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干涉祕魯革命(下)

白麪黑廝

  

..即便是在克林頓內閣內部,對於出兵與否的爭議也是很大的。

以國務卿沃倫、財長本特森等人一派,不主張美國採取極端動武的手段,因為顯然最近幾次美國動武的下場並不怎麼好看,而且克林頓上位後著重需要進行的還是改變老布什任內美國低迷的經濟情況,履行自己的政治諾言,草率地動一場戰爭,不僅靡費甚大,而且可能拖累國內經濟展的精力與視線。

而以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鮑威爾等軍方人士則竭力主戰,這其實也並不是不能理解,美**人的傲氣促使他們希望在戰場上取得更大的戰功,以平衡中國在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強勢的軍事影響力。

有比較悲觀觀點認為,如果繼續任由這種勢頭展下去,很可能四五年之後,世界諸國僅知道中國鐵腕,而不知道美國氣粗。所以,美軍的勢力團體則積極指望一場戰爭,來為自己正名,告訴大家誰才是世界上最強的軍隊。

比爾·克林頓自己也是傾向於一場有限規模的戰爭來為自己的上任燒一把火,證明自己遠勝於前任老布什。另外,美**工複合體也是恨不得美國年年打仗給他們送銀子,更加為打仗推波助瀾。

國防部長萊斯·阿斯平則和稀泥似的提出了一個這種方案,派出航母戰鬥群對祕魯光輝道路進行空襲,以一場非接觸的戰爭,打掉猖獗的gc主義武裝。即使無法完全消滅光輝道路,但是這樣的滅頂之災會使得光輝道路大幅度被削弱,從而可以使倍受打擊的政府軍獲得喘息之機,對其重新進行武裝後,反撲光輝道路。

這樣的路線最終還是使得各方贊同了,美國的戰爭機器又隆隆開始運轉。美國三艘航空母艦,星座號、尼米茲號、卡爾文森號進入戰備狀態,只要克林頓簽署了總統令,這三艘航空母艦將會將萬噸的彈藥傾瀉在祕魯。另一方面,距離祕魯最近的美軍海外基地,巴拿馬美軍基地群,也開始了為襲擊祕魯的準備,在最主要的霍華德空軍基地,美軍大量的b15f戰鬥機、b6轟炸機紛紛進駐,做出隨時待命出擊的樣子。

與此同時,美國對於出兵的輿論準備也進一步上升了,一些沒有什麼職業道德底線的的西方媒體開始渲染光輝道路的殘暴和不義,用一些不知道從哪裡牽強附會來得照片,甚至直接用寫小說地方式杜撰故事,以激起美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民的義憤,為出兵掃除輿論的障礙。

對於美國的動作頻頻,齊一鳴其實並不會特別擔心,他本來就是以四兩撥千斤來調教局勢,美國人真的出動了三個航母戰鬥群和大批空軍戰機對祕魯動空襲,他本來就算是賺到了。而且光輝道路本來就是游擊隊變化而來的武裝,雖然遭到美軍空襲可能造成比較嚴重的損失,但他們也是可以做到化整為零的。

就像吳奇軒他們的馬科納人民公社,實在不行了往山區一躲,美國人可不能保持不間斷小時長時間的轟炸,最終美國人會現他們寄希望的非接觸作戰對付一些政府組織恐怕還行,因為他們不能逃跑。但是對付光輝道路這樣的叛軍組織,他們足夠光棍,打不了就於脆跑,而且等美軍走了,他們還會再出來。

並且,齊一鳴也不會看著美軍爽爽地對光輝道路動大規模的空襲,而讓自己扶植的勢力白白挨炸。成套的中遠端防空系統他不可能向光輝道路提供,因為這些東西太容易查到源頭,而且不好推諉,但是那些單兵防空導彈,齊一鳴可以大量向他們批。

中國的飛弩、前衛等型號肩扛式單兵防空導彈,這些年越來越受到外界的歡迎,其設計簡單,但是技術含量又不低,準確性好,維護性佳,最關鍵的是價格還不貴,一些國家成千枚地向中國訂購這些導彈。而很多這些導彈也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流入到了非合法組織的手中。

實際上,就連美國人也輾轉購買了一批中國單兵防空導彈,研究中國人的技術水平,有的時候也拿來支援他們想要支援的國家。這種東西在戰場上使用,很難賴到中國人的頭上,最多隻能酸酸地說一句,軍火貿易不負責任。

