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 老虎案終

白麪黑廝

  

..金大中帶著滿滿鬥志離開了京師,回到韓國勵精圖治,準備奪取總統的寶座。而中國國內關於大老虎一案的輿論風暴這才開始酵擴大。

先是第二梯隊的官媒開始向外不斷披露訊息,模式跟另一個位面如出一轍

“中央常委,國家副主席,嗶嗶嗶因嚴重違紀,正接受停職調查。”訊息一經披露,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大量媒體,無論媒體的側重方面是什麼,都對這一事件進行了集中的報道。

雖然經過了經濟的崛起和齊一鳴的提前催熟,中國新聞界比起另一位面的同期要成熟的多,但是政治評論界仍舊是比較少,一方面大環境就是缺乏專業人才,起步早那些名家還需要時間的累計才能出現,另一方面則是國人還沒養成能夠自如議論政治方面的內容,動亂的那一輩人的恐懼仍未散去,而且妄議朝政在歷朝歷代都是犯忌諱的事情。

不少人說起什麼國際關係、政策走向談起來都是頭頭是道,可是這回的情況卻不同,直接涉及到了雲彩裡的人,每天的晚七點都可能聽到幾次名字的大佬,這樣官階的人居然毫無徵兆地就被公佈出來出現嚴重違紀的行為,而且還是停職查辦,如何能讓普通人不驚。

當然齊一鳴與其他雲彩裡的大佬商量以丟擲大老虎的方式,來引開公眾的視線,刻意淡化孫天銘出賣國家機密和私通外國情報機構的事情。並不是後者就不辦了,而是這種事情不宜過度公開,所產生的一些後果也可能是齊一鳴不願意承擔。

孫天銘敢賣國,因為有個雲彩裡的好爸爸。如果這事情公開布,必然讓人們深刻產生質疑,如此高階的政治人物居然還會當漢奸,必然會引起人們對於國家和政府的失望,而且還會被一些有心人士利用和渲染,造成更惡劣的後果。

但是齊一鳴也不願意就放棄這個機會,他要讓國人看清楚背叛國家的下場,更要加強全民防敵特的意識,避免出現另一個位面熱心群眾容易被敵人網特釣魚,然後無意間就洩露了大量的重要資訊與情報。

與國安部和總參二部進行協商後,齊一鳴拿出了另一個案子,在全國範圍內進行典型性宣傳,這個案子本質上跟孫天銘案其實差不多,都是一個日本間諜,通過買通賄賂的方式,拉攏到一個國有軍工企業於部,向其出售重要的國防機密。這個案子從一開始就被戰略局的監控系統給現,一直到這個幹部跟日本間諜進行交易的時候,戰略局才派出小隊將其一網成擒,人贓並獲。

有了這個案子,齊一鳴就可以頂替掉孫天銘案,向公眾宣傳自己的理念。同時,公眾也會由此得知,國家的科學技術已經到了那些達國家也覬覦得不得了的層次,必然會提高人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尊心,也是極有好處的事情。

大老虎案仍舊作為全國上下關注的核心,從二線的主要官媒向外透露一些案件展資訊,很快又進入到了核心官媒追加評論和官方定調式的言論。

《人民日報》在案件披露的第三天,終於在頭版頭條文:法律面前,沒有特權。

在非新聞聯播的新聞檔也進行了過15分鐘的新聞專題報道,核心主題只有一個,勿存僥倖心理,國家反腐決心大過天,任何違法犯紀的行為都將面臨國法和黨紀的懲處,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犯罪分子無從逃遁。

這樣的輿論氛圍,自然使得人民群眾產生了極大的滿足感,打老虎自古以來就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娛樂活動,這樣的例子會讓人們產生,國家和社會確實是公平的,只要是違法犯罪,就絕對沒有被包庇和縱容的餘地。

當然國外的媒體的評論和報道就五花八門了,他們又不受中國的新聞管制,再加上立場也是各不相同,所以出來的東西也是十分不同。

俄羅斯塔斯社表社評,認為俄羅斯在重建的過程中,應該向中國學習,增強國家的法律建設,特別是完善本國的司法體制,讓昔日的特權階級徹底被打倒,還國家與人民一個公平公正的國家。

德國《鏡報》也進行了專題報道,主要是肯定中國在改革程序中取得的成就,不僅在經濟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在政治、法律和社會改革上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德國人很中肯地說,像是大老虎這個層級的人物,在任何一個國家如果要進行調查都是相當困難的,而且少有在任上就進行處理的,而中國方面則不懼任何的困難,直接停職查辦,顯現出了極大的魄力,特別是顯現出了要建立法治社會的決心。

