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對非洲的投資(下)

白麪黑廝

  

..通過貿易順差累積的大量財富,讓中國政府、中國企業、中國普通人都以“非正常”的度富裕了起來,離無數仁人志士所理想的強國富民的目標無限接近。

現在,世界各國還無法完全理解中國這個經濟體到底是怎樣可怕一隻巨獸,他們雖然已經開始煩惱和憤怒於這種貿易的摩擦,但糾結的點仍舊是那些老式資本主義國家糾結的問題,無外乎就是匯率啦、反壟斷啦、經濟欺詐之類的事情。而等他們認清形勢,現根源不是出在這些細枝末節,而是他們落後的生產關係和國力根本無法匹配中國的時候,大概會出現兩個結果。

資本主義國家聯合起來繼續反赤化,銀行家、大資本家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鼓動新的世界戰爭,從而徹底滅絕中國這一進步而有潛力的生產模式和國家。

第二種結果,大約有些革命樂觀主義了,那就是這些資本主義國家不用推倒就自己變成灰塵被掃進廢紙簍。

齊一鳴當年曾聽奧觀海的講話中有這麼一句,如果讓13億中國人都過上美國人的生活,地球絕對會崩潰。當初齊一鳴思想覺悟和理論展都還不到位,憤怒的點是為什麼美國人就能過好生活,而中國人就不能過好生活。他那是在外國求學,見到市裡6%勺食物是浪費掉的而不是賣掉的,所有公司商店即便是下了班也開長明燈到第二天早上,這種社會狀態沒有人反思過節儉問題,沒人希望改變自己不正確的生活方式以⊥更多的人生活幸福。

後來齊一鳴懂了,商店裡的食物壞掉也不能給民眾,因為這會讓生產食物的農場主們不賺錢;能源被浪費掉也不節省下來支援別的國家,因為別的國家有了能源會擠壓自己工商業的盈利空間。

這是什麼?這是典型的唯利己主義的資本社會,個人主義的堅持之下沒有人覺得這是不對的,個人私利永遠重於集體、民族和全人類的利益,哪怕一絲一毫都不應該給別人。

當和帶路黨們在高叫這些西方國家有多麼先進,中國有多麼落後的時候,齊一鳴只能無奈地鄙視這群不開眼的貨色——你們連什麼是先進什麼是落後都沒搞明白,回家去吸你媽的奶頭吧

另一位麵粉紅色的中國是以退為進了,新買辦階級和資產階級的出現與串聯,已經開始反作用純正的紅色根系了,齊一鳴穿越前認為,不能完全斬掉這個爛根,中國以後還會出現新的一輪階級鬥爭和動盪。21世紀初各種社會問題的滋生和蔓延,其實拿我們父輩都不太敢重提的階級鬥爭理論一比對就現了——艹,這不就是酷烈的資本家對無產階級的剝削和壓迫嗎?

人們把視線都集中在了那些貪腐官員上,卻沒有看到根子裡,權力尋租大家都抓到了那個權字,可是不想想尋租的空間是怎麼產生的。人們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強拆的政府暴力機關身上,卻不想想強拆的根源是為了追求利潤的房地產商掃除障礙而花錢打點的那些無良官員。

這一切還不是追求利益的有錢人為了獲得額的暴利而走的“捷徑”嗎?馬聖在資本論裡寫過,資本來到這個世界上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是血腥的,資本家為了追求3o的利潤會冒上斷頭臺的風險。

不清醒的美分、帶路黨們控訴中國沒有民x自的時候,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搞了一個級大笑話。權力尋租、貪腐、官商勾結之類,還有那些各種所謂非人道情況,問題不在本身,而在於法律環境和配套性體制不健全上,跟意識形態屁關係都沒有。

舉一個例子,國外的大企業奉公守法,納糧完稅,還經常搞公益慈善什麼的,緣何來了中國全丫變成惡棍了?葛蘭素史克的行賄,福喜的造假,奧迪的零件壟斷,這說明資本在一有了能謀求不合理不合法的額利潤的環境時,根本不會顧及道德上的問題。

而且不是中國沒有這些法律,而是執法上有問題,就這樣他們知法犯法,還不夠說明問題?

