軾嗯了一聲,卻道:“中海油在安哥拉撞到寶了,去年全部勘探出來的石油儲量,有小6億桶,你是學石油的你應該明白這是個什麼概念。”

小趙說到專業問題一本正經,道:“這大概是我國6地石油儲量的總和。

“沒錯,而且我們已經通過協商跟安哥拉方面達成了開協議,這6億桶新勘探出來的海上油田,全都是咱們一家的,只要跟安哥拉分成就好,國外那些七姐妹什麼的都得靠邊站。”墨琺軾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大能居然把這麼大一塊蛋糕給吃下去了,不過料想付出的代價也絕對不小。

安哥拉的海上油田開專案是齊一鳴推動的非洲戰略的重要一環,安人運本身就是當年蘇聯支援的紅色力量,蘇聯解體後稍稍偏中間派了一點,在蘇聯還沒完蛋的時候齊一鳴就加強了對安人運滲透和扶植。現任的安哥拉民選總統就是安人運領袖若澤o愛德華多o多斯桑托斯,而他順利登位自然少不了齊一鳴的支援。

雖然這個總統本人沒有被齊一鳴用紅警間諜控制,但他身邊不少得利的於將卻都是齊一鳴的紅警間諜,特別是安人運的武裝力量,已經被齊一鳴掌握了一個底掉,重要將領要麼是被完全教化控制,要麼就是齊一鳴的紅警間諜,總之對付安哥拉這樣的非洲效果,真的不要太容易。

明面上中國為了拿到這五十億桶的安哥拉油田,付出的也絕對不少。先安哥拉仍在內戰,安人運即便是力量較強,但以黑叔叔們的戰鬥力,實在難以快解決問題。齊一鳴不但指派了西木公司的僱傭軍團為安人運服務,而且許諾了大筆的軍事援助。

輕重武器自不必算,6軍裝甲車輛就豪爽地贈予了1oo輛vt-ia坦克,2o輛vn2型6裝甲車,6架武直-19輕型武裝直升機,還有退役下來的架強-攻擊機。這些武器的價值也得好幾億美元,白送給誰誰都樂意。

另外在經濟上也是大手筆,光合同簽署的保證金就搞到6億美元,這個錢基本等於白給安人運了。然後中國還未安哥拉提供了長期無息總額高達8億美元的基建貸款,主要用於基礎設施建設,涵蓋水電、交通、醫療、教育等,也包括一些重點產業的扶植,比如工礦業,和基本的農業生產與一定的輕重工業

甚至中國還不惜為安哥拉建設基礎的小工業體系,走得就是當年讓中國徹底全國工業化的“地方五小工業”路子,在安哥拉一些有條件的城市,建設能夠初步自我迴圈和供應現代工業化生活的產品。中國的五小工業指的是小煤炭廠、小鋼鐵廠、小化肥廠、小水泥廠和小機械廠,這是比較符合中國的國情的

不過顯然安哥拉煤礦產量有限,反而是石油大國,另一位面中在2oo9年甚至過了奈及利亞成為了非洲第一大產油國,所以搞小煤炭廠就不怎麼接地氣。這個小煤炭廠就被換成了小石化廠。話說其實中國現在大片的煤炭廠都被強制關停了,因為全國的電已經比較集中於核電、磁電、水電和天然氣電四大塊了,除了一些高度清潔的紅警盟軍電廠是火電,其餘基本已不再使用

西方國家對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基本上都保持著一種經濟模式,那就是嚴防死守阻止這些國家實現工業化,因為顯而易見這會抵消他們的優勢,妨礙他們用最貪婪和懶惰的方式賺錢。不過中國人從來都沒這種顧慮,也許當年自己沒有工業化的時候苦頭吃得太多了,所以對別人也能感同身受。

更重要的是,中國在社會形態理念上就跟資本主義那些註定要毀滅的資本家不同,促進全人類的進步,不僅僅是賺錢的問題,是文明演進、世界生產力展進步的問題。就算扯盈利,隨著生產力的進步,這個錢是賺不完的,只要永遠保持領先就好,而且像是基礎工業產品這些東西,不遠千里弄過來,中國人自己都覺得沒必要。再者說這些小國是永遠都會有缺口的,就算是中國在另一位面鋼產量世界第一,每年還不是大量進口昂貴的特種鋼。

齊一鳴決心工業化安哥拉是深思熟慮過的,第一安哥拉這個國家是紅色黨派主政,所以易於親近和影響。第二,安哥拉國家不小,有24萬平方公里,人口卻只有兩千萬,非常易於快致富。再者這樣的環境還為中國人進入這片區域棲息提供了條件。

一個暴富的安哥拉,可以成為中國在第三世界國家中心目中領導者的一張金箔名片。美國號稱領導世界,但除了見到他把利益都領導進自己家,可曾見過跟著他們混得第三世界國家從此不再貧窮混亂。反而是“被領導”的一群國家,支離破碎,國家前途渺茫。

王道和霸道的區別,就是這麼清楚。

話說中國之所以大舉揮灑美元進行投資,也是平衡自己嚴重失調的國際收支平衡。由於這個位面齊一鳴的出現,中國出口貿易的春天提前到來,而且不僅僅是大量的輕工業低技術勞動密集型產品的出口,如機械、汽車、船舶、電子產品甚至文化產品都大量出口,這就造成了每年一算貿易額,那個順差數字能嚇死人。

大量外匯被累積起來,中國的外匯儲備像坐火箭一樣衝上去了。這必然給人民幣升值帶來了巨大壓力,再加上很多達國家用購買力說事,認為中國已過中等收入國家,無限逼近達國家,強迫人民幣立即拋開現在嚴重失準的幣值,跟日元和馬克一塊快快地升值。

齊一鳴自己當年學經濟的,知道美國人的這種論調是坑爹。廣場協議後日本什麼德行大家看得明明白白,話說bnh幣值現在確實有問題,但齊一鳴還不打算像日元那麼瘋狂地升值。保持貨幣穩定就是經濟展的基準性原則。大貿易順差是經濟的結構性問題,需要看到的是,不僅中國貿易順差巨大,國內消費提升也巨大,而且還以每年2-o不等的度增長著。

這隻說明一個問題,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已經在加成型,不僅工業生產能力有滿足本國人民正常甚至常的需求,而且還有能力大量供應世界其他國家。這種工業能力在以往任何一個時代的國家都是不存在的,包括現在的美國。不過有遠見的人已經開始能夠預見到一個驚人龐大的級工業強國正在興起,他們為了各自的國家利益也在變著法子地想要扼殺她。

再一個齊一鳴不願意輕易升值的原因就是,憑藉著廉價的技術成本、人力成本和物料成本,加上中國完整的工業體系、叢集規模效應,即便中國為了經濟利益去侵略,這種單純靠貿易進行的財富掠奪,也堪比任何時代白皮豬們用血和火澆灌出來的原始資本積累。

不提軍火貿易常年6o1o6%勺暴利,就算是賣件t恤或者手錶,都是隨隨便便過1oo的利潤率,如何能讓中國人不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