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葉瑤子獻計

白麪黑廝

  

..擺在齊一鳴面前的兩份材料讓齊大局長的表情精彩又豐富。一份材料來自於駐日本的戰略局特派員,白焚和王東英,他們拷問了水戶孝太郎,得到了重要的情報。水戶的這條線,已經接到過了四艘船共15次的走私,如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這樣的戰略性資產的流失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嚴重,也許一開始這條線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盈利,所以並沒有太敢打犯忌諱東西的主意。直到做到後來他們做的熟稔了,才開始走私一些敏感的產品。

至於被洩密的資料,前後一共有三份,包括6寸晶圓的設計圖和生產工藝,以及幾種說不上多麼先進但也是時下主流工業產品的技術,這三種技術所涉及的市場金額接近6o億美元,基本上都是中國產品具有一定優勢的領域。

齊一鳴考慮之所以不在那些中國壟斷性的領域進行競爭,一方面這樣太容易暴露自己,一定是從中國這裡非法搞來的技術,另一方面在中方優勢太大的領域競爭,勝算也不是很大。不如就在那些中國有一定優勢,但本方也不是太差的領域進行競爭,壓過中國的可能性較高。

“還好現的及時,要是這個口子被開得大了,還不知道多少東西會外流出去,造成國家多大的損失”齊一鳴也只能慶幸,一開始這幫蛀蟲還不敢動特別要緊的技術,只是從一般性重要的技術開始往外擴散。自然,齊一鳴對於相控陣雷達氮化鎵t組建生產、隱形塗料的配方之類核心機密技術,保護也十分嚴密,也不會出現這樣被身處高位的叛國者出賣的情況。

白焚和王東英回的重要情報還包括了國內給那個犯罪團伙張保護傘的罪魁,主使這件事的那個黑手本身沒有什麼職銜,但是他卻有一個通天的好爸爸

而齊一鳴手裡接到的另一份材料,或者說一張紙條,就讓齊一鳴的怒火更加旺盛了。因為這張紙條來自齊一鳴認識但是不熟悉的一位現任cae大佬,也就是新上臺不久的領導班子中的一員,齊一鳴跟他見過幾次面,沒有太多交集,只清楚這位是分管經濟工作的。這位大佬,就是幕後黑手那個坐在雲彩裡的好爸爸

紙條上只有一段話:著戰略局齊同志注意影響,以社會穩定和團結為要務,盡了結案件,以免株連無辜,孫字。字不是這人叫這名字,而是“孫某人寫的”的意思,此人現實中不存在,勿自作聰明尋人,劇情需要)

中文的藝術是很高階的,雖然只有短短几十個字,但是意思卻是很深的。說齊同志,不說齊局長,是居高臨下,把齊一鳴這個豆包不當於糧,也有點命令和指派的意涵。注意影響的潛臺詞就是不得把事情鬧大。所謂“以社會穩定和團結為要務”,講的也根本不是社會,而是權力階級的問題,意思就是大家都是權勢上層人物,不要為了這種事撕破臉,到時候對誰也不好。“盡了解案件,以免株連無辜”意思就更明白了,實際上就是讓齊一鳴中止戰略局聲勢巨大的調查行動,警告齊一鳴不要把處理的人延伸到他不想延伸的人身上,也就是他的兒子。而所謂的無辜,其實根本就不無辜,但云彩裡的人說了無辜,他就是無辜的。這就是“金口玉言”

齊一鳴想把紙條揉了,但是最終嗤笑了一聲,隨手把紙條扔在了桌上,紙條像一片羽毛一樣輕飄飄地停在桌面上,齊一鳴自語道:“看來還真有人把我只當普通部級於部啊,呵呵,估計有人計劃的時候,還會把戰略局只當成一個司局級,連戰略局是部級單位都忘記。”

自言自語後,齊一鳴已經是臉若冰霜,他一向都是脾氣不錯的人,可是這一次實在是有人想要重新整理底線,更是想動搖國本。瞭解紅警基地存在的人其實並不多,除了最早的老領導們大體都知道,後來的新人只是大體知道戰略局是一個特殊的存在,掌握著很大的資源和力量,而且密級很高,不到一定程度就算是雲彩裡的人物們也不能知曉。軍方內部知道的人可能稍多一些,但是也是相當高層級才能解除。

因為齊一鳴把戰略局以及紅警基地掩蓋得比較結實,所以反而有人不把齊一鳴太當回事。像是打仗這樣的事情軍委說了算,所以行政一端則不太清楚。大方略和戰略上的問題,插手的餘地更少,可能這也引起了少數人的不滿。

