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被劉爺爺叫走

白麪黑廝

  

..與傑奎琳的合作因為這個貪心不足的洋妞想要的東西太多,所以齊一鳴不得不交代她先整理自己的優先順序,然後才能具體實施起來。無論是搞行動通訊還是全球資訊網,都不是策劃一天兩天就能幹出來的事情。並且傑奎琳現在只是一個小富婆,雖然家世豪奢,但並沒有真的參與過什麼重大的業務,在深深體會到齊一鳴實際上是能點石成金之後,傑奎琳立即訂機票返回美國,準備靠著自己家族的幫助,打造一套自己的班子,能夠更好地操作這些事情。

同樣齊一鳴為了展開這些合作,並且讓自己不吃虧,也得不斷地壯大自己的商業團隊。這年頭國家的商業人才真的是太少,所以齊一鳴不得不找周予同在國外的華人或者有意在華展的老外幫自己做事情。當然不會是所有人都跟周予同一樣知道9527工程的內幕所在的。

齊一鳴也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建立一大批豐富人民生活以及提高社會財富的企業上面來,他倒是屁股做得很正,這些企業都是以國有控股的方式組建的,而實際上不管哪一個機關單位都沒有往裡面投一個錢,他都是自掏腰包、自招員工的,裝置技術等物也是自己協調,此時可不像以後招工那麼容易,國有企業的員工們還是很有“主人翁”意識的,更不願意挪窩。齊一鳴倒是不忌憚招募社會閒散人等和農民工,只是要再培訓一遍也是相當費事的事情。

所以他想另起爐灶搞風搞雨的計劃從上馬之後一直都不順利。而清理沈飛集團的過程中,齊一鳴倒是有了一些靈感。如同這些大型國有企業員工多、資源多,就算是三產公司這樣的東西,都有自己的廠房員工,雖然三產公司和連帶公司這樣的東西,工人水平比主廠要差一點,但是總也是一股力量。

受啟後,齊一鳴開始著力於找一些國企主動把這些“沒有前途”、“純粹為了安排家屬”的三產公司給收在了手中,理論上這些公司都沒有跟之前的大型國企分家,還屬於集團的一份子,只不過經營權和主導權都落進了齊一鳴的手裡。

按照層次好壞,齊一鳴把生產家電、機電到生產指甲鉗、塑料飯盒等不同的業務都頒佈下去,為了便於統一管理這麼大數量的三產公司,齊一鳴就用一套管理條例約束他們。這個過程裡他顧不到全部,但是至少每一個廠,他都要派遣一個高工監督,也算是最低限度保持效率了。

另一方面,因為裁軍要撤下來的那麼多幹部們,齊一鳴也有地方去安排這些人了。營級團級幹部們給安排一個三產公司副經理什麼的,還算有點職權,好好調教一下也比較容易信任。具體的事情也都是周予同和他初步建立起來的班子在抓,齊一鳴只管敲定大方面上的內容。

可即便如斯,也把齊一鳴累得像是一條狗一樣。江華燕看的心疼,還親自趁休班帶著煮的雞湯來慰勞男朋友。

齊一鳴心滿意足地摟著女朋友,喝著雞湯,還貧嘴地說道:“燕子啊,其實有你慰問我就好了,呵呵,好久沒有跟你親熱了。”

江華燕臉紅,她性子軟弱,被齊一鳴拿住之後往往反抗不了,只能縮在他懷裡。其實她也有些喜歡兩人在一起的感覺,情竇初開的女孩都是這樣的情形。

齊一鳴三口兩口喝完雞湯,這就像化身野狼再把江華燕這隻小母雞給吃下肚,卻沒成想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自從幾個基臺建起來之後,齊一鳴自然不會壟斷起來光用來跟小女朋友打電話,只要是層級夠的幹部們他都免費增送了一臺手機,只是沒有江華燕的那般小巧,而且都是黑白屏。另外齊一鳴還很摳門,用電話得叫電話費,天經地義,這年頭財政緊張著呢,想要機關上報銷是不成。不過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少領導覺得拿這個隨時都能打電話的手機很有派頭,而且佈置點什麼事情很方便。如果經濟情況還好,都不會在乎那一分鐘2分錢的行動電話費。

這筆錢也不是交給齊一鳴的,萬惡的中移動在齊一鳴穿越1985之後,再度邪惡地復生了,正如前幾天齊一鳴復活的中國電信一樣……

所以能給齊一鳴打電話的,都是大官兒們,而能有他的電話號碼的,自然都是在各部門跺跺腳震三震的那些大佬。

齊一鳴一看來電顯示,是海軍司令大人劉華青,連忙正色接起電話。

“劉司令好。”

“哈哈,小齊啊,吃飯的點兒給你打電話,不好意思了,你忙嗎?”

