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 抓出大魚

白麪黑廝

  

..戰略局的全力出手,立即將這個根系又深又密的利益結合體給拔了出來。單是海警一家,就有浙江支隊、申城支隊、江蘇支隊三個支隊過幾十名海警官員落網,聚攏在這些海警官員周圍同樣拿好處的海警警員,人數更是過百

考慮到這個走私團伙走私的主要方向就是日韓,實際上對日韓海上貿易的主要幾個海警區,都被這幫猖獗的犯罪分子拿下了。在得知三個海警支隊裡都有蛀蟲的存在,齊一鳴心中既是冰涼,又是醒悟——沒有大身份大背景,絕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侵蝕掉三個海警支隊的。

除海警部門之外,海關也是同樣一力為這個賣國犯罪團伙保駕護航,不僅如此,海關還是最大的利益均沾體,每過一艘船,海關至少能從中抽取1o%勺利潤,單是寧波這艘被抓到的船奉獻給海關的打點賄賂,金額就高達兩千多萬人民幣。這是自從齊一鳴主導新體制以來,第一次抓到金額如此巨大的賄賂案

當今因為有了多重有效的反腐手段,人大方面也被賦予了更多監督的權力,所以每年抓出來的貪腐數量都比較有限,而且層級都比較低。雖然不能保證每一個高官的屁股都比較於淨,但是最起碼都是不怎麼犯忌諱的。至於有一點優厚待遇、被送一些不算出格的禮品,還沒有到矯枉過正的地步。

就在齊一鳴以為國家雖然可能清廉指數比不上類似挪威、瑞典這樣的北歐國家,但是世界範圍內排在中上應該不成問題,卻爆出了這樣的醜聞,而且不僅僅是牽扯經濟利益的問題,還是帶有極為敏感的國防技術機密的問題,齊一鳴幾乎是怒不可遏,恨不得把這些**分子和賣國者統統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因為格外的憤怒,所以戰略局上下為了平息局長大人的憤怒,工作起來也是格外的賣力。他們是在海關走的各種貿易上,事無鉅細的排查,最終查出來的結果更是觸目驚心。不僅在賣國走私案上,一些地方海關收取了高額賄賂,縱容這些人的走私,甚至在一些普通的物品上,很多海關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看上中國內銷產品和出口產品巨大差價的,絕對不是一兩個貪心的商人,而是相當數量的人,如果海關的節操還在,這些人只能偷偷摸摸地走私,被抓了之後就倒黴,可是一些海關卻明目張膽地收受走私商人的賄賂,讓這些走私商“夾帶”大量走私商品,以合法的形式進出關口。甚至虛假報關的情況也出現,看到戰略局國內情報處估算的金額,齊一鳴心情更差了。這個龐大的數字,簡直都可以是一些效果全年的gdp了。

不僅如此,有些海關官員還操弄權力。因為進出口貿易是相當大的一個管理權,只要有人想要找點麻煩,比如在通關時間、報關程式、檢疫之類的事情上做一下手腳,就可能給守法的貿易商造成巨大的損失。為了避免受到這些留難,很多商人就花一點錢打點海關。而且,中國這個傳統的行賄文化覺得這絲毫不是問題,更縱容了這種現象的生。

讓齊一鳴頗為無奈的是,幾乎百分之八十的出港貨船都存在走私的情況,只不過是規模大小的問題。另一個位面是貿易商和船員們走私國外的各種緊俏商品來中國謀取暴利,汽車、名牌奢侈品、電子產品之類曾經相當受歡迎。可是在本位面,這些貿易商們卻極為熱衷走私本國生產的商品到國外去賣,低價的中國高檔商品很受日韓,甚至歐美國家的歡迎。

齊一鳴為了這件事專門照會了商貿部、改委和紀委,決心要針對這個問題搞一輪特大規模的整肅,把這股走私的歪風給徹底打下去。雖然知道只要中國產品仍舊是處於相對優勢,這種走私的動機仍舊強烈而且會繼續存在,但是齊一鳴卻可以⊥走私的代價變得巨大,而且增強對走私的控制力和約束力。

日本橫濱,這一重要的港口顯得忙碌又平靜。日本的和族屬於一個安靜的民族,在國外看到亞裔面孔,叫的最大聲的是韓國棒子,最安靜的是日本鬼子,剩下的都是中國人啦。經過了昭和的經濟奇蹟,加上廣場協議的惡果此時還沒有完全顯露,日本人現在滿足於他們構建的經濟成就。經濟總量已經位居世界第二,而且一些日本品牌已經在全世界內建立了自己的影響力。日本人雖然不覺得能夠買下美國了,但仍舊覺得日子很美好。

