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俄經濟恢復問題

白麪黑廝

  

..普京知道其實自己沒有什麼選擇,想要當總統,就不得不跟中國人合作。即便是搭上了美國這條線能夠起一定的制衡作用,但實際上美國人能為他做的太少,而中國人能做到的太多

“廖先生,我很感謝中國朋友對我進行的支援和幫助,但是我也堅信世界上沒有平白無故的愛,也沒有免費的午餐,作為對應的,那麼中國想要得到什麼呢?”普京目光灼灼地看著廖懷仁,頗為生硬地問道。

他是一個頗有民族主義情結的人,要讓他做什麼出賣國家利益的事情,真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這一點齊一鳴也都看得清楚,所以斟酌了不少的條件,以能夠讓他接受,同時對中國還有利。

廖懷仁哈哈一笑,看出了普京的意動,說道:“其實我們需要的東西都不會過分,先最關鍵的就是中俄關系的健康展和親善友好,那些外交辭令我就不扯了,我們希望在諸多國際問題上,俄羅斯能夠更多考慮中國的意見,當然我們也相信俄羅斯有著自己的國家利益,不可能一直與我們保持步調相同,但大的方向還是需要保證的。”

普京點點頭,即便俄羅斯衰落得不成樣子,五常的席位還是保住了,現在沒有哪個不開眼的跳出來說不讓俄羅斯繼續當大流氓,德國、日本、巴西、印度等國家都沒有這個勇氣。俄羅斯的國際影響力還是有的,這自然可以對中國的外交事務上起到一定的幫助。

普京認為這不是什麼太大問題,而且對方還保留了餘地,接下來他認為要竭力在國內進行改革和經濟恢復,外交上的問題他著實考慮不多,就算他考慮了也沒有能力去插手,因為俄羅斯現在根本沒那個財力和精力。

“其次,我們希望在俄羅斯重建和經濟恢復的過程,俄方能夠優先考慮我們中國企業。我國企業對於恢復經濟展,是有著很強的能力的,這些年想必有目共睹,這是對雙方都有好處的。我們也希望俄羅斯能夠儘可能地開放本國市場給我國的商品出口,能夠對我國的投資有照顧和優惠。”

這倒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中國憑著一手對外援建的凡本領,兩三年時間把東歐三國給拉起來了,現在據說伊拉克的南部地區也慢慢恢復起來,與美國控制的中北部地區是天壤之別。如果可以借重中國資本,確實能夠對經濟恢復起到比較大的作用。而且,之前西方給葉利欽開的那服藥到底有沒有效,現在全俄羅斯人都知道了。普京對於經濟方面並不拿手,他也勢必要找外援。顯然中國幫的國家沒有倒掉的,而西方幫的國家,除了當年馬歇爾計劃、道奇計劃那些,基本上都出問題了。

“最後呢,還是希望俄方能夠保護我國在俄利益的。當然,我們也會相應給予俄方最惠國的待遇,也歡迎俄羅斯人民到我國旅遊、求學和工作。”廖懷仁說完這句話,臉上自己都不由紅了一下。

俄羅斯現在怎麼可能在中國有利益,所以這歸根結底還是中國在俄羅斯的利益。而這些利益怎麼來的呢,還不是這段日子中國人氣勢洶洶地在佔領區“打土豪、分田地”。之前的私有化券便宜了很多官僚寡頭,現在這些私有化券又便宜了中國人。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中國人就控制了俄羅斯境內大大小小接近一千家包括農場、工廠、商店、礦產之類的企業。

這些企業可能數量相對俄羅斯經濟總體不算大,但是卻都很重要,簡單計算都有俄羅斯經濟總量的百分之十五左右,而且考慮到就業、社會穩定和國家運轉等其他因素,可謂對俄羅斯經濟的影響堪稱巨大。

普京一開始並不清楚中國人到底掌握了多少,但他本能地就覺得事情不對,表示在沒有見到具體數量前,他是不會答應這一條的,而且俄羅斯的財產需要得到保護,經濟獨立性也要維護。

齊一鳴和廖懷仁打的主意,其實主要就是在經濟上控制俄羅斯,政治上之後就算有獨立,也會多少屈從於經濟。雖然齊一鳴攫取的產業,沒有類似水電、交通等十分關係國計民生的,但卻掌控了相當數量的製造業和工礦業,然後就是地產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要麼是關乎強國,要麼就是經營性盈利的,比直接把控命門型產業要溫和許多。

