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八千萬民兵

白麪黑廝

  

..海軍艦隊還在美國風光著,6軍這頭又開始用輪換的方式派遣部分規模不是很大的pla部隊進駐俄羅斯。根據中國政府跟俄羅斯臨時政府簽訂的協議,在新俄軍編練完成之前,由中**隊為其提供必要的國防支援和保護。俄羅斯畢竟不是伊拉克,不會有太大的駐守危險,而且6軍似乎有意早些熟悉這種海外部署的感覺,故而接替了一部分紅警軍團,進行俄羅斯的治安維持行動。

齊一鳴的紅警軍團已經撤出了九十萬人,仍有三十萬左右駐紮在哈薩克、西伯利亞和俄羅斯等地,隨著時間推移,這些部隊將會慢慢撤出。齊一鳴已將第一批服役過三個役期的普通紅警士兵解除了戰鬥協議,他們仍舊會作為基地生物,但會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下去。這批士兵也被齊一鳴用來移民北亞兩國,從俄羅斯拐來的鮮嫩毛妹可以解決他們的性福問題。當然專業技術士官、戰鬥精英型士官都不可能被齊一鳴輕易放走,這些人同樣也是自己部隊的重要戰力。

紅警軍團現在越編越多,連齊一鳴這個暴兵流偏執主義者有的時候都是一陣陣頭皮麻,要是沒有冷凍空間這東西,他覺得自己都不一定養得活這麼多紅警士兵。不論間諜、工程師和民兵這些兵種,正軌的紅警大兵齊一鳴已經編制了3o萬左右,其中2o萬是6軍,空海軍各佔五十萬。這種規模已經過了正經編制的pla正規軍了。

這還是齊一鳴主動裁軍一輪的結果,最近結束的涉俄戰爭,沒有獎勵他什麼特別的東西,獎勵的單位也沒有什麼亮眼處,但4o萬軍隊還是讓人覺得有些壓力山大。

官方其實也給了他紅警軍團的編制,不過只有2o萬6軍,算是預備役部隊。這麼算來,國家預備役部隊也有2o萬了,逼近正規軍的2o萬人。如果再算上1oo萬武警部隊的話,中國的武裝力量穩穩過6o萬,足以令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頭皮麻。

這還不是最嚇人的,當年中國一度擁有22億民兵組織,8年代縮減到現在也有86萬的基於民兵,齊一鳴當時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嚇得腿都是一哆嗦。這些民兵跟古代那些軍隊似的,平時耕田的耕田,做工的做工,偶爾抽空統一訓練,打仗的時候嘩啦啦召集起來,也是蠻嚇人。

讓民兵當野戰部隊不行,但是真的要打起仗來,跟在正規軍後面充當什麼治安維持、清剿和佔領的工作還是可以的,本土防禦作戰的話在山野打游擊,在城市打巷戰,足以⊥敵人蛋蛋稀碎,憂傷逆流成河。

這可是八千萬啊,八千萬

民兵主要的裝備其實就是普通輕武器,一般用的都是pl汰換下來的舊貨。不過有了齊一鳴這廝之後,舊貨也都被拿去回收造新貨了,所以人民武裝部為民兵配備的普通輕武器,其實並不比現在pla1使用的落後多少。

主要的自動步槍統一換為了83式dmm口徑自動步槍,跟武警部隊用的是一樣的。另一位面中,民兵的武器可謂是大雜燴,八十年代的時候甚至還有些部隊有中正式跟三八大蓋這樣的玩意,五六半什麼的產量都是幾千萬支,是民兵的主流裝備。不過齊一鳴有壓碎起重機,成噸成噸的廢舊步槍扔進壓碎起重機裡,然後再成噸成噸地把83式步槍和彈藥吐出來。

另外國內一些兵工廠的產量也相當可觀,因為技術成熟,模組化生產線製造,而且上面也有撥款,年產百萬支根本就不算事兒。再加上人民武裝部這樣的機構,也不太可能立即就給一個民兵配一支槍,基本上是多人合用,所以能夠實現這種完全換裝。

除自動步槍外,通用機槍、衝鋒槍、霰彈槍甚至狙擊槍都有給民兵裝備,甚至價值更高的行動式防空導彈、反坦克導彈也不算是特別稀罕的玩意。要不是人民武裝部的預算不夠自由,說不定都會有地方民兵組織購買輕型裝甲車和坦克進行訓練了。

齊一鳴那個位面的後世,民兵因為很多因素最終漸漸不再活躍了,可此時從上到下則都沒有這種忌憚,每年民兵們進行15天的集中訓練,在武裝部掛個號有空自己出錢也能去訓練中心打靶,其實這成為了不少軍事愛好者的業餘活動了。