一號長和u81i閣下自然是知道情況的,但餘下的人則是一頭霧水,所以有人自以為手眼遮天,就不把戰略局這樣的單位當一回事,反而認為戰略局的存在就是弄權,而且插手的地方太多,十分礙事。

齊一鳴正在怒著,考慮如何反擊,他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然後門被開啟,剛生產沒有多久的葉瑤子走了進來。有資格敲了門就推門進來的人,也就是葉瑤子或者傑奎琳這樣的了。

“你來了,怎麼不在家陪小荃。”

葉瑤子白了他一眼道:“你這一杆子掃到大老虎了,我怎麼能不為你擔心

齊一鳴嘿笑了一聲道:“大老虎?倒真是一個好形容,只不過我穿越前所知道的那一隻大老虎,下場可不好,不知道這一隻怎麼樣。”

葉瑤子問他道:“你這是下決心要跟他拼個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齊一鳴嘲弄地輕笑,“恐怕這隻大老虎還沒有這個本事能跟我魚死網破。”

葉瑤子道:“你也別太張狂,畢竟他身份不一樣,要是個尋常官員倒是好處理,可他的位置到頂了。我知道你厲害,別說用正規渠道,循法律手段,就是都走不通,你隨便找局裡哪個外勤的就能把大老虎滅了,連個痕跡都留不下,可是就算沒有痕跡人家也都知道是你做的。到時候人人自危,甚至抱團跟你作對,我知道你也不怕這種局面,因為你掌握的力量太大了,可是搞成那個地步,你以後的工作還怎麼做?國家的運轉畢竟還是要靠無數公務員的。”

齊一鳴稍稍沉默了片刻,他知道葉瑤子站在自己的對立面,但是葉瑤子畢竟是勳貴出身,她也一定程度上代表著這個國家特權階級。這個特權階級不一定全都是壞的,齊一鳴認識的幾位前輩都是人品操守沒話說,但也不排除有大老虎這樣的害群之馬。

“恐怕就這麼一個傢伙,還代表不了我國的公務員團體吧,嘿要是真代表了,我也不屑再為這個國家做什麼了。”

葉瑤子一撅嘴,道:“你也別說這些氣話,我沒有阻止你的意思,你什麼脾氣我也知道,打定了主意全世界的牛也拉不回你來。但你要想清楚,跟這隻大老虎開戰沒問題,他也不一定沒有什麼敵人,但手段一定要光明正大,要讓人挑不出毛病來,而且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盟友,只有在大老虎真的天怒人怨、人人喊打的情況下,你才能最省力、最輕鬆的完成自己的工作,而不會產生什麼負面效應。”

齊一鳴點點頭,認同了葉瑤子的話。有關權力上的鬥爭一事,他還是有些稚嫩了,實際上他基本上就沒做過這事兒,他的權力來自於力量,而沒有人掣肘之下,他做什麼事情都基本上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但是這件事情上,他不可能不注意影響。最簡單的辦法,讓傑奎琳去宰了大老虎父子,一了百了,但是可能使得整個高層跟他的關係疏離,他畢竟不是一個人照管國家的,也不可能把上層建築推倒重來,所以不得不用最聰明的方法。

葉瑤子笑了笑,道:“我的齊大少爺誒,那姓孫的小子有個好爸爸,你不是也有個好爺爺嗎?”

齊一鳴一拍後腦勺,愣道:“這難道是要叫家長的節奏?”

“該叫家長的時候就得叫家長,絕不能臉紅”葉瑤子做嚴肅狀打趣道。

她隨即道:“這也不能完全算是‘叫家長,,你總得跟老人家通氣一下,你是有自己的影響力的,只是需要善加利用。再者,而且你不僅僅有家長這張牌能打,你跟軍方是穿一條褲子的,這個案子究竟是有人在軍方的屁股上踹了一腳,軍方不可能善罷甘休,想必軍方也有人想要收拾大老虎,但是他們自己也沒有這個心力,更害怕人家說軍人亂政。但是你介於軍政之間,身份靈活許多。嗯,據我所知,大老虎的人緣也絕不算好,跟他一起坐在雲彩裡的,也有跟他不對盤的,想一腳把他從雲彩裡踢下去的,也大有人在,這個統一陣線建立起來,這大老虎就算不想倒也不行了,不是嗎?”

齊一鳴想了半晌,伸出大拇指,對葉瑤子道:“真乃女中諸葛也”

葉瑤子臉紅了一下,說了一句葷話:“我是真奶假奶你會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