除了齊一鳴打算向祕魯光輝道路供應單兵防空導彈之外,齊一鳴還向祕魯方面提供了數百門口徑不同的老式防空炮。這種武器的技術含量雖然不高,但是在防空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仍舊以其可靠性和穩定性在軍隊中遲遲不會退

pla今日的野戰部隊使用的戰地防空,基本上都是自行高炮而且是彈炮一體,紅旗-17這個類似鎧甲的防空系統已經廣泛裝備,而大量的37mm、57mm的高射炮,少部分用於固定基地的防空,其他甚至牽引式的也不再現役中了。這批防空炮被齊一鳴拖來了數百門,通過漁船運進了祕魯,專門挑那些相對重要的防禦地帶部署。甚至吳奇軒還拿著這批高炮部署在,美軍可能的航線上,就藏在一些山區之中,增加美軍機的打擊難度,也增加他們的航行危險性。

自然,就算是有了防空導彈、高射炮,依舊是不可能對抗美軍大規模的空襲,所以主要戰鬥任務,還應該是減少自身的損失。吳奇軒一面協調馬科納人民公社的重要單位轉移到山地,離開重要的大城市,重要的一些工業設施也設定好了防空規章,一旦出現情況就立即轉移這裡的工人和其他人口。

當然,最關鍵的還應該是穩定住地盤上祕魯人的情緒,對於美國的攻擊,他們當然是會害怕的,有可能對人民公社的統治形成不利的影響。所以,人民公社的政治組織部,開始在人們當中宣傳應對措施,並且安撫民眾情緒,同時灌輸對美帝國主義的痛恨之情,號召大家同仇敵愾。另外這把火還可以燒到官方政府頭上,引外來勢力侵略自己的國家,這種行徑自然是可恥的。相信此番過後,對官方政府仍有希望的人將會降至最低點。

野心勃勃的吳奇軒同樣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他私下裡對心腹蘇亞雷斯道:“這次的美軍介入其實是非常好的一次機會,美軍束手束腳,已經確定不會動用地面部隊參與戰爭了,這就意味著美國人相對我們趕盡殺絕,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而政府軍終究難成氣候,就算得到了美國人的支援,我們後面同樣有強大勢力的幫助,鬥下去明眼人都知道我們會取得最終的勝利,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

而美軍的主要打擊物件,顯然是古茲曼和他的主要勢力,利馬都周邊那些威脅官方政府的光輝道路武裝主力,必然會遭到最為劇烈的打擊,而我們呆在南部邊境的這群人,恐怕並不會受到額外的關注,憑藉這個時機,古茲曼的嫡系力量就會遭到削弱,而我們相對來說則會更強,主導整個人民民主革命的大業,最終還是會落在我們的肩膀上的”

蘇亞雷斯也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但是他皺皺眉,又道:“可如果古茲曼遭到嚴重打擊,反過頭來跑到我們的地盤上想要作威作福又怎麼辦?

吳奇軒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微微冷笑道:“這些日子肯定烽火連天,到處都是美軍的炸彈,也許古茲曼主席在路程中不幸被美軍襲擊而身亡呢……”

這個意思也是很明顯了,蘇亞雷斯先是一驚,不過他隨後也覺得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吳奇軒是一個不安寂寞的男人,更是不甘於人下的男人,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如果真的讓古茲曼來到了他們的地盤上,那吳奇軒只有架空一條路了。

祕魯打成什麼樣,齊一鳴其實真的並不是特別在乎,他就像是一個高的棋手,在全球這個經緯縱橫的大棋盤上,看似隨意落子,但實際上是別有用心,他調動著美國的勢力到處亂走,而把精力放置在那些地方,當他真正動起來的時候,美國人再想要調轉槍頭可就麻煩了。

美國就像是一個青少年,喜歡炫耀而身高力壯,有的時候他的戰略看上去十分高,但很多時候也顯得格外幼稚,再加上其特別明顯的性格,讓齊一鳴操縱美國的行動變得更加輕鬆寫意。

這個青少年,他的精力特別旺盛,而且特別希望別人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於是他四處彰顯著自己的英俊、力量,就像是一隻驕傲的孔雀,可是這樣總有一天他的精力會被耗光,那個時候他就會知道,世界上有能力辦大事的人,並僅僅是他一個陽剛易折、物極必反,那個時候就是美國麻煩集中爆的時候了。

另一個位面中,這個集中爆體現在213年以後,而本位面中國實力崛起迅,齊一鳴也有心操控,美國的這個提前疲倦和崩潰,恐怕會大大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