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 金永春奪權

白麪黑廝

  

..平壤,這個國家的太子殿下金正日的居所。單論長相上,金正日遠沒有金日成有氣勢和威嚴,看上去反而特別搞笑。這也是大概以後有好萊塢拍了一個動畫片,效果不錯的主要原因。

金正日沒有金日成在抗日年代積攢下的威名,也沒有朝鮮戰爭時期的赫赫武功,更沒有清洗時期,屠殺革命功臣的血腥霸氣。另一位面中,金正日能夠坐穩江山,一方面是老爹的餘蔭,另一方面他本人也是擅長操弄權術,最終還是坐了十幾年的王座,直至自己死後大位傳給了三子金正恩。

金正日本人的生活作風並不好,金日成時期多少還有一點革命時代艱苦樸素的傳統,到了金正日時期,他一方面不讓朝鮮改革開放,朝鮮上下信奉適當艱苦的環境可以培養人民堅毅的鬥爭性格和增強團結,另一方面,他自己大量從中國進口各種奢侈品,如珠寶、名錶、洋酒等等,並修建奢華的豪宅。而且,金正日還有自己的“後宮”,蓄養大量專門為他服務的朝鮮美女。

說白了,金正日身上坑爹二代的特質還是很濃厚的。

傑奎琳帶領的祕密刺殺小隊經過地道進入朝鮮,並在金永春的幫助下開始在平壤祕密活動。瞭解到金正日不學無術,亂搞男女關係,傑奎琳一夥制定了以女人為突破口的策略。

接近金正日顯然是困難的,但接近為金正日侍寢的“妃嬪”們顯然並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而且對金正日妃嬪們的安全保護顯然遠不及對金正日的保護,所以傑奎琳他們自如地用一種特殊的毒藥下在了這些女人的飲食中。

這種特殊的毒藥不會毒殺女人,但是任何跟女子在14天內有過體液交換的男子都會暴斃身亡,這個過程特別的快,往往在交媾的同時,男人就會暴斃,看上去特別像是縱慾過度而猝死的。

金正日的死比傑奎琳想象的要來的快,在傑奎琳他們動手三天之後,金正日就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然後非常順當的,金日成聽聞自己器重的兒子和接班人死在了床上,一口氣沒喘勻,犯了心臟病,而金日成從來沒有得過心臟病,他隨侍中也沒人帶效救心丸,而傑奎琳還故意想辦法延宕對金日成的施救,最終金日成也因為心臟病作死亡。

另一位面中,金日成也是已差不多的方式死亡的,在1994年,金日成得知自己的一位老戰友過世,而醫生因為怕擔責任沒有用風險較大的開顱,使得這位老戰友身死。金日成過於激動和憤怒,結果突心臟病,而金日成以前從來沒有心臟病,使得當時的人應對不及,再加上送往醫院的過程也是忐忑的,一架要來接送的直升機墜毀了,也導致了送醫的拖延,使得金日成最終死亡。

傑奎琳就是掌握了這個情報,才使用了這樣的方式,死兒子比死戰友的打擊是要大得多,然後再控制一下救護的力量,成功機率便非常大。即便是計策沒成還可以用其他方法,總之傑奎琳任務的靈活性都比較大。

弄死金氏父子的訊息,齊一鳴並沒有向外界傳播,既沒有讓瀋陽軍區調動兵馬應對不測,也沒有告訴金大中讓韓國人有機可趁,為的就是儘量保持朝鮮一個沒有外部威脅的環境,時期能夠安安心心地內亂。

金日成的死訊還被控制不外傳的時候,朝鮮人民軍大將金永春就動了名為“秩序維持”的軍事行動。他所控制的中械部隊本來就被暫時性編入了平壤防衛軍中,此時金永春更是打著“阻止野心家叛亂”的旗號,突襲了其他平壤防衛軍的作戰部隊,收繳了他們的武器,並且強迫他們服從指示。

金永春的軍令中宣稱:“在朝鮮人民敬愛的領袖金日成因病去世之際,為防止居心叵測的野心家藉著這個機會禍亂朝鮮政權,篡奪革命果實,必須對平壤及全國各地的秩序進行整頓,對治安破壞分子和陰謀分子進行毫不留情的打擊”

更了不得的時,與金永春一樣,現任的朝鮮中央護衛總局的領導者,也是一個紅警間諜,在金永春動之後,這名紅警間諜立即命令所有的中央護衛總局的親衛大隊,對所有朝鮮政局要員進行“集中保護”,實際上就是對其進行集中看管和關押。

因為金日成病,所有重要大臣都前往去看顧,結果反而使得他們都處在了紅警勢力的魔爪之中,一網成擒。

一時間,朝鮮軍方几大重要人物吳振宇、崔光、李乙雪等,統統被金永春及紅警間諜力量控制在了手中。除了少數幾個在外視察的朝鮮政治局委員尚未落網,其他大魚已經不能再掀起怎樣的風浪。

在平壤的療養院中,一眾朝鮮重臣滿面冰霜地看著前來看他們的金永春,吳振宇怒道:“這一切都是你策劃好的嗎?為了奪取權力而謀劃的政變,為了這一天你是不是已經等待了很久?”

