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提前出現的萬維網

白麪黑廝

  

..轉日齊一鳴邀請傑奎琳來到了京城一處大樓,這裡並不是任何政府機關的所在地,是不久之前新落成的建築物,外型上跟這時的許多老建築也沒有太多區別,最高不過才六層。

“親愛的,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呢?”在一輛基地產紅旗轎車的後面傑奎琳毫不避諱地拉了拉齊一鳴的手,微笑著道。

對這個女妖精齊一鳴沒有一點辦法,雖然兩人之前是糊里糊塗地做了一點友誼的事情,可是傑奎琳一到沒其他人在場的時候,就喜歡用這種看似親暱其實疏遠的口氣與齊一鳴說話,貌似是在拿捏他。

“給你展示一點新東西。”齊一鳴也笑了笑,既然她佔自己口頭上的便宜,那自己也不怕佔手頭上的便宜,在傑奎琳包裹著黑絲襪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話說這誘惑的黑絲還是齊一鳴基地產的。

嗯,你問為什麼紅警基地產黑絲,這個我也不清楚……

傑奎琳不以為意,趁著下車之前,搞怪地在齊一鳴的臉頰上吻了一下。她嘴上塗著鮮豔的脣彩,一個輕吻就給齊一鳴臉上掛了一個脣印,齊一鳴可不敢帶著這個馬克出去見人,連忙從車裡拿出礦泉水用手絹擦掉。

看著齊一鳴侷促地樣子,傑奎琳不由咯咯嬌笑。

兩人走出汽車,外面齊一鳴的副手周予同已經等在那裡了,以往比較沉靜地這位高管現在也是有些振奮,對齊一鳴說道:“老闆,我們營建的廣域網已經連結,中國電信正式開始運營了。另外,用於我們基地資料庫的機密檔案,也已經搭建起了專屬網路,沒有跟將派民用的廣域網連結在一起。”

他這話都是用中文說的,就是不想讓傑奎琳明白。齊一鳴從穿越到1985之後,就把建造中國自己的網際網路放在了極高的優先層級,經過數個月的準備以及紅警工程師和國家一些專業人員的努力,終於先將京師到達裡諾爾的專用網建立起來,便於一些人在京師就能夠調閱在達裡諾爾基地的伺服器中的各種資料。

而齊一鳴還建立了第二個準備民用商用的網際網路絡,而該網路直接跳過了使用archie這種利用ftp共享檔案的方式,直接轉入了幾年後才會被人提出的全球資訊網模式,即使用統一資源識別符號,以文字協議傳輸,人們開啟連結以獲取資源。

帶著還懵懵懂懂的傑奎琳進入了這家剛掛牌不久的國營公司裡面,在一間辦公室裡,齊一鳴請傑奎琳坐在了一臺電腦前面。此時個人電腦已經漸漸開始展了,傑奎琳自然知道面前這東西是什麼,只是頗為新奇,因為比起她常見的那些電腦,這一臺顯示屏雖然也有個大屁股,不過使用了金屬色的外殼,設計得很有美感,而且機箱也小了一些,同樣也比那些只有白色的土氣電腦機箱好看。

“齊,這是你們開的pc嗎?果然你的審美觀比那些geek們強得多啊,外形很不錯,如果效能也好的話,會比別家的電腦市場好得多吧,怎麼,你是希望讓我幫你投資一個製造電腦的企業嗎?不錯喲。”

齊一鳴呵呵輕笑,微微搖頭道:“這個可以再討論,今天是來給你看別的東西的。”他說著俯下身,開啟電腦,電腦開啟後出現了一個騰龍銜著五星的商標,緊接著計算機便打開了自己的作業系統,從外觀上看十分類似早期版的indos95,不過圖示之類的東西都不一樣。有簡潔直觀的桌面,有工作列,有我的電腦、回收站之類的東西。倒是值得稱道的是,雖然計算機的畫素不高,可是這個平臺還是用了不少功夫讓圖示和視窗等顯得更加使用者友好和漂亮。

傑奎琳頗為吃驚地看著齊一鳴緊緊靠著像是小老鼠的塑料殼子就完全能夠操作計算機了,她聽說過滑鼠這東西,可是此時的滑鼠跟後世見過的完全不一樣,什麼人體工程學都沒有考量進去。

“你們製造的電腦可以不通過輸入命令,就這樣靠著圖形點選完成操作麼?呀,這樣一來就是沒有學過多麼深奧的計算機課程的人,也能夠操作電腦了,對於普通的商業公司來說,是個優點啊。”

齊一鳴嘿嘿一笑,扶著她的香肩,說道:“嗯,好吧,我承認很多東西你都可以拿去賣錢,不過今天最想要展示給你的不是我們製造的電腦,也不是我們製造的操作平臺,或者其他軟體什麼的,而是這個。”

