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聯邦構想

白麪黑廝

  

..美國人是否會允許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國家,這個問題相信很多韓國政界人士、評論人士都考慮過這個問題,金大中也必然想過這件事。朝韓分治,本身就是冷戰的產物,是美蘇爭奪亞太影響力和區域地緣政治的重要籌碼。

今時今日,中國已經全面取代了蘇聯的地位。中國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已經有了亞洲北約的雛形。整個東亞大6上,已經形成了以中國為權力核心的政治軍事力量。

假設朝鮮半島可以糹統一,美國就失去了以保護韓國不受朝鮮侵犯的理由,當然他們可以有新的理由,保護韓國不受中國侵犯,或者於脆不需要理由,來一個維護亞太和平,保持自身影響力之類的。但必然隨著現在中美關係漸行漸遠,朝鮮半島就會成為中美萬一以後生衝突的主戰場。朝鮮半島當其衝,就會被跨過鴨綠江的上合組織軍隊打得七零八落。

因為朝鮮半島離中國實在太近除非美國有魄力在朝韓屯兵百萬,要不然一定無法抵禦軍力強盛的中國6軍,衝突第一時間,美國做出的選擇就是放棄朝鮮半島。

反過來說,統一的朝鮮半島國家如果是親美反中的,那麼面對中國的壓力將是可怕地,有可能戒備程度還更勝於現在的韓國。畢竟朝鮮是什麼層次的對手,而中國是什麼層次的對手。韓國人還有點信心抵抗朝鮮的入侵,可中國,嘿嘿,別多想了。

其實對美國而言,最好的方式就是留一個朝鮮在,與中國之間保持一個緩衝區,而自己還能駐兵三韓,對中國形成一定的遏制。一旦真的朝鮮半島國家統一,美國要駐軍的話,就要直面上合組織幾百萬6軍的威脅了,比昔日在歐洲受到的挑戰還要可怕。更何況蘇聯6軍雖是鋼鐵洪流,但技術水平不夠,中國卻是引領軍事革命的弄潮兒,就連美軍學界都要不斷地研究中**事變革的過程和範例。

千萬別把美國人想得多麼的強項,為了什麼本國人,或者失陷戰場的士兵怎樣援救,但實際美國人的實用主義非常強,以另一個位面例項來看,隨著21世紀中**力展迅,美國逐漸感受到了距離中國6o1o6公里內的美軍基地的威脅,於是美軍開始不斷地後撤,將武力部署在第二島鏈,以防受到中國的打擊。

至於第一島鏈上盟友的死活,嘴上自然可以叫的偉光正,但盟友從建立的第一天起,就是為了背棄的。

金大中微微沉默,說道:“您的意思是,美國對於現狀的滿意度很難打破,而美國利益和朝鮮民族的利益是相左的,最終美國人很可能不會推動朝韓統一,反而可能會在背後捅刀是嗎?”

齊一鳴笑了笑,並不答話,而是又問道:“以金大中先生之見,中國是否會支援朝鮮半島的統一呢?”

金大中再度沉思片刻,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從歷史來看,中國一直不忌憚身旁的朝鮮,除了少數時期,大部分時代都相安無事。如果與朝鮮半島國家的關係和睦,中國應該希望朝鮮半島是統一的。前提條件是,朝鮮半島上沒有潛在敵對勢力的力量,也就是美國的駐軍。”

齊一鳴點點頭,臉上嚴肅地道:“沒錯,金大中先生,我國樂見朝鮮半島的和解與統一,但是這個統一後的國家,應該能夠正視自己的位置,地理上的和心理上的,不要成為反中的根據地,而是要做中國人民的好朋友。自然,實現這這一點的第一個舉動,就是清除掉領土內的美國駐軍。”

金大中苦笑:“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齊一鳴輕笑著伸出兩個手指頭:“很顯然,朝鮮半島國家只有兩個選擇,加入上合組織一方,至少是傾向上合組織,或者就繼續成為美國的附庸與傀儡。經濟問題上哪一方更有利,剛才金大中先生已經議論過了,我們單說政治和軍事上的。

朝鮮半島畢竟還是連線在大6上的,如果倒向美國一邊,就等於雖是面臨著我國6軍的威脅,而我國6軍的威脅是怎麼回事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多少明白。還是說朝鮮民族有信心做的比俄羅斯人好,在這個沒什麼縱深的狹小半島上能夠抵擋我們的衝擊。