英國《泰晤士報》則關注中國官場的混亂,認為這麼高層級的官員都會有行為不端的現象,說明中國即便是成為了一個軍事強國和政治大國,但距離真正的達國家距離尚遠。只有歐美國家才是真正的文明,而中國人還沒有從野蠻中進化完全。順便,cp國家只能滋生**,只有西方意識形態才是進步的。

只不過英國人忘記了,他們國家到處都是特權階級的存在,貴族的遺留問題且不說,單說高層的公正上也不一定真的像他們自己吹捧的那麼好。幾年前撒切爾夫人黯然下臺,就有她的兒子馬克利用她得權力而為自己牟利的事情。

美國《基督教箴言報》的視角則比較特殊,而且充滿了陰謀論和想象力,因為大老虎是分管經濟的常務委員,所以美國人覺得可能是大老虎在進行經濟改革和政策制定的過程中,侵犯了一部分既得利益群體的利益,並且與一些政治人物產生了齟齬,最終導致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政爭。結果就是大老虎惜敗,然後身敗名裂,成為了犧牲品。《基督教箴言報》還煞有介事地表示,對中國未來經濟政策的演變需要觀察,因為大老虎倒下了,很可能代表中國經濟的整個風向都會生變化,也許這是對美國有利的變化。

不久之後,大老虎的審判來臨了。沒有像處理另一位面的薄某某一樣進行公開的審判,對大老虎的審判是非公開的審判,但少數的社會代表和媒體參與了庭審。齊一鳴並未參加大老虎的庭審,而是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籌劃著下階段各種各樣的事情。

葉瑤子推開他辦公室的門,問他道:“怎麼不去參加庭審?”

齊一鳴頭也不抬,順手簽了幾個檔案,答道:“不值當因為他丟這個份,從他選擇跟我斗的開始,就是這樣的下場了。我也沒心情專門為了打臉的快感,跑到法庭上去看他落魄的樣子。”

葉瑤子嘴角輕揚,道:“也是呢,不過是跳樑小醜。”

她彙報了案件的審理結果:“孫天銘案法官鑑於他的自而且提供了大量的證據,所以酌!情輕判了,對他判了死緩,八成以後會變無期徒刑,不過這一輩子也出不來了。你讓尤里去搞他,還算是救了他一命呢。”

齊一鳴呵呵一笑,道:“孫天銘畢竟只是一條小魚。”

葉瑤子繼續彙報道:“大老虎被開除了黨籍,罰沒了個人所有財產,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執行上因為他身份的特殊性,還是在我們設在京師的一處特別療養院進行軟禁,直到這老頭自己死掉。”

本質上大老虎的事情公開不公開都是這一個下場,上面的人能夠允許齊一鳴鬥倒大老虎,但是不能坐視齊一鳴斃掉大老虎,甚至上面都做好了準備,如果齊一鳴窮追到底,他們可能就動人大通過一個特別法案,對犯事的國家級官員的懲處進行細化規定。齊一鳴是特別吃這一套的人,如果法條成文,他也就不能阻止。

不過齊一鳴壓根不在乎大老虎是死是活,他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到,把犯罪分子抓捕審判,然後利用這一個案子進行輿論宣傳而促進人民意識的成長和壯大。

葉瑤子看著正工作的齊一鳴,不由輕聲嘆道:“經此一案,你在內部的權勢已經近乎滔天了,一號他老人家跟你是一條線上的人,而且性格又比較溫和,基本都在讓著你,而其他的人更不敢觸你的逆鱗、撫你的虎鬚。我想,從今天往後,大家看到戰略局,八成會像明朝時看到錦衣衛一樣,畏懼三分,見人就躲。而且,錦衣衛頭上還有個皇帝,你頭上幾乎是沒有人了。”

齊一鳴放下筆,看著葉瑤子道:“你是怕我從此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為嗎?”

葉瑤子搖搖頭道:“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可是有這種擔心也是正常。有你在,戰略局被壓得死死的,可是你總不能任戰略局局長一輩子,下一任的局長如果有丁點的野心,甚至不用壞心思,只要是權欲太旺,就可能造成極其可怕的影響,到時候又怎麼辦?”

葉瑤子的話讓齊一鳴也不禁深思起來,這其實並不僅僅是戰略局現在權勢無兩地問題,而且還有齊一鳴的紅警基地的問題。在齊一鳴一心讓中國成為更強大的國家,社會變得更公平時,他所積攢的實力,已經開始成為可能與他理想相悖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