齊一鳴也認為保持尚武的民族精神是很有必要的,再者進行軍事化訓練也能培養人們的紀律性和吃苦耐勞的精神,特別是慢慢大家的生活條件更好了,往往就更為嬌貴,倉廩實雖然可以知榮辱,但有時候也會消磨人的意志和骨氣

特別在另一個位面中,社會風氣大變,受到外來文化的侵襲嚴重,很多人都對軍訓丨之類的字眼十分牴觸,甚至連普通中學生、大學生的軍訓拮`為是對天性的扼殺,甚至更極端地喊出洗腦之類的字眼。

更有甚者,自由逗士們控訴軍隊的鐵血訓練缺乏人性,刻板低劣,已經不符合當代的展趨勢。他們挑出千萬分之一的非正常死亡案例,如中暑猝死、體罰猝死之類,認為這些是對人身權利侵犯,而且所謂軍訓丨就是老三樣l、打槍、軍體拳)的形式主義,沒有絲毫作用。

不可否認,這些逗士們的一些言語存在有限的道理,不排除軍事訓練的過程中出現了不合理的現象,但以區域性否認全域性,這種事情不正是逗士們擅長的東西嗎?214年的烏克蘭的逗士們用細部否定了全域性,結果如何大家一看便知。

上綱上線地來說,否定傳統軍事訓練,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否定國家傳統,想把人民大眾從跟黨走、以革命軍隊、革命戰士為榮的紅色主義風氣、集體主義至上精神,朝向個人私利為重、個人所謂的自由大過一切的西式意識形態硬帶。

是啊,外國人沒有軍訓丨日本青少年變成了什麼?御宅族另一位面尚未統一的寶島青少年變成了什麼?草莓一代

其實很多國家都保留著一定的集體主義和軍事化訓練色彩,在美國,童子軍是基本上每一個小朋友都有的一段經歷,更別提大量的青少年在槍支管理寬鬆地環境中學習如何用槍支戰鬥。歐洲的一些傳統貴族少年社團,將體能、組織活動能力作為重要的衡量標準。

看看標榜個性解放、溫情教育、自由萬歲的孩子們變成了什麼,就知道那些所謂逗士們的言論是否正確了。更何況,就算以另一個位面中國的情況衡量,這幫熊孩子們也絕不缺少什麼個性和溺愛,缺的反而就是剛強和紀律。把他們最需要的東西給抽走,這絕對是居心不良。

你看看中國上下八千萬民兵,五百萬正規軍,全世界哪一個不怕,背後批評,當面做小,有些東西並不是詆譭就能改變其優勢和先進性的。

從192年到現在,中國屢戰屢勝,而且在很多領域展現出了前瞻性,算是世界軍事變革的領頭人。再加上中國現在所處的國際環境較為寬鬆,所以不少國家都打著各種各樣的旗號來中國取經。

齊一鳴就知道為了搞好軍事外交,在各**隊內培養親華人士,包括國防大學、艦艇學院、空軍工程大學等plar勺第一等軍事院校,都進行了對留學生的擴招。這些留學生基本上都是各**方選派的軍官,甚至還有將領來到中國進修。當然,軍事院校跟這年頭所有大學一樣,提前開始了自己的擴招之路。

普通大學擴招少老師,齊一鳴還得撓頭,畢竟他手裡高水平的間諜和工程師哪裡都是香餑餑,每年分給高等院校的有限,但是軍事院校缺教官那就容易了,找幾個能說會道高水平的高階軍官去,基本解決問題。

甚至國防大學還跟西點軍校一樣,留出了每年2人的自由報考名額,選拔全世界的優秀學生。這2人名額不用什麼中國大使館武官推薦,進行背景調查後然後是筆試面試,通過後就能夠進入這間軍事院校學習。雖然齊一鳴不太清楚這些自由報考的留學生畢業之後是要在中**隊服役還是要回本國去當兵。

中**事院校的課程中,一些比較新的課程最受外國留學生的歡迎,諸如電磁中心戰、6軍數字合成化作戰、網路作戰等,不過對留學生上課必然是要留一手的。國防大學裡還有傳說教授“屠龍術”的,實際上就是“軟形態作戰

軟形態作戰是這幾年中國的提法,一直祕而不宣。實際上早已有之,即使用除戰爭之外的一切手段,如金融、經濟、輿論、網路等多重手段,癱瘓一國的作戰能力,以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齊一鳴將這種東西帶到了軍內,也沒想到會引起重大反響。

在傳統軍事謀略薰陶下,中國人對於不打仗就滅了對方有格外的熱衷,所以一時間軟形態作戰成為了國內的熱門課題,不知道多少軍事專家在靠這個吃飯。也正因為其效力強大,所以絕不會拿來教給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