而反過來,如果朝鮮半島國家加入的是我們這一方,並完成了對美軍的驅逐,那麼面臨的威脅就是來源於海上的。美國畢竟在八千公里以外的太平洋另一頭,就算是想要調集重軍攻擊朝鮮半島,也要先把力量分配到關島、琉球、日本這一線,而這個過程中,我國的海軍必然會對美軍行程狙擊,而且在距離我國這麼近的地區,我國的轟炸機、中短程彈道導彈將會使美軍基地和力量的噩夢。所以,單純從防守的角度來說,朝鮮半島國家跟上合國家在一起,比跟美日在一起,容易防守得多。”

金大中認為齊一鳴所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軍力上其實美軍強在空軍和海軍,中國則強在6軍和二炮,但考慮威脅的問題,美國的海空軍對朝鮮半島的威脅有限,而中國地6軍和二炮對朝鮮半島的威脅就足以致命了。

“您的意思,難道是希望朝鮮半島走向統一,成為中國的臂助嗎?”金大中好奇地問道。

齊一鳴用一種不可置疑的口氣道:“不是希望,而是能力。只要我想要做到,三年之內我就會看到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國家,他不以朝鮮人、韓國人或美國人的想法為轉移,而是一個即將生的現實。”

感覺到齊一鳴這平淡的話中所蘊藏的霸氣,但更多是那種純粹力量下體現的自信,讓金大中甚至有些恍惚,不由想到,如果自己也是一箇中國人該是怎樣的光景。

“韓國還是太小了啊,英雄的抱負難以施展”金大中心底慨嘆道。

“相對的,您希望韓國為了實現統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呢?”金大中試探性地問道。

齊一鳴說道:“我無意於涉朝鮮半島上的內政問題,但是在外交問題上,我希望新國家能夠與上合組織保持高度一致。有必要的話,加入到上合組織當中,獲得更大的展機遇,我認為也是不錯的。當然,完成了半島統一後,中國會支援你們將美國人請走的。”

金大中忍不住問:“如果美國人賴著不走呢?”

“呵呵,那我幫你們將他們繳械。”齊一鳴隨口說道,好像在說一件家長裡短一樣輕鬆寫意。

金大中又問道:“好吧,如果是這樣的條件的話,其實並不過分。不過,更實際的問題是,如果半島統一,新的國家要怎樣建立呢?畢竟朝鮮和韓國是不同的國家制度和意識形態,而且也不太可能複製香港的一國兩制,因為朝韓大小不多,並沒有你上我下之分。新的國家是朝鮮人還是韓國人掌握中央權力,或者說中央的權力如何分配,朝鮮勞動黨的問題,軍事武裝的問題,經濟協調的問題,無不是複雜的……”

齊一鳴直接說道:“這些不用你們多操心了,由我們中國來做中間人和仲裁人就好了。我認為,朝韓統一以聯邦制更為現實,我會將朝鮮也進行一番深刻的社會改造,勞動黨需要進行變化,金氏父子也不能如願家天下,北朝鮮將作為一個邦,具有一定的自治權利,同樣,南韓也是一個邦,擁有自治權。但聯邦中央政府的權力需要得到保證。在朝韓還有著巨大鴻溝的時候,我建議採用輪流執政的模式,一屆中央政權由南韓人擔任最高領袖,內閣中一定的職位由北朝人擔任,下一屆則顛倒過來,北朝人做最高領袖,內閣中一定職位由南韓人擔任。議會方面可以設定兩院制,參議院兩個邦出人員相同的議員,眾議院則可以用比例代表進行選舉。”

這種模式其實變相給了南韓人更多的權力,因為他們人口更多,經濟更強,所以必然能夠得到權力上的一定傾斜。

金大中吃了一驚:“您這是要把北朝也變成多黨制的國家?能夠做到嗎?還有讓勞動黨變化,消除金氏父子的影響,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齊一鳴笑了,道:“這就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事情了,你現在應該意氣風地當選總統,然後在時機到來的時候,能夠捏合韓國的政治力量,完成這個統一轉變,另外打擊韓國的親美派力量,培養親華派人士,如果你都能夠完成的漂亮,我想,第一屆朝鮮聯邦的大總統,非你莫屬了。”

金大中不由心潮澎湃,想起自己能夠成為一個統一朝鮮聯邦的最高領導人,完成幾十年來南北朝鮮所有政治人物夢寐以求的偉業,激動得難以自抑。他看了一眼齊一鳴,知道只有中國才能幫助他完成這個事業,使他青史留名,至於美國什麼的,他完全不再考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