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 黑鷹墜落(上)

白麪黑廝

  

..在混亂的索馬利亞,勢力最大的軍閥是“索馬利亞聯合大會”的領導人法赫德·艾迪德。而這個索馬利亞最大軍閥也成為了美軍眼中釘肉中刺,艾迪德還在索馬利亞渲染聯合國部隊是來侵略的,使得當地人的關係與維和部隊並不好。而擺譜架子大的聯合部隊也學不會pl卩套軍民魚水情,就算做也只是就是做個樣子,當地人不會對他們感恩戴德。

美國藉著聯合國的授權在索馬利亞組織維和行動,而實際上則是希望通過影響索馬利亞,控制中東地區,控制紅海沿岸,同樣重要的是,遏制中國在印度洋沿岸力量的展,阻止中國在東非的影響力擴張。

他們需要的並不是一個多麼和平穩定的索馬利亞民主政府,而是一個能夠聽他們話的代理人。如果艾迪德對美國人恭順一些,美國人說不定就支援艾迪德對索馬利亞進行全面掌控而結束內戰了,這畢竟是最快捷和有效的方式。

美國人其實並不清楚,他們一面排斥艾迪德想要找新的代理人的時候,中國人卻已經提前一步跟艾迪德有了接觸。而且,齊一鳴憋著壞給美國添麻煩,還悄悄地向艾迪德供應了一批軍火,主要以ak47ppe刂手雷這樣的單兵武器為主。

索馬利亞多年混戰已經快變成了全民皆兵,在這裡甚至幾歲的孩子都可能熟練使用武器殺人,不會用槍不會殺人就可能被殺,這也給維和部隊的行動帶來了大麻煩,特別是他們還不怎麼受當地人待見的情況下。

在克林頓決議向索馬利亞增兵,並利用聯合國的授權,“採用一切必要的手段為索馬利亞境內的人道主義救援行動提供安全的環境”,對索馬利亞境內的軍閥和武裝分子,進行更大範圍和規模的打擊。

只不過,他們的對手也沒有閒著,在得到了齊一鳴一批軍火支援後,艾迪德的膽子更大,開始頻頻向聯合國維和部隊出手。四月份時,一個押運救助性生活物資的巴基斯坦維和部隊車隊,在距離摩加迪沙不遠的地方被艾迪德的人馬偷襲,造成了名巴基斯坦士兵的死亡,聯合國為當地難民提供的物資,被艾迪德搶劫一空。

此事一經曝光,在國際上引了強烈的震撼和譴責。艾迪德被成為索馬利亞的暴徒,凶殘的劊子手,而美國的聲調更是叫得特別高,號稱一定要讓艾迪德付出代價。而隨後,聯合國也通過了決議,要不惜一切手段抓到幕後指使者。

而相對而言中國的聲音在群情激奮的環境中顯得就低調很多,一面譴責這種戰爭和不人道的行為,一面又呼籲索馬利亞內部和解,聯合國不要過度於涉索馬利亞內部的問題。

這樣的話語自然會引起一些人的譏笑,因為距離索馬利亞不遠的蘇丹,中國也是打折聯合國旗號進去的,那種於涉力度已經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了,然而到了索馬利亞問題上他們卻要呼籲對話解決。

這種行徑大體類似另一位面中66時代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所作所為,一面聲稱絕不遏制中國,另一面各種報刊媒體和退役將官都獻計獻策,在輿論上生如何遏制中國,軍力調動頻頻,而且還制定海空一體戰策略應付中國,可謂是說一套做一套。

可有的時候,到了一定實力上,這種厚臉皮的行動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自己心態放正,不必理會他人便好。

很快,美國人就找到了一個好機會,ciar勺情報人員獲得了一條重要情報,襲擊聯合國維和部隊運輸車隊的罪魁艾迪德將在不久之後,於摩加迪沙的某飯店將與一些當地部族領導進行會晤。這是美軍絕好的機會將他抓捕,併為之前的襲擊付出代價。

而更深層的意義是,一旦艾迪德被擊斃或者逮捕,那麼他經營的索馬利亞聯合大會就會四分五裂,又變成一群小軍閥,對於美軍打擊這些力量,同時扶植出自己的代理人是有很大好處的。

在這樣的心理指導下,美軍進行了一番計劃,派出了最精銳的特戰部隊,包括6軍的特種部隊第七十五步兵團,也就是著名的“遊騎兵”;海軍6戰隊的海豹部隊第六隊;還有被稱為bv的6軍王牌特種部隊,三角洲部隊。

這些特種部隊,由三角洲部隊的指揮官加里森將軍進行指揮,前線指揮所設在一架負責空中指揮的直升機上,由湯姆·馬提斯中校指揮,地面部隊由加里哈瑞爾中校指揮。這架直升機配備有各式通訊裝置,可與地面部隊和基地指揮官聯絡,還具備無線電中繼能力,能讓坐鎮基地的指揮官直接與前線部隊取得聯絡。另外,-架oh-8奇奧瓦偵察直升機也將會把進展情況實時地傳回指揮部,以便指揮人員做出更加及時和準確的決策。