廖懷仁最終還是出具了一份清單給普京,普京看了之後原本平靜的臉上都開始冒青筋了。很多東西他其實根本就不知道,但是光知道的那一部分他就覺得沒法接受了。於是普京中止了與廖懷仁的第一次會談。

之後,戰略局密令尼古拉對普京進行遊說,齊一鳴也對自己這邊的條件進行了一些修改。最終兩天後,廖懷仁拿了一份新的提議:以上企業股份轉讓中國所有2年,期間照常納稅,2年後中國保留上述企業股份的1o2剩餘股份無償轉交給俄聯邦。

這其實就相當於經營權轉讓,很多國家的一些資源性企業、港口之類的東西都習慣這樣做,特別是比較落後的國家,自己沒有技術能力和資金,但又指望靠這個拿錢,所以就找比較成熟的達國家公司來做。

普京也知道這可能是中國人最後的底線了,他們用一百多萬人打了一場戰爭,如果一點好處都不拿,自己那邊必然無法交代的。而且如果是時限轉讓的話,最終這些東西還會是俄羅斯自己的,普京如此安慰自己。

大片的農場土地還好說,耕2年後除非破壞性種植不然沒有什麼問題,但那些大型的工礦如果中國人心狠,可能二十年時間就給他採空了。普京加了幾個約束性條款,不得掠奪性開採資源,另外開採資源要以最低價向俄羅斯企業供應,並優先供應。

至於一些工廠、商店什麼的普京並不是特別在意,他本身對於其中的影響看得不清楚,所以就沒有多想,只認為如果中國人能接手這些已經長期停工或者經營不善的企業,使他們扭虧為盈,也省了他們相當大的精力去搞。

另外這很多企業原本已經不是國有企業了,而是那些私人的了,普京就是想收回來還要廢一些麻煩,他甚至都有點想讓中國人幫他再收回一些私人企業,好以後自己留著用。普京這個人其實很有蘇維埃精神的,另一個位面履鬥私人寡頭,尤先科一案用不光彩的手段就將私人公司變國有了,可見一斑。

這個問題最終還是談妥了,普京又提出了之前那個西伯利亞和遠東共和國的外交承認問題,畢竟他不願意背上割土的罪名。

廖懷仁這時候笑著拿出了自己的提案:“我們準備組建一個臨時性的政府和臨時性的國家杜馬,讓這些只有幾個月政治生命的過渡政府的官員來給你頂缸,你覺得如何?”

普京明白西伯利亞和遠東的獨立已是不可避免,只能嘆了口氣道:“好吧,就這樣子吧。”

“現在我們來說一說援助的問題吧”普京又道。

“嗯,經濟方面,我們會通過直接投資和協助式指導管理的方式恢復大多數俄羅斯企業的正常經營和生產,這當然需要一個統籌的經濟恢復和展計劃,畢竟現在的俄羅斯需要重新建立一套自己的經濟體系。而且最重要的是,需要滿足俄羅斯人民日常的生活需求,所以經濟方面可能會比較偏重於這部分,然後增強市場活力,也可以借用國外的優質產品改善俄羅斯人的生活。

私有化這條路其實就俄羅斯的情況來說並不能算是完全錯誤,適當靠市場進行調控會使得經濟變得具有活力而靈活。初步來說,我們還是鼓勵那些個體性的小規模經營,這些小私有經濟者對於改善經濟環境有著比較大的作用。

現在俄羅斯同樣也面臨著資金上的困境,所以我方還會提供大約2o億美元的援助性無息長期貸款,用以初步的俄羅斯政府的執行和一些計劃的展開。如果有必要,我國還會考慮追加一部分。另外普京先生還可以考慮世界銀行或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之類的方式獲取資金。但我可以向您保證,他們的條件絕對開不過我們的。”

廖懷仁是有備而來,帶了一些具體的經濟展計劃,都是由戰略安全域性制定的,看上去繁花似錦,普京不怎麼懂經濟,卻仍覺得很有意義,茅塞頓開。實際上這裡面都埋了一些小後門,要麼是便利中國經濟滲透的,要麼是可能產生負面影響的,廖懷仁並不懂得,但是齊一鳴卻很明白。

普京對此表示滿意,然後又道:“現在的俄軍已經幾乎沒有了,國家重建,軍隊也勢必要重建的,這方面貴方有怎樣的想法呢?”

這其實就有點半打臉了,因為這段日子中**隊不斷地把俄羅斯的各種武器收繳然後運走,普京此時說這個問題,其實就有警告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