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 干涉祕魯革命(中)

白麪黑廝

  

..資本主義國家對無產階級革命的反對和敵視是鞏固、穩定而天然的。因為這是取代和被取代的關係,明面上各國政府講什麼不允許侵犯人權和**獨裁之類,但實際上支撐著這些政客的財閥們,生怕真的被無產階級給革了命,那真的就人財兩空了。

隨著美國冷戰的勝利,以及中國在紅色道路上的“修正主義”,國際共運已經陷入了低谷。沒有了蘇聯老大哥的接濟,而中國似乎更靈活地使用自己的手腕,扶植的國家各種型別都存在,而且以社民主義為主,原教旨的國際共運的火炬暗淡無光。

從馬列到太祖一脈相承的武裝奪權之路,可謂是資本主義世界最擔心和最害怕的,即便是這些微弱的星星之火,燎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以他們貪婪和謹慎的秉性,打破了一些瓶瓶罐罐,也是不能接受的。反而那些選擇用他們方式,參選執政的紅色政黨,已經失去了衝勁,所以不被他們惦記。

冷戰結束之後,美國在全世界已經一獨霸,但緊隨其後的中國卻在很多方面阻擊了美國的風頭。涉俄戰爭等於變相打了美國的臉,更讓美國及其盟友對在亞洲方興未艾的上合組織警惕和擔心。諸多國際場合上,中國也沒有再像蘇聯還在時那樣跟美國保持步調一致,雖然不至於全然唱反調,但更多地給出了自己的見解與解決辦法。

明顯,中國已經不甘心隱藏在美國的背後了,而是要走到佇列的最前,最起碼要跟美國齊頭並進。

海灣戰爭、俄羅斯內戰以及經濟上在全球化整合和對第三世界國家的扶植和幫助上,美國似乎都弱了中國的風頭,這如何能讓像是青少年一樣心性,最大樂趣就是炫耀的美國人感到舒服。

他們急需要一個好的場合來像世界展示自己的肌肉,告訴大家世界上最強的並不是平推俄羅斯的中國,而是長期坐世界頭把交椅的美國。這一點在進入新的一年,新一任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登基之後,顯得更加明顯。雖然克林頓是民主黨的總統,但政治性格上,形象大好有政治偶像魅力的克林頓,則比務實的老布什更加顯擺和高調。

另一位面中,老布什制定了一整套便於美國軟骨化俄羅斯的政治方略,包括給俄羅斯體面的尊嚴,並積極接納俄羅斯加入到西方體系中,徹底使美俄不再對抗。可是,政治壞小子克林頓上任後,不願意拾前人牙慧,更想通過打擊俄羅斯來刷優越感,從而改變了美國對俄的政策走向,雖然不至於圍追堵截,但北約不斷東擴,戰區導彈防禦系統不斷合圍俄羅斯,使得俄羅斯終於不再沉默,在普大帝登基之後,徹底跟美國走上了相反的道路,到213年後則開始了跟美國新一輪的全面對抗。

為了滿足新任總統急於做出一點成績的心理,從而越施政並不漂亮,外交和國際事務也並不算太漂亮的老布什(老布什在內政方面比較無能,有人形容他一討論國內經濟就打瞌睡,一說到打仗就精神抖擻),美國的智庫和戰略界人士拿著放大鏡撥弄著地球儀,終於敲定了兩個地方——索馬利亞和祕魯。

索馬利亞正在爆著軍閥混戰,使得當地民生破壞嚴重,去年2月,聯合國開展了“恢復希望行動”,旨在用聯合國維和部隊阻止當地持續不休的戰爭,並且在索馬利亞扶植一個民選政府。這種事情既符合美國的價值觀,又適合美國顯示實力,所以在聯合國派去的多國維和部隊中,美國人佔據了相當大得比例

聯合國維和部隊主要做的是保境安民的工作,不能夠主動與當地武裝進行交戰,但是真正執行過程中,有很多國家都會想辦法繞開這一點,比如進軍到讓這些當地武裝感到威脅的地方,佈設防線,那麼當地武裝十有**會攻擊維和部隊,到時候反擊就是。

相對來說,索馬利亞這個舞臺還是稍嫌小了一些,畢竟對手就是一群非洲黑叔叔軍閥,雖然好狠鬥勇,但白宮認為難度有限,只不過是藉此展示美國的價值觀以及國際影響力和貢獻力。真正讓美國感覺到有意義的,則是在他們拉美后院的祕魯光輝道路革命。

