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 “天河一號”

白麪黑廝

  

..九三年的二月份時,齊一鳴低調地出席了國防科大推出的級計算機“天河一號”的亮相儀式。

這臺級計算機可謂是提前了十幾年出現,其測試度峰值達到了每秒-2o萬億次,比另一位面中同名的存在效能還要強悍一些。這主要歸功於天河一號級計算機使用的248顆netae2八核處理器,而是利用紅警科技製造的全國產設計的八核處理器,效能和穩定性上都過了外國產品的仿製品,自然輕鬆提高了自身效能。

齊一鳴走在春風得意的官員和科研人員隊伍中,顯得存在感稀薄,這也是他故意的,他的身份特殊,不能夠到處露面,趕上有什麼照相的場合,他都躲得遠遠的。

他心中想著,這臺天河一號也絕不是中國現在最強大和先進的級計算機,只能說是全由國家科研機構自制的一臺級計算機。擁有來自諸多後世的公開技術,加上黑科技中心的科研人員和紅警基地的聯合開,數倍於天河一號的幾臺級計算機也早已使用,不過基本上都分配給像黑科技中心和一些極為重要的科研單位使用,更加不會公之於眾。

這些級計算機暫時尚沒法不在基地的幫助下生產出來,而且效能太過嚇人,所以一直隱藏在幕後。而實際上,紅警基地自己就是一臺可怕的級計算機,它的運算度已經不是這個時代的人能夠理解的了,即便是它只開放很小的一個容量可以提供運算服務,但已經不是另一個位面直到215年所有的級計算機可比的了。

級計算機對於一個國家的科研,尤其是高精尖的國防科研有著舉足輕重的用處。更快的運算度,更大的運算量,可以使十分複雜的問題迎刃而解。自齊一鳴穿越之後,中國國防工業科研能力在短時間內吸取了紅警工程師和紅警資料庫的資訊後,出現了爆式的展,在今天不少武器系統和裝備基本上都是由國防科研人員自行研製。他們能夠做到這一點,跟基本上每個重量級科研中心都有安置一臺最次也是運算度1oo萬億每秒的級計算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有了這些級計算機,他們可以更快地計算流體力學中飛機和艦船外形,進行數學運算和模型的優化;他們可以在不進行核試驗的情況下,在較短的時間內模擬一次擬真核試驗;他們可以更快地模擬物質和能量的課題,在新材料開的過程中省去密集型運算的勞動……

總之,另一位面中美國在科學上取得的霸主地位,與其在級計算機t6名中獨佔過一半席次,是嚴重相關的。而本位面中,藉著紅警基地的能力,中國則也有了能力玩這種費錢又費事但是很有收益的遊戲,在全國各大科研中心擺弄算。

這個場合,齊一鳴本著教育下一代的心思,也帶著自己的長子齊願過來參觀了,算是做科學興趣培養,雖然貌似他這個兒子的智商和本領比自己這個老爸強得多。剩下兩個孩子還都沒斷奶,這會兒也不能帶出來了,只有已經五歲的齊願能接受薰陶教育了。

只是這個小子被老爸牽著出來,顯得興趣缺缺,連東瞅瞅西瞧瞧的**都沒有多少。

“兒子大人,這可是咱們國家最牛的級計算機啊,沒看見那群老外記者跟瞅著沒穿衣服的大姑娘一樣猛拍麼?”齊一鳴跟兒子打趣道。

齊願一撇嘴道:“你騙的了這些凡人,難道還騙得了我咪?比天河一號厲害的級計算機,全國至少有二十臺,再加上五個紅警基地,天河一號這東西根本不夠看啊。”

這個小東西從小就知道他老爸的祕密了,似乎也挺有異界人之子的優越感

齊一鳴無奈笑笑:“最起碼也是拿出來給別人看最牛的東西啦。”

齊願哼了一聲,用小小的指頭點了點大腦:“這個東西比那些用矽晶片拼出來的計算機強大得多,只不過凡人們都不會利用罷了。”

齊一鳴心中一驚,他是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絕對有什麼特異之處的,齊一鳴懷疑兒子齊願具有一些尤里的能力,他詢問過尤里,但是尤里含含糊糊也說不出什麼來,只是說齊願的天賦讓他也感到十分的嫉妒,而且齊願能做到的遠比光頭佬做到的可以更多。