一間僻靜的日式和屋中,一個禿頂的日本人驚恐地跪在地上,嘴巴被膠布粘住,手腳也被困得嚴嚴實實,面前則是兩個不懷好意看著他的男人。

這兩個男人自然不是覬覦他的菊花,他們將這個名為水戶孝太郎的男人綁架過來,是為了從他口中獲得情報。

看上去有些瘦弱單薄,但是眼中卻總閃耀著精光的人名叫白焚,身材精壯像是力士一樣的漢子名叫王東英。一聽名字就知道了,他們都是中國人,供職於戰略安全域性,是派駐在日本這邊的特工。

賣國走私案使局長大人憤怒,整個局裡動用了各種資源誓要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幾艘走私貨船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就是日本橫濱,而且據那名被抓獲的船長供述,他在橫濱會把b寸晶圓的生產技術和工藝交給這個名為水戶孝太郎的日本人。

王東英是南京人,大屠殺那會兒他的爺爺正在外地,卻死掉了親族滿門,這使得王家天然流傳著對日本人的仇恨。王東英剛來日本那會兒,差點見到日本人就殺,不過被培養為刺客的白焚則告訴王東英,只有訓練自己能夠在敵人之間隱藏,在想要把敵人殺死時還能對敵人露出真誠的笑容,才是合格特工應該做的事情。

面對水戶孝太郎,王東英的冷血氣質表現得淋漓極致,他用日語說著:“水戶先生,我有一門技巧,叫做分筋錯骨手,顧名思義,它可以⊥我把一個人的筋骨扭到錯位,而給人帶來極大的痛苦。我曾經在一些人身上使用過,很可惜他們都太脆弱了,往往在我折斷他們第四根或者第五根關節的時候,就已經痛死了,不知道水戶先生能夠支撐到第幾個呢?”

水戶孝太郎嚥了口唾沫,他的眼睛被捂著,看不清兩人的樣子,但是聽到這話已經是快要小便失禁,被撕開膠布後,他一個勁兒地道:“兩位大人,你們抓錯人了,我只是一個普通商社的小職員啊,沒有什麼錢的,請你們務必放了我,我還有家人要養活。”

王東英嘿嘿一笑道:“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他走上前伸手搭在了水戶孝太郎的肩膀上,也沒見什麼動作,只聽喀嚓一聲,水戶的胳膊就被王東英卸了下來,水戶出殺豬般的慘叫。

“如果不趕快裝上去,這根胳膊可能很快就廢掉了啊,水戶先生,請考慮好喲”王東英陰測測地說道。

白焚嫌水戶的慘叫很煩人,雖然他們這裡很清淨,但也怕引起過路人的注意,畢竟他們這也算深入敵後,白焚對王東英道:“我們沒那麼多時間跟他玩,用l2吧。”

王東英唉了一聲:“真沒意思啊。”

l2是戰略局給特工們配得一種吐真劑,它需要結合致幻劑使用,沒有的時候嗎啡或者可卡因、冰毒等毒品也可以,幾乎沒有人能夠頂得住這個東西。白焚抽出針管,先後給水戶注射了致幻劑和l2,等1o分鐘之後,藥效就開始作用了。

“說罷,你到底為誰服務?”這是經典的審問間諜的問題。

“內調。”藥物使得水戶口齒變得不怎麼清晰,但是還是不太影響審問。內調是日本內閣情報調查室的簡稱,名氣不怎麼大,卻是日本最高的情報機構

“是內調叫你竊取中國技術情報的嗎?”

“是的,這項行動是日本內調和美國ciar勺共同委託,目標是儘可能竊取中國重要科學技術情報,著重於工業生產上能夠產生經濟利益的情報。獲取情報後,日本和美國會共同分享成果。”

王東英聽了大怒,當即就像扇水戶一巴掌,但是卻被白焚攔下來了,因為審問還沒有完成。

“你們在中國策反了多少人,是誰為你們轉移中國重要技術情報提供了方便之門?”白焚繼續問道。

“我們在中國的策反工作進行的不是很順利,並未策反多少重要的任務。不過另一項工作我們取得了重大成功,我們接觸到了一名中國中央大員的公子,並且與其培養了親密的關係,走私生意這件事就是我們建議給他的,隨後在走私活動進展順利而且更深入的時候,我們提出了由他協助向我們提供一些技術和工藝資料的事情。為了讓他同意,我們付出了2億日元,並且還邀請他在日本享受一個月,最終在多番心理暗示和說服之下,他答應了我們的請求。”

王東英和白焚對視一眼,心道:“真的抓到大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