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毒殺金氏父子

白麪黑廝

  

..怎樣的大案過一段時間都會慢慢消停下來,特別是今時今日的中國正日新月異,人們的生活開始變得更加豐富,生活中總是出現新的東西,家長裡短在討論購買液晶電視替換老彩色cpt電視,年輕人們憧憬著新季節上市的潮流服裝,以及那些電視裡、網路上的最新明星,帶攝像頭的彩屏手機已經漸漸開始流傳,提早十幾年出現的社群網站正方興未艾。

一個雲彩裡的大官倒臺自然很有意思,不過過了那陣新鮮勁也便沒什麼了。但留給人們的一個念想卻不斷生根壯大,這個國家是公正公平的地方,沒有逾越法律和高於一切的權力。

經大老虎反擊這件事,齊一鳴最終還是把自己留下的尾給清理於淨。勝華的股份他又交還給了國家,這筆錢也是幾個億的大數字,說不要也就不要了。勝華這邊終究比較敏感,是國家的軍工支柱性產業,現已過北方工業成為中國最大的軍工集團,而且是旗下門類最全的軍工集團,從6軍裝備到海空軍甚至戰略導彈,都有生產。

藉著這個機會,勝華也回購了所有的其餘股份,又恢復到了純國有的身份。其實現在不少軍工企業中都有一部分私人股份,很多並不是特別核心的軍工部門,也有私人的公司參與生產,甚至是設計成套產品。不過畢竟勝華的規模擺在那裡,還是謹慎一些的好。

至於掛在江華燕名下的鉅額資產,齊一鳴也將它們全部分流出去了。他手下那麼多忠實於自己的紅警商業間諜,所以也沒必要把錢財體現在自己的身上,需要用錢完成什麼計劃的時候,從這些持有資產的部下那裡彙集也不成問題

這樣一來,屬於齊一鳴家庭的資產立即銳減到不足百萬人民幣了,甚至齊一鳴自嘲地開玩笑,現在自己混得比穿越前還慘,沒有屬於自己的車子房子,因為這些都是屬於戰略局分配的資產。

這些事情搞完,齊一鳴又回到了朝鮮半島攻略遊戲中。戰略局香山基地的局長大人的居室內,齊一鳴躺在鬆軟的大床上,輕輕撫摸著身旁面板像是錦緞一樣順滑的金女郎。傑奎琳臉上還帶著一絲**過後的餘韻櫻紅,看上去絕豔綺麗,一雙美麗如藍寶石的大眼睛半眯著,像是小貓一樣挨著男人的身子,享受著男人的溫柔。

放棄了自己的出身,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從一個女銀行家變身為齊一鳴的頭牌雙花紅棍兼啪啪啪夥伴,傑奎琳的生活可謂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有時也考慮過如果自己沒有選擇這條路會是怎樣,不過傑奎琳覺得那樣自己可能會一生做一個貪婪而放蕩的女資本家,找一個同樣心性的有錢男人或者政客什麼的,渡過看似高階但無盡空虛的一生。

現在的她渴求著鮮血,也渴求著自己的男人,這樣的追求在以前的她看來可能是原始而不高階的,但傑奎琳卻覺得真實而充實。她從未想過自己會變成一個如此依賴男人的姑娘,但到現在這一步,她也並不後悔。

她將一隻完美無瑕的**輕輕搭在齊一鳴的腿上,光滑細緻的小腿摩擦著那男人腿上的毛,感覺著這種令人心顫的親暱。齊一鳴的大手在她豐滿而彈性的嬌乳上輕輕揉捏,讓她的喉嚨中輕輕出一絲絲的甜香的呻吟。

“傑姬,你再叫喚下去,恐怕我們又要進行一輪了。”齊一鳴苦笑地說著,在她光潔的臉蛋上親吻了一下。

傑奎琳湊過紅脣吻在了他的嘴脣上,這又是一番繾綣纏綿的溼吻,她才罷手。齊一鳴有時覺得這個大美女真的是不好對付,她本身體質就極為驚人,而且媚骨天成,尋常男人估計根本無福消受,也就是齊一鳴經受過基地的多輪強化,才能夠跟她戰個痛快。她有的時候還頗有些需索無度的意思,齊一鳴跟她在一起差不多一半時間是靠負距離接觸交流感情的,弄得他有些怵,覺得自己對於傑奎琳來說自慰棒的作用多過情人的作用。

“怕什麼呢,反正也沒什麼事情,而且你不是又計劃讓人家出任務麼,我得好好榨於淨你才能狀態好好地工作”傑奎琳嬌蠻地說道,玉臂纏繞著齊一鳴又緊了一些。

說起來的工作的事情,雖然兩人裸裎相對根本沒有嚴肅氣氛,但他們也習慣了這樣,齊一鳴擁著她說道:“這次的任務對你來說也並不算容易啊,畢竟金氏父子身邊的安保可謂十分森嚴,想要接近他們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你還不能暴露自己,或者用槍擊這樣簡單的方法。只有讓金氏父子極盡正常的死去,造成朝鮮內部的權力傾軋和紛爭,才是我們最有利的機會視窗。”