金永春自然不會回答他這樣的問題,實際上對於朝鮮的滲透才進行了幾個月的時間,不過因為這樣的事情齊一鳴做的實在是輕車熟路了,所以效率特別高,再加上戰略局的分析人員找了幾個關鍵的節點,比如中央護衛總局,一經控制,就是改天換日的效果,所以才能如此輕易地在金日成身殞後,直接將可能對政局產生影響的高階官員和將領統統捉拿。

崔光更為憤怒,一把老骨頭了還想衝上前揪住金永春的衣領,不過他很快就被扮作親衛大隊成員的紅警特種兵給攔住了。崔光揮動著手臂,想要碰到金永春,嘴裡還大叫著:“是不是你謀害了領袖和人民軍司令官指金正日)?這一切都是你為了奪權而進行的嗎?”

金永春拉了拉自己的領子,說道:“崔元帥你可不要胡亂指責人,我怎麼可能殺害領袖和司令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和人民啊,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的苦心。”

吳振宇呸的一聲朝著金永春吐了一口口水,金永春眼疾身快躲過去了,也不顯得多麼驚怒,只是微微一笑,然後拍了拍手。

大廳的門被推開了,從外面魚貫走出了幾十個要麼穿著軍裝,要麼穿著平服的人,當吳振宇等人看清了這些人的長相,不禁整個大腦都當機了。因為面前的這一群人,跟他們長得居然一模一樣。

吳振宇看著那個與自己一般無二的傢伙,指著他道:“你們這些演員,你以為長得像我就能夠模仿我了嗎?不可能,一定會有破綻的”

誰知道這個跟他一樣的傢伙立馬變了表情,跟他剛才難以置信和憤怒的表情做得惟妙惟肖,甚至說話的語音也跟他沒有兩樣:“你們這些演員,你以為長得像我就能夠模仿我了嗎?不可能,一定會有破綻的”

所有人都驚呆了,如果說找一群長得差不多的特型演員來應付場景,雖然困難但也不一定不行,可不僅長得像,而且連說話、舉止都像,那已經是匪夷所思了。

金永春裝作悲天憫人的樣子,說道:“為了朝鮮的明天,還是請各位卸下身上的重擔吧,去了陰間像領袖解釋一下,他也一定會理解我的苦心的”

這時候就有個政治局的委員哭喊著跪在金永春腳下,“金大將,求你放過我吧,我一定聽話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絕對不給您添麻煩,不要殺掉我。”

到了他們這個身份,多少都有一些尊嚴和傲骨,能夠像他這樣光棍地求饒乞活,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金永春卻對他視而不見,只是道:“你們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抱歉了,各位。”

說完他從後腰拔出了一把消音手槍,對著這個委員的腦袋就是一槍,將他打死。

看到現場殺人,這裡的官員們都慌亂了,可是金永春的槍殺就是一個訊號,看守他們的一眾紅警特種兵也都拿出了消聲手槍,朝著這些官員射擊,一眨眼的功夫,這裡已經是一地的死屍了。

在朝鮮政治核心圈子裡地元老派和少壯派,幾乎統統死在了這個大廳之中,從今往後替代他們的就是那些紅警易容間諜,他們將直接服務於戰略局和齊一鳴的指派。

“把這些屍體拿出去火化了,不要留下什麼痕跡。”金永春隨口說道,好像做的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很快,由姜成山、楊亨燮、吳振宇、金永春等人組成的新的朝鮮臨時政治委員會成立,取代了現行的所有架構,組成了新的中央政權。有意思的是,這個政治委員會是沒有委員長或者主席的,所有決策將以表決進行,朝鮮從個人獨裁轉入了一個實際上**委員會體制的模式。

新委員會上臺後,金永春在朝鮮全國範圍內展開了“大清洗運動”,開始以打擊陰謀分子、破壞分子、敵對分子為名的整頓,目的自然就是去除掉那些不服從新委員會命令的頑固派,並徹底掌握從中央到地方的朝鮮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