說著他打開了一個藍色的地球圖示,實際上就是這一款操作平臺上的瀏覽器,他在位址列輸入了一個網址,用了幾秒鐘時間一個看上去還相當原始的網頁顯露在了傑奎琳的面前。這個網站實際上是新華網的英文版,全球資訊網搭成之後齊一鳴就找人鼓搗了一批算是還有點價值的東西。主要包括了中英文的新華網,作為一個主要的入口網站,把度娘給剽竊了下來作為搜尋引擎。然後還做了幾個簡單的儲存類似文學作品或者圖片之類的小型網站。

雖然齊一鳴認為這個1985版的網站還顯得格外簡陋,但傑奎琳卻被直接鎮住了,她拉著齊一鳴的手問道:“齊,告訴我,這是什麼?這個是報紙嗎?”

齊一鳴暗贊這個小妞果然有幾分聰明,笑道:“你可以這樣理解。我們組建了一個可以自由通過光纜、電纜傳輸大量文字、圖片甚至音訊和視訊的開放式網路,只要計算機通過tcp\/ip協議接入我們的網路,就可以自由地瀏覽我們網路上的東西。他們可以用數秒的時間把自己的信件從美國郵遞到中國,這個信件裡可以有文字,有圖片什麼的。或者像是這個網路上的新聞平臺,可以用最快的度,把訊息彙總在這上面,人們只需要點選滑鼠,就能夠檢視世界上生了什麼事情。”

傑奎琳迫不及待地搶過滑鼠,然後按照齊一鳴的指引點選了幾個連結,隨後看到了新的網頁,大半晌之後,她才一把抓住了齊一鳴的手,說道:“我有預感,齊,你們這是創造了一個新的時代!”

齊一鳴笑得有些得意,“我深信不疑。”

很快他給自己做備註道:“資訊的高流通勢必造成世界或者社會形式的新的變遷,特別是遙遠的地區與地區間的聯絡,人們之間的聯絡可以變的更加緊密。同時一種思維、一種概念甚至一種商品都可以利用我們的全球資訊網更快更大面積地向世界傳播。你看的很明白,下一個時代就是資訊的時代,一個世界各國人民對於資訊高度掌握,資訊高流通的時代。”

傑奎琳也不愧是摩根家族的女兒,她毫不遲疑地說道:“齊,這個專案不管要投入多少錢,我們也要把他推廣起來,按照你的邏輯,掌握了資訊,就是掌握了世界!我們,就開始做掌握世界的人吧!”

齊一鳴不由打了個冷顫,但還是和煦地微笑:“在我們國家搞問題不大,我們現在身處的這個公司就是以後我國的網際網路服務的提供商,人們就像交房租一樣每個月給我們一筆錢,可以自由地使用這個服務,起步階段我們會普及我們的企事業機關,把各種資訊檔案整理成電子檔案,然後全國通聯。”

傑奎琳眼睛一亮:“所以新澤西州的警察把本州的罪犯的照片和資訊放在網上,處在俄勒岡州的警察同樣可以看得到?”

齊一鳴點頭道:“這是一種用法。”

傑奎琳興奮地難以自抑,抓著齊一鳴的胳膊道:“它能做到這麼多事情,前景的廣闊令人覺得全身抖!哦,甚至在軍事上也能夠有所幫助吧,我敢打賭,你這個中國最大的軍火販子,一定已經把這種技術利用在了你們的武器上吧。”

齊一鳴深深感嘆於這個丫頭的聰明,索性承認道:“算是吧,但很多東西都在驗證之中。不過單純考慮資訊聯網和共享的這種優越性,對於指揮體系、後勤體系的統合性和幫助,就已經是了不得的貢獻了。”

齊一鳴又微笑道:“其實美國政府也在搞差不多的東西,只不過我們比他們走得遠一些,他們現在搞得阿帕網主要是用於軍事的,不過當然也缺乏商用的潛質,不久前軍事用途和學術用途的網際網路已經分家了,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正在推廣自己的nsfnet準備主要用於連結各個大學,當然他們的模式無法擴建到我這個全球資訊網的規模,所以就不具備我們所具有的龐大商業用途。”

傑奎琳拉著齊一鳴的手,還輕輕地摩擦著,撒嬌似的求懇道:“齊,就把這東西在美國的經營權交給我吧,我們平分收益,好不好嘛——”

旁邊站著的周予同識趣地轉過臉,假裝看不到這對狗男女。

齊一鳴也不引人注意地摸了摸她的小手,說道:“這個沒有問題,具體細節我們可以再討論,而且我覺得在中國先搞一搞試驗出一些經驗教訓來,下一步你帶回美國會更加順利一些。”

“好的,就這樣說定了!”傑奎琳絕麗的小臉上都是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