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金大中

白麪黑廝

  

..已經沁涼的深秋,漢城的街道上已經秋意纏綿,在一處並不多麼豪華的宅邸裡,一堆老年的夫婦正在敘話。

“您在即將大選的前夕前往中國進行訪問,恐怕會對您之後的選舉產生不利的影響,畢竟八五年之後,國民對於越來越強大的中國持有嚴重的恐懼感,帶有民族主義傾向的選民是無法接受自己的領袖親中國的。”賢惠的妻子李姬鎬已經失去了美麗的容顏,但仍舊有著過人的洞見與智慧。

她是金大中的賢內助,被金大中稱作“政治上的同志和生活上的夥伴”,在金大中被判死刑後又被囚禁,以及流亡美國的日子裡,曾經給他寫了6o多封書信,鼓勵丈夫堅持下去,保持希望。

金大中看著妻子,想要嘆息,但怕敏感的妻子察覺到什麼,只能嗯了一聲

他說道:“這倒不見得,美國一樣很強大,而且駐韓美軍也做了不少惡事,可是沒有見到哪個總統不親美,或者敢於跟美國對著於。中國是現今世界上僅次於美國的大國了,而且還距離我們如此之近。我們沒辦法忽略掉這個國家,她就在那兒,哪兒也不回去。”

李姬鎬疑惑道:“您難道是想要打中國牌,然後獲得中國力量的支援嗎?

金大中沒有回答,心裡卻說道:“我已經獲得了中國力量的支援了啊”

他無法告訴妻子,一年多之前,他的辦公室被闖入了,幾個看上去就是特種兵的傢伙,簇擁著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甚至說話都是同一個動靜的人。這些人明顯是來自中國的特殊存在,任務就是取代自己,然後滲入到韓國的政治力量中。

金大中在驚駭之下,懇求對方不要這麼做,他會盡最大的可能滿足中國這個特殊部門的要求。他無法接受自己的替身在自己死後過上自己的生活,與心愛的妻子同床共枕,用自己的名聲做可恥的事情。

那群人最終答應了他的要求,但是卻告訴他,如果耍花樣,他們有各種方法讓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當天下午,他的長子金弘壹就因為經濟問題被拘留了,也讓金大中震驚於這些人在韓國的力量。

不過他們也不是隻索取不付出的,憑著中國人給出的政治資金,搞定的組織模式,招募和派遣的優秀人才,還有那深入人心的宣傳運營,一年多的時間裡,金大中從一個民主運動符號式的人物,建立起了一個具有影響力的政黨,成為了阻擊執政黨民自黨重要的一股力量。

金大中組建的新政黨名為公民社會黨,簡稱公社黨。政治上實際上為自由主義,但傾向上偏左,糅合了廣泛的自由主義和社會民主主義的黨員。實際上韓國的多黨政治,什麼政黨過上幾年都要改個名字,而且經常生並黨,而政客們則流動性比較大。

好聽一點叫做務實,難聽一點就是沒有真正政治信仰,完全以執政為政治運作導向。各種主義,其實就是點綴的作用,順便騙騙選民。

韓國的民主政治現在還格外稚嫩,即便是因為齊一鳴的加入而使得韓國提早兩年就進入了民主政治,但現今仍屬草創階段,不完善的地方還有很多。

現任總統盧泰愚與金泳三之前合組了民主自由黨,也就是現在的執政黨,有著韓國最為強勢的政治力量。他們的主要金主就是韓國的幾大財團,這時候現代、大宇、三星之流也相當稚嫩,他們真正的展壯大時期是在九十年代。

金大中的公民社會黨則依靠著來自中國的資金和組織支援,搞得同樣有聲有色,使得盧泰愚和金泳三大感收到威脅。金大中沉浸在自己可能擊敗對手,問鼎韓國最高寶座的興奮裡。卻在不久之前,接到了來自“上級組織”的第一份命令——出訪中國。

這讓金大中十分擔憂,他現在得到的,大半是中國人給予的,他已經無法再回頭,考慮什麼民族氣節的問題了,所求的就是儘量不出賣韓國的國家利益

乘坐航班來到中國的京師,韓國地近中國,實際中韓航班用支線客機都沒有問難題。他乘坐的是大韓航空的班機,不久之前新換的機型,正式一架來自中國的619客機。

金大中也是經常旅行的人,多少也見過不少國家的客機,這樣的於線客機,以往各國都是以歐美的機型為主,最常見莫過於空客和波音的民航客機。但最近幾年時間,中國民航飛機突然崛起,中國商飛生產的三款客機,支線客機ar2i619窄體於線客機、62寬體於線客機,開始在全世界範圍內爭奪空客與波音的市場。