門羅主義自19世紀初被提出,一直是美國信奉的終極國際政治教條,特別是進入2o世紀以後,美國的國力和國際影響力大增,更是使美國人對於拉美看得緊緊的,不許任何出自己掌控的東西存在。從幾年前美國於涉巴拿馬政變就能夠看得出,拉美這塊肉美國攬在懷中,不許他人染指。

更不要說,祕魯這次鬧出來的還是紅色革命,還打出了反帝的口號,對於國外財團在祕魯的礦產、企業都進行了查封和沒收,還有大批的在祕魯外國人被安上了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抓緊了監獄,這事情已經在國際上鬧得風風雨雨,美國人認為如果解決了祕魯這件事,能夠取得的實惠必然更多。

祕魯前任總統阿蘭·加西亞日前已經抵達紐約,在聯合國安理會進行陳情,控訴光輝道路的“反人類、反社會”暴行,希望引起國際同情,並獲得世界上其他國家的軍事幫助,消滅在祕魯的叛亂。

克林頓藉著這個東風,在白宮的草地上表了講話:“……我們絕對不會坐視邪惡的種子在拉丁美洲生根壯大,祕魯乃至世界的民主結晶也絕對不容許一群不人道的**狂徒篡奪和褻瀆。美利堅作為自由世界的燈塔,民主自由和人權的捍衛者,將會盡可能地向祕魯人民提供幫助,打敗危險的叛亂者,還給他們和平與穩定,我們也警告那些蠢蠢欲動的侵犯人權的獨裁勢力們,只要美利堅在,你們的野心永遠不會實現”

在稍後的net電視評論中,有分析員認為,克林頓的話意有所指,猜測是對中國地警告,雖然中國在政治改革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但仍舊被認為是**獨裁國家,並存在大量的侵犯人權案例,特別在中國和西方關係轉冷後,開始被拿出來大為詬病。評論指出,對祕魯光輝道路的打擊,實際上也是敲山震虎,告訴中國人和其他gc主義者,自由世界的根基不可撼動。

雖然美國國記憶體在著一種一直在蔓延的反戰主義,但隨著涉俄戰爭中中國大肆奪取蘇聯紅利,蓋過了美國的風頭,使得不少美國人認為應該有所表現而鞏固美國國際老大的地位,也讓中國人看看厲害。

齊一鳴自然也是多少諳熟這樣的心理的,不過他也是對此嗤之以鼻,如果真的這麼霸氣,當初打俄羅斯的時候怎麼不跟著來,反而欺負祕魯內部一個叛軍勢力時顯得這樣氣勢洶洶,還不是典型的欺軟怕硬。

西方其他媒體也基本上跟著美國的步調,渲染祕魯光輝道路的血腥和恐怖,並竟敢如果放任這樣的恐怖勢力在拉美展下去,也許將來拉美將會出現大規模的紅色起義,奪走拉美人民現在的和平與自由。

反而在中國主導的上合組織國家內部,輿論上則顯得中立很多,一方面介紹了光輝道路組織在之前有不少綁架和攻擊投票站的劣跡,另一方面也在事實上結實了為什麼祕魯會爆這樣的紅色革命,蓋因經濟困頓和鉅額通貨膨脹,以及政府的**,使得人民對於政府失去了信任,而祕魯人民公社的建立則給了祕魯人新的一個思路,認為能夠拯救祕魯的困頓。只有在有一定民意基礎的情況下,鬥爭才能持續進行下去。

同時理智的媒體則呼籲,國際社會應該起到正面的調解作用,而不是單純的拉一方打一方,拉偏架,應該促進雙方的溝通,並重視祕魯的民意,以和平解決爭端和維護祕魯人民的利益為上。

這樣的話基本上也是中國官方的口徑,外交部言人說的東西與這個差不多,呼籲雙方保持冷靜,同時也希望國際社會保持冷靜,不要斷然介入其中,使得問題複雜化。

中國地表態自然不會引起美國的重視,美國幾個退役將領開始頻繁聲,鷹派的音調也叫得越來越響,武裝於涉祕魯革命的事情,逐漸提上了美國政府的日程。

不過在具體如何於涉祕魯革命的問題上,美國還是有一些分歧的。有一派人認為,應該用正式化一點的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的模式,對其進行於涉。但是畢竟祕魯爆的時起義,安理會也要顧及影響,不能擅自於涉一個國家的內政問題。當然,美國可以用人權被侵犯之類的莫須有的理由促請聯合國派出維和部隊,但是維和部隊能做的事情太少,不太可能達到美國人既定目標。

另一種模式就是越過聯合國直接出兵了,這樣對祕魯光輝力量的打擊將會更加深入和徹底,並會是行之有效的。只是這樣一來,會顯得美國過於霸道,而且出兵規模和計劃怎麼搞也都存在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