齊一鳴能跟他說自己正準備把小女友就地正法麼,只能說:“不忙不忙,司令你有什麼事情吩咐就好,是不是海軍接的艦艇有什麼問題?”

“哈哈,能有什麼問題啊,小齊你給我們交付的艦都好著呢,咱們海軍正在加緊時間訓練,爭取早日形成戰鬥力,沒有什麼問題的。嗯,倒是這裡有個事情得讓你親自跑一趟,電話裡也講不太清楚,你要是方便的話,來一趟廣東黃埔吧,我叫南海艦隊的人接你一下。”

齊一鳴聽後心拔涼拔涼,不過海軍司令大人交代的事情自己不能視若罔聞,只能答應下來,說自己坐專機走。

齊一鳴掛了電話,搖搖頭對江華燕說:“走吧,燕子,家裡是呆不住了,跟我去廣東玩去吧。”

江華燕的工作關係現在已經調到屬於齊一鳴捷華航空,1987年之前中國的民航都是由民航局直接以“中國民航”的稱謂經營。齊一鳴因為後來現自己和手下諸人到處亂飛,索性一口氣搞了十數架c919和arj21,一面承接民航飛行,另一面還飛專用的公務航線。能像他一般因為自己要坐飛機所以辦航空公司的人,恐怕也是空前絕後了。

管理權在齊一鳴手中,但實際股份全是國家的。因為飛機效能比較好,而且也相對好安排,平太宗和胡躍書記近日的外出考察都乘坐了捷華航空的班機。

齊一鳴也把自己的往常坐的那架c919給替換掉了,直接換了一架魔改運-2o鯤鵬軍用運輸機。他將這架運-2o完全改成了公務機,原本的貨艙可以放下幾輛東風猛士之類的車供他落地使用,前面的客艙則打造得更為精緻了一些,生活區也更加方便和私密。

本質上基地產什麼東西,拿來做什麼用都是他說了算,別人知道了也不能說他什麼。齊一鳴現在因為伸手很多,所以儘量保持自己的低調。只是定期去諮詢一下總參、總後這些單位,問一問下一步他們有什麼裝備的定製計劃,下了單子自己再製造,儘量不要上趕著給人家送。

江華燕平日要是上班就去別的c919上去,如果齊一鳴要出行,就被徵調到他這架專屬的y-2o上面來。這架y-2o也只有她一個空乘,如果考慮她要在飛機上做什麼,或者說一個空乘都沒有。

駕駛著自己基地產的紅旗車,齊一鳴來到機場跟自己的專機飛行員打個招呼,雖然有空域管制之類的事情,不過這時候中國上空飛的就算是民航都是軍方管理的,所以以這種情況來看,甚至比後世更加自由。

飛機騰空而起之後,齊一鳴坐在專機中的大床上捏著下巴考慮劉華青叫自己去廣東黃埔做什麼。旁邊小女朋友江華燕捧過來一杯熱茶,帶著清甜的笑容送上。

齊一鳴輕輕喝了一口,放在床頭小櫃上的凹槽中,將江華燕拉過來,笑道:“唉,雖然從京師被叫出來了,但到廣東至少還有三個小時,咱們可以趁著這個時間坐點開心的事情。”

江華燕臉色紅紅,已經猜到了這個不正經的傢伙想要對她做些什麼,不過她雖然害羞,卻沒有什麼拒絕的樣子,說實話這檔子事到底是齊一鳴更沉浸一些還是她更歡喜一些還說不好呢。

小女友被拉到齊一鳴的身下,她像是乖順的小綿羊一樣幫這個男人除去了寬鬆的褲子,露出了一條還不怎麼清醒的毒蛇。

“親親它……”齊一鳴向來從不勉強江華燕,奈何小女友太聽話,是非觀教育不足啊。

江華燕脹紅著可愛的小臉,真的低下頭去,在那軟趴趴的小管子上親了親。齊一鳴的大手按在她的頭上,她親完還不放,只能繼續趴在那裡再次親吻。似乎多少明白男人的用意了,江華燕輕啟檀口,就把這作怪的東西含在了自己的小嘴中。果然這樣的動作帶著神效,原本不怎麼活躍的小蛇頓時長成了一條惡龍。也許是這位看上去乖順實際上特別悶騷的小女友天賦很好,沒多久她就掌握瞭如何取悅自己的男朋友。

齊一鳴這一會兒就被這小妖精給挑撥得不行,再也顧不得增強她的人生觀教育,如同大老虎一樣將她撲倒在床,雙爪揉上那對比起洋妞傑奎琳還要豐滿的雙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