只不過齊願這個貌似能力者平時從來不使用自己的能力,老老實實當一個打醬油的神童小寶寶,該吃冰淇淋吃冰淇淋,該收集漫畫和水滸1ob將方便麵卡收集不誤。

齊一鳴也一直在猜兒子都能做到怎樣的事情,能夠產生怎樣的成就。考慮到兒子遠非常人,齊一鳴在教育他的過程中也比較棘手,因為齊願基本上自學能力強,用不著齊一鳴多做什麼,他最多隻能強化一下這個五歲小朋友的三觀教育。他不曉得該將兒子培養成什麼樣的一個人,但是看來父母不管怎樣為子女設計未來,子女也總會選擇自己喜歡的路線。

齊願看著佔地面積巨大,足有一百多噸重的天河一號,拉著他老爸的大手道:“人腦的潛力近乎無限,這個老爸你一定知道,而一個腦域開者的運算能力也是可怕的,甚至就算是不開腦域,正常人的計算能力都已經是非常驚人的了,只是他們從來沒有意識到也不會使用。想要獲得過這些計算機的運算能力,只需要用心靈司令塔將他們連結起來,以類似雲端計算的方式分配運算任務,心靈網路上人腦越多,則運算能力越強,要是有幾個腦域開者,那樣就更厲害了……”

齊一鳴不由驚詫,齊願說到的幾個名詞他都感覺十分陌生,這些東西顯然不可能是從什麼書上看來的,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齊願這個小子從生下來就能夠自悟一些東西,領會一些常人不具備的知識。

他剛張嘴想問兒子一些細節,誰知道兒子大人一揮手,打斷了他老爸的話,自己像是個普通小孩一樣竄掉了,去玩耍了。

齊一鳴頗為無奈,不過也對齊願說的這些內容感到震駭。無疑,齊願所說的這些東西,八成就是他掌握能力的一種。除了齊一鳴所知道齊願有測謊的能力外,這種能力顯然更加可怕。尤里自然也有心靈控制的能力,但是像齊願所說的這種建立龐大的心靈網路,顯然需要極其大的一個心靈受體,而且結合這個心靈網路能夠做的事情,估計也不止代替級計算機進行運算一種。而齊願本人,可能就是那個連結心靈網路的心靈司令塔。

雖然仍有諸多疑竇,但齊一鳴也並不著急解開,兒子顯然比自己更有開主角光環的身份,他也沒必要去擔心太多,做好自己的事情當為先。

在一群白大褂中間,齊一鳴看到了像是科學教主一樣的趙院士正在像上帝一樣被一眾白大褂們膜拜。他對此只能莞爾一笑,趙院士在國內的地位已經不僅僅是學霸的問題了。作為各科研領域集大成式的學者,他可謂在諸多問題上幫助了現在的科研人員取得成就,也算是對大家有著一定的香火緣。

趙院士看到齊一鳴走過來,跟諸位科學家們告個罪,走了過去,以他在國內學界的地位,哪個人不得畢恭畢敬。

“哈哈,小齊啊,也不對,都是三個娃兒的爹了,該叫老齊了,只是你這面相怎麼也是不像三十多歲的人啊,要不你到我們實驗室去,我研究研究你,看看有沒有能夠讓所有人保持青春的方法,興許還是世界醫學界一大突破呢”趙院士含笑說道,反而讓齊一鳴頗為不寒而慄,腦子裡都是切片切片以及切片。

“呃,這個還是算了,我不覺得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能夠複製。”齊一鳴擺著手連忙拒絕。

趙院士拉著齊一鳴,用小聲跟他說道:“我們中心那邊,對那艘外星飛船的解析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已經差不多找到了分析和利用的方法了,只不過這個過程可能很長,但只要解析出一項完整的技術來,對於我們國家乃至全人類的貢獻都可能是巨大的。”

齊一鳴聽到這件事也是眼睛大亮,說道:“豈不是我們有可能在有生之年就能真正地進入太空、探索深空?”

趙院士哈哈笑道:“這個我可不能保證,不過我相信我們可以是幸運的一代。”

齊一鳴點點頭,然後又問道:“那這次中心又搞出來什麼好東西,不會是又像級植物一樣,既強大但又危險的東西吧?”

趙院士呵呵笑道:“這世界上,任何一種技術都可能是危險的,核反應堆,甚至水壩,但總有方法控制住這個危險,讓自然的偉力為我們所用。嗯,關於這個東西,你之後跟我去中心一趟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