中國這麼大的民航市場,在1985年之後就再未訂購過來自外國的民航飛機,全部都使用本國產的民航客機。而且中國客機的售價比空客和波音低了約有百分之十五,這已經是相當有吸引力的價格,而且支付方式也較為靈活,這吸引了不少第三世界國家購買中國客機。國際民航裝備市場ahc三國分立的局面已經初現。

想到這些,金大中有些羨慕。韓國畢竟是小國,缺少中國那麼強大的資源和人口,更沒有足夠的整合能力。更別提朝鮮半島仍舊是分裂狀態,韓國背後還站著毀人不倦的美國於爸爸。雖然中國一人均,經濟數字遠沒有韓國好看,但能夠使用的力量卻是韓國這種國家拍馬莫及的。

動十二國聯軍於涉俄羅斯內戰,將昔日跟美國對壘幾十年的級大國打成了現在這副糟爛模樣,中國之強已經毋庸置疑。當然,這裡面也有金大中被“歸化”後,自我安慰的因素在裡面。

金大中到中國的行程很簡單,實際上就是會面的代表,出息韓國在華商會舉辦的酒會,參加一個扶貧教育的慈善活動。可真正要緊的行程,並不在他的官方日程表上。

釣魚臺國賓館,金大中見到了一位年紀看上去頂多三十歲的年輕人,並得知這個年輕人就是自己的大老闆。

金大中很沉默,心中情緒很複雜,被這個年輕人威脅控制了,絕對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搭上了這條船,他又得到了不少東西,更多的可能是對未來的迷茫。

這個年輕人自然就是齊一鳴了,他安排下金大中這條線原本就是一招閒棋,但是他有了如何把玩朝鮮半島的佈局意向後,金大中的作用就變得很關鍵了

簡單寒暄之後,齊一鳴問道:“金大中先生,你認為,對於朝鮮半島來說,是中國重要還是美國重要?”

金大中想了一想,他不想讓自己顯得特別無能,這樣對方肯定就覺得他沒有什麼價值,但也不能顯得太討好,那樣丟份也沒骨氣,於是他道:“歷史上來說,朝鮮半島長久必須低伏在中原王朝之下,保持一種獨立但是名義藩屬的外交狀態。朝鮮和韓國的文化,泰半來自於中國,在文化情結上,親近性更大。但是同樣,因為這些,朝鮮人對於身旁強大的中國也是驚懼和不安的,因為實力對比懸殊,而地理上又太近,加上民族主義之類的心理,對於中國也是有負面情緒的。反之,美國雖強,但是距離朝鮮半島遙遠,真正統治或者奴役朝鮮人並不容易,所以反而我們對於美國人更加放鬆一些

然而在經濟上,恐怕中國對於韓國的影響力正在與日俱增。本身兩國文化的親近性就使得在經濟上的消費兩國很接近。時下韓國很流行一些中國的文娛、明星,但美國那些在世界範圍內有更大影響力的明星,在韓國卻不比中國明星受喜歡,我認為這是因為文化殊異的緣故。

無論從資源、市場還是技術之類的經濟要素,韓國的第一取向不會是美國,而是就近的中國或者日本。相比來說,顯然中國的體量又大過日本,而且在市場之類的因素上,還是十倍大於日本。另外,中國主導的上合組織崢嶸已現,談好中國,就是亞洲地區多個國家的聚合體,更不是日本可以比較。

即便美國在經濟上十分強勢,但是美國人的經濟理念恐怕並不多麼友好。再加上地緣上的區別和其他一些因素,以後可以預見,韓國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會遠比韓美更加密切。”

齊一鳴覺得金大中說的很在理,真正的棒子聰明人士也不少,那些歷史製造學家棒子,其實有相當一部分是國人自己編造出來娛樂著玩的。金大中看問題雖然不能說特別透徹,但基本上都在點子上,就這份功力就比尋常的政客強,也不怪他能得到一個諾貝爾獎了。

“那麼,我再問金大中先生一個問題吧?你覺得美國會允許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國家出現嗎?”齊一鳴微笑著問出了最關鍵的一個問題,金大中聽後直接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