一切的一切,都得回到生產力和生產關係這個人類文明核心矛盾上。

另一個位面的中國,有著健壯和潛力的底子,正確的方向,就是穿了一件不怎麼好看的衣裳。就算這樣,都已經夠嚇人了,毫無疑問當那些細枝末節的問題清理於淨,她會爆出更快的度。

齊一鳴在其專著中提出了一個新的理論模型:國土、資源、人口、文化、科技等要素為社會展的物質基礎,而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是意識基礎,其他那些細部上的體制和模式則是上層建築或周遭建築。這是一個相互影響的關係,物質基礎是決定一切的根本,意識基礎是決定文明和社會是否繼續前進的關鍵,上層與周遭建築受物質和意識基礎決定,也影響這兩大基礎。

物質和意識基礎的穩固和確立有利於展出正確的上週建築,而上週建築的不良有可能反作用物質和意識基礎。

本位面的中國,保證了物質和意識基礎,特別是物質基礎上幾乎數倍於另一位面的中國,而開始革新上週建築,這就使得中國這輛在人類文明社會展上的普快列車,進化成了高鐵。

隨著齊一鳴在這個世界呆得越久,對一些問題的認識更清楚,他又重新回到了階級鬥爭和社會形態的理論上面,預感到未來中國可能捲入的一場大戰,實際上是一場新舊社會形態的革命抵定之戰,它可能以世界大戰的形式表現出來,可能以國家爭端為導火索,但根本上是齊一鳴和中國所代表的先進社會生產關係與華爾街和美國所代表的落後社會生產關係的一場大決戰。

在這場大戰之前,齊一鳴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揮自己先進力量的優勢,整合自己能整合的資源與力量,不斷地增強中國的力量,以在未來的那場革命中,徹底摧毀舊世界。上述討論的是根本性問題,認識清楚了才對革命抱有希望。但要打贏,還是要講戰略和戰術的問題。

幫助展第三世界國家,扶植幾個如安哥拉這樣的典型,就是齊一鳴的戰略。當然這些接受中國幫助而崛起的新興國家其實都是綁在中國的經濟體鏈條上的。如齊一鳴給安哥拉的這個8億美元的援助性貸款,有一個比較苛刻的附加條款,所有一應所需裝置、技術和工人,都由中國提供,僅在特殊情況下可與中國協商引入其他國家的合作伙伴。

也就是安哥拉要建小石化廠,石化裝置就得找中國那幾個石油巨頭買;安哥拉要修路,得請中國的工程公司,請中國工程師,也就是墨琺軾這樣的人。

另外,中國與安哥拉合辦的一些公司,也其實等於以安哥拉的資源增強了中國在國際經濟,尤其是資源市場上的話語權。

齊一鳴其實也在走一條類似另一個位面美國的石油戰略,通過控制石油的生產、運輸和銷售,而左右世界經濟,核心就體現在貨幣上。

拿下西伯利亞、中亞、伊拉克石油最多的南部地區,還有本國的南海,齊一鳴已經掌控了相當大量的世界石油產出。而他又通過不斷加強對其他一些國家間接或直接控制的油田生產,不斷增強石油領域的話語權,從而最終實現打擊美元和石油掛鉤的地位,生生褫奪美元這一國際貨幣的地位。

在幾乎世界上任何一個產油國,都能看到齊一鳴撒出去的棋子,幾個關鍵國家就是安哥拉、奈及利亞、蘇丹、委內瑞拉。這會兒齊一鳴還在糾結是不是也在利比亞插一腿,不過大概法國的反應會相當激烈。

中東地區的沙特和科威特也有中國人的油田,雖然產能有限,但總量也不小。亞塞拜然原本是齊一鳴計劃中的一環,不過這會兒還在核攻擊中緩解,齊一鳴不想頂著標核輻射去開油田。

而且他手裡還有另外一個大殺器,那就是頁岩氣商業開採技術和可燃冰商業開採技術。這兩個東西就算放在215年左右都是一個國家的機密中的機密。中國頁岩氣儲量世界第一,西伯利亞地區頁岩油儲量世界第一,拿出來又是驚天的儲量。問題是現在油價開採頁岩氣,成本都讓人哭了。可燃冰也是一樣,還不到開採的時候。

不過齊一鳴對本國的石油需求不甚看重,因為紅警基地lv-之後,他會立即在作戰實驗室全力攻關可控核聚變技術,到時候石油、天然氣和可燃冰對他來說都是渣渣,不過是用來跟世界強權下棋的棋子而已。

可能再這沒繼續展下去,齊一鳴過不了幾十年就會傲嬌地說一句:“你們太落後了,老子不跟你們玩兒了,老子要衝破天際,那星辰大海才是我的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