傑奎琳輕輕嗯了一聲,絲毫不像是那種動輒將裝甲車捶開一個破洞的怪力女,她說道:“也不要小看我啊,不就是給這兩個傢伙下毒麼,以朝鮮對於黑科技的接受和防備能力,他們是一定想不到我們還有定向靶標投毒這種能力的

名為定向靶標投毒的刺殺,實際上是戰略局特勤處開的一系列刺殺用毒藥。這種投毒方式十分隱蔽,而且讓人防不慎防,有可能就是一陣煙霧中得粉塵,也許是某種輻射物,也許是別人吃了不會死但目標吃了一定會死的食物,總之五花八門,但是卻極為管用。

其實不少國外的情報機構都喜歡使用類似的刺殺方法,比如某政要對於堅果類的食物過敏,也許是很不起眼的東西,摻了一點花生油,如果搶救不及時,可能就會當場窒息死亡。類似的殺人方式還有很多,比較依賴於建立目標的健康資料庫。

現在的各國政要都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的健康資訊,像是中國地一號長出國訪問,不僅食物是從國內帶過來的,甚至連上廁所的排洩物都要裝機帶走。以免給別國留下任何的健康資訊。當年美國人收集了以色列總理拉賓的尿液等健康資訊載體,判斷拉賓會在不久後死亡,立即加快了相關的中東談判程序。可見一個人的健康資訊是非常重要的。

戰略局也綜合各種資訊,開了不同種類的定向靶標投毒的方式,主要就是作用於單個重要目標的,在不同的案例中也有不同的方式,也讓專門執行這個任務的特勤組,在戰略局這個神祕的存在中,都顯得神祕可怖。

“我已經著工程部隊祕密地在朝鮮地下打了數條地道,可以直接連通到平壤,到了那頭,就有我們控制的間諜金永春協調你們,然後你們可以具體安排工作。”齊一鳴介紹道。

傑奎琳又好奇的問道:“金永春雖然是朝鮮人民軍的大將,但是他手中兵權卻不重,如果要起事,單純靠他的力量可是不足,你打算用這些地道把我們朝鮮族的紅警士兵給輸送到那裡去嗎?”

齊一鳴則道:“我們派紅警部隊進入朝鮮,規模不會特別大,主要還是以特種部隊為主,進行敵後斬、破壞後勤和打擊重要節點等任務,正面的作戰還是不會派他們上的。再者說,朝鮮雖然有11o萬軍隊,但真正具有現代化戰力的近乎沒有,人民軍參與我們涉俄戰爭的那一萬五千人,都是中械部隊,經過了訓練之後已經初步形成了戰鬥力,金永春雖然掌握部隊不多,但是這一部新式軍隊力量,他可掌握在了手中。再者說我們也派出了不少紅警間諜,祕密替換掉了一些重要部隊的指揮人員,真的要起事的話,我們是有備而來,而朝鮮的那些實權派卻是被動接招,有心算無心之下,成功機率還是很大的。”

傑奎琳自信地笑道:“反正到時候誰不開眼要跟我們作對,我就幫你於掉他”

齊一鳴又在她的櫻桃小口上啄了一下,道:“我一直都信任你。”

他想了想又說道:“我覺得,金氏父子倒臺後,朝鮮內部爆真正的內戰可能性還是比較小的。元老派和新崛起的官員之間,估計還是以權力的爭鬥為主,最可能的就是有什麼元老派官員藉機要上位,當然有想這麼做的人,我們確保他第二天就不再喘氣。

比較麻煩的反而是朝鮮的底層人民,金氏對於下層民眾的洗腦工作做得還是很徹底的,就算是我們能夠上心靈信標塔,起到的作用也會是有限的,畢竟lv1的心靈信標塔只能施加傾向性的心靈影響,而如果一個人對於自己抱持的觀念十分穩固的話,恐怕就很難改變。我比較擔心,我們建立了傀儡統治後,反而會激下層民眾自地反對,到時候如果陷入了游擊戰爭,那就搞笑了。

傑奎琳安慰他說:“對付洗腦,當然要反洗腦了。金氏父子那一套其實說白了並不難破,只要我們也對朝鮮民眾進行集中再教育,還是可以矯正的。從他們已知的那一套中延伸到新的東西,而且關鍵是誘之以利,長期生活困頓的朝鮮人,如果得到了來自中國和韓國的物資支援,並且能夠開眼看到世界的樣子,我想,對於我們改變朝鮮,還是很有幫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