按照美軍基地的指揮人員計劃,美軍特種部隊將乘坐直升機機降酒店附近,同時配合地面裝甲車車隊,在機降部隊抓捕目標後,再由地面裝甲車車隊掩護撤走。不過美軍的計劃十分草率,而且也低估了任務的難度,這幾架直升機是“小鳥”和“黑鷹”直升機,只有極少數的“殺手蛋”h6攻擊直升機),沒有固定翼攻擊機對任務進行支援,而且地面部隊也沒有重火力,連一輛坦克都沒有派出。

美軍拿出了幾個精銳的特戰部隊,認為任務是手到擒來,可是壓根沒有想到自己是一腳踩進了一個恐怖的地獄。

三角洲的好手們機降後,對目標建築動了突襲,幾顆煙霧彈丟進去,然後撞破大門迅將裡面的索馬利亞人控制了起來。在確認這些人是目標之後,三角洲部隊將他們銬起來,準備運走。

雖然抓到了這些俘虜,可是美軍最想要的艾迪德並沒有出現在這群人之中。可即便艾迪德不在,美軍也不得不車裡了,因為索馬利亞人已經圍過來了。

“出來吧,為你的家園而戰,殺死那些侵略者”豐田皮卡上掛著兩個擴音器,幾個艾迪德的武裝分子高喊著,號召摩加迪沙的平民拿起武器,幫助他們反抗美國人。

這些索馬利亞人可不會管誰是正義誰是邪惡的,他們只知道,是美國人來到了他們的土地上開槍殺人,索馬利亞人不懂得更高階的東西,但是卻很自然地在選邊站隊時站在自己同胞的一邊。

或者,還有一部分索馬利亞人得想法更“純樸”,美軍大喇喇跑到摩加迪沙,每個大兵身上的武器和其他裝備都是好大一筆資財,如果能夠將其扒下來,就是大一筆。再者美軍的那些悍馬車,甚至直升機也必然是可以換錢的,搶過來更是讓人心動。所以他們向美國人開槍,跟普通攔路搶劫的並沒有實質性的分別。

在越來越多索馬利亞人圍攏過來的時候,美軍麥克尼特中校帶領的車隊終於抵達了會合地點,可以帶著機降的三角洲們進行撤離了。之前機降的時候,一名美軍士兵摔成了重傷,中校做出了決斷,由一名叫做史崔克的中士帶領三輛悍馬車,帶著這名受傷的士兵返回基地,而其餘的裝甲車輛則押送著俘虜出城

三輛悍馬車在摩加迪沙的車道上如同三輛賽車一樣風馳電掣,他們面對著數倍於自己的索馬利亞人的攻擊,只有悍馬車上那一層薄薄的裝甲能夠保護自己免於受傷,而如果運氣差碰見了端著ppg的敵人,那可真的是要玩完了。

歲的史崔克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兵了,他曾經參加過入侵巴拿馬和海灣戰爭的軍事行動,經驗豐富而且堅毅果敢。

“夥計們,打起精神來,我們必須把我們的兄弟帶回去”

所有負責將傷員送回基地的美軍士兵都高度緊張著,他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打仗環境。本方只有少數一百多人,雖然佔據著裝備的優勢,但是他們的敵人卻有數千人,而且恨不得將他們撕碎,他們的每一步都將是艱險重重的

索馬利亞人為了阻攔美軍從摩加迪沙撤退,開始點燃輪胎,並且用各種各樣的東西設定路障,這給了史崔克小隊很大的麻煩。他們三輛悍馬車在摩加迪沙橫衝直撞,不斷有端著ak的當地人,朝著他們猛烈射擊著。

“這裡不通,轉彎”史崔克看到前面燃燒的路障,掂量了一下,知道車隊是一定過不去的,只要在那裡稍停留幾十秒,就會有成群的索馬利亞人衝出來,用彈雨把他們按在那兒。

史崔克多次參與了聯合國維和部隊的人道主義物資運補行動,所以對於摩加迪沙的街道十分熟悉,他帶領著三輛悍馬車不斷地繞過敵人的圍追堵截,挑著那些防守薄弱的點進行突破,悍馬上得機槍手皮拉也端著機槍對那些像是從地底下冒出來的索馬利亞人開火。

在另一個位面中,史崔克帶領著他的夥伴們從地獄般的摩加迪沙撤了出來,他也成為了美軍史上一位知名人物,21世紀後的史崔克裝甲車就是以他和另一位史崔克命名的。只是史崔克並不知道,以給美軍添堵為己任的戰略局,同樣也參與了這次軍事行動,他